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

作者:LordChinese
更新时间:2018-07-24 16:10
点击:261
章节字数:50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莫拉当然不会听我的。如果她是那种受到威胁就乖乖放弃抵抗的女孩,我就不会喜欢她了。


我一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编剧和导演写出极其愚蠢的剧本,让电影中的正派角色轻易放下武器乃至束手就擒——只因为反派挟持了某个人质。


难道那些所谓的正义使者就没有想过,在邪恶面前放弃抵抗的后果会是什么?


正常的情况下,他们和人质在下一分钟里都会死。如果这个世界上的好人都有着编剧们的智商和思考方式,那么这颗行星恐怕早就变成了地狱。


莫拉绝不是那种好莱坞式的白痴主角,她显然很清楚只有逃离我的控制,并且将关于“乞力马扎罗的女王”的一切秘密——至少她自以为了解的秘密——公之于众,才能从源头上保证埃利斯博士的安全,使我、A&E公司,还有美国政府无法轻易加害她。因此,莫拉会寻找一切机会用来脱身。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我不得不让帕莎派出4台警卫机器人前去迎接她。我从来没有给她戴上手铐的想法,冠军小姐立刻急不可耐地抓住了这次机会。从牢房里出来后,还没有抵达过道的第一个拐弯处,她就扑向了其中一台机器人,企图赤手空拳地将这个机器圆盘砸个稀巴烂。


她的勇气令我钦佩,她的力量和敏捷的动作则让我羡慕。于是我下令,用最小但足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电流,向她发出一次直观的警告。


莫拉不傻,在被电击枪教训得满地打滚之后,她很快就偃旗息鼓,暂时没有再找麻烦。


她的脸色并不好。通常人们在与本身无法理解的事或物初次相遇时,就会用充满敌意的表情来构筑一道精神上的防线。莫拉也是如此,我相信,她对我的敌意其实来自某种误解。


如果我能够使她明白“乞力马扎罗的女王”究竟有着怎样的划时代意义……我认为,她是会站到我这一边来的。


所以我决定对她友好一些。


“莫拉,我的朋友,我希望妳做了个好梦。”


我坐在属于自己的那张椅子上,保持着尽可能纯真自然的微笑,就和我们俩昨天在温室里初次见面时一样。


她瞪着我时,我真害怕她会突然扑上来掐住我的脖子。米德加德的所有房间和过道的天花板上都安装有可供帕莎使用的机械辅助臂,可我不敢肯定AI是否能在不伤到莫拉的前提下阻止她。我只好不停地对自己说,她是我们当中天然的一员,她值得我去冒险。


“好梦?”她带着恼火的目光望向我,“可惜我睡得就像死了那样沉,多亏某个坏蛋给我打了足够弄晕一头大象的镇静剂!”


她的嗓子洪亮极了,这充满力量与斗志的声音远比娇小姐们的莺声燕语要动听得多。


我太喜欢她说话的方式了,真正的女人就该这样。


“多么可惜啊。”我说,“在见到了埃利斯博士之后,我原以为妳能给我一个好故事呢。”


“可笑!”她更生气了,“应该做出解释的是妳才对!埃莉诺·雷恩女士,AKA,骗子!”


她没有用“芙洛拉”称呼我,实在令我些难过。


“妳像那些无聊的人一样叫我的名字!难道妳已经不愿意和我成为朋友了吗?”


我总在生气时鼓起两腮,用来向对方发出警告的信号。我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冷静些,可用发脾气来获得想要的一切原本就是我的坏习惯。


“才一天而已!”我离开座位,让自己看起来仿佛一个委屈的小孩子。“难道就因为我扎了妳一下?”


无奈这样的花招对莫拉似乎不太有效,我不该忘记她有多么爱她的姐姐。


“我不会和一个想要毁掉世界的疯子交朋友!”她喊道,“妳的无人机打伤了凯特,妳们几乎要杀了她!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妳竟然还说想和我做朋友?妳究竟有什么毛病,老太婆?!”


我只好第二次下令警卫机器人启动电击枪。莫拉被150伏电流击中,顿时尖叫着弹跳起来,然后又摔倒在地,不停地抽搐。


“她看起来很疼。”帕莎说。


“唉,希望她还能有胃口吃午饭。”


我承认自己的一些想法有欠理性,不过莫拉也该明白礼貌的重要意义。埃利斯博士的家庭教育是失败的,那个小偷根本不配成为姐姐。


警卫机器人的电击持续了不到10秒,而等候莫拉恢复过来花了2倍的时间。尽管很艰难,小野兔莫拉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她满脸怨恨,像曾经的我;她握紧拳头,却看不到真正的敌人。


“这是为了妳的无礼,莫拉。”我认真地告诫她,“‘老太婆’这样称呼,我完全、完全、完全不喜欢!”


