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5弹 二审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7-15 22:19
点击:890
章节字数:44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处被告人神崎香苗——罚役536年。」

东京高等裁判所第800号法庭内响起了对香苗的判决。

(什!)

坐在辩护席的金次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

而穿着正式黑色西装的理子也用里理子特有的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审判长。

虽然与一审相比是有所减刑,但从这次高等法庭审判的结果来看毫无疑问是输了。

——对于香苗来说仍然是事实上的终身监禁,这一点并没有改变。

不仅如此,这场庭审除了应有的审判长、陪审团、被告、检查方、辩护方以外没有一个旁听的听众,就连媒体也没有人到场——好像早就被内定一样。

贞德从宣战会议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小夜鸣被关在长野的5级拘留所里没有来参加审判,能来现场作证的只有理子一个。

——毫无疑问是有什么亚里亚不知道的秘密在阻碍她。

哐。

「这是不公正的判决!」

亚里亚的椅子应声倒地,她激动地用力拍着桌子站起来。

「为什么!明明我们有这么多证言和证据……」

「妈妈……妈妈她是清白的啊!」

穿着武侦高制服的亚里亚眼看就要冲到审判席去。

「——冷静点亚里亚。」

可还没走出辩护席就被香苗的律师——连城黑江律师——紧紧抱住。

「我们即日上告,现在惹麻烦只会对下一次审判不利。」

——下一次、就是最终审判。

如果到时候还是终身监禁的话,就无法改变了。

「放开我!」

「亚里亚冷静——」

金次也离开座位拦在亚里亚面前。

「——让开金次!」

以金次的经验来说,这是亚里亚拔枪前的警告。

看到金次和原武侦的连城律师都按不住亚里亚,周围的警备员们拿着手铐围了过来。

(糟、糟糕……)

「就算你对我生气我也不能让开。」

虽然亚里亚有英国贵族的身份,但这里是日本。

如果在这里因为当场殴打检察官而被捕的话不仅会让审判长对香苗的印象变差、影响到下次审判,甚至还可能会影响到两国的外交关系。

「我不是对你生气!也不是对连城律师生气!你们都帮了我很多!也都全力以赴了!」

(啊,我知道。)

「奇怪的是他们!」

(我知道的。)

金次死死地抓住亚里亚的手臂。

他知道亚里亚不是在对他发火,也不是对连城律师,更不是对任何人。

而是、对她自己。

「对证词充耳不闻!对事实视若无睹!」

金次清晰地看到那双绯红色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怒火,愤怒地瞪着检察官和审判长。

这是、亚里亚对她自己无能的愤怒。

「你们全部都勾结好了!一定要把妈妈置于死地!」

如果她足够强大就可以把所有的犯人逮捕,让检察官找不到其他理由继续关押香苗。

「这、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啊混蛋!」

亚里亚像要保护母亲的受伤的小狮子一样怒喊着。

「住口啊亚里亚!你在这里胡闹只会给香苗阿姨添麻烦!」

金次以比亚里亚更大的声音喊着。

他当然知道亚里亚没有错。

但是他必须阻止她。

「亚里——」

「——亚里亚。」

这时,从被告席的方向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

与此同时,想要伸手拉住亚里亚的另一个声音的主人在对上香苗的视线之后立刻别过头。

「……」

眼看就要陷入暴走的亚里亚顿时回过神。

她木楞地看向香苗。

眼睛里的怒火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祈求。

——不要。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亚里亚张开嘴想要哀求香苗留下来——即使她知道这是多么奢侈的妄想——但最终却只是颤抖着嘴唇发不出一个音节。

「妈妈很高兴呢。」

穿着一身绿色西装的香苗对亚里亚露出了微笑。

「让我高兴的是你终于有了自己的伙伴,但让我遗憾的是我没能陪在你的身边。」

香苗的声音非常冷静。

她想伸出手去拥抱亚里亚、抚摸着那头绯红色的长发,告诉亚里亚「你已经很努力了」。

可是那双让亚里亚感到母爱的手却被冰冷的手铐束缚。

「……妈、妈。」

亚里亚的声音有些嘶哑。

听上去更像是极力忍住悲伤、不让自己哭出来的哽咽的声音。

——不能在这里哭泣。

亚里亚紧着下唇,隐藏在香苗看不到的地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力气大得连关节都泛白了。

