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2弹 极东战役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6-03 11:36
点击:1037
章节字数:42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希尔德……」

「闭嘴,福尔摩斯。」

抓住亚里亚脖子的右手的力度又增加了一分。

「咕呃……」

「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教授』。」

——如此不堪一击。

希尔德轻松地把亚里亚拎着脱离了地面——似乎是特意摆给刚才那位出声力挺亚里亚的女性看。

「这倒是我的失算。」

女性稍微停顿了一下。

「不过我想她不会让我失望的。」

「哼。」

穿着类似分体式泳衣、头戴眼镜蛇形状金冠的佩特拉冷哼了一声,像看到什么丢人的东西一样别过了脸。

「这场宣战没有任何意义,胜利属于——」

亚里亚在宣战会议上被希尔德抓住,无疑是给『师团』和『伊·U』一记响亮的耳光——况且同盟还没有成立。

「——希尔德,这不合规矩。」

紧握着杜兰达尔的贞德以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这么说着。

「不合规矩?」

希尔德的嘴角露出嘲笑。

「刚才福尔摩斯随意攻击LOO的时候难道就符合规矩了吗?」

贞德哑口无言。

通常来说,宣战会议结束之后才会进行战斗。

不过,规则中也没有规定不能在会议期间开战。

如果说希尔德违反规定的话,那么在这之前的亚里亚也是违规。

「是哦。」

眼罩上有反卍标记的魔女卡羯向希尔德的方向走了几步。

「别说什么规矩了,眼下很明显就是『眷属』赢了啊。」

听她的语气早就在宣战会议之前就已经和希尔德一样加入『眷属』了。

「那么,在看清这样的实力差距之后,还有人想加入『眷属』吗?」

希尔德舔了舔鲜红色的嘴唇。

「我可是很大度的。就算现在『师团』有人想投降加入『眷属』我也欢迎。」

「不过、『巴斯克维尔』除外。」

这么说着的希尔德瞪了金次一眼。

6月份在横滨逮捕维拉德的三人都是『巴斯克维尔』的成员。

而且从私人角度来说——维拉德和理子——希尔德都恨不得把亚里亚大卸八块。

所以,『巴斯克维尔』只能是『师团』。

「啊啊……神啊,请原谅我再次举剑。」

在胸口划下十字做祈祷状的梅亚义正言辞地担起对抗『眷属』的重任。

「梵蒂冈一直以来都是讨伐肮脏眷属们的『师团』,是歼灭师团的始祖。这点绝不妥协!」

「哼,谁要和梅亚成为同伴。」

卡羯没好气地回答。

「很好,还有谁。」

希尔德仿佛已经变成了『眷属』首领一样的人物。

「玉藻你呢?」

被喊到名字的狐狸少女在希尔德和被她抓住的亚里亚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很久。

然后踩着哒哒作响的木履走到金次旁边。

「抱歉啊希尔德,这次我加入『师团』,因为听说星伽和基督教有盟约。」

「佩特拉你也来吧。」

受到邀请的佩特拉摇摇头。

「玉藻,我感谢祖先曾经教会我的诸多知识。」

意外的、佩特拉对玉藻似乎有种说不清的尊敬。

「但是我和那些钻研派的优等生们有点私怨,所以这次『伊·U』主战派是『眷属』。」

「是嘛。」

玉藻动了动毛绒绒的长耳朵,没有继续劝说佩特拉。

「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啊,加奈你怎么说?」

「创世纪41章11节,『我们在同一个夜晚做了不同的梦,而那些梦都隐藏着各自的意义』。」

手持大镰刀的加奈闭着眼睛说出圣经中的一段。

「我代表个人来到这里,不过、还是『无所属』吧。」

接着,霸美、LOO、哈比、蓝帮宣布『眷属』,雷姬宣布『师团』,剩下的都是『无所属』。

这场战役最终遵从以宣战会议地名命名的原则被命名为『极东战役』(FarEastWafare)。

「很好,那么——」

「是啊,很好。」

亚里亚突然笑了起来。

「至少分清敌我了。」

亚里亚逮捕超能力者专用的手铐被亚里亚甩向身后。

「什——」

除非同时击中4个魔脏否则即便是致命伤对希尔德来说都是转眼间就能恢复的挠痒。

但是这个挡住希尔德视线的空隙被亚里亚抓住了。

她「唰」地一下从背后拔出小太刀,没有顾及自己仍被希尔德威胁着,反而旋转刀柄砍向希尔德的左手。

「!?」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希尔德注意到了那把小太刀上有一层薄薄的什么东西——她拥有拥有即使在黑暗中也能像白天一样看清任何东西的夜视力。

