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浮出水面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6-11 22:35
点击:1121
章节字数:45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九、浮出水面

“静留,最近那两起碎尸案是你负责验尸的吧。”

藤乃美智子已经和医院商定好,静留马上出院,会京都的藤乃家医院进行后续治疗。角膜炎漫长的康复过程,需要更多时间的休养、更好的营养和更体贴的陪伴,而这些显然是父母更能给予的。

就在进行出院检查的时候,绯山美帆子突然问道。

在就诊的时候,静留曾经和美帆子说过,自己是在碎尸案现场被血液污染了眼睛。这是美帆子已经知道的事实,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个时候问起。

“刚刚在网上论坛看到,有人预测碎尸案的另一个弃尸地点在代代木公园。结果有好事者组织去搜索,还真的发现了尸骨!”美帆子举起手机,“你看,推特上都转疯了!”

她立刻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可是静留没有在意美帆子的失言,她只是遗憾,自己已经无能为力;而更让她挂心的是,夏树那个傻姑娘,在又爆出一条新线索之时,会是何等样的焦虑。

就像此刻……

“静留。”当静留走出诊室,听见守候在外面的夏树低沉的声音,就能听见她的情绪。

“我刚刚听美帆子说又发现了碎尸案的新线索。你知道么?”

“我知道的,可是我已经没有资格出现场了。”夏树当然不能让静留知道,她正在违规监听警用频道,而此刻她有更关心的事,“我听说你要回京都?”

“继续在这里治疗意义不大,回家乡可以让我更好地休养。”静留想了想,微笑更多了一层意味,“或许回到我最熟悉的地方,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可能会更好一点。”

夏树只能默认。纵使心中万般不舍,可是她也得承认静留的选择是最好的。“静留,我可以去看你么?我是说……在我解决那个案件之后。”

这倔强单纯的女人,还是在坚持自己的承诺。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要投入百分百的努力。

可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她不是没想过,一想到这个,她心中就万分悲苦。可是她还是相信自己,哪怕是拼命,也一定要实现对静留的承诺!

只要她还有命可拼,就一定要拼下去!

像是为了缓和一下这沉重的内心,静留笑了:“看来我也得努力,尽量让自己在案件解决前复明,省得你跑来跑去。”

夏树也笑了,尽管笑容是沉重苦涩的。就在此时,静留忽然道:“夏树,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是看见了凶手?”

“是的……”夏树不是没想过,她曾经回头看到一个人扶起了友绘。她也曾努力地回忆,可是光线那么暗,又是无心的一瞥,她实在记不得那个人到底什么样子了。

“可以试试催眠,虽然也不一定管用。我可以给黎人君打个招呼,作为非正式的治疗,不要记录在案。不过也有一定的风险……”

“不,我可以,如果对于案件有帮助,我不惜一切代价。”

听到夏树毫不犹豫的回答,静留反而有些踟蹰了。她知道这个傻姑娘会为了破案付出一切,而付出一切的代价,往往是冒险、流血甚至是……她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真相、正义和心里的那道坎,如果不这么做,她和夏树也许正在享受安逸美好的爱情生活,执子之手,岁月静好。

可是她也知道,她和夏树的心,都不允许她们逃避,这是她们共同的选择。

所以她也只能摸索着握住夏树的手:“夏树,一定保重!”








“静留,我可要怪你。你为什么提前出院,让那么多人没办法来送你。你知道我今天在科警研可是听到哀声一片么?”电话里神崎黎人的声音总是那样轻松潇洒的。

静留只是笑,这是她特意交代美帆子的。像她那样追求完美的人,怎么可以容忍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被人看见。“等我康复回来,再来向大家道歉吧。可是黎人君,还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在回京都的路上,静留给黎人打了电话。不仅是安排夏树催眠回忆的事,还包括询问黎人给她的那份报告。

“我当然知道这些人全都死了,我也很惊讶。可是我觉得这些大部分是巧合吧。”神崎家的贵公子还是很乐观的,“古屋检察官死于疾病,河田记者死于自杀,警方调查的结果都是很确凿的。北条议员和井口隆文的死,凶手也都很明确啊。而且如果真的有人布局做这一切,你不觉得不是鸟居江利子这样的人可以完成的么?背后布局,可比亲手杀人难得多呢。”

