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巧克力银莲花

作者:妹妹爱上姐姐
更新时间:2018-06-12 21:41
点击:543
章节字数:87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


真是失态啊,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桔梗坐在沙发,看着已经漆黑一片的天空。在罗兰家,妈妈说的话,让她一直强行不想的事情想了起来,某个人,某件事,某句话,只是没有想到有那么大的威力而已,是因为心里已经麻痹身体还无法接受吧。


 “真是的。”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桔梗叹气的时候也没有凝结的白气出现,但是她还是感觉,身边好冷,窗外的漆黑闯了进来一般,该怎么办?看向在厨房泡茶的罗兰,桔梗烦恼着,不凑巧罗兰回过头,两人都微微怔了下。


“请用。”罗兰把茶递了过来,暖暖的。


“呃,谢谢”味道完全不一样,没有那种涩涩的味道,只有淡淡的茶香,桔梗不由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罗兰好奇的问:“您怎么了?”


桔梗有些恍惚,往往自己在想什么事情的时候,罗兰总能察觉一样。


“呃,没什么,只是很奇怪,明明是一样的茶叶,味道却完全不一样。”


“大概是因为茶叶的量吧,而且第一次烫过的水倒掉比较好,茶杯先烫一下也会不容易破坏味道。”


“好厉害。”


桔梗有些惊叹,都是一些自己从没想过的事情。


“没什么,只是在书上看到的而已,我很喜欢尝试这些事情,总感觉可以找到乐趣。”罗兰的身边有一种幸福感洋溢出来。


“这样啊。”桔梗喝了一口茶:“今天真是抱歉啊,在你家里失态了,还麻烦你送我回来。”


罗兰惶恐的摇了摇头:“不,妈妈他们也很担心,是不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您没有生气就太好了。”


想起罗兰妈妈说的话,桔梗微微动摇了,她不知道怎么面对面前的罗兰,不,是不知道该对她抱有什么感情。


 “老师您能告诉我为什么会那样吗?!”罗兰忽然喊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有些刺耳,是因为用尽力气喊出来的吧,事实也是罗兰已经面红耳赤了。


桔梗犹豫了一下,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是蒙混过关,真的可以吗?想起妈妈说的话,希望她帮助罗兰,桔梗咬了咬嘴唇,在一次欲言又止后开口问道:“罗兰同学,罗兰同学你知道你的父母知道你的事吗?”


“什么?”罗兰露出不解的表情。


“就是……就是关于喜欢女孩子这件事。”


罗兰的双瞳猛摇摆晃动着,攥着手,点了点头,然后忽然声嘶力竭:“所以老师才那个样子吗?是因为我吗?是因为我带来的困扰吗,虽然,但是我也不知道啊,对不起……”


罗兰误会桔梗是因为她曾经有喜欢过的女孩而大哭一场,但并不是那样,从一开始,桔梗就不明白对罗兰抱有什么感情,但无论是什么,绝不是罗兰所想的那种感情而已。


“不,不是因为你。”


“但是……那么,为什么?”


罗兰不明白,即使那眼中没有自己,但也会微微作痛。


桔梗又陷入了犹豫,她是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情绪崩溃,也知道病因在哪里,脑中出现那飘逸的长长秀发,她曾经永远想不到,会有一天犹豫要不要说出,那些自己也该遗忘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告诉面前的这个人,是因为那一样的长发,还是因为其他?


“其实,老师和你一样。”


“您是指?”


罗兰疑惑的看着桔梗。


“老师也喜欢过一个女孩,只是,那都是年轻时的黑历史而已,现在想起来简直浑身起疙瘩,不过,这就是原因吧,面对忽然向自己告白的学生,我第一想到的不是那个家伙疯了,而是那个女孩是个不幸的女孩,因为那种感情,是错的。”


“为什么是错的?”罗兰那手攥得更紧了,衣服邹巴巴的,声音有些颤颤的。


“你能告诉老师,为什么喜欢老师吗?”桔梗平淡的问。


“那是因为,因为……”在她偷偷跑到学校,在拥挤的教室,所有人都那么陌生,如同见到异类一样的面对自己,在角落一个人落寞的呆着。如果是那样,那一定是糟糕的回忆,不过也本来就是如此,任何的事情永远是想象的背面,但那个时候,她见了那个。那个自己明明没有见过的人,她露出笑容,像是天使一样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对天使,一见钟情了。但是,那些都说不出口,不知道怎么说出去。


