第3章 第三章(正文完)

作者:谁染霜色清秋意
更新时间:2018-08-08 15:31
点击:2333
章节字数:44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六年


魔女的寿命漫长,对于我来说,十几年的时间几乎是转瞬即逝,而对于拉芙里来说则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在这十几年里,她从一个连路都走不稳的婴儿长大成了一位可爱的少女——是的,可爱,虽说让其他人来评价,大概会用“秀丽”“貌美”甚至是“毫无瑕疵”这样的词来形容拉芙里的长相,但对于我来说,不管她长到几岁,她仍是当初那个拉着我的手,细声细气喊我“希尔”的小家伙,当时的她用可爱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谓为人父母的心情该不会就是这样吧?】


“糟了,刚刚差点把有毒的艾比尔拉液放进去了!”


自己小心翼翼配置了许久的魔药,差一点就毁在了一滴艾比尔拉液上,希尔有些后怕地揉了揉眉间,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居然在工作中走神……真是有辱魔女之名。”


摇了摇头,希尔将脑中奇怪的想法挥散,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事物上。


她正在研制一种新的魔药,虽说制作过程并不复杂,但对配方药物的比例要求很高,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为此希尔一直都很小心,像刚刚那样突然的感慨对于工作状态中的希尔来说实属稀奇——如果赛尔莉亚在这,一定会嘲笑她的吧。


虽然,希尔接下来想要专注于研究,但有人却偏偏不让她安心做事。


“你在干什么?”


腰部突然被揽住,少女青涩但却足够柔软的躯体从身后贴了上来,带着一股牛奶味的香甜气息。


“嗯?我在配置新的魔药……你又在做什么?”


“嗯~我没做什么啊~”


拉芙里语调慵懒地回应着希尔的质问,看她没什么反应,便得寸进尺地将脸埋进了希尔的脖颈间,近乎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清香。


也许是长年累月和各种药草相伴,希尔身上总是有种淡淡的药草味,不似花香的浓烈甜腻,却给人清冽柔和的感觉——是少女最喜欢的味道。


“你手里是什么?”


拉芙里好奇地问。


“这个?这是曼德拉草的汁液,有镇痛作用——我记得我教过你的吧?”


希尔晃了晃试管里淡紫色的液体,开始了说教。


“诶我记得,除了镇痛作用以外,好像还有催情功效吧?”


拉芙里嘴里咬着“催情”两个字,给两人周遭空气增添了一抹暧昧的气息。


【这丫头一定是偷喝了我放在冷藏室里的牛奶,明明告诉过她不能一次喝太多的。】


因为少女故意的贴近,同样也闻到了拉芙里身上气味的希尔在脑子里想着重点偏差严重的事情,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似乎和少女玩起了“看谁先认输”的幼稚游戏。


不过,一般来说玩这种游戏,最先认输的总是希尔,小时候是因为拉芙里湿漉漉如同小狗的眼神,现在,却是别的什么……


“……能不能麻烦你去旁边,你这样我很难专心。”


感受到背后的柔软,希尔僵直了身子,想要避开,奈何拉芙里一副不自知的样子,反而双臂上移环住她的肩膀,整个人挂在了她身上,挨得更近了。


“诶~为什么?难道你会害羞吗?”


少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莫名地有种诱惑的感觉,像是情人间的低喃,又像是恶魔的耳语。


“……”


【这美少女倒底是怎么回事?!人类的阴谋?不,不可能……】


希尔表面上镇定自若山水不露,内心其实纠结万分,“人类的阴谋”几个字在她心里不断翻滚,却又立刻被打入谷底,和别的思绪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团乱麻。


早已无心继续研究的希尔,只得暂时放弃今天的计划。


“不做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


“……你以为是谁的错?”


耳边一阵湿热,想来是某人刚才说话时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了自己耳畔,希尔下意识地偏过头,转而看见的是少女无辜的脸。


希尔忍住了给拉芙里一个暴栗的冲动,而是屈起食指在她额前轻轻一弹。


“好了,快放手,我带你去镇上玩吧?”


“诶?我不是这意思……”


拉芙里的表情有一瞬的怔松。


“那不去了?”


