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巧克力银莲花

作者:妹妹爱上姐姐
更新时间:2018-06-12 21:41
点击:775
章节字数:91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

原来已经下雪了啊。


时间早就过了离校的时间,桔梗因为一些事务,此时才准备离开。在离开的走廊上,她发现窗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不停的飘着雪花。


真的好漂亮,纯白的雪花像绒花一样飘满整个世界,就连自己也像是被裹在了里面,冷冷的,呼出的白气飘到玻璃上,变成模模糊糊水雾,她擦了擦的雾,看到在不远处,一个人站在操场的中心,在满天的雪花中微不足道,但那长长的秀发让她认出了那是谁,操场上的人像是在呼喊着什么,桔梗能听到微弱的声音。


于是,桔梗拉开窗户,一阵冷风扑簌簌的冲了进来吹起她齐肩的短发,楼下大喊的声音随着风,清楚的钻进她的耳里。


“桔梗!下次下雪的时候,我们一定一定会在一起的!”


桔梗的脸变得红扑扑,她想,大概是太冷了吧,御寒一样把半张脸抵在围巾里,在楼下的那个人挥舞着双手,拼命的吸引着桔梗的注意力,桔梗不敢抬起头,她不知道,那已经剧烈跳动的心脏能否承受住那个人的面容,只是在脑海中一想,就狂跳着不止。


未来会习惯吧,桔梗在想,如果以后在一起,永远的生活在一起。慢慢的总有一天,她的心脏也可以承受住那个人的笑颜吧。但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心脏是否会变得麻木?不再因为这些悦动,那一定是更难受的事情,所以,学姐,让我的心脏一直这样的不停歇吧。


桔梗伸出手指,在玻璃上的雾气中滑动,虽然在外边看字是相反的,但学姐一定可以知道吧,不由的,她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在写完想告诉的话,桔梗把头缩的更低了一些,轻轻的转过身,走下了楼。

(1)


拿着资料的桔梗渐渐靠近教室,却越发的感觉不对劲,今天过于安静,即使是学期的最后一天也太过安静,不,应该正好与之相反吧,面对憧憬的假期,那群不乖的学生反而会更嘈杂才是,但是这群学生今天到底怎么了?


这样带着好奇和疑惑,桔梗推开了门。


就是她啊。


走进教室里,桔梗看到在角落独自呆着一个女孩,在周围空荡荡的空间,她静静的托腮看着窗外,那长长的秀发,仿佛瀑布一般,静静的垂着。


真漂亮啊,仅仅是侧面就那么美,那一头的黑发真让人羡慕,也让人怀念,桔梗记得在好久前,自己也见过这样的长发。


  “今天你到校了啊,罗兰。”桔梗记得她的名字。


听到桔梗的声音,那个孩子轻轻的扭头回来,不可思议的目光对视着桔梗,她大概在奇怪,为什么会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


好奇的是教室里的所有人,几乎全部的视线都凝聚在桔梗的身上,忽来的迫切的眼光让桔梗有些不自在。


“因为你是我的学生啊。”


  桔梗曾在学生的档案里见过那个孩子,有个好听的名字,照片虽然可爱但脸色惨白。因为得到了学校的特许,她可以永远不用来学校,只要完成必要的考试就可以了。


桔梗以为永远都不会见到这个学生,但在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果然如她所料,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那个孩子像是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微微变化的表情,有些惨白的皮肤在冬日仅有的一抹阳光下,桔梗感觉,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自己的女儿就好了,但想到体弱,又不免的心疼起来。


  “恩……”


 罗兰发出如蚊吟的声音,微微的点了下头,然后再也没有抬起来过,长发从她的耳边滑落,遮住了她微微低下的面庞。


  “ok,那么最后一节课,我们就不聊学习了,说一些假期的安排吧。”


  桔梗拍了拍手,把所有的视线吸引了过来。意料之中的,没有了课程约束,那群本来就不乖的学生,伴随着嘈杂的声音,已经乱做一团。


桔梗看了看窗边,罗兰还在低着头,那里安静的与嘈杂的教室格格不入。


“那孩子,没事吧……”


桔梗低喃着,但在吵闹的教室里,没有人能听到的。



(2)


  比想象中累啊,下课铃响起后,走在走廊的桔梗略显疲惫,一节课上,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拥簇在她的身边讲着假期的计划,不少的女生还和她聊了不可以说出去的秘密,也有一些学生邀请她假期一起旅行,但被以要安排课程拒绝了,真正的理由她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不过总归来说,学生们都开心的结束了这个学期,剩下来的就是,收拾下资料,自己也要回去补番了。


  今天好像那个更新了。在桔梗无意识的想着家里的事情的时候,她忽然被拽住了,有些奇怪的回过神来,是罗兰站在她的身后。桔梗更加奇怪了。


 “罗兰……?你有什么事吗?”