罗兰默不作声,虽然已经歇斯底里。


“这样啊。”


桔梗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轻轻的笑了,那清脆的笑声让罗兰疑惑着。


“虽然你没有说出口,但我似乎已经猜到了一样,这就是过来人的感觉吗?但是,那只是虚幻的什么都不知道东西而已啊。”


不,罗兰知道那不是。


“不过都是美丽的幻想一样,就像是误把巧合洒在圣母像上的阳光当做神启。只是把自己明知不可能的事情投射在某一个更加虚幻缥缈的东西上而已。虽然不知道喜欢女孩子这种想法是否是错误的,但是,你说喜欢老师这件事,绝对是欺骗自己的谎言而已。”


不,不是那样的。罗兰好想反驳,可却说不出话,回过头,眼眶已经模糊不堪,只能任由其中的液体掉落。


此时,看着哭着的罗兰,桔梗很平静,意外之外的平静,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之前那糟乱的心绪彻底的解开了,她对罗兰的感情,只是没有办法放置不管而已,因为和自己曾经一样喜欢女孩子,因为是自己的学生,因为都见到了虚幻的天使。那么至少,让走过朝圣之路的人告诉她,那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伊甸园。


桔梗摸了摸罗兰的头,听着那不断的啜泣声。


手机忽然响了,是陌生的电话,但桔梗大概能猜到号码的主人。


“喂您好。”走在门框的桔梗偷偷的看着还在哭的罗兰。


“喂,老师你好,兰子没出什么事吧。”果然,那边传来罗兰妈妈的焦急的声音。


“是,没问题,她在我家里,因为的失态让兰子同学送我回家真是对不起。”


“不,没什么,是我说了奇怪的话吧。那个,时间很晚了,兰子可以回来吗?”


桔梗看了看沙发上的罗兰。


“对不起,我想兰子同学今晚住在我家里可以吗?”


“这?”那边传来两道惊讶的声音,在犹豫了一会后:“那么,就拜托老师了。”


“对了,有件事情。”


“您说。”


“关于兰子同学在病院那些事情,您能抽空和我见一面聊一下吗?”


那边沉默了,良久。


“我明白了。兰子就拜托您了……”


挂掉电话,桔梗来到沙发前,发现罗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过去了,身子微微斜靠在沙发上,那双哭红的眼睛还湿漉漉的,脸颊红得像是发烧一样,那双紧攥的双手终于松开了衣角,但还在不停揉捏着。


“真是的,在这里着凉怎么办?”


在桔梗抱起罗兰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低喃,更像是梦话。


“不是那样的。”


看着怀里的罗兰,桔梗的眼中满是复杂。


“就是,那样的啊……”


(6)


糟了。


桔梗像是忽然充电启动的失控机器人,直直的用腰挺了起来,这个动作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傻眼的,但对于桔梗来说,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糟了。就连为什么糟了的原因都没缓过来,桔梗就知道不妙了。果然,在厨房那里,留给桔梗背影的罗兰,应该是在做着早饭。


昨天晚上在把罗兰抱到卧室后,桔梗躺在沙发上想着一些事情,原本以为会失眠一晚,就连明天怎么解释的说辞都想好了,但没有想到,那些奇怪的事情,就像是催眠药一样,没有想多久,桔梗居然就睡了过去,等再有意识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一半,在客厅中央的奇怪钟盘显示的是8点左右。


居然比平常的时间要早,自从毕业以后就从来见到过时针出现在8以前的位置,就算是工作也常常掐着时间醒来,这样说来,并不是桔梗起的太晚,而是罗兰太早了。不对,好像和时间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比罗兰起的晚了。


“早……早啊。”


从沙发上下来,昨晚想到的尴尬开场白居然以外的还可以用,不过很尴尬就是了。


在厨房的罗兰回过头来,原来她穿了围裙啊,不对,我买过围裙吗?桔梗想不起自己有买过围裙之类的东西,因为常常吃着快餐和餐厅,就连厨房都还很陌生,怎么会有围裙这种东西。但桔梗看着围裙却觉得意外的眼熟。


忽然,桔梗想起了什么,满脸汗颜。不会是那件女仆cos套装里的吧。再仔细一看,果然没有错。


“对不起,因为受老师照顾了,所以想帮老师做早餐,但老师一定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东西吧。”


 罗兰有些紧张,因为桔梗一直盯着她不说话,而且还露出奇怪的表情,罗兰以为桔梗生气了,忙着道歉,但明显用力过度了,脸颊红扑扑,大声喊话的时候居然还不敢睁开眼睛,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样子。


 “不,我没生气,只是有些……惊讶?”


