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6):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8-06-19 20:25
点击:365
章节字数:35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

【她生气了,看起来应该是非常生气。她已经从我手里把利器夺走,却还在不断地加大握紧拳心的力度。虽不知她会否有相应的触感,但暗暗咬紧牙齿的动作着实明显地多。

而后她愤然将手朝身后的地面上一摔,激烈地迸发出哐当的响声,好像也是在宣泄她此刻所有的不满。

结果下一秒,分明是势不可挡的怒气,却偏偏软化在我轻轻一缩身的动作之下。她眼里瞬间漫过轻柔的歉意,不说话也仿佛在嘘声询问:吓着你了么?

我抬着下巴和她的温柔对视,大概是顿了几秒,她闪烁着把视线移向别处,好似只有这样才足够冷静和理智,才记得起来自己原本是在发怒的。

她又气,又对我于心不忍,结果憋得自己一脸别扭。见我有点偷偷上扬嘴角,她眉间的皱痕和瘪嘴的委屈就更像是在抱怨:你们人类怎么这么坏?

那一刻我真的不信世界上会有如此可爱的魔鬼。

她极力恶狠狠地质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我知道她还想说:我那么辛苦忍耐下来不舍得伤害的你,为什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

我答非所问道:“我想你,很想你。”

她又是一轮愣神,语塞,神情绵软,而再度强硬起来,低低地吼道:“如果我没有出现呢?你会死的!为什么不留在那个男人身边,为什么不跟着他走?为什么放着顺遂的路不走要做这样选择?”

死?我可能无法解释无法叫你透彻地明白,也许打从你进入我生命的那天开始,生与死对我来说的定义也就不同寻常了。我的生命尚存,享受着世俗里至高的繁华,可我心里空洞,虚无到痛苦,无药可医。这样的生,与死亡相比,好坏又要如何从中界定?

但我只是重复说:“我真的很想你,想见你。”

从来只有你自愿出现,无论我在心里如何呐喊你都听不见,若果只有在消亡的边缘才能见到你,我又怎会不去选择?

何况,你来了不是么?

她极度不满,不满我怎可用这样简单的字句,轻易就消解了她想发作的脾气,仿佛很伤自尊又无可奈何。我一直倾注心神地望着她,这些年所有所有的思念和感情全数倾巢而出的阵势,她却只敢悄然瞥之。

我说:“你能看着我么?像小时候看我弹琴那样,看着我。”

她一边赌气地说不能,一边又耐不住执行起背道而驰的动作。

我看了看她垂在侧身的手,伤口似乎已经完好地愈合。我舒了一口气,故意说:“如果你不想看着我,至少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她那会儿刚好不自觉地看过来,因为我这样一讲立马别过脸去,想了一下想到什么,也许是觉得这样的反应不够冷酷镇定,最后干脆把眼睛给闭合起来。

我开始不紧不慢地,道:“你不是普通人类对么。”

“你不是普通人类,你喜欢夜晚,从不在白天出现,因为太阳强烈的光会让你极度痛苦。你身体冰冷,没有和我一样的温度。人类的食物对你而言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你需要的喜欢的是血对么,动物的血,或是人类的血。血会引得你疯狂,难以自控,所以那时我不小心划破了自己露出伤口,才让你顷刻变了性情,或是说,恢复了原来该有的性情。

你觉得以后不再可能顺利地在我面前克制自己,你总想着要吸尽我的血,但你不想我死,所以你走了,对么。我的生命在你看来太过脆弱,脆弱到你动动手指就可轻易摧毁,正如我们人类面对蝼蚁时的情形一样,对么?”

她动了动喉咙,无声地张嘴,犹豫着迟疑着看过来的双眼,也算是一种默认了。

我是一直看着她的,看着她所有的动作,恨不得连眼都不眨。我说着关于她的状况,很多源于梦中她向我坦白的话,到如今我已不去纠缠她是否真的进入过我的意识,那都不再重要。

我笑了笑,几乎只看得到嘴角咧开而听不见笑声,继续说:“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异,我知道危险,我知道后果,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是我也想告诉你,我不害怕,我从来都不害怕你。真的。

你喜欢什么。我也喜欢。你讨厌什么。我也讨厌。

我到底还是在你消失的日子里发觉,没有你在身边我的那些喜好竟然那么不值一提。

我梦见你说我的向往是因为无知,你说我没有体会过所以不会分好坏。于是我去体验了,体验了大多数人都共同认可的好,怎么还依然不会分好坏?