可是亚里亚的动作很快。

希尔德仅仅只是犹豫了一拍也被小太刀划伤了手腕。

嗞——

希尔德的左手腕是被硫酸泼到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露出可怖的伤口。

「银?该死的、福尔摩斯!」

「咳咳……希尔德。」

重新获得自由的亚里亚立刻跟希尔德拉开距离,举起两把Government瞄准了她。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吧。」

在收到那封奇怪的信之后亚里亚立刻赶去SSR调查空地岛,这把小太刀也是临时让平贺镀了一点银上去——众所周知,吸血鬼怕阳光和银。

「稍微有点小看你了啊。」

希尔德看向亚里亚的眼神越发犀利。

「希尔德你知道吗?维拉德也跟你说过一样的话。」

亚里亚冷哼了一声。

「然后就被我们关进了监狱。」

「你、罗宾4世、还有那个远山金次。」

希尔德用手指着亚里亚和金次。

「这笔账我会讨回来的。」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你!」

「无论是你陷害妈妈的那些罪名还是你对理子做的、那么多过分的事,都足够让我在你身上开几百个洞了!」

接着亚里亚环视了一圈四周。

砰。

「你们给我听好了。」

她把Government举过头顶,向天空开了一枪。

「我不管这是什么宣战会议,也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

「『伊·U』从今以后由我来接手,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把你们这些不法者一个个全都关进监狱!」

虽然已经过了半年,但亚里亚一如既往像4月份开学那样以子弹作为对『眷属』的宣战。


「真是大言不惭。」

左手腕慢慢恢复成原先模样的希尔德冷笑了一声。

「亚里亚退后!」

唰。

贞德提起杜兰达尔冲向希尔德,剑刃自下而上地扫向她的喉咙。

但是扑了个空。

希尔德在接触到贞德之前潜入地面,随后又突然窜出——看上去就像从贞德面前瞬间移动一样。

「这么热闹怎么能少了我。」

哐当。

足足有一人高的大剑砍向卡羯。

「厄水魔女、由我斩杀!」

卡羯早就有所察觉,轻轻向后一跳躲开了攻击。

「呵梅亚。看来不让你死一次,你的愚蠢是好不了了。」

她拔出短剑一一那是一把刻有柏叶图案和镶着钻石的类似于曾经西洋军人使用的剑——朝梅亚刺了过去。

「居、居然还不束手就擒……神啊,请保佑我将害虫斩杀。」

或许是因为大剑超出了她能使用的范围之外,梅亚喘着气再次跟卡羯打在一起。

「——远山快拦住她!」

「你说拦——」

「滚开。」

随手想把金次甩出去的希尔德却被抓住了手腕。

「希尔——」

——呲啦。

这次不是错觉。

是真的电流的声音。

「呜哇!」

金次被从希尔德身上传来的高压电流麻痹了全身。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低等的人类。」

接着,金次被甩了出去砸在探照灯的柱子上。

「金次!」

砰砰砰!