静留必须承认他说得有道理。她的脑海里浮现了鸟居江利子清寒孱弱的模样。江利子可能有这样的头脑,可是有这样的力量么?刺杀井口隆文的少女狙击手,是最顶级的刺客,不是随便能请到的;而北条晴臣出轨的那些证据和文件,如果没有相当长的时间和庞大的势力,是无法获得的。

杀人有多难,布局杀人更是难上加难,作为首席法医比谁都清楚,推理小说里那些宏大诡异的谜题,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一定有一个组织,不少能力出众的人——深夜验尸的神秘鬼影,第一时间发短息给她的恐怖天眼,弹无虚发的顶级刺客——他们到底是敌是友,身在何处,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

但是静留还想问一个问题:“我听说鸟居案件有三个举报人,可是你的报告里只有两个人,这第三个人,是谁?”

静留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黎人也曾努力调查却一无所获,毕竟他只是个心理学家而不是FBI,而那神秘的第三人,也一定非同小可。

这九年前几乎已被人遗忘的案件,却好似平静的海面下深藏的巨大漩涡,缓慢地转动,却终将所有企图接近的人都吸进去,被恐怖的力量挤压得粉身碎骨。

她想起很久以前,灰原哀对她说过的话:“在我们眼前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它很小,却汇集了世界上最多的秘密、黑暗、力量和死亡。你最好及时停下,不要想踏入一步。”

或许听从劝告,远离是非中心,才是万全之策。

可是对于静留来说,京都真的是世外桃源,可以让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么?





神崎黎人医生刚刚放下电话,还没来得及思考刚才的话题,就听见了敲门声。

来人是静留在电话里介绍的玖我夏树,这么快就来了,她对破案的迫切心情,真是可见一斑。

因为经常去鸨羽家的居酒屋,所以黎人对夏树并不陌生,不过他还是整理了一下领带,端正地对夏树说:“作为心理学家,我还是要在催眠前给你解释一下催眠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和……”

“不用了,神崎医生,可以开始了。”夏树打断了他,甚至在看到神崎黎人有点惊讶的样子,还补充了一句,“时间宝贵,您快一点。”

催眠不是令人愉快的体验,因为夏树要回到的梦境,是她万分悔恨,却又无能为力的情境。昏暗的灯光、隆隆作响的音乐鼓点、嘈杂的人声、散发着汗臭味的人群,还有烈酒入喉那辛辣的滋味。

夏树看到友绘扑到自己怀里,双手揪住自己的衣服,那双手是绵软无力的,指甲颜色苍白,她听见友绘含糊不清的声音:“玖我……玖我刑警……”此时她可以看得清友绘仰起的脸,竭力睁大的眼睛看着自己,里面是绝望中最后的希冀。

那时候的友绘已经被下了麻醉药,当这身临绝境的少女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人,心中燃起希望的火焰,仿佛找到救命的稻草,挣扎着扑过去的时候,她一定以为自己获救了。

她一定没想到自己获得的是对方的唾骂。

友绘用尽了力气握住夏树的衣襟,仿佛喃喃自语:“帮我……帮我……我不舒服……”这是她最后一丝希望了,麻醉药的作用让她说不出更多的话,她那燃烧般的眼神,像是要用心灵在做最后的呐喊。

然后……她被她求助的对象狠狠地推开。

催眠梦境中的另一个夏树,看到友绘以极缓慢的姿态倒向地面,那惨白的脸上无边的绝望,让她撕心裂肺。

这巨大的痛苦让夏树恨不得立刻就逃离梦境,可是不行,她不能。她还没有看到那个扶起友绘的人。

即使再痛苦,她也要忍下去。

梦境中的她快要走出酒吧,就在此时,她回头看了一眼……

“啊!”