你骂我为什么不留在他身边,骂我这般自取灭亡。可你只要稍微读读我的心,就该知道,我要怎么控制自己,即使是尝过那么温暖坚实和安全的怀抱,我还是一闭上眼就会幻想与其天壤之别的,回荡在我唇角边的,差一些就会触碰到的,你的凉意。

我也梦见你说你笨拙到不懂表达,其实我也很笨啊。

你不靠近我,也不让我.靠近,我要如何让你知道我心里的惦念没有语言可以阐述。

我还梦见我拉住你的胳膊,就像……现在这样。

我问你我可不可以抱抱你。其实我不只是想抱你。我在剧院的后巷撞见你和那个女人几乎重叠的场景,我更想尝试。只是你说:不要再靠近。

过去我不懂,这所有求而不得引起的心疼叫做什么。男人教会我,是因为喜欢。

原来我喜欢你啊。

嗯,我喜欢你。

然后我想起在街市边的树下,我苦闷于找不到自己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给你,你却连唯一的命都不要。我叫你离开我的生活再也不要回来,因为你对我的漠视和对别人的殷勤都让我觉得难过。可是后来我才真正意识到,即使再怎样难过,我都还是想要再见你,见到怎样的你都好。

梦里的你说自己孤独,寂寞,陷在罪恶的循环里永世不得超脱。我想陪你,无论会经历什么都想陪你。一个人的永生是折磨,但两个人就不是了。

只是转变和永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吧,不顺利的话我们永远也无法相见,而造成这结果的元凶,我差点硬生生地推给你。这才会叫你痛苦对么?内疚自责,在漫长无尽头的岁月里积累负重。而我,潇潇洒洒地,一无所知,何其轻松。

所以,我开始明白,为何你宁可不出来见我。不过我还是自私地用这样的方式把你引出来。自私地。

但,只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最后的这一次我也只是想说这些给你听,我还要再强调一次,我不讨厌你,我不害怕你,即使你说自己是怪物。我不是故意要叫你走,我不希望你走。对不起。

可以的话,我喜欢你时时刻刻陪着我,可以的话,我想在能看到你的时候看到你。就这样,自然地,叫你陪我走完我的生命。

我不再强求靠近。不再了。

即使我多想……”

我站起身,抬了双手,在空气中假装抱上她的肩膀,实则还是保持了一段微乎其微的距离。我侧了侧脸,在几乎要接近她唇角的地方停下,一如曾经假装沉睡时,她所想对我做的那样。

我问:“我记得,你不是想要伤害我,只是想触碰,对吧?”

我说:“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爱,是我和你,都想要一个吻。很想很想。只是有多想,就有多克制。

什么是爱,这就是。

原来,我不是喜欢你。我不只是喜欢你。

无论你是谁,是什么身份,你属于哪里,我不在乎。

因为我爱你。”



嗯。

我爱你。


——End】



【“嘿!”忽然,顾子溪从神伤的沉默中一惊一乍地跳起来,“故事就这样讲完了?”

我好笑地望着前一秒还红着眼感动地要命后一秒就极其不满的样子,点头:“ 对啊,讲完了。”

“诶,我还以为最后她一定会把她也变成吸血鬼呢!”

“嗯……”我想了想,“故事的结局没有限定,也没有说不会变啊。”

顾子溪重新窝回我怀里,若有所思地点头,“也是。”

“怎么想都可以。”

“啧啧,”顾子溪咂了咂嘴,“怎么觉得这只吸血鬼很像我呢?你是照着我来编的么?那女人是乐师,乐师,很明显就是你嘛。”

“像么?”

“像啊,多像!女王就是女王,明明作为一个人类,还能把一只吸血鬼弄得手误无措。是人类的时候尚且这么霸气,那初拥之后,原来的那只吸血鬼得被欺负成什么样了?都不敢想……”

“哪里有那么夸张。”

“就有啊,你看她想生气又不舍得生气,那么无奈。”

我斜了一眼顾子溪,“什么意思,你是说,很多时候你也想对我生气,只是不敢生气?然后很无奈?”

“我……我没有啊,我哪有!”

“你觉得这只吸血鬼和你像,恐怕是因为她也满处和人暧昧勾搭不清吧?”

“绝对不是!”

“哼。”

顾子溪往我身上蹭了蹭,傻乎乎地问:“诶,那女人被吸血鬼咬的时候会觉得痛么?如果觉得痛就会“嘶”地喊一声,然后你说那只吸血鬼会不会像小猫一样被吓得一脸吃惊,我听说猫要是咬你你喊痛的话她就会停下来一脸蒙圈地看着你哦……”

“是想说你自己像猫么?”

“呸呸呸,我不是霸气的美洲虎么!”

“哦?是美洲虎?不是流口水的金毛?”我贴着顾子溪的耳朵低低地喊了一声:“阿花。”

她立刻就如同被咬了似得“嘶”地叫了一声。

“清儿给我发信息投诉,说你逼她吃毒蘑菇粥,顺便告诉了我她给你起的新昵称。”

顾子溪翻了个白眼,嘴里念念有词:“杨清这个**……”

“溪啊,”我喊她。

“啊?”

“那如果真的换做是你,最后你会选择去转化那个女人么。”

顾子溪眨了眨眼,点头:“会。”她说:“她害怕自己定力不够能力不足不能很有底气地保证什么,可是我想这些缺失的能力在未来的岁月里是可以慢慢练就和填补的,相信总有一天她可以去完成。只是……亲爱的乐师,能等得起么……”

“等得起。”

我坚韧地肯定道:“我等得起。”

讲这个故事也许只是为了告诉你,无论经历什么,我都愿意陪着你,。其实除了那句谢谢,我更想说的,是爱你。顾子溪,我爱你,比以前,还要更爱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