亚里亚一边向后退开,一边把小太刀咬在嘴边交换漆黑的Government,同时不断扣下Government的扳机将.45ACP的子弹全都射向了希尔德。

在外行人看来只是因为害怕而胡乱的射击——十数发子弹从肩膀、胸部、腰侧一直到大腿、膝盖,没有一发子弹是击中同一个部位——但是希尔德却知道亚里亚在寻找她的魔脏。

「嘁。」

亚里亚撇了撇嘴,把两把Government收回大腿外侧的枪套——包括枪膛内备有的1发子弹在内的两把Government总计16发子弹全都射出而变成空仓状态。

虽然原本就没有想轻松找到希尔德的魔脏,但她完全不受子弹影响的事实还是让亚里亚很不爽。

左手握住表面镀上银的小太刀,亚里亚把右手放在背后拔出从福尔摩斯那里得到的撒克逊猎刀。

可是——

「你也给我安静点。」

从地面窜上来的电流像蛇一样沿着亚里亚的小腿、腹部、攀爬到她的颈间。

接着,一下子向内收缩。

——呲啦。

「呜哇!!」

仿佛被护身用的高压电流枪击中一般,亚里亚的身体软软地瘫倒在地。

两人相距有十数米的距离,但是希尔德一口气就来到亚里亚面前。

准确的说她只有肩膀以上的部位暴露在地面之上。

「我会——」

希尔德把似乎是喝过鲜血一样的红色嘴唇贴近亚里亚耳边。

「把属于我的东西、全都抢回来。」

「而你、却阻止不了。」

「希、希尔德你这家伙——」

「——我开动了~」

希尔德舔了下嘴唇,然后一口咬住亚里亚雪白的脖子。

「——呃啊啊啊!!」

比电流更说不出的疼痛让亚里亚瞪大了眼睛。

砰砰砰!

为了防止蓝帮会做出什么举动而坐在风车上的雷姬——兀鲁斯和蓝帮似乎有什么过节——立刻开枪射击,用子弹逼得希尔德再次潜入地下。

「亚里亚!有没有怎么样?」

紧跟在后面的贞德扶起瘫倒在地上的亚里亚。

「可、可恶,希尔德——」

来不及确认出血量,亚里亚推开贞德刚想站起来。

咚。

还没直起来的膝盖跪在了地上。

接着慢慢的、整个人都向前倒下。

「这是……」

贞德把亚里亚翻过身查看脖子上的伤口,但是——

「——糟了啊,贞德。」

不知道什么时候以球的样子滚到亚里亚身边的玉藻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这么说。

亚里亚的身体开始发出暗淡的光芒。

「哦呵呵呵!」

退到旁边的希尔德抬头大笑了起来。

「真是个令人愉快的误算,我居然能在第一态的状态下褪去外壳。」

「FiiBucuros!FiiFericit!(太棒了!完美!)呵呵呵呵!」

「……亚里亚?亚——哥、加奈?」

手脚仍然有些麻痹但已经可以活动的金次从地上爬起。

可是当他想靠近亚里亚的时候却被加奈拦住。

「退下金次。」

「加奈!」

「已经、来不及了。」

「哈?什么——」

与此同时,从亚里亚体内迸发出来的绯色光芒把她整个人都包围了。

「喂亚里亚,醒醒,亚里亚……」

贞德用力摇晃着亚里亚的肩膀。

「……」

但是亚里亚却眼神空洞地看向前方。

「希尔德,你竟然还懂破除『壳金七星』?」

「她应该感到荣幸,这是第一次将壳分裂用于人类。」

玉藻「啪」的一声从球变回了小学生。

「你偷走教授的『绯色研究』就是为了这个吗。」

「呵。」

对贞德的问题希尔德不置可否。

绯色的光芒又加重了一层,变得明亮火红但却没有热度。

接着。

「唔!」

像火山爆发一样数个闪烁着绯色光芒的光球以亚里亚为中心向四周散开。

「贞德,稳住亚里亚。梅亚你也来帮忙。」

啪嗒。

玉藻拿出一枚似乎是巫女持有的祭神驱邪幡,用幡柄挡住了其中一颗光球。

「乖乖,乖孩子……快回去快回去……」

玉藻一边对光球说着哄小孩子的话,一边用打棒球的姿势将它打向亚里亚的左胸。

在梅亚和贞德的协助下第二颗光球也回到了亚里亚的胸口。

而剩下的光球被先前5个加入『眷属』的人分别抓在了手中——希尔德、卡羯·格拉斯、哈比、诸葛、佩特拉。

「这个壳分给大家,算是对你们选择『眷属』的奖赏。」

希尔德5人手里的绯色光芒逐渐变弱,最终稳定在了类似细小宝石般的固体状态。

她仰起头用不屑的眼神看向倒在贞德怀里失去意识的亚里亚。

「并且,这是对我父亲敌人的挑衅,比起由我一人拿着还是分别持有更让人火大吧。」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各自收下绯色宝石后,『眷属』像是约好了一样同时消失了。

「我也玩腻了,今晚就此收手吧。」

「希尔德——」

金次举起伯莱塔却不知道该不该扣下扳机。

「拜拜,下次再玩。」

不仅希尔德离开了,就连加奈和隐藏在浓雾深处的几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