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你是否听见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6-17 22:04
点击:613
章节字数:36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十、你是否听见

“做出预测的人,是您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天火明神社的巫女——来栖川姬子。”

石上警视小心地觑着姬宫警视正的表情,生怕这位家世显赫的年轻长官会因为案情涉及到自身而露出不悦之色。可是姬宫千歌音神情并无丝毫波澜。对于性格清冷深邃的她,能让她的一颗心为之跃动不止的,是不是只有藤乃静留?

千歌音冷静地表示搜查一课完全不必有所顾虑,如果需要自己配合调查,也可以效劳。

“我们怎敢用效劳二字。”石上警视陪着笑脸,“只是天火明神社在当地很有威望,那位来栖川巫女地位崇高、身份贵重,所以还希望在询问的时候,获得您的帮助。”

千歌音笑了,向来神情冷峻的她,笑起来有一种令人目眩神驰的魅力:“不必如此在意,来栖川巫女性格温柔平易,从不会令人望而生畏。”

当来栖川姬子到达警视厅配合调查的时候,果然就如千歌音所说,她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高贵巫女,看上去只是个温柔娇美的年轻女郎。

虽然和千歌音同年同月同日生,可是姬子看上去要减龄好多。虽然少女时代齐腰的金色长发已经剪成垂肩的新样式,可是一身薄荷绿的洋装和清爽的妆容,让她看上去像是刚刚大学毕业正在求职的学生。

尽管如此,从十六岁开始担任神社的巫女,迄今已经十二年了。来栖川姬子早已脱去了当年的羞怯笨拙,顾盼之间多了几分神社主人的淡定从容。可当她走进警视厅的大门,看见等候着她的千歌音,还是露出了羞涩甜美的笑容:“小千……”

只要当遇到千歌音,姬子的心就会变得像十六岁时那样激烈跳动,甚至更早,当她们初遇的那个春天……

可是当她们抵达搜查一课,却发现石上警视不见踪影,手下的人也乱成一团。千歌音拉住一个人询问,方才得知,搜查一课的警员玖我夏树抓获了一名重要嫌疑人,石上警视已经赶过去了,其他人也要通知现场鉴识人员和科警研的法医一道去进行作案现场的勘验。

千歌音皱眉道:“石上竟然没有交代其他人给你做笔录,一方面可能真的是抓到了凶手,可是这管理也太过疏忽。”

“不要这样皱眉头好不好?”姬子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揉着千歌音的眉头,“这并不耽搁我什么,你知道的,我多的就是时间。”

对于姬子这样亲密无间的动作,千歌音并没有让开。对于她来说,从六岁起就相识的姬子,就像她的亲人,她的姐妹,她有什么可避忌的呢?

虽然她也知道姬子对自己的感情并不如自己那般,可是她也明确地让姬子了解,自己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人。既然心底无私,光明磊落,她又有什么可避忌的呢?

此时千歌音又听姬子忽然问道:“刚才我没听错吧,那个玖我夏树,是不是玖我纱江子的女儿?”

“是的,不过她只是个很普通的人。”

姬子摇摇头:“我也不是很在意,只不过二十年了,又听到这个熟悉的姓氏,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她嘴角浮起了笑意,那些往事,一定有她,有千歌音。

千歌音也笑笑:“你到我那里喝杯茶吧,等到石上他们回到警视厅,你还要完成询问,我也要旁听他们的汇报。”

“如果因为我而让警备部的姬宫警视正在百忙中抽时间去关注与自己无关的案子,我真的很是荣幸。”

姬子一边笑,一边跟随千歌音走向通往警备部的电梯。

和千歌音共处小小的电梯轿厢,姬子心中却另有所想:“其实我知道,你关心这个案子,只是因为案件牵扯到首席法医吧?”

而千歌音的心中,却也在想起另一件事——玖我夏树并不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能够在搜查一课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第一个抓到凶手,她真的有过人之处。

这两个人相处得这样近,心思却南辕北辙。




“武田前辈,我想获得搜查一课初步排查的嫌疑人名单,拜托了!”

夏树在催眠中终于看清了扶起友绘的那个人的面孔,可是怎样找到那个人,真是如大海捞针。她记得此前静留、灰原医生和鸟居江利子都曾经给出过一些凶手的相关线索,她相信以搜查一课的工作效率和认真程度,一定会在进行大规模排查后限定凶手范围的,如果能获得这个范围内的嫌疑人名单和照片,她一定可以一子定江山!

现在她只能再次求助武田将士,好在这次武田居然答应得十分痛快。他用他的特工权限可以搜索搜查一课的案情报告,不一会儿,一个布满照片的页面就呈现在夏树面前。

凭借夏树的快速反应能力,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对象,点开资料——永山则夫,秋田县人,高中毕业到东京打工,现在是食品公司的送货员。

“就是他!”

武田也仔细查阅了这个人的资料,身高体重很符合监控录像里的抛尸人,食品公司送货员的身份也可以让他随意进出酒吧、夜店等场所;拥有厢式货车,方便绑架和运送被害人;能熟练驾驶多种车辆。他被列为嫌疑人的名单,是因为他是秋田人,对于分尸的砍刀很熟悉,很可能拥有不只一把。而友绘在浅草寺当导游的时候,他也正好固定为那附近的食堂送货,而那个食堂,正是导游们出发前吃早餐的地方。

夏树问道:“这个人有这么多嫌疑点,可是为什么调查没有继续下去?”