为什么是疑问句?桔梗猛地摆手解释,虽然不知道罗兰怎么就误会了,但她现在的样子很不妙,各种意义上来说。尤其是歇斯底里的道歉,简直就是一股既视感,而且,那娇小的身体和长长的头发,穿着可爱的围裙,简直太犯规了。没有流鼻血桔梗已经佩服自己了。


“虽然在家里妈妈他们不让我接近厨房,但我看过一些料理的书。”


“不是,我不是指那些了……”


罗兰似乎是误会桔梗说惊讶是她会做饭这点,不过再追究桔梗感觉会很不妙,就这样将错就错了。


“马上就好了,请您稍等一下。”


罗兰回过身子发出雀跃的声音,桔梗觉得,那应该是能第一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高兴吧。关于昨天的事情,桔梗露出五味杂陈的眼神,最后都变成一声悄悄的叹气。就当做是一场梦吧。


把沙发上床褥叠好,桔梗走进卧室,一拉开衣柜,意料之中的傻眼了,虽然看到围裙就想到衣柜被打开了,但没想到原本里面是一团团的样子如今变成平平整整的,一些叠不了洛丽塔和女仆裙挂了起来,然后在角落的一边,一件发旧的校服也平整的躺着,桔梗看到的一瞬间瞳孔微微放大了一些,即使心里已经接受,但依旧还有一些杯弓蛇影的感觉。


伸手摸了摸衣服,一堆不知名的病菌带着悲伤侵略了桔梗的心脏,像触电一样桔梗松开手,为难的看了一眼,关上了衣柜。


走出卧室的时候,桔梗看到罗兰正端着盘子准备放在桌子上,见到桔梗,罗兰笑了笑:“老师,做好饭了。”


那灿灿的笑容一瞬间让桔梗准备狠下的心又缩了回去,点了点头。


之前就一直好奇,什么料理能用到调汤用的勺子,难道早饭是炖菜咖喱?走到桌子前终于见到了真容,居然是蛋包饭,不,应该更像是蛋炒饭,因为鸡蛋皮破破烂烂,还沾了不少的米饭,而且鸡蛋皮也不是完全包着,而是像是盖被子一样,盖在一团半圆的米饭上。


原来是用来挖米饭啊,知道了勺子用途以后,桔梗好像记得勺子上是有沾着一些米饭来着。此时,坐在一旁的罗兰没有张嘴吃饭,而是像是等着夸奖的孩子,殷切的盯着桔梗,眼神就要闪出星星一样,那眼神让桔梗有些不知所措。


“呃,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桔梗皮笑肉不笑的拿起筷子,期间偷偷扫了眼罗兰的反应,似乎很开心,但还在期待的感觉。


拿起筷子,桔梗夹下一块鸡蛋就着米饭吃了下去。


刚入口,一股刺鼻的烧焦葱花味铺面而来,看样子是搞错了菜谱,炒鸡蛋明明是不用先炝锅的,而且时间也太久了,葱花都烧焦了。然后是鸡蛋,好腥,里面根本没有放葱花和盐,而且火候像是大了,有些焦焦的味道,而米饭则是,粘稠的像是在吃粥一样,大概是因为害怕没有煮熟米饭放了好多次水,吃到最后还有一些沉味,果然从一开始就忘记淘米了啊。


“好吃。”


桔梗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虽然有各种奇怪的味道,但桔梗从很早以前就对吃的东西不那么敏感,因为备考,因为工作,自己忙得连品尝味道的时间都没有了,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存在没什么用,味蕾都纷纷罢工了吧,所以即使桔梗能吃出蛋包饭奇怪的味道,但完全不知道那种味道是好是坏,从能下咽这点来看,就是好吃。


桔梗的评价不像是撒谎,罗兰如愿的笑了笑,把自己那份蛋包饭塞进了嘴里,微微的嚼了嚼了,像是鉴赏食物的美食家细嚼慢咽分解味道,然后低声嘟囔了句:“原来老师喜欢这种味道啊。”罗兰的脸微微泛红。


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心里想着什么,或欣喜,或伤感,嚼着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食物,听着清脆的筷子碰到盘子的声音,在早晨的余晖中,两个人在同一张桌子上,一起吃着饭。


“呃?”


