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3弹 壳金七星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6-19 00:03
点击:805
章节字数:41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咕唔咕唔。

「哈……」

白雪放下喝了一半的温水,抬头看向客厅里的挂钟。

现在已经超过了凌晨2点——是普通人都陷入深眠的时间。

但亚里亚还没回来。

她当然知道身为武侦经常会有连续数十个小时不睡觉、精神经绷的情况——之前在『魔剑』的事件也是这样——况且亚里亚还是强袭课引以为傲的高材生。

是女人的直觉也好,还是想多了也好,白雪今天特别不安。

——按照星伽的规矩明明应该很早就寝,可是她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顺便一提,在修学旅行Ⅰ之后白雪又搬回了亚里亚的宿舍。

理子因为同人展而外出了,贞德和雷姬最近也是忙里忙外的、经常有夜不归宿——今天也是。

(做个占卜吧。)

反正也是失眠,不如占卜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么想着的白雪拿着巫女占卜牌来到客厅,把所有的白炽灯都关掉只留了一盏光线昏暗的台灯——简直是说鬼故事的标准开头。

「呼……」

白雪闭起眼睛端正地跪坐在茶几旁,长舒一口气让自己有些急躁的心态平静下来。

「我要占卜的是——」

她突然睁开眼睛。

「亚里亚的未来。」

以想知道这件事为强烈的信念,白雪迅速把占卜牌盖着排成星形。

然后,翻开了几张脾。

「……」

白雪瞬间变了脸色——如同她名字一样变得惨白。

占卜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占卜牌上清晰「预知」了亚里亚的未来。

在17岁之前的人生很坎坷,尤其是最近。

而17岁之后……就没了。

什么都没。

无论好坏。

「亚里亚……」

白雪身体一软向后靠在了沙发上。

是在暗示亚里亚会在17岁的时候死亡吗?

还是说她的人生会就此陷入黑暗?

总之,占卜牌什么都没说,更不用提准备预防措施了。

「……是、是我的占卜错了吧。」

白雪第一次对星伽的法术产生质疑。

但是实际上星伽的占卜很准。

8月份的时候粉雪曾经告诉金次他会在那个月被求婚。

而结果是8月31日——暑假的最后一天——金次被雷姬求婚了。

『托』是未成年巫女使用的法术,但它的「预知」尚且如此准确,更何况是白雪的『占』。

「一定是我心中的杂念太多,没有诚心求占。」

白雪重新端正坐好,把散开放在茶几上的占卜牌收回。

「神明大人,请原谅我刚才没有诚意的占卜。」

她紧闭双眼、把占卜牌放在手心紧紧地握住,虔诚地向神明忏悔。

「我想知道的是——」

——咔哒。

「——!?」

正当白雪集中思想专心占卜的时候,从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是亚里亚回来了吗?

咔哒咔哒。

可是白雪刚站起身想去开门又听到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不是亚里亚!

白雪立刻警觉起来。

亚里亚是这间宿舍的主人,她不可能需要试一遍又一遍。

咔哒咔哒。

开门的声音再次传来。

——有小偷!

白雪下意识地这么认为,甚至忘记了这里是武侦高的宿舍。

她立刻关掉了客厅里用来渲染占卜气氛的台灯,走到门后「锵」地拔出了原本属于亚里亚的小太刀。

咔哒。

几乎同时,房门从外面被打开。

「呀~真是好不容易才打开呀。」

这是白雪没有听到过的女声。

「快进去吧,在门口这么久会被当成小偷的。」

接着说话的是一个听上去很年幼的小女孩的声音。

「说的也是。」

哐当哐当。

从声音来判断是有人拿着装了玻璃瓶的塑料袋。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是不是敌人,但是这时候必须采取先手。

唰!

