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五

作者:LordChinese
更新时间:2018-07-24 16:12
点击:253
章节字数:21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米德加德的医疗区位于基地核心部分的地下20层,总计120个不同标准的手术室和护理室能够同时为1000人提供各种医疗服务。


不过目前这里只有一位病人。


我们来到13号护理室外,这是一个为单人设计的舱室,适合重要人物,或者需要严加看管的危险分子。


透过厚重的防火玻璃,能够看到凯特·埃利斯博士正躺在她的治疗舱中。麻醉剂和有利于创口恢复的药剂仍在发挥作用,因而她很平静地安睡着,暂时不会成为我的麻烦。


莫拉的反应比我预想的要和缓一些,她虽然几乎要把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却没有要闯进去的行动。我幻想过她突然勒住我的脖子,然后要挟我放了她姐姐的场面,但这些都未发生。


“凯特、凯特她没事了吧?她的伤口不会再流血了吧?”


她竭力表现出镇定,可我还是能察觉到声音里的颤抖。


“她很好。”我说,“帕莎替她止了血,缝合了她在结肠和肚子上的创口。她的运气很好。被炸飞的金属条离肾脏只有不到2英寸,而且她还有个不愿马上送她去医院的傻妹妹。妳该庆幸,如果那时妳的挣扎再继续一会儿,那么就连上帝也救不了她了——无论祂是否真的存在。”


莫拉沉默不语,我想这姑娘现在一定很自责。


“埃利斯博士会好起来的。”黛娜安慰道,“她比我们想象得更强壮。”


“帕莎会照顾好她的。”我说,“是吗,帕莎?”


“是的!是的!是的!”女孩骄傲的声音回响在护理舱外,似乎正因为得到了表现自己的机会而兴奋不已。“我会照顾好凯特·埃利斯博士的,她的生还几率在89%至95%之间。无菌环境更有利于她的恢复,最合适的投药组合计划已经制订。莫拉,我希望妳不会太紧张,事情很顺利。”


“她对磺胺类药物轻微过敏,妳知道吗?她的颈椎和关节都磨损严重,骨质酥松的状况比50岁的人更糟。”茜卡对女孩说,“而且她的肺部长出了肿瘤,幸好我们已经及时地进行了摘除手术……荒野里的生活毁了她的健康,如果我是妳,就不会让她继续做那些荒唐的事。”


“荒唐的事?真见鬼……妳们先是让安妮·奥肖尼斯骗走了她的‘超级种子’,然后又把她的研究变成了杀人武器……她只是想阻止妳们毁掉这个世界……”


冠军小姐有着顽固的个性,无条件地相信姐姐是她的另一个缺点。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我也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姐姐而竭尽全力。


“那些实验数据和种子样品是埃利斯博士自愿出售的,安妮没有采用任何不正当的手段。”我冲着莫拉皱起眉头,“我不允许妳诋毁她,安妮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安妮?”


直觉敏锐的姑娘显然对我亲密的称呼方式有所察觉,更不用说,安妮和我都有着一头漂亮的红发。


“当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她是我的姐姐。”


莫拉果然被这个事实吓坏了,她的嘴张得很大,以至于我经过纳米机器人调整的视力能够清楚看到那些挂在她牙齿缝里的食物残渣。


“安妮·奥肖尼斯,是妳的姐姐?!”


“是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生来就是。”


“可妳们的姓不一样!”


“这无关紧要。”


“妳们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吗?”


“那不重要。我们的母亲是同一个人。”


我现在的表情大概就和诗寇蒂·冯·哈瑟尔炫耀自己有位统治着全世界的曾祖母时一样得意洋洋。


虽然诗寇蒂其实从来没有那么干过。


莫拉看着我,然后又将视线投向身旁的黛娜。接着,她忽然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就像纽约喜剧中心的那些脱口秀演员一样有着丰富的面部变化。


现在我已经明白为什么黛娜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就对她产生……嗯,好吧……浓厚的兴趣了。


“所以妳们都有红头发。”


这就是冠军小姐的总结。我和茜卡的笑声,以及黛娜无可奈何的叹息混合在一起,如果没有舱室玻璃的阻隔,埃利斯博士一定会被我们所制造的噪音吵醒。


“妳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莫拉。”帕莎的声音中跳动着快乐的音符,“我喜欢听妳说笑话……妳也很擅长猜谜,对吗?”


这是帕莎第一次同我以外的人谈论关于“谜语”的话题。看来对这只小野兔感兴趣的“人”并不只是黛娜。


“没有我不擅长的事。”冠军小姐在吹牛时显得格外自然。


“那么我能给妳出一些迷题吗?”帕莎充满了期待,“妳也能向我提问,当然!当然!当然!”


老实说我对比有些不高兴,或者说,妒忌。


不过,帕莎有权和任何女孩交朋友,甚至,喜欢她们。一个好姐姐不会无理地去干预妹妹的生活,正如一个称职的母亲永远不会妨碍心爱的女儿追求幸福。


不幸的是,我无法只把注意力献给女孩们的未来,总有一些扰人的事需要我去应付。


当小女孩们开始喋喋不休,茜卡以耳语的方式告诉我,来自华盛顿的一通电话正等着我的回应。她的耳廓式通讯装置从5分钟前起就一直在闪烁,我知道,她一定等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个恰当的机会来向我报告这件事。


“是总统先生。”她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好的。”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找借口回绝。事实上,约翰竟然在事态恶化后24小时才送来他的质问,反而令我很意外。


“帕莎,我相信我们能有很多机会和莫拉玩猜谜游戏的。”我说,“不过现在我得去对付一个麻烦的家伙……我希望有个可靠的人能够带领我们的客人去10号区。妳愿意当大家的导游吗?”


回答是当然的。“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帕莎就像所有的小孩子那样,会为了一点儿来自成年人的信任而兴奋不已。


“10号区?”莫拉问,“那又是什么鬼地方?”


“是一座乐园。”黛娜说,“我诞生的地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