从梦境中猝然醒来的夏树,大口大口地喘息,不知不觉,衬衫的后背已经汗湿。

“不要紧张,你刚才并没有遵循我的引导,否则会好一点的。”黎人的声音颇具磁性,有着心理学家特有的安静平和,“接下来我会引导你,完成之后,你会觉得好多了。”

“不,不用了。”夏树挣扎着起身,尽管还有些虚弱,可是此时她的眼神却更加明亮,“我已经完成了,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小静,你不把出院的事告诉同事,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连小千也不说呢?”坐在静留身边的美智子还是忍不住问道。

“妈妈,我知道你很喜欢千歌音。可是现在的她对我来说,只是前女友而已,和其他同事并没有多少区别。”说出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静留感觉自己有些残忍。千歌音对自己的情意,她怎会不知道,可是她更知道,自己和千歌音是不可能的。

美智子也了解女儿的想法,可是她还是想弄清楚那个一直让她迷惑的问题:“我真不明白,小千还那么爱你,可是你为什么非得和她分手不可?”

静留笑了:“因为我瞎了眼嘛,您看,我这不是得到报应了?”

“胡说八道!”做母亲的明显很排斥这句幽默的话。可即使这样,静留还是没能让母亲的好奇心停歇下来,“小静,莫非是你爱上了别人?是那位玖我小姐,还是鸟居小姐?”

妈妈何以这样想呢?如果联想到夏树还情有可原,毕竟深夜送医,电话通知,还有临别的送行,都是夏树来做的。可是居然连只来探望过一次的江利子都能联系到,母亲对女儿的爱情生活太期待了吧?

“那位玖我小姐很爱你吧,眼睛里的那种爱意挡都挡不住。”听到母亲这样说,静留心里感慨万千。是啊,怎么挡得住呢?十天前她们还是一对热恋的爱侣,可是阴差阳错的命运把她们推向了分离……“还有鸟居小姐,看上去那么亲切。”

“亲切?”妈妈的话把静留心中的伤感都瞬间扫空。态度冷淡,气质清寒,连话都没和妈妈多说一句的鸟居江利子,怎么会让妈妈觉得亲切?

“就是觉得亲切啊,看到就觉得心里温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妈妈这毫无根据的话,静留不想再追究。她当然也不会想到,如果她多问一句,也许有些秘密,她会更早地知道真相。

此时的她只是靠向椅背,想要休息一会儿,可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妈妈,最近这十来天,你没有打寒噤什么的吧?”

听到母亲否定的回答,静留不禁笑了,笑得有几分伤感。看来夏树还是遵守了和母亲曾经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的诺言——“小静,我只想让你告诉那位小姐,请她分手的时候厚道一点,别再用各种方式问候我了。”

夏树果然没有用各种方式问候她的母亲,而且……她们果然也分手了。

千歌音、夏树……难道她的爱情注定逃不开命定的结局?

夏树现在是不是已经去过神崎黎人那里了?

而千歌音,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姬宫警视正,在百忙中来拜访您,真是不好意思。” 正在警备部会客室里等候的石上警视看到潇洒飘逸的年轻高官走进来,连忙肃立,深深地鞠了一躬。

千歌音谦和地回礼:“您在电话里说的是碎尸案的有关情况,不知道我警备部有什么可以效劳。”

“当然不敢麻烦您。”面对高他一等的上级,石上总是笑脸相迎。原来搜查一课通过技术手段,很快查到了在网络上推测代代木公园是抛尸地点的最初发帖人,这个人叫大神幸仁,是天火明神社的职员。

“原来如此。”千歌音淡然地笑了笑,“大神幸仁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过如果他要承担什么责任,我绝不会徇私。如果要我配合调查,我也义不容辞。”

“网络发帖是公民的自由,这一点没什么问题,而且发的内容也没有违法。我们虽然也在调查他和命案的关系,但相信应该和他无关。”石上警视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姬宫警视正的神情,但他并不能从姬宫警视正高贵宁静的面容上看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于是只好往下说,“幸仁也告诉我们,做出弃尸地点推断的是另一个人。他只不过是把那个人的推测擅自发表在网上而已,他自己也没想到会那么准确,引起那样的轩然大波。”

千歌音的眼神凝重起来:“做出预测的那个人是……”她似乎已经知道答案。

“是和您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天火明神社的巫女——来栖川姬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酩邩
酩邩 在 2018/06/08 22:51 发表

姬子终于要正式登场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