突如其来的杀气让前脚刚踏过门槛的其中一人停下脚步。

「——小孩子?」

白雪强行停止了挥刀的动作,小太刀的刀刃停在那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上方。

「这……亚里亚!?」

借着月光白雪看清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身影,还有被穿着修女服的女性背在身后的昏迷了的亚里亚。

「你们做了什——玉、玉藻大人!」


「玉藻大人。」

帮着梅亚把熟睡的亚里亚被平放在三人座沙发上的白雪从厨房里端来一套盛有茶水的茶具。

「刚才非常抱歉,让您看到这么失礼的一面。」

她恭恭敬敬地给玉藻递茶,然后用端正跪坐的姿势弯腰道歉。

「没什么,别在意。」

趴在沙发旁观察亚里亚的玉藻动了动长在头顶的耳朵。

「有没有麦芽糖?麦芽糖。」

玉藻转过身跳下沙发,眼睛直直地看向白雪。

「啊请等一下。」

白雪立刻起身往冰箱走去。

「非常抱歉玉藻大人,只有布丁。」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外包装上写有理子名字的布丁和勺子。

「请慢用。」

「……哦!这东西味道不错嘛!」

「呀~酒的味道也很好呀。」

不仅玉藻满意地用勺子挖着布丁,坐在餐桌上的梅亚手边也多出了几瓶空酒瓶。

「白雪,你担心亚里亚吗?」

一口气吃掉两个布丁的玉藻看到白雪不声不响地从房间里拿出毛毯给亚里亚盖上。

「啊不、那个我……玉藻大人、我……」

「——诶~这就是『绯弹的亚里亚』啊。」

梅亚抱着只剩三分之一果酒的酒瓶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而白雪却在听到那个通称的时候抓紧了衣服。

「之前在战斗的时候凶猛如虎,现在看起来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你完全没资格这么说吧。

如果金次在场的话一定会这么吐槽。

「玉藻,亚里亚怎么样了?」

不知道是不是醉得都无法站立了,梅亚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

但是她手上仍然抱着酒瓶,而且还把剩下的酒咕咚咕咚地一口喝光。

「没事,不过壳金确实不够,必须从『眷属』那帮人手里夺回来才行。」

「玉、玉藻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玉藻动了动耳朵,把一直背在身后的功德箱拿下抱在手里。

「今天我也干了不少活,香油钱。」

哐啷。

白雪着急地从身上找出一枚500元硬币投入箱内。

虽然很失礼,但是白雪没有耐心扯开话题。

「不必紧张。」

玉藻摇了摇功德箱,晃得硬币在箱内叮当作响。

「她不会立刻变成绯绯神。」

「什!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的白雪的心跳几乎停了一拍。

「你明白的吧,白雪。」

「……」

白雪沉默了。

但她放在膝盖上紧握着的拳头却说明了她并不冷静。

——早该知道的。

无论是亚里亚用绯弹向佩特拉射击还是粉雪提醒她的亚里亚会变成绯绯神的『托』。

可是,当跟星伽有很深渊源的玉藻把这个事实告诉她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

「我的族人一直以来都在监视着人类与色金的关系,以防色金被滥用。在此过程中我们在全世界构筑了一些同盟和敌对关系并延续至今。」

——这点星伽也是一样。

玉藻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存在于亚里亚心脏的色金是世界上罕见的大量且浓度很高的绯绯色金。」