桔梗即使想要察言观色,但看到的只是罗兰的头顶,那张脸微微的低着,完全在视线之外。

 

 “那个,老师可以去休息室吗,我有些事情,想告诉您……”


或许是因为体弱,罗兰的声音很低,还有些发抖。


 “这里不行?”


桔梗忽然见到罗兰不经意的颤抖下,发现她穿着很单薄的衣服。明明身体那么弱,还这么不注意身体,桔梗有些生气。


“那去休息室吧。”


  罗兰没有作答,默默的点了点头,比想象中要软弱啊,只是指性格,桔梗原本以为留着黑长直的女生,性格都会很强硬一些,比如高中时的那个学姐,是因为成绩都很好,所以不经意带入了吧,罗兰的样子完全出乎意料,意外的像只披着阿拉斯加的金毛,不过阿拉斯加也很萌就是了。


  咯吱。因为寒冷有些冻僵的门发出声音,但房间里面却暖洋洋的,这里是老师和学生都可以休息的地方,有一些简单的沙发和桌子,但因为这里常常都是老师找学生谈话来的,所以渐渐变成了审讯室一样的地方,也很少有人来了。


 “恩?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无论是学习,家庭,还是恋情,都可以告诉老师哦”


   在说出第三个话题的时候,罗兰的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看来没错了。桔梗把热水递给罗兰坐在她的对面,透过玻璃桌看到罗兰的双腿在扭捏的搓动。


“是咱们班级的吗?”


微微点头。


“果然啊,的确咱们班里的帅哥比较多了,那么,是谁呢……”


桔梗想要引诱罗兰自己说出来,但好像是失败了,对方握着装着热水的纸杯不停的转动着,还是低着头,根本看不到表情。


“啊,不想说出来啊……老师还真不识趣啊,毕竟这是女生的秘密,那么换个话题,罗兰同学是在烦恼什么吗?让我猜猜,你是想在假期约他吗?”


之所以最后一天来学校也是因为这个吗,果然年轻就是好啊,如此感慨的桔梗大概猜中了,罗兰不停扭捏着,虽然这是年轻女孩子表现,不过一言不发,让她很难对症下药啊。总之让多喝水就好了。


“恩,我觉得,只要行动,就一定能成功的。”


不错,百试百灵的妙法。


果然,罗兰微微抬起头,看着露出应付笑容的桔梗发出很低的声音而且有些发抖:“真……真的吗?”


罗兰的脸好红,离得近了都可以感觉得温度一样,年轻的孩子就是好啊。再次感慨的桔梗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问题,罗兰这么漂亮,我相信没人会傻的拒绝你的邀请的。”


“老师……也不会吗。”


“我?我吗,当然不会了,所以大胆去吧。”


 像是下定决心,那双一直扭捏的纤细的手紧紧的攥着衣角,几乎涨红快要爆炸的脸发出比之前高许多的声音:“是,我会加油的!”


“恩,加油。”


桔梗做了一个加油的气势动作,并为准备行动的罗兰感到高兴,毕竟喜欢这种东西,如果不说出来,没人会知道吧……。


忽然想起某个人,在那个人的样子侵袭大脑的时候忙得甩头驱散,都过去了那么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真是的。是一丝消失不见的悲伤,转瞬即逝,但却清晰不已,拍拍自己的脸蛋,这个时候可是要给自己可爱的孩子加油才对。


然后抬起头,好冰。


怎么回事?那张漂亮的脸凑在自己的面前,太近了!好漂亮的眼睛,眼白洁白无瑕,眼瞳又黑又亮,里面映着自己不可思议的表情,是什么好冰?好像是心脏,不对,更进一点的地方,在脸上,是唇,好冰。


“啊,咿呀!”


桔梗直接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抬起头是一脸不解的罗兰,她还是那样站在不远处,用手整理了滑落的发丝,难道刚刚是做梦了,可是,不可能啊,刚刚我的学生吻了我吧。


“怎么了,老师?”


“刚……刚刚,你做了什么?”