“咦?”


这两声怪声是在吃完饭后准备收拾餐具时出现的,两个几乎同一时间放下筷子,同一时间站起身子伸手去拿对方的盘子,结局自然是两个伸出去的手碰到一起,让两个人发出怪声。


罗兰稍稍吞吐的说:“我来收拾吧,老师您先休息。”


桔梗收回手,下意识的准备点头同意,但一刹那,她想起了什么,又站了起来:“呃……还是我来吧,昨天罗兰妈妈打来电话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这句话让端起盘子的罗兰停住了动作,那双手又把盘子慢慢放回到了桌子上,神色黯淡的低声说:“也是。”


  拿起自己的和罗兰又放下的盘子,桔梗把它们放在了洗碗池,打开了水龙头,呲呲的响着。


“谢谢你做的早饭。”


“呃……没什么,只是我想这么做,倒是谢谢您能让我这么任性,在家里妈妈他们根本不让我靠近厨房。”


罗兰站在桌子前有些不知所措,她现在应该做的是拉开门,和老师愉快的说一声再见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站在桌子前面,一步都不想动,不,是不敢动,罗兰有种错觉,只要自己踏出第一步,以后就那也见不到老师了,那是被不安和恐惧压迫着。


 “他们都太爱了你,所以不要让他们太过担心了。”


洗着碗的桔梗这样说,但却见不到背后的罗兰忽然变了脸色。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知道怎么办啊。”


桔梗有些奇怪,因为罗兰的声音似乎很奇怪,她面前的是不停流水的水池,看着水里的盘子,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回头。


  “没关系的,他们会一直爱你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在什么时候,他们都会欢迎你回家的……所以,别叫他们太担心了,早点回去吧。”


简直就像是在下逐客令,但桔梗只是有着字面的意思,简单直白。


   那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当浑身已经寒冷的麻木没有知觉的桔梗被父母拥入怀中,她清楚的记得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冷,也知道妈妈的泪是多么温暖。所以,桔梗多希望,罗兰永远就不要知道那种感觉才好。


  “别开玩笑了!说什么担心,那么冠冕堂皇。”


罗兰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嘲笑一样,桔梗疑惑的想回头却因为更诧异的歇斯底里声僵住了:“其实就是老师根本不喜欢我,为什么连拒绝都不能明白的说出来吗?难道我就连这点价值都没有吗?!老师就这么讨厌我吗?!告诉我啊!”


  那已经是近乎咆哮的声音了,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哭腔,桔梗想,那一定是张很可怕的脸,让她害怕的不敢回头,但是为什么忽然就这样了?


  “为什么您到现在还不说话,难道不是吗?明明都说那样的话,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不喜欢我,只要您出说了,我就明白了啊!”


  原来是昨天的事啊,不知道自己怎么触及到了她的内心,但那声嘶力竭的,让她迷惘了。


是啊,为什么?桔梗也不明白,自己从来没有喜欢罗兰的感情,只要说出口就好了啊,但是当她开口的时候,某种别样的情感让她张不开嘴,那大概是曾经受伤过的人对同样人的怜悯吧,明明知道这种怜悯才是最伤人的,但她还是开不了口,只能任由唯一可以活动的手越抓越紧。


  “您这样,我完全不明白啊……”


  像是放弃了一样,声音也垂了下来,那里的罗兰是什么表情呢,是失望,还是绝望,还是憎恶,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理所当然吧。然后,是一声静静的开门声。


  “老师,再见。”


  不是狠狠摔门离开,只是那么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慢慢关门离开,如果那句离开没有带着哭腔和眼泪就是罗兰印象中的告别了吧,但在关上门之后,一切都无所谓。