“去!我要去!你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


拉芙里松开了希尔后,就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了巨大的声响,紧接着就是一声小声的痛呼,可想而知这是拉芙里太急躁,撞上了桌子或者别的什么发出来的声音。


一边收拾制药器材一边等待的希尔闻声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今天的研究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话语中满带的宠溺,在拉芙里急急忙忙在她身前站定时,化作了一个轻笑,映在了拉芙里碧绿色的眼瞳里,也印在了十六岁少女的心里。


△第十八年


希尔在睡前总是喜欢看一会书,就算是拉芙里的成年之夜也不例外,但是,现在的情况让她有点看不进去……


“呐,吃点水果对身体比较好哦,我给你准备了樱桃~”


少女嘴里咬着一颗樱桃,脸上带着一丝挑逗的笑意,大刺刺地趴在她身上。


“……不需要,别随便跑到别人的床上。”


希尔移开眼前的书本,目光却直接落到了拉芙里雪白的肌肤上。


“再说为什么是裸的?”


“这样比较方便嘛~”


拉芙里虽未着寸缕,但丝毫没有害羞的样子,反而仰起头,直直地盯着希尔的眼睛,一副希尔不吃樱桃就不肯下床的样子——当然,就算希尔吃了她也不会走的。


“……”


【看她脸蛋漂亮,因此作为生存手段之一才教了点诱惑技巧给她,不知为何却有种害到自己的感觉……】


“我吃了你就回去睡觉吗?”


希尔合上书,有点头疼地说道。


“嗯?你居然要赶我回去吗?明明是我的成年夜诶,你就不能多陪陪我嘛~”


好吧,那就是不可能了。


希尔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


“现在是睡觉时间,你不去睡觉,跑到我床上来做什么?而且我记得,你应该没有裸睡的习惯吧?”


拉芙里闻言,歪了歪头,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


“谁知道呢,人都是会变的,兴许我成年了就突然喜欢上裸睡了呢?况且你还没给我成人礼呢~”


“现在你还是十七岁,过了十二点你才满十八呢。而且身体成年不代表心里也成年了,你现在也还就是个孩子。而成年礼物的话……这两天有点匆忙,我明天再好好给你准备一份行吗?”


“不用了,今晚你就可以给我啊~”


嘴里叼着个樱桃的拉芙里微眯着眼,笑的像个狐狸。


“让我成为真正的大人吧——对我来说,这会是最好的成人礼~”


眼波流转,刹那的风情化作火焰在少女的眼里燃烧,希尔甚至有种自己也被烧到了的错觉。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两人僵持了一会,依旧是希尔最先败下阵来。


“……别闹了,快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去给你的魔女身份登记呢。”


希尔将因拉芙里的动作而滑落的被子拉高,盖住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接着便想哄她去睡觉。


但事总与愿违,拉芙里抓住了希尔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用另一只手将嘴里的樱桃拿下来放到一边,然后抬起身子,直到自己的视线和希尔的视线相平,她才开口。


“希尔,我喜欢你。”


“我也……”


“不是亲情,是恋心——我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就爱上你了。”


“记得你那会问我为什么不叫你妈妈吗?因为我不想你当我妈妈。我想成为你心里特别的那个存在,但不是以女儿的身份,而是恋人,是可以和你相携走过一生的人。”


“那时候的我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知道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后来我读过很多书,跟着你见过许多事,我才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情。我想陪你一起做无聊的研究,陪你练习各种新奇的魔法,想陪你从日出到日落,陪你走过热闹的集市,回到森林深处我们的家。”


“我爱你,是恋心。”


“……”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希尔有些发愣,少女带着决绝的眼神还有坚定而认真的话语都让她不知所措茫然地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就保持了沉默。


看着希尔的反应,拉芙里眼里的坚定慢慢地变成了失望,她垂眸,放开了希尔的手,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说完了剩下的话。


“你不用急着给我答复,你可以慢慢想,不管你的答复是什么,我都能接受——我等得起。”


言毕,拉芙里打算起身回自己房间,要是再等一会儿,眼底的眼泪就要憋不住了。


这时她的手突然地被攥住然后被拉向希尔身后,拉芙里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了希尔的身上,接着就被抱住了。


“希、希尔?”