“刚刚?”罗兰像是不知道在回忆,然后看到捂着嘴唇的桔梗明白了她的意思:“是kiss啊。”


她居然平淡的说出来的,能这么自然吗?难道是之前那些孩子说的练习吗?真是的,理解是怎么回事后,桔梗感觉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但……


“真是的,就算老师,也要征求下同意啊,可是吓了老师一条,虽然你们都已经成年了,但是这种事……”


“老师刚刚你已经同意了啊。”


“哈?”


“我喜欢的人……就是老师啊。”


冬天最后一的一段时间,从狭小的窗户照进来的阳光洒在罗兰的脸上,多么漂亮的人,可是,桔梗看到的是,那小恶魔一样的笑容。


(3)


狭小的房间拉上了窗帘昏昏暗暗的,不过也是因为体积小所以暖洋洋的,凑在取暖炉旁看着电脑里播放的视频,那原本是她很期待的节目,如今却有走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果汁一杯一杯的灌下肚,原因无非就是昨天的事情。


被学生强吻了,还被做了类似的告白,尤其是对方可是女生。这些都盘旋在桔梗的脑海中让她昏昏沉沉,比酒精还能麻醉人,不过桔梗是一沾酒就不省人事的身体,这样一比也不知道那边更可怕。


不得其解,然后渐渐变得焦躁,啪的一下把播放的视频关掉,在寂静的房间又发出抓头发的声音,本来不长的短发扎得马尾,如今已经零散不堪。


“呼,该怎么办啊?”


将背靠在椅子上,无力的脑袋倒在后面,望着天花板晕眩的灯管,桔梗一筹莫展。以后该怎么办,不过,已经放假了,起码有一段时间不用烦吧,恩恩,那孩子不是一个学期没有来学校吗,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吧,虽然昨天能来学校,但看样子还是很虚弱,说不定下学期也不会来上课,可能性很大!


如此得出结论的桔梗越想越激动,就像是见到神启的光,然后在光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映出罗兰的脸,咚的一声,桔梗和椅子都倒在地上,拿着的果汁撒在了衣服上面。不巧合的,这个时候响了声门铃。


“啊,真是的。请等一下”看着湿掉一半的衣服,桔梗无奈的脱掉从衣柜随意拽出一件衣服,但在准备穿的时候,像是触电一样,把衣服扔回了衣柜,又扯出一件衣服套了进去。


“来了,那位?”


说着打开门,见到的是一头乌黑的秀发,和自己比要小一些的身子。


“罗……罗兰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


桔梗差一点害怕的把门关了起来,虽然她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但口齿不清。


“只是,想见老师,还有一些事……”


“不,不对,虽然,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明明离学校很远的,不应该是巧合碰到才是。”难道是跟踪吗?


“不,我只是估算您会住在这里。”


“什么?”


“只要稍微估算下您离校的时间和乘坐的线路大概就知道住的街区了,之后一个一个小区的询问就好了,不过我运气比较好,第一次就撞到了老师的小区。”


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简单的事情啊,不过:“你有什么事吗?呀……”


因为忽然见到罗兰的震惊让桔梗一时间忘记了昨天的事情,但想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绪不宁,不经意发出怪声,飘散的眼神不敢看向面前的这个人。


然而,对方所说的事情却不是自己在想的事情。


“我希望老师能说服我的父母。”


不是之前的事情吗,桔梗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摸摸嘴唇,但理性克制住了自己,罗兰似乎很烦恼的样子。


“先进来吧。”


 “恩”


罗兰点头走进房间,很普通的换了鞋子慢慢走到客厅,望着平静的背影,桔梗觉得,或许那是个恶作剧,或者是不存在的幻象,想到自己为了一个恶作剧烦恼,心里又是一种奇怪的滋味。


“房间真漂亮。”


一居室的房间在客厅留着很大的空间,和厨房也没有隔阂,朝着太阳的阳台和房间用五块落地玻璃分离着,已经渐渐黄昏的阳光照进来,房间里暖洋洋的。


“茶可以吗?”


“恩”


“ok”


罗兰握紧冒着热气的茶杯,双手不停的滚动,她似乎很喜欢这样。桔梗也好奇的学着做了一下。


“吼,好暖啊,原来如此。”


“诶?”


罗兰的疑惑的看了看桔梗,桔梗慌张的摆了摆手:“没什么,咳,你说是说服你的父母,是有什么他们不同意的事情吗?”