「我的亚里亚长大了呢。」

——为什么。

亚里亚不明白。

明明在受苦的是香苗,可被安慰的却是亚里亚。

「我知道你为了我的事情很拼命,不过稍微放慢一点节奏吧。」

——你的人生里不应该只有我。

香苗的眼神是这么说的。

「妈妈——」

「——金次君、小理子,我很感谢你们的帮助。」

香苗转向理子和金次,虽然两人都各怀心思地避开了视线。

「亚里亚多亏有你们这样优秀的同伴照顾,她一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她朝辩护席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啊不……」

「我的事情请到底为止。」

「什!?」

「你在说什么啊妈妈!」

「就算我这样说亚里亚也不会放弃吧。」

香苗露出了苦笑。

但从她平静的表情来看这场审判结果似乎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妈妈……」

亚里亚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香苗没有在开玩笑。


——如果因为我的事情而让亚里亚陷入危险的话请一定要阻止她。

金次实在想象不出一个能不顾长辈身份说出这句话的母亲会犯下高达500多年的罪行——即使已经减去理子、贞德、维拉德的刑罚。

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连金次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来检察官对香苗的有罪主张是站不住脚的,况且辩护方提供了这么多证据。

可是,审判已经下来了。

不管结果有多么难以置信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亚里亚……)

坐在后座的金次无言地看向眼睛泛红的亚里亚。

她的视线紧紧盯着前方驶向新宿警察署的护送车——连城律师大概是想让亚里亚尽可能地在香苗身边多待一会儿而驾车跟在后面。

香苗被铐上手铐、被好几个人看管着……肯定很无助吧。

亚里亚明明知道但却毫无办法。

吱——

避开了禁行区域驶向六本木大街的护送车突然踩了急刹车——原本亮起的绿色信号灯消失了。

不仅如此,明明现在是白天但就连周边的商店里也变得一片黑暗。

为避免发生交通事故的车辆全都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司机们纷纷都下车查看。

「是停电、吗?」

连城律师把头探出窗外。

「……」

一直保持沉默的理子突然睁开眼睛,如同被惊吓到的小猫。

前方不远处护送车下面的柏油路面凭空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阴影。

它从一小团人影的大小慢慢扩散着,同时以不紧不缓的速度向亚里亚他们移动。

但奇怪的是天上并没有大型飞行物体。

「那个是……」

金次的眼睛紧盯着那团黑影。

——噼啪。

伴随着刺眼的闪光,类似电流的声音响了起来,引擎盖那里也升起了浓烟。

车上有数十升汽油,如果这时候被引爆的话……

「——快跳车!」

金次大喊着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接着

——轰!

几乎在亚里亚他们离开轿车的同时,强烈的电流擦过车身引爆炸。

黑色的奥迪瞬间成为一堆废铁。

「——妈妈!」

双手护住头部、卧倒在地上的亚里亚的大脑立刻闪过香苗温柔的脸庞。

她抬起头看到护送车的轮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破坏了,车身也冒出了随时可能引起爆炸的烟雾。

不仅如此,车内的司机正用手「砰砰」地敲着车窗,似乎是逃不出来的样子。

「亚里亚等等!这是陷阱!」

金次咳嗽了两声,把吸入到肺里的废气全都吐出来。

他想起来了,刚刚那副场景他见到过。

——在宣战会议的那个晚上。

「你是……」

向护送车冲过去的亚里亚被车顶的那个身影吸引了视线。

黑色的哥特萝莉装、蕾丝边的遮阳伞、还有那头金色的双马尾。

「希尔德!」

亚里亚条件反射地拔出了Government。

「竟敢出现在我面前……」

她有希尔德的照片,但是真正像这样面对面还是第一次——至少亚里亚这么认为。

「正好,我要把你抓起来送给那群混蛋法官!」

「真是粗鲁呢。」

希尔德冷哼了一声。

「人家今天原本没有想要战斗的意思,因为人家讨厌阳光嘛。」

她无趣地转动着长柄伞。

而她的言下之意则是今天这场战斗是不可避免的了,而且还是亚里亚先挑起来。

「哈,少说废话了。」

当然,亚里亚没有天真到会信以为真。

「哎呀,你可要小心点。」

希尔德用皮鞋的鞋跟踢了踢车顶。

「这里面的、是你的妈妈吧。」

亚里亚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要是敢对妈妈动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呵,你有资格对我说这话嘛?」

希尔德无视Government漆黑的枪口瞄准着她的心脏和头部,反而嘲笑亚里亚。

(可恶。)

亚里亚咬着牙齿没有回复。

不管怎么说香苗都在希尔德的控制下,对她来说想杀掉香苗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香苗是亚里亚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

「哼。」

噼啪!

