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6弹 未婚妻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7-22 21:57
点击:964
章节字数:43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呵呵呵……」

希尔德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仰头笑出声。

「不是4世而是理子。」

「你是这么跟她说的吗?」

「!」

理子不自觉地向后倒退半步。

「呵,那种无聊……不。」

希尔德饶有兴致地舔了下嘴唇。

「可以哦。」

她无视亚里亚的警告继续靠近理子。

「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哦~」

「喂!希尔德你这家伙听不懂——呜哇!!」

——呲啦。

亚里亚刚向前踏出一步就被高压电流击中倒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阵阵地痉挛着,就连左手上握着的漆黑的Government也掉落在她前面的数米外。

——大概再也站不起来了吧。

「理子。」

「!!」

理子惊讶地抬头看向希尔德。

这是希尔德第一次叫她「理子」——希尔德虽然像维拉德那样用「繁殖用母狗」这样侮辱的字眼,但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理子一眼。

像这样正视着理子的眼睛、用温柔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跟亚里亚叫她名字的时候不同,是另一种让她心跳的感觉。

「理、理子……」

亚里亚勉强抬起眼皮。

可无论怎么给身体下达「动起来」的命令都毫无效果。

「……别、别过来!」

但是那轻不可闻的声音仿佛却传到了理子的耳中,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离我远点希尔德!我才不会被你那种拙劣的谎言欺骗!」

理子重新握紧了手上的瓦尔特,漆黑的枪口已经对准希尔德的胸口。

两人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一条手臂的距离,即使是外行人在这种距离下都不可能失手——只要扣下扳机,立刻就会血花四溅。

「呵呵。」

希尔德看着几乎贴在自己胸口的瓦尔特轻声笑了起来。

「呐理子,看着我的眼睛。」

她再次喊着理子的名字,用那偶尔闪过金色光芒的红色眼眸就这样直视着理子。

(糟、糟了……)

跟亚里亚一样被希尔德的电流击中而倒在路灯旁边的金次想提醒理子小心,但舌头被麻痹了只能发出「唔唔」的音节。

——是催眠术。

这跟远山家家传的秘技「呼荡」很相似。

——通过在女孩子耳边甜蜜的用这样的声音不断重复呼唤名字使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把一切判断都交那个人。

希尔德是『伊·U』的成员之一,况且维拉德也从金一那里学来使用亢奋状态的方法。

这样分析的话就会发现「希尔德会催眠术」这一结论并不意外。

「怎么样,这不是会说谎的眼睛吧?」

大概过了数秒之后,希尔德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为了我们的友情放下枪和剑吧。」

理子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希尔德。

(不行啊理子!)

金次和亚里亚着急地看着理子,却无法阻止她。

接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理子颤抖着手缓缓地放下了瓦尔特,被头发卷起匕首掉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理子的身体像是违背她自身意志似的动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理子真是个好孩子呢。」

希尔德拍着手欢呼起来。

「我有礼物送给你哦~」

希尔德自己耳上取下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蝙蝠翅膀形状的耳环,然后踩着长靴「哒哒」走到理子身边。

「这是我们友谊的证明哦~」

说着,希尔德帮理子戴在了左耳上。

而理子虽然屈身颤抖着,但除了看着希尔德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理子是在场唯一能够战斗的人。

现在连她都被希尔德控制了,在场所有人的生死大权都由希尔德一手掌握了。

——不。

更糟糕的是,如果希尔德对理子下达「杀掉亚里亚」的命令……

「理子……」

「哼。」

听到这蚊子般声音的希尔德斜着眼睛往亚里亚的方向看了一眼。

「呐理子,这是考验我们友谊的时候呢。」

然后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我有件事想让理子帮忙。」

「这件事情只有理子才做得到,如果理子成功的话到时候就算想要星星月亮我也一定会摘给你哦~」

希尔德慢慢向旁走开。

「那就是——」

原本在理子面前的希尔德的身影被倒在地上的亚里亚所代替。

「杀了亚里亚。」

(——!!)