“恩”


罗兰吸了吸茶水发出:“啾啾”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桔梗感觉自己的脸好烫。


“我想去学校读书,他们不同意,说手术刚刚结束,还要一段时间才行。”


“我觉得双亲倒是没有什么不对,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不是也得到特许了吗,一直在家里请家教也可以的。”


那双清澈的眼睛微微的晃动了下,罗兰又吸了吸茶水:“我喜欢学校,想在学校读书,而且……”


罗兰的眼睛忽然看着桔梗,那么微微的颤动了下,又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真的好漂亮啊。在刚刚一瞬间不经意的对视中,桔梗差点停止了呼吸,吞下去的茶水似乎呛到了,咳嗽不停。


“老师您怎么了?”


罗兰想要走过去查看情况,但被伸出一只手的桔梗阻止了,继续坐回到原来的地方。


真是的,在想什么啊。桔梗暗自嘀咕了声。


“医生呢?你没有询问医生吗?只要得到医生的同意,我想双亲应该会同意吧,相反,如果医生没有同意,老师也不会同意你来学校的。”


“医生那边没有问题,我之前也和妈妈他们这样说,但他们似乎有些太敏感了。”


“这样啊,罗兰同学,是真的想来学校吗?”


“当然,昨天我可是偷偷跑去学校的,我很喜欢那里,明明不大的地方,但却有很多的人,一点也感觉不到孤独,一个人,太……”


罗兰的情绪从高涨渐渐变得黯然,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但也让桔梗明白了她的坚持。


“没问题,老师会帮你说服他们的,下个学期一定要来上老师的课哦。”


“那是当然!”


罗兰兴奋的发出高昂的喊声,那双眼睛似乎都闪出了星星。看着如此纯真的罗兰,桔梗很难把她和昨天的样子重叠在一起,或许,那真的只是一场幻觉吧,但如果是的话。


“呐,罗兰同学,你记得昨天的事情吗?”


桔梗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口了,如果是自己的想法,应该当做梦一样的遗忘吧,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要去问,想要知道。然后,在暮色昏暗的房间,沉默着,欣喜的罗兰戛然而止。


“恩”


她点了点头。


“啊,哈哈,那个果然是恶作剧吧,罗兰同学下次你可别捉弄我啊。”看到变得平静的罗兰桔梗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慌张了起来。


“不,那不是恶作剧。我喜欢老师。”那不是恶作剧的表情,她捂着胸口,微微的笑着:“因为,这是心脏的选择啊。”


那是桔梗完全听不懂的话语,但那张脸明明笑着,为什么会让人感觉那么痛苦……


(4)


街外的温度远远超过了桔梗的估算,走在路边的她即使紧缩着衣服也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不过平常也没有在这个时间外出过了,可能是身体已经因为暖气变得不受寒了一样,看着和自己穿着差不多厚,平淡的走在前边的罗兰,她这样想。


之前的话题莫名的在一阵沉默后结束,在不知道怎么开口送别后,是罗兰先开的口,紧接着就是前往罗兰的家里,说服他的父母。


真是意想不到的发展,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桔梗想起那张笑着的脸,心里像是被攫住了一样难受,还有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去询问那件事呢?在一段时间后,桔梗慢慢明白,那大概是一种出于对学生的关心,因为异常的举动,因为扭曲的感情。想到后面,脑海里又盘旋起了一个影子。


“您怎么了?”


罗兰停住脚步,回头呼出白气,白皙的脸微微发红。桔梗倒吸了口凉气。


“没,没什么。只是在想怎么说服双亲,比预料的仓促啊,我以为会有很长的时间准备的。”


“恩……”罗兰低低的应了声又回过身子继续走着,留下漂亮的背影:“没问题的,老师的话,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即使这么说,桔梗心里还是没底,大概的印象是一对过于保护的歇斯底里父母,自己可是完全不会应付这些人,之前一次还被一个家长的歪理说的点头同意。想到这里,桔梗越发的不自信,心脏慌动的跳个不停。


真是的,给我消停一点啊。


桔梗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罗兰忽然停下了脚步,侧着身子,站在了一所公寓的门前:“到了。”


“呃?恩。”


桔梗有些的惊讶的跟了进去,本以为罗兰的家里会不会是豪华的那种,毕竟一直没有入学,却还在学年第一,估计家教也是很厉害的存在,消费也自然。不过面前的是普通的有点简陋的公寓,有些斑驳的墙壁和楼道零散的一些垃圾,在步入三楼,罗兰站在一扇门前敲了一敲。


不久,露出一个带着眼镜花白头发的脑袋,先是看了看罗兰,然后发现了后面的桔梗。


“这是我们的老师。”


桔梗尴尬的笑了笑。


“先进来吧。”


估计是罗兰的父亲,声音低沉平淡,但隐隐听得出一丝怒意。


“啊,这位是?”