「——呜哇!」

从地面传来的数十万伏高压电流刺激着亚里亚全身的痛觉神经。

「亚里亚!」

「这里没有你出场的份远山。」

呲啦——

想要冲过去支援亚里亚的金次被汇聚成光束的电流击中,身体倒飞出去撞上了信号灯。

「希、尔德……」

倒地的亚里亚想支撑着身体站起来,但是四肢完全使不上力。

不仅如此,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着。

即使仍然握在手里的Government也仅仅只是靠她强烈的意志。

「啊啊亚里亚呀。」

希尔德脚尖稍一用力就跳下护送车。

「我们、不应该是这种关系吧。」

她弯腰蹲在亚里亚面前,空出一只手抬起亚里亚的下巴。

「应该更加亲密才对。」

说着,她舔了下血红色的嘴唇。

「……」

大概是因为被电流击中的原因,亚里亚的反应似乎也变得迟钝了。

她从希尔德的眼神里看到了轻蔑、戏谑、还有……莫名的熟悉感。

这些话如果不是从希尔德嘴里说出来而是那个人的话……

希尔德身上的服装也跟那个人非常相似。

「理、子……」

亚里亚终于想起来了。

希尔德那双眼睛里看的不是亚里亚,而是理子。

准确地说是通过亚里亚在看理子——无论是刚刚说的话还是对亚里亚做的那些动作。

「你还真是无趣。」

希尔德收回手,仍由亚里亚倒在地上。

「呐理子,我说的对吧。」

而她正对着的是双手握着瓦尔特、头发卷起两把匕首、严阵以待的理子。

「希、希尔德……从亚里亚那里让开。」

但是她的声音却暴露她只是在虚张声势。

这也是当然的吧。

理子在维拉德被逮捕之前就一直被监禁着。

对理子肆意侮辱、折磨,想必希尔德也有不少「功劳」吧。

——童年的阴影并不是这么容易忘记的。

「啊啦4世,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希尔德像是好友重逢一样跟理子打招呼。

「为什么眼神那么凶呢,真是好可爱~」

用御宅族的话来说就是痴汉。

可是,她们两人的关系应该更恶劣才对吧。

「人家最喜欢你了,4世。」

希尔德的双手紧抱着她自己,沉浸在和理子的「友谊」里。

「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就是德古拉家的主人。我不会像爸爸那样把你关起来哦。」

她一边叙旧一边缓缓走向理子。

「我会给你大理石的房间、带丝绸顶的床、纯金的浴缸哦,你想要的话红鸣馆也可以给你。」

「别过来!」

理子连忙向后退了好几步,连握枪的手都在颤抖。

——噗嗤。

希尔德用手背捂着嘴角笑出了声。

「别这么紧张呀4世,我们可是朋友啊。」

砰。

.45ACP的子弹射中了希尔德的小腿。

但很快子弹就被褪了出来,血肉模糊的小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成数秒前的光滑。

「亚里亚,没人告诉你打断人家叙旧是很失礼的嘛?」

「希尔德……」

承受了数十万伏电压、声音还在颤抖的亚里亚竟然站了起来。

「有件事我要警告你。」

亚里亚「呼」地喘了一口气。

「理子……她的名字叫峰理子,才不是什么4世!」

「!!」

理子瞪大了眼睛。

这几天因为亚里亚认为的「酒后乱性」,理子住回了自己的宿舍、一直没有搭理亚里亚。

但实际上那天她看到了那个「吻痕」。

那是希尔德留下来的牙印——曾经跟希尔德一起生活过的理子是知道的。

她因为害怕希尔德而把恐惧化为愤怒、迁怒于亚里亚。

「所以……」

可是亚里亚就是亚里亚啊。

永远不像她喜欢的galgame一样,永远都无法预测。

即使现在面临大敌也是。

「快从我的同伴旁边滚开啊混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