“因为友绘•玛格丽特被害的那段时间,他有人作证,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他是右撇子,调查的时候他用右手写字。”

“可是现在他没有不在场证据了,我能证明,这是伪证!”夏树一把抄起桌上的车钥匙,“他就是凶手!”

“夏树,等等!”等到武田追了出去,只能赶上夏树机车呛人的尾气,那个矫健的身影早已经驾着机车,一路绝尘而去。他也只能跳上汽车,尾随而去。虽然追不上夏树,可是还是能判断夏树去的方向,应该是永山则夫现在工作的地方——佐川食品公司。





“永山则夫!”

正在低头搬货的送货员们听到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吼,都抬起头来,就看见一辆风驰电掣的重型机车飞驰而来,在离他们还有十几米的距离,那机车上的骑士俯身抄起地上的一个玻璃瓶,向其中一个人砸去。

那个人身材高大健壮,反应也很快,发自本能地一把伸手抓住了瓶子。

他用的左手!

静留在第一次验尸时就说过:分尸的人有两个,其中身体健壮,力气很大的那个,是左撇子!

而他刻意在警方讯问时用右手,就是为了掩饰他的犯罪事实。

这个人就是凶手!

夏树的快速反应能力让她毫不犹豫,开车直接撞向那个人,就在那个人堪堪躲开的一刹那,从机车上一跃而起,在空中用膝盖顶向那个人的下巴!

在场的人都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而等到武田特工的车发出尖利的轮胎摩擦声刹住,他推开车门冲向现场,看到的是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被夏树踩住脖子,牢牢锁定在地上,发出野兽般“嗬嗬”的叫声。他没办法发出其他的声音,因为他嘴巴已经血肉模糊成一片。

武田登时呆了,他没想到他爱慕的这个姑娘,居然有豹一样的速度,豹一样的身手。




姬子坐在千歌音的办公室一角,已经喝完了第三杯茶。在这期间,千歌音一直在忙,文件、电话,接待下属……对于姬子,她只需要静静地坐在这里,看着自己从小到大一直爱慕的人那清丽的面庞就已经很满足。心上人的忙碌让她心疼,而千歌音对自己没有秘密的态度也让她欣慰,可是还夹杂着一丝心酸——这么长时间,千歌音没有向她多看一眼,如果千歌音对面坐的是那位明艳照人的藤乃医生呢?

“姬宫警视正!”助手终于来汇报,“搜查一课的玖我夏树和警察厅外事课的武田将士将嫌疑人永山则夫逮捕,鉴识课和科警研的助理法医已经勘察了永山的货车和车内物品……”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掩饰不住悬案告破的激动,“基本确定永山就是凶手之一!”

“可是永山不开口,搜查一课没有收获口供是不是?”千歌音冷静地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仍然只是确定凶手之一,那么永山应该是没有交代同伙。

“是。”

“小千,我是否需要过去?”看着助手退出,姬子放下茶盏起身,“也许我的证词,可以对找出另一个凶手有所帮助呢?”

“好的,我和你一起……”千歌音话音未落,就看见绕过茶几走出来的姬子,脚尖被茶几腿绊住,一个踉跄,身体失去了平衡……

就像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千百次一样,千歌音迈开箭步,在姬子即将和地面亲密接触之前,稳稳地将那娇小柔美的身躯捞入怀中。

“啊,小千……”姬子已经羞得面红耳赤,“我这样的笨拙,真丢脸啊。”

千歌音笑了,每当这时,她总是会笑得温柔动人,带着少年时光的亲切和纯真:“可是我每次都会接住你,不是么?这是我们最默契体现啊。”

姬子羞涩地笑了,轻抚着红得发烧的面颊,跟随千歌音走出了办公室。

她真的是这样笨拙的人么?也许是吧。不过从小就被巫女大人看中,成为神社的继承人,会一直如此笨拙么?

或许这种不变的笨拙,不仅是她们青梅竹马的生活印记,是她们不变的默契的体现,而且曾几何时,姬子甜蜜又凄凉地发现,这可能是她和千歌音拥抱的唯一方式。

以这种方式跌进千歌音温暖的怀中,被她有力的臂膀紧紧包围,深深吸一口那清雅体香,听见头顶上方传来她柔和清澈的声音,并能感觉到某种模糊的振动……

那时她就会想象,如果千歌音说的话是:“姬子,我喜欢你……”

当千歌音总是及时地把姬子接住,稳稳地将姬子扶起,有没有丝毫听到过那激烈跳动的心声?看到姬子那羞红的脸颊和如水的双眸后面,是娇柔婉转又深深恋慕她的心?

如果姬宫千歌音有洞察真相的鹰眼,姬子倒是宁可她所爱之人拥有听见一切的狐耳。

至少能听见我的声音。

这世上的东西真是奇怪,有人唯恐避之不及,有人只恨不能拥有;这世上的感情也真是奇怪,有人弃之而去,有人甘之如饴,有人可望而不可即。

这个世界啊,真是奇怪。


七十章了,我真是了不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8/06/12 19:52 发表

夏树想对静留做什么呢(๑•̀ㅂ•́)و✧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