“兰子的老师。”


应该是妈妈的人好奇的问,爸爸依旧用那种声音回答。


“嘛,真是的,我家老头子就这脾气,老师您请坐,我去倒茶。”


“额,没事,劳烦您了。”


“是因为兰子的事吧,不用讲了,我不会同意,刚刚才做的手术,马上就去学校遇到意外怎么办?”


刚进门爸爸就直切主题,桔梗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下半场才进的战场,心里更虚了。


“是爸爸你太敏感了!离手术已经过去了两年了,我完全可以去学校了!”


“不行,再说,在家里也不是可以吗,我不觉得那个老师教得有我好,事实也……咳”


“老头子你真是的,在老师面前吵什么。来,老师喝茶。”


还好妈妈及时给了补给,不然桔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不定会一直这么傻愣着。


“啊,谢谢。”已经慌得要死的几乎发颤的接过茶杯。原来已经手术结束了两年,之前以为是不久的事情呢:“原来罗兰同学是父亲在授课啊,真是厉害。”


“嘛,没什么,只是瞎说一气而已了。”


妈妈打趣的说,爸爸抱着双臂气势不减。


“那么,您来这里的目的真的是让兰子去学校吗?”妈妈问。


“是的,我认为罗兰同学既然手术成功而且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恢复期,现在应该没问题来学校才是。”


“怎么可能没问题!”爸爸情绪激动的大喊了一声,但被妈妈拍桌子的声音压了下去,冷哼了一声把头别了过去。


“抱歉,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但是,兰子的身体的确就是那样,虽然手术过了两年,但还是很虚弱,可能是相性并不好,我们也是害怕兰子出什么意外,您别看我们这样,我和老头子都会急救措施,而且,医院就是门口,就在前不久,兰子还昏了过去,所以,虽然很对不起老师您来一趟,但是,我觉得兰子在家里更好一些,而且,她的成绩不是没有落下吗?”


面对妈妈的笑容,桔梗有些说不话,这种全绵绵的攻势才是最措手不及的。


对方所说的话桔梗完全找不出反击的点,反而是自己,虽然是罗兰的老师,但见到罗兰只不过是三天前,而且……,想到不该想的事情桔梗狂摇了摇头。


“老师您没事吧?”


“啊,没事……”


刚刚不小心露出奇怪的举动,现在不是想那些事情,不过,妈妈说的话好像是正确的,自己只不过是听着罗兰的一己之见,而妈妈是了解了罗兰那么多年,现在让自己这个完全不了解罗兰身体到底如何的人去劝说太强人所难了。


或许,妈妈他们才是正确的。桔梗想放弃,但转头看向罗兰,那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纤细的双手紧紧攥着膝盖,能听到微小的抽泣声和滴答的声音。


桔梗忽然想起罗兰说的话。原来是孤独,那的确是让人比生病还难受啊。真是的,自己居然想要陪学生一起任性了。


“伯母你说的没错,但是罗兰这样真的好吗,你们又想过罗兰的心情吗?”


“那种事……”两个人都神情低落,为人父母怎么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些。


“对不起”桔梗察觉自己说了很失礼的话,忙慌低头道歉,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办法完全认为妈妈有全部的考虑到罗兰,因为有些东西,只有自己知道。


“我觉得你们说的没错,我来之前只是听罗兰同学的请求,并没有认真了解她的身体健康,说出让你们为难的事情很抱歉。”


爸爸的神情温和了一些,罗兰抬起头,那张脸虽然是小小的啜泣但已经哭花了,她觉得,桔梗已经放弃了吧。


“但是!我希望从现在,你们可以巨细无靡的告诉罗兰的情况,我身为她的老师,一定会认真的记下了,而且急救措施我们学校的所有老师都学习过,在学校还有专门的医务室和职业的医生,我觉得医生应该比两亲更加专业才是,就算是有了很小的失误,在学校有救护车特行线,绝对,绝对可以赶得及的,如果那样的话还有意外,恕我直言,就算是两位可能也没有办法了。”