  罗兰离开,房间好安静,只有还在流水的水龙头发出呲呲的声音,洗碗池里的水已经没过一半,在里面的盘子缓缓沉浮,以及断掉的两截筷子。因为不知觉的用力,掰断了筷子,尖锐的地方刺进了桔梗掌间,鲜红的液体盘旋在水里,看着伤口,桔梗感觉好痛,因为疼痛,眼泪管不住的流了下来。


(7)


如今,桔梗正盯着一个东西思考着。


那就是躺在地板上的内衣,无论是从颜色大小来看,那绝对就是自己的内衣了,但是为什么会在离自己一米多远的地板上,桔梗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可是老老实实的穿着的,难道是睡觉的时候出现的妖精,不不,怎么会有妖精做这种奇怪的事情,但是要真的有的话,不就是个变态色情妖精么?不过,这些都不是桔梗最头痛的事情,她现在犯难的是,怎么把内衣拿过来。


距离是一米多一点,估算了下自己的胳膊,不足60厘米,如果强行伸手的话倒是可以够到,不过那样的话肯定会露出身体,而她的身体现在可是赤裸着的,先不论会不会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害羞,就是那刺冷的温度,也让她不敢付之行动,那该怎么办?桔梗陷入窘境,穿内衣要受冷,不穿内衣还是会冷,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桔梗裹紧被子,一个鲤鱼打挺翻了个身,那就是继续睡!反正也是假期,就这样懒懒的等着内衣再被睡觉时的妖精拿回来就好了,可是想再次睡回笼觉的时候,却怎么都感觉不舒服,是哪里不对劲了?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的10点,怪不得,虽然房间因为关着窗帘黑漆漆的,但是生物钟的睡眠时间已经到了极限了,难道真的要起床吗,桔梗有死死的盯着床板的内衣。


打破僵局的是一声噪聒的门铃声,桔梗差点被吓的丢了魂,刚刚自己盯着内衣太入神了。


“哪位?”


“您好请问是杨桔梗女士吗?我是通天快递的,有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


自己有买过什么东西吗?桔梗搜索着脑内却想不起自己有什么购物,但名字的确是自己,是自己搞错了吗?桔梗复杂了看了眼地板上的内衣,一咬牙,像是冲出战壕的战士,夺命般抓起了内衣,然后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被子里,奇怪的是,自己刚刚居然没有感觉到什么冰冷。真是的,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桔梗感慨的在被子里穿上内衣,然后发出了一声“咿呀!”的尖叫,她忘记了,放了一晚上的内衣该有多冷。


“咦?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刚那声怪叫果然让听到了,这个时候多做解释没有用,桔梗用着有史以来最快的穿衣速度从被子里钻出来,床铺没有管就拉着拖鞋走到门口。


“没,没事。”


桔梗面对快递员尴尬的笑着,对方虽然疑惑,但眼神中好像还有一丝被惊讶到的感觉,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吞吐:“杨桔梗女士是吗?”


“恩,是。”


“请您签收下。”


一个不大的箱子上面什么都没有写,拿了一下很轻,不会是恶作剧吧,但好像也没有人会对自己做,是罗兰吗?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起几天前平静的从这里离开的罗兰,从那以后再也没了音讯。


“恩……好。”


 快递员收过签单,看了看桔梗,犹豫了一下从楼道走了下去,桔梗看着箱子关门到一半的时候,快递员忽然喊:“那个,掉了。”


什么?桔梗满头雾水,而快递员也没有解释就直接消失在楼道了,她只好摸不着头脑的关上门,然后在准备去沙发上拆开快递,可是,她刚走了一步就摔倒了,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的缘故,桔梗回头一看,在脚踝挂着掉了下来的内裤。原来刚才,忽然想起刚刚是什么意思的桔梗满脸潮红,要羞愧的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到底是什么啊。羞愧慢慢变成怒气,全部撒在手里的无名快递,连拆开的方式都是暴力的直接撕开,把刺拉拉扯开的瓦楞纸扔掉,桔梗看到里面是一层泡泡纸,里面若隐若现的有个黑色的东西,解开一看,是个黑色的优盘。


又是疑惑,看着手里的优盘,不会是病毒恶作剧吧,她犹豫着要不要插进电脑看一下,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她实在不知道会有什么人给自己寄这种东西,就算是恶作剧也很好奇。