“我不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也许是亲情,也许不是。从小到大,我亲近的人也就只有赛尔莉亚一个而已。现在想想,学生时代和赛尔莉亚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吵吵闹闹的呢。”


“……”


拉芙里表示我明明在向你告白,你却一直在说赛尔莉亚阿姨的事??


希尔注意到拉芙里的小情绪,笑了笑,继续说下去。


“后来赛尔莉亚结了婚,我也不想过多地去打扰她的生活,吵吵闹闹的日子突然结束了,我还有些不适应。后来,我身边又多了一个你,我好不容易回复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破。虽然照顾你很辛苦,但是也很快乐。我见证了你的成长,也见证了一位魔女的诞生。”


“我能理解最复杂的魔咒原理,却无法完全看清自己的感情,但是,如果说以后一直陪在我身边、与我一起见证时光变迁的人是你的话——”


“我想我会很高兴的。”


虽然这样的回答有些狡猾有些暧昧,但对于希尔来说这已经是有了非常大的觉悟以后,才会说出来的话。


“真的吗?”


“嗯,真的。”


“不是骗我的?”


“不骗你。”


“太好了……这样,这样就够了,希尔,唔,希尔!”


眼泪再也没法忍住了,拉芙里索性将头埋在希尔胸前,大哭了起来。


拉芙里长大后,希尔已经很少看见她哭成这个样子了,有些无措的希尔只好抱紧她,任由她的眼泪将自己胸前的布料浸湿。


过了一会,怀里的人不再哭泣了,希尔才用指尖勾起对方的下巴,另一只手拿起床边的魔杖一点,施咒变出一条手帕,然后用手帕轻柔地将拉芙里脸上的泪痕擦去。


“好了,别哭了,今晚你就在这睡吧,乖。”


“那成人礼……”


“咳,我明天会给你准备别的东西的,今晚你给我老老实实睡觉。”


“切——”


“切也没用,快睡觉!”


明明刚刚还哭的梨花带雨,现在就噘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现在的人类女孩都这么善变的吗?


哦,不对,现在拉芙里已经不是人类了……


之后,在希尔强硬的要求下,拉芙里不情不愿地回房间套上了一条睡裙后,又迅速爬上了希尔的床,将自己固定在希尔的怀里,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拉芙里哭累了,这会儿睡得正香,她身边为了自家孩子的成年礼忙了一整天的希尔却是睡不着了。


自从拉芙里记事开始,希尔就给她准备了单独的房间,但当时的拉芙里又哭又闹,死活不愿意一个人睡,希尔只好继续让拉芙里跟着自己睡。等拉芙里到了十二岁,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希尔还是把自己床上属于拉芙里的东西搬去了她自己的房间——她可不希望拉芙里变成一个毫不自立的小鬼。


所以自那天起,希尔已经好几年没和拉芙里“同床共枕”过了。


看着拉芙里的睡颜,希尔不禁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


从第一年把拉芙里捡回来,到她第一次学习魔法再到她不熟悉飞行,从扫帚上摔下来,从拉芙里不愿意叫她妈妈的那年到第十六年开始拉芙里与她莫名其妙多起来的身体接触,一幕幕的记忆从眼前飘过,带起一丝丝微风拂过水面,风过了而水面却回不到当初的平静。


“算了,现在想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不如顺其自然吧,反正,我们的时间还长的很不是吗?”


顺手揉了揉拉芙里的脑袋,少女并没有被吵醒,只是用头蹭了蹭希尔的手,过了一会呼吸便再次变得绵长。


希尔轻笑一声,拉过身上的薄被将拉芙里裹好,然后抱着她,任由自己被放松过后翻涌上来的睡意吞没,朦胧间,她好像嗅到了怀中少女身上与以往不一样的香味,那是……


“曼德拉草……?”


在睡着的前一秒,希尔辨认出了那个似乎是将各种东西混杂在一起调制后散发出来的味道里,最明显的一种。但这时逐渐陷入混沌的希尔已经无力去思考为什么拉芙里身上会有曼德拉草的味道了……

————————————————————————

今夜月色正好,月光透过窗户撒在木质的地板上,隐隐照亮了床上相拥而眠的二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