桔梗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了。


“什么……”爸爸想要说的话被妈妈平静的拦了下来,罗兰微微张开嘴,诧异的看着桔梗,回应她的是桔梗温暖的笑容。


“而且,那是罗兰同学的愿望,虽然有各种原因那种愿望变得很渺小,但是那也是她的愿望啊,是她真正想做的事情,在孤单一人的房间里,成绩再好又有什么用呢,而且将来有一天,她始终要走出这个房间,那个时候真的比现在好吗?即使是爸爸,您能教给她知识,能教给她梦想吗,还有恋情,这些都是要自己去寻找啊,所以,把罗兰同学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说到激动的时候桔梗差点拍桌子起来,两亲惊讶的看着,然后,在话语结束后,房间沉默了,在歇斯底里的一口说说出没有经过的大脑的话后,爸爸紧皱着眉头,妈妈温柔的笑着,罗兰傻傻的看着桔梗,而桔梗差点要脸红爆炸了,刚刚说的话,太难为情了。


“既然这么说,我实在想不说什么可以反驳的理由了,老头子你呢?”


妈妈温柔的笑着摇了摇头。


“哼!”紧皱眉头双手抱着的爸爸长长吐了口气:“请您照顾好兰子。”


太好了!桔梗不自主的露出喜悦的笑容,身体忽然感觉一股重力,罗兰居然直接扑在她的腰上,抱着死死的,看着这一幕的两亲,露出的为难的表情。


“那个,老师,您可以过来一下么,我有些话想告诉您。”妈妈一改之前风平浪静的态度,有难言之隐一样。


“额?恩。”


桔梗解开罗兰,回应她的是大大的笑脸,那全是喜悦和兴奋,是个本该天真的孩子有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暖暖的。


“老师……”


妈妈带到的地方是单独的卧室,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关上门,妈妈愁云惨淡,像是有些话很难说出口,一阵纠结后,还是开口了:“老师,关于兰子的价值观,我想告诉您一些,她……应该是喜欢女孩子的。”


 “哈?!”桔梗没忍住的发出一声怪叫,并不是惊讶这件事,而是为什么她的父母会知道。不止如此,自己为什么忽然有些难受。


 “对不起,吓到老师您了,但就是像我的说的,兰子的爱情观应该是扭曲的,所以,我希望老师,您有没有办法能帮她。”


  扭曲啊。一个影子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桔梗的神色有些暗淡,不是愤怒而是有些失望,像是某些事情被否定一样,但是这些都没有表露出来。


 “的确,但是,您怎么会知道罗兰同学是喜欢女生的。”


 妈妈的脸又青了一些,那一定是很纠结的事情。


“其实我们见到了,在病房里,她和一个邻床的女孩子亲嘴了,我们之前也以为是玩笑,但那一天她们差一点……。那个孩子,虽然我没有办法讨厌她,但应该是她的原因吧。”


 桔梗有些慌张,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心虚,但心脏悦动的频率没法控制。从刚刚开始,她的脑海里就有个影子一直在闪烁,如今,桔梗头好痛,很难受的扶着额,发出的声音是痛苦。


“抱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帮不上忙啊。”


“老师?……”妈妈震惊着:“您怎么了。”


“咦?奇怪?”


  桔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发出的声音有些沙哑,妈妈的表情像是见到怪物一样。滴答,是什么声音,看向地板,是水滴落的痕迹,是从那里来的?脸好热,伸手摸去。温暖湿润的感觉,紧紧的粘着触摸的手。是眼泪啊,但是为什么?


 “对……对不起!”


桔梗掩面跑出房间,在房间外两人还没有回过头的时候拉开门走了出去,冰冷的风一吹,刺痛的感觉就像是针扎了一样,但还是停止不了,不知道为什么要逃,作为老师太失态了,但是,那脑海中,闪烁的身影,飘逸的长发,不停的清晰着。


“不…不行!”桔梗抹着泪,在街上奔跑着,她不能想起那个影子,大喊着,奔跑着,却被记忆追赶着,然后,忽然跌倒,好冰,好难受。


泪眼模糊的桔梗用胳膊支起身子,却不敢站起来,大街上人来人往,好奇的路过,嘈杂着。


一只手伸了过来,她抬起头,好漂亮的头发,就像是黑色的瀑布一样,真是的,简直一模一样。


“学姐,我好想你啊,好想。”


脑海中,是飘逸长发的某人在灿灿的笑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