武侦宪章第七条——常持悲观论,以乐观论行动。

如果说刚刚只是金次对希尔德会采取做法的一种分析,那么现在希尔德就是把这种猜测化为现实。

——不能更糟糕了。

金次深知催眠术的效果。

除非是意志力非常坚强的人,否则一旦中了催眠术就只能任人摆布。

更何况现在的亚里亚毫无抵抗力——不,即便是能够自由行动的亚里亚当时在飞机上对战理子也处于下风。

「——对对,就这样把手抬起来。」

希尔德仿佛在摆弄她的玩偶一样,耐心地教着理子。

而理子、全都一一照做了。

(住、住手啊……)

金次很像冲上去阻止但就连抬起手指都做不到。

「理、子……快醒……别、别被骗……」

比金次受到更严重电击的亚里亚依靠强烈的意志力才不至于昏迷。

「理子好棒~做得很好~」

「那么接下来——」

(到此为止……了吗?)

金次悔恨地闭上眼睛。


——轰。

「——嗯?」

希尔德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她歪了歪遮阳伞,皱起眉头仰望天空。

在大楼的另一边的遥远的上空出现了银色的光。

大概只过了数秒,金次就看清了头上出现的大型的东西。

那是他曾经见过的——在『伊·U』逃亡时,福尔摩斯和他的同党乘坐的ICBM改造的交通工具。

轰!

接着它以要把地面都撞出一个大洞的气势掉落下来。

——但并没有产生爆炸。

它像是倾倒的电话亭一样静止在地面。

哗。

随着烟雾散开,从侧面打开的舱门里出现了一个人。

隐约能看到是一个少年的人影站在ICBM的舱口处,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与刚好抬起眼皮的亚里亚的视线相交了。