「虽然亚里亚没有提过,但是我想……她应该是知道的。」

上个月在和珂珂的战斗中,白雪就或多或少的听说过。

「嗯。」

玉藻点点头。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吧。」

色金能与人产生联系的方法有两种——「法结」和「心结」。

「法结」,也就是可提供超能力量的联系。

「心结」,即感情的连接。

质量越大的色金就越容易与人产生过剩的联系,无论「法结」、「心结」都是如此。

但是不同的是、「心结」。

一旦色金与人心的联系过于密切,心就会和色金混同,最终人将被色金附身。

而到了那个时候,就必须……杀了被附身的人。

「……嗯。」

白雪低下头,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几个音节。

「我知道……」

绯绯色金是种痴迷于战争和恋爱的色金。

被它附身的人——绯绯神——将被争斗心和恋爱之心吞噬,化作灾神。

大约在七百年前就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

被附身的人蛊惑帝王并挑起战争,最后、被远山侍和星伽巫女斩杀。

——这件事情没人比星伽的巫女更清楚了。

「白雪。」

玉藻的小脑袋趴在功德箱上。

「你手边的那把小太刀是亚里亚的吧,跟她使用的另一把是一对。」

她敏锐地察觉到白雪对亚里亚的不同。

顺便一提,亚里亚使用的两把小太刀刀柄护手的地方跟Government相似,同样都是一黑一白。

白雪的这把是白色的,而亚里亚那把是黑色的。

「!!」

白雪猛地抬起头。

「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来代替你。」

「玉、玉藻大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就我看来应该可以撑几年,反正这几天不会出问题。」

白雪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接下来却发现了微妙的不同。

「那个玉藻大人,您刚刚说亚里亚会变成……绯绯神、吗?」

「可是在这之前她并没有任何被附身的奇怪行为——」

——除了在『安贝利尔号』上想杀死佩特拉。

当然这话白雪是不敢告诉玉藻的。

「我们遭到了袭击。」

玉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希尔德那家伙用法术去除了亚里亚的壳金,我没想到她对色金的研究已经进行得这么深。不过她做得并不彻底,所以七枚壳金中的两枚回归了原位。」

「壳金难道是指……」

「嗯,『壳金七星』。」

七百年前的巫女们为了不再重复当年的悲剧而制造出了「壳金」——埋在亚里亚心脏的那颗子弹也被牢牢覆盖着「壳金」。

壳,是一种使色金更便于人类使用的人造外壳,像镀金一样将特殊的壳镀在绯绯色金表面,使它对「心结」绝缘、只允许「法结」。

只要罩上七层壳就能完全断绝「心结」,所以叫做「壳金七星」。

换句话说,只要有壳、「法结」的速度便会延迟,3年之后「心结」就能完全避免。

但是,时间不够。

而亚里亚被绯弹射中、直到刚刚被希尔德除去壳金还不到3年。

顺便一提,金次想的重新制造壳金是不可能的。

制造壳金需要收集大量金刚石、青玉、红石、翠玉等材料,还得有百余名巫女共同锻炼才可制成。

但是,要让壳金适应色金还需百年时间。

所以无论是另找其他壳金镀上还是重制另五枚色金,都等不及在亚里亚变成绯绯神之前完成。

「你可以放心,她暂时没事。只要我们在这段时期内集齐『壳金七星』放归原位断绝『心结』,她就能复原。」

玉藻看了一眼熟睡中仍然喊着「桃馒头」的亚里亚。

「不过从今往后,她在对待战斗和恋爱方面的态度可能会越发明确。」

「玉藻大人。」

白雪突然想起什么。

「色金杀女里也含有绯绯色金,说不定可以减缓亚里亚被附身的速度……」

「你、想把色金杀女给她?」

玉藻震惊地瞪大眼睛。

「那可是星伽最至高无上的宝物。即使你是现任的使用者也不能随便决定。」

「不、不不是的。」

白雪立刻摇头否定。

不过从她脑海里有这个想法开始就已经违背了星伽。

「我听祖母曾经说过,色金杀女原本有两把。」

「你连这都知道嘛。」

玉藻把手放进和服的衣袖中沉思起来。

「……是的。」

数百年前,星伽神社无意中得到绯绯色金。

在远山武士的帮助下锻造成武士专用的太刀与胁差——古代的武士一般都身佩两刀。

白雪使用的色金杀女就是太刀,另一把胁差则是因为时代变迁而一直被供奉在神社内最隐蔽的地方,无人使用。

两把刀同样都含有绯绯色金,只不过星伽对色金杀女的重视程度远远大于胁差——甚至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它的存在。

换句话说,星伽已经默认白雪是下一任继承者了。

「如果是那把胁差的话我想借给亚里亚……应该是可以的……」

「借、吗。」

玉藻轻声吐出几个音节。

就算是不受重视的色金杀女·胁差,但宝物仍然是宝物。

随便借给外人是不被允许的。

除非——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是它的所有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