于是,打开电脑,插进优盘,几秒,优盘读取完成,空间很大,里面只有一个空落落的文件夹,看属性里面的东西也不是很大的数据。


点开文件夹,桔梗仿佛被雷击怔住了,那是震惊,是恐惧,是慌得乱跳的心脏,罪魁祸首是里面存着的几张照片,照片是桔梗和罗兰,两个人亲吻的瞬间。


是那个时候的事情,被碰巧的拍到了吗?目的是什么呢?克制着慌乱的思绪,桔梗看到后面有一段音频文件,可是仔细的看到音频文件的名字,那勉强束缚的惊恐彻底爆炸了,连带着所有的不解,悲伤,憎恶,以及所有所有的感情。


那个名字就是能让桔梗彻底崩溃的存在——欧楠。


记忆中的身影浮现出来,飘逸的秀发,灿烂的笑容,温柔的声音。桔梗握着鼠标的手越发的紧,有些用力过度微微颤抖,盯着那段语音,却不敢点下去。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明明是你骗了我,明明是我被丢下。


“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


桔梗的声音低喃,是因为过度的压抑让双唇难以活动,几乎是发颤说着自言自语的责备,她点开那段语音,果然,熟悉的声音。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遇到你啊?”


那声音是不解的,但更不解的桔梗,短短的录音只有这么一句话,就像是过多的压抑却没有地方发泄,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思绪是怎么样了?为什么是欧楠,为什么会拍到罗兰的照片,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为什么会出现?所有的一切都不知道,优盘里的文件简单干净,没有任何信息。


此时,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桔梗愣住了,僵硬的脖子不敢转动,听着不停作响的铃声,是欧楠吗?不知道为什么,桔梗那么害怕,是因为忽然出现的人,还是因为对那个人的执念?在缓缓拿起手机,那情绪却又如云般移动离开,号码显示的是罗兰。


紧接着,是猜测的乌云,为什么许久没有联系罗兰忽然打来电话,那么巧,会是因为这些东西吗,看着电脑里的文件,桔梗有些猜到那边的来意,做出心理准备,接通了电话号。


里面传来罗兰妈妈的声音。


“喂,老师您好,你那边有什么事吗?”


果然,桔梗扰乱的心思不知道怎么思考,罗兰妈妈看到照片了吧,她现在在想什么呢?说着要帮助罗兰的人却是吞噬她的恶魔,即使忽然出现不符合她的大骂声桔梗也不会觉得奇怪。


“恩,对不起。”


桔梗想要解释,但开口却是道歉,到底为什么?想起几次罗兰泪流的样子,道歉好像并没有错。


“这样啊,没关系,那老师你可以告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吗?”


是想见面解决吧,的确这样无可厚非,但桔梗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们的脸,她们会听自己的解释吗?不,是自己有勇气解释么?


“今天下午四点可以吗,海岸咖啡。”长痛不如短痛。


“好,那我们见面再清楚的讲吧,还有,这件事请您不要告诉罗兰。”


罗兰还不知道啊,不知道算不是一个好消息。


“恩,好。”


“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老师能让兰子早点回来吗?虽然这几天很感谢老师你一直给兰子补课,但今天晚上好像会有暴雪。”


“什么?”


之前一切都没有让桔梗有过大的情绪波动,因为她已经做好了坦然接受的接受,但妈妈的话仿佛是忽然扔过来的炸弹,这让桔梗的情绪再也没法稳定。


罗兰难道不在家里吗?而且这几天?想起前几天罗兰离开就再也没有消息,桔梗害怕了:“罗兰同学联系过你吗?!”


桔梗的声音太奇怪了,罗兰妈妈的声音有些疑惑:“啊,没关系,她一直和我们联络,只是我们很担心她早出晚归身体会受不了,虽然他爸爸一直想去接她,但她一直拒绝啊,说到这一点,我到底是希望老师你帮我们劝劝兰子。”


罗兰和家里说谎了,她每天早上离开,晚上回去,期间根本不是所说在桔梗家,罗兰为什么撒谎?她现在又在哪里?无意间又扫到电脑,桔梗有些惊恐。


“恩,好的。”


在最后,桔梗才想起来,罗兰妈妈说的见面是因为之前家访的约定。


欧楠……罗兰……


桔梗不经意低喃着,思绪已经乱做一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