“可妳已经……可妳已经42岁了!我在互联网上看过妳的介绍,只是妳把所有的照片和影像都藏起来了。”


哦,天啊!她终于说出来了!我最害怕的事实,我一开始向她隐瞒身份的原因!42岁!圣母玛利娅!真是一场灾难!


“是、是这样没错……我不否认……”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窘迫,并且急于为自己辩护。“但我看起来还很年轻,不是吗?妳得承认,在妳还不知道我是谁时,妳会以为我只有20岁!”


“30岁。”她说。


“什么?”


“30岁,我的意思是……如果妳以为能达到20岁的效果……”她皱了皱眉头,“坦白地说,我不知道妳的美容师是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妳可以解雇他了。”


我差一点儿就要笑出声来。没错,见面时我就知道她是个有意思的人。


如果黛娜没有在此时走进餐厅,我恐怕会再让嘴硬的小野兔尝尝电击这道开胃菜。


黛娜很安静,在我面前她从来都只会表现出成熟的那一面。因此,即使我如往常那样亲热地拥抱了她,黛娜也仅仅给了我一个冷淡的微笑。


“午安,妈妈。”


“妳也一样,我的小战士。”


我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我们之间打招呼的方式几乎从未变化。不过今天我特意把接吻的时间延长了一些,希望能让莫拉明白,其实我并不孤独。而且,比起她犹豫不决的单相思,我和黛娜的关系要紧密得多。


“嘿!妳们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冠军小姐果然缺少耐心,“毁灭世界的计划呢?取消了吗?”


黛娜条件反射般地推开了我。


好吧,害羞的小家伙。


“没有什么‘毁灭世界的计划’。”我的小战士似乎很反感对方的俏皮话,“我告诉过妳,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妳和妳的姐姐,妳们完全搞错了。妳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我还需要听什么样的谎言?”莫拉嗤之以鼻,“所以妳们不打算用基因武器杀掉那些‘劣等种族’,而只是好心地想要送他们去天堂?”


“一派胡言!”黛娜变得急躁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劣等种族’,就算有些人既残酷又愚蠢,但没有任何人能够代表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全体。我们从没有摧毁整个民族的计划,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我不相信!”莫拉的反应与我预料的如出一辙。“妳们撒的谎已经够多了。从妳们和我说第一句话开始妳就在欺骗我,妳们俩,都是!而且妳们根本不是母亲和女儿——妳们的年龄相差多少?12岁?13岁?千万别告诉我黛娜·雷耶斯是埃莉诺·雷恩在小学时错误的产物!”


她真的什么都不明白。这可怜的姑娘,她对自己姐姐以外的整个世界都一无所知。


于是我只得第三次命令警卫机器人对她发射电击枪,不过莫拉显然已经有了防备。她跳上餐桌,连续躲过了两台机器人的攻击,然后从桌子的另一边跃下,企图冲向餐厅的北侧出口。可惜没有我的声音,她即便用尽力气也无法撞开大门。警卫机器人蜂拥而去,她开始绕着餐厅的墙壁逃跑,而那些依靠程序运作的钛合金圆罐头则在她身后追赶。


“哈哈!”这一次我实在无法继续抑制那从脑海中喷涌而出的快乐,毫无保留地大笑起来。


在去年察沃国家公园里的猴子从约翰头上偷走帽子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有趣的场面。


可这似乎引起了黛娜的不满。


“住手,妈妈,住手!”我的女儿喊道,“妳根本没必要这样捉弄她!如果妳真想让她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就该告诉她真相!”


黛娜是理性的朋友,这或许继承自她遗传基因的另一位提供者。


“可她叫我‘老太婆’。”我也有自己的理由,“我更希望她能叫我‘芙洛拉’,”我故意说得大声一些,“我喜欢这个名字!”


我的小诡计立刻产生了作用。


“芙洛拉!芙洛拉!”我们的冠军小姐立刻妥协了,“我会叫妳‘芙洛拉’的!马上让这些会放电的扫地机器停下!”她大喊大叫,又一次通过翻滚动作艰难地避开了一次攻击。


“太好了!”


“哦!老天!”


“妈妈!”


冠军小姐的运气很好,我下令机器人结束敌对姿态时,她刚好被地毯的边缘绊倒了。她狼狈地摔倒在地,离我的脚尖不到10英尺。


黛娜扶起了她,并且很快就带着她远离警卫机器人,绕到餐桌的另一边。莫拉瞪着我时的眼神依旧充满警惕,而我好不容易才停止发笑。警卫机器人按照之前的程序紧随其后以保证莫拉不会趁机逃走,而黛娜则进一步要求我取消对莫拉的拘禁。


“我会好好守着她的。”我的女儿向我保证,“让她和我一起住在66号吧。”


“妳们无权限制一名联邦执法人员的行动!”莫拉忿忿道,“我要起诉妳们!”