然后他露出了笑容。

「你就是亚里亚吧,一看我就知道了。」

毫不在意用后背面对希尔德的美少年从外壳刻有「Polaris05」的白银色ICBM中走出——在这种时候出现绝对不是普通人。

金次不由得感叹真是一位美少年。

——幽深而又隐约青光的黑瞳、稍长的褐色短发、还有那套国外高档武侦制服西装。

而他的行为就像动画里在公主遇到危险时骑着白马赶来解救的王子一样。

少年走到亚里亚面前,单膝跪在地上将她拦腰抱起、靠放在ICBM的旁边。

「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

「等、我也——」

「这种时候让淑女再战斗就有失绅士的面子了。」

少年伸出手拦住还想勉强自己的亚里亚。

「剩下的就交给我。」

「你是谁?」

少年轻轻一笑。

「等解决了希尔德再告诉你。」

他仿佛想让亚里亚放心版地摸着她的头发——亚里亚似乎想躲开但由于还没有恢复只能皱起眉。

可是他刚一转身——

「希尔德。」

少年以普通男生来说有点高的声线这么喊着。

「你伤害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伤害的人。」

说着,他用右手从刻着纹章的银鞘中拔出了细长的西洋剑——那是在阳光下闪耀着宝石般的光辉的佩剑。

看到那把剑的希尔德不愉快地皱起了眉头。

「先告诉你三个不幸的消息。」

「第一、这是从坎特伯雷大教堂借来的十字箔剑。虽然剑芯是瑞典钢,不过覆盖在刀身上的银是从有400年历史的十字架上削下的纯银箔。」

咔嚓。

少年用左手拔出的SIG——是SIGSAUERP226R的通称。

在英国多是SAS、美国则是SWAT,都是杰出人物们御用的自动手枪。

虽然价格很高,却也是值得信赖的极品。

「第二、法化银弹。这是你所不熟悉的新兴教会通过仪式制成的纯银子弹哦。你还没有像你父亲一样习惯和我们战斗吧?」

少年轻蔑地扬起嘴角。

银质子弹——通称「银弹」,是价格贵得离谱的、对付超能力者专用的子弹。

「第三、我生气了。你居然敢伤害亚里亚。」

少年握着一枪一剑摆出了强袭科的gunedge姿态。

——那是在接近手枪战斗技巧中由于难度过高而被废弃的技术,不过一旦真的用于实战的话却是相当有效的。

「……讨厌啊。」

希尔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用黑色鸵鸟毛做成的扇子,拿它挡住了鼻子和嘴巴。

「都是些恶心的银臭味。」

嘎吱。

那似乎是她咬紧牙关的声音——少年的恐吓好像起作用了。

先不说第3个有点不明所以的理由,光是银剑和法化银弹就让希尔德产生退意。

顺便一提,那最后一点理由倒是和亚里亚在跟维拉德战斗的时候一模一样。

「虽然清楚身为贵族不采用正确的决斗顺序而是发动奇袭是无礼的……但是很遗憾德古拉小姐。」

听少年的语气是跟亚里亚一样的贵族,而且是和亚里亚相识的——可从亚里亚的反应来看却不是那么回事。

「你伤害了亚里亚,我只能在这里杀了你。」

他稍稍沉下身体,两手交叉形成十字架的姿势。

——武侦是不能杀人的。

金次很想阻止他,但只能张着嘴发不出声音。

武侦宪章第九条——武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杀人。

然而实际上在国际武侦宪章里的第九条是『武侦应该不分人种、国籍共同战斗』。

「武侦不能杀人」是日本『武侦法』的规定。

「还有那位罗宾4世小姐。」

少年似乎把所有人的资料都事先调查过。

「我知道你是受制于人,但是如果你不能让开的话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等一下。」

亚里亚激动得想要站起来,可下一秒身体就往旁边倒去。

——到了这种时候还要保护会伤害自己的人吗?

少年的表情在一瞬间发生变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理子——但很快就变成警惕着希尔德的模样。

「哼。」

希尔德不耐烦地扇着扇子。

「要和淑女交往的话也考虑一下时间和场所吧,无礼之徒。」

「在这么恶劣的天气,这么晚的时间……你以为骄傲的德古拉小姐会接受你的邀请吗?」

说着,希尔德穿着高跟鞋的脚、小腿、膝盖……像是溶解一样逐渐陷入自己的阴影里。

「再见了,今天就暂且放你们一马。」

希尔德挑衅般地给亚里亚留下这句话之后、彻底消失了。

咚。

理子无力地瘫坐在柏油路面上。

随着希尔德的消失,施加在理子身上的压迫感和催眠术也被解除。

「——理子!」

「——没事吧亚里亚?」

少年收回枪和剑,走到不远处捡起属于亚里亚的漆黑的Government。

然后来到亚里亚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帮她站起来。

「我已经没事了,谢谢。」

亚里亚向少年道谢,从他手中接过Government。

但是亚里亚的自尊心超高,仍然强撑着还在颤抖的膝盖也要拒绝少年搀扶她的好意。

「那我松手了?」

少年像在确认她的状况似的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确认亚里亚没事之后才放开手。

「理子、金次——啊咧?」

「小心点。」

少年似乎知道亚里亚是在逞强,眼疾手快地从旁边扶住她。

「……已经可以了。」

不知道为什么亚里亚觉得眼前的这位少年并不想让她靠近理子和金次。

「我想去看看我的同伴。」

「——我们没事。」

大概是看出了亚里亚走不开,稍微恢复了一点行动力的金次很快来到理子身边。

「呼……对了,妈妈呢?」

亚里亚向护送车的方向看去。

总算逃出车的香苗被警备员扶着,用眼神示意自己平安。

「妈妈……」

规则上来说是不能跟香苗说话的。

亚里亚看到她没有受伤也放心下来。

「虽然应该感谢你救了我们……但你是『伊·U』的人吧?为什么来这里?」

另一边,金次搀扶着理子也跟亚里亚会合。

从理子的表情来看,她似乎还被希尔德影响着。

「在问别人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

而少年用黑曜石般的眼瞳锐利地看向金次——似乎带有敌意。

「……远山金次。」

「我当然知道。我在事先调查时就看过你的照片了。」

(……这家伙。)

只是一两句对话就让金次对眼前有救命之恩的少年全无好感。

「我是艾尔,艾尔·华生。」

「——诶?」

亚里亚惊讶地看着自称是艾尔·华生的少年。

「你、你该不会是……」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但并不是因为刚才电流麻痹的后遗症。

「没错,我就是J·H·华生的曾孙。」

华生对亚里亚露出笑容。

「远山,你刚才问我为什么来这里。」

「来救未婚妻和岳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

「……什么?」

金次跟理子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又看向亚里亚——但是被她避开。

「亚里亚是我的未婚妻。」

华生挺起胸膛,用在场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