“相信我,”黛娜回头望向她,“妳不会想要和一个市值15000亿美元的跨国公司打官司的,更不用说这个公司的全自动医疗系统刚刚救了妳姐姐的命。”


我的女儿很擅长用事实来说服人,她的小野兔显然也不会对此有所异议。莫拉冲她扮了个鬼脸,然后用一种无奈的眼神注视着我。


“凯特呢?我想见她。”冠军小姐对我说。


我惊喜地发现:在经历了刚才的较量后,她语调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强硬了。


“她很好。”我告诉这位焦急的妹妹,“我会让妳见到她的,只要妳在吃午餐时安静一些,守规矩。”


“可是……”


她也许还想为那个小偷争取一些权益,但茜卡恰好在这时来到了餐厅。


“看来我们有客人。”杰西卡·法斯沃斯看见了莫拉,表情却并不显得惊讶。


她是我所见过的科学家里最聪明的,也比她的男性前任更懂得如何把事情做好。她有着强大的行动力,从不提多余的问题,我甚至时常认为她是故意用那个难看的发型来掩盖大脑中惊人的智慧。


“欢迎妳加入我们,茜卡。”我对她说,“今天的菜谱里有妳喜欢的覆盆子派。”


“很棒。”茜卡上前与我拥抱,我们相互亲吻对方的面颊以示真诚。


她在属于自己的固定位置上坐下,右手第一个座位方便我们闲聊。


黛娜领着莫拉去她们各自的位子,我的女儿在左手边,冠军小姐在餐桌的另一头。其实我并不介意她们俩坐在一起,可这间大得仿佛一座剧院的餐厅里总共只有4把椅子,而且也是固定在地板上的。


茜卡找了些和植物有关的话题,同我们开始交谈。她告诉我某个温室中的三角梅在经历了户外环境模拟的实验后出现了小规模的非正常落花,还对我说另一组经过基因改良的芍药已经能够应付春化阶段中的光照不足,以及对于某种细菌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以变种水藻为载体将这种细菌投放到高污染水系中,有助于分解顽固的重金属物质。


莫拉对这类谈话完全没有兴趣,她一直偷偷观察着我们。尤其是当我故意抬起左手撩拨头发,将那枚海豚戒指暴露在她的视线中时,她就会瞪大眼睛,显得怒气冲冲。


她既年轻又直率,还不懂得隐藏内心的嫉妒,就和曾经的我一样,无法用微笑来面对敌人。


由子程序控制的自行餐柜给我们送来了午餐。帕莎一如既往地负责上菜,用辅助臂将汤、开胃菜、主菜、甜点和咖啡依序送上餐桌,摆在我们这些人类食客面前。许多年前,在刚刚被我授予这项工作时,她偶尔还会打翻盘子,有一次几乎要把一整碗沙拉扣在我的脑袋上。但现在经验已使她充分完善了自身的程序,无论端盘子,或是进行一场复杂的外科手术,都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困扰。


我不清楚冠军小姐对帕莎的看法,尽管后者对她充满了好奇。不过从她狼吞虎咽地扫荡着南瓜浓汤和粟米沙拉的样子来看,我们的客人对自动化烹饪系统的厨艺倒是没有太多的挑剔。


今天的两道主菜是摩洛哥蒸麦粉和莳萝烤蘑菇,甜点是覆盆子派。料理方式按照我的喜好避免了一切辛辣香料,同样也适合大多数人的口感。


莫拉吃得很快,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在昏睡了一整天后,她似乎想要吸收所有的能量来满足自己。


“喜欢吗?”我问她。


“味道不赖。”冠军小姐用餐巾胡乱抹掉嘴角的奶油和覆盆子酱。“还有吗?”


作为米德加德的主人,我对这样的回答略有些得意。


“如果妳在晚餐时不迟到,我会给妳双份甜点的。”我告诉她。


今天晚餐的甜点是巧克力雪葩,小孩子都喜欢。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谢谢。”


她甚至向我道谢!


也许这预示着抗拒的结束,我认为她正在改变对我们的看法。


看着她将冰咖啡胡乱灌进嘴里,我决定给她一份礼物。


我站了起来,“跟着我。”我向她微笑。


莫拉没有拒绝,我早就知道这孩子的直觉不错。


黛娜却依旧很担心,恐怕我之前对小野兔的那些恶作剧引起了她的不满。她同样追了上来,并且稍稍领先半个身位,大概是打算保护她的小野兔。


每一个孩子都会有逆反期。好在,作为亲手将她迎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我对此早有准备。


茜卡也和我们走在一起。我甚至不需要使用语言向她下达命令,她就能够理解我的下一步计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