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apter3(5-6):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8-05-07 20:57
点击:287
章节字数:60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

此后,真的很难坦然地直视乔的眼睛,每每感到意识被邪魔入侵的时候,我都万分惭愧。我想看她,但不敢看她,若用不单纯的目光去注视她,是极其严重的亵渎吧。侥幸地以为无法无天的梦不过是巧合,哪知会变本加厉地,一次胜过一次。我如同灵魂出窍一般旁观着自己如何窥探,如何接近,如何贪婪,如何索取,最后,和她如何难舍难分地纠缠。

这事情成了堵在心头的一块巨大的石头,我时常趴在柜台上无奈叹气,幽幽地望着远处发呆,惭愧着自己的无耻,又侥幸着那些虚幻的艳福。尽管有生意上门的时候我依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回魂,依然圆滑机灵地哄得客人满意而归,可是,就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我变得很不一样了。

以前不会去在意自己的行为对应着什么琐碎的意义,也没有什么苛刻的规范约束,更加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评价。是好是坏,是高雅是粗鄙,是骄傲是卑劣,是称颂是唾弃,都与我无关。得不到认可自会颜面无光,可面子又是什么?有财富权位自然就有面子了,但那些比得了自由重要么?我从没想过自己需要得到谁的认可也不在乎有没有荣华富贵,我有我的逍遥,开心就够了。

然而如今,那些有悖世俗伦常的念头就像是随时会泄露的把柄,会让我在乔的眼中落得一个污浊的骂名。我本不想在乎,也尽了力说服自己不要在乎,我默念着什么都比不了沐浴着阳光的午后偷懒跑去山间小睡一觉。可我分明不开心,连一直奉以为信仰的自由都没能让我开心。

既然如此,或许该牺牲一部分随性来交换什么,譬如礼义廉耻的大道理?

那时我还不明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也不明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是天真地认为那份“多余”的情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我从未接受过“圣贤”的洗礼。

镇上设有一间不大的学塾,那里的学生从五六岁到二十多岁的都有,不过地方不大,所以容纳的人也有限。有些时我会从学塾外面路过,常常觉得那些人摇头晃脑面无表情的朗诵听上去傻兮兮的,于是我都扁扁嘴打着寒颤离开。直到现在我再次来到这里,仍然觉得那群人看上去傻兮兮的,他们连乔一根半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打从心坎里无法想象自己也成为其中一个仰面朝天的傻瓜。再者,学塾里本就没有什么女人,我更不可能像富贵人家一般把老师请到家里来,所以……

慢着!我忽然灵光一闪,家里现在不就有个现成的,万中无一的好老师么?

正是欣喜,猛然又回忆起坐在一旁看着乔执笔写自己名字的画面,不自觉地凝固了笑意。恍惚了,身子斜斜地靠稳旁边的柱子,我将额头抵在上面,眼中该是噙着堪比春风的和煦。

忘了多久,我从失魂中惊醒,懊恼地锤着脑袋,苦闷于怎么不知不觉又想到于理不合的情境。罢了罢了,还是不能指望那么近距离地让乔来指导我。一方面生怕惹来笑话丢了脸,一方面确切地肯定,再这么下去,别说圣贤书,就算是诵经念佛都超度不了我那非分惦念得寸进尺的魂。

呆呆地又站了一会儿,我垂下眼睛,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的影子。

学塾里静了静,不过多久,诵读声又再响起。

我动了动,偏过头往院子里望去,两瓣唇不经意间微微地分离。

有些发怔,我听着那些字句,尽管没有完全听得透彻,可偏偏不知为何被吸引。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相思啊……

“《相思》,唐代诗人王维所作。红豆又叫相思子,生在岭南地区。南国既是红豆生长的地方,也是思念之人所在的地方,所以借由此物来抒情:你看见红豆之时,会想起我么?”

来人淡淡地笑着,眉宇舒展,嘴角微扬,眼里透着干净纯粹的光。

“乔……”我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我很喜欢这首诗,我猜,应该以前就很喜欢了吧。你呢?”

“你怎么……”

乔掂了掂手上的本子,“我去给李老板送誊抄好的书册,顺道拿新的。想着时辰还早,我绕路过来转转,远远地就望见你。”

“噢……”胆怯地,飞快地看她一眼,我就立马低下头。

风吹过一阵,叶子从头顶落下来,阳光明晃晃的。

乔把拂过脸颊的头发捋到耳后,轻轻地问我:“还去铺子里么?”

“啊?”突兀局促地一惊,然后才慢慢反应过来,我木讷地点头:“哦。嗯,不去了,反正已经和宁姐姐打过招呼了。”

“一起回家么?”片刻,乔补了一句:“似乎很久没见到你了。”

很久没见么?大概是吧。没有十天都有八天,分明同住一个屋檐下,偏偏时间那么凑巧地错开。

黎明未到我就出门,宁愿到店子里去打盹。收工了以后要么约姐姐们聊天喝酒,要么自己待着出神,没事干的时候哪怕是漫无目的地闲晃,我也非要晃到夜深人静才回家。那个时候我以为乔多半是睡了,于是就坐到桌子前,拿出那张写着自己名字的纸聚精会神地看。我不必和乔有什么对话,也就不必担心自己会失态。虽然会很想念,虽然会,想念到浑身发抖,不过我还是觉得,只要是停留在想念不再僭越,那便也算好。

“我可能……”我摸了摸头发。

“有别的事是么,没关系,我在家等你。”

“等我?”

“嗯,我有些事想和你说。没关系,就算很晚我也等你。”说罢,乔礼貌地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起步。

我喊道:“是你想起以前了么?是……你要走了么?”

乔闻言回头,大概也听出我的声音很慌张,看出我眼里布满了焦急。那一会儿,心里明显突突地响动了两下。她摇头安慰我:“不是的。”

“那是什么?”我顽固纠结地像个小孩。

“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等你回家……”

“那,现在就回家……”

乔张了张嘴说:“好。”我想我的样子,应该很倔强吧。

一路无言,我们甚少这样走在一起,我在暗暗懊恼自己丁点不剩的出息,也没有过多的精神去在意街上人群投来的目光。耳边的窃窃私语不断,若是平时我会大方地昂头回应,或咧开嘴笑或直接出声招呼。短时间没法想别的,脑海里满满都是猜测乔到底会和我说些什么,我当然猜不中,因为猜不中才会莫名地紧张,如小鹿乱撞。

进了屋,我还木木地站着,像学塾里那些不听话等着老师发落的学生,倒是乔很自然地拿起桌上的茶壶,替我倒了杯水。

“你……要和我说什么?”我咽了咽口水,很焦灼,自顾自壮胆地想,天大的事,不如早说出口早痛快。

乔怔了怔,然后不紧不慢地动手拉开椅子。“你坐啊。”

我迟疑了一下,乖乖坐下来。

乔双手捧着杯子,清了清嗓子,道:“我想你坦白告诉我……”

我急切地应道:“嗯。”

“算起来有一个多月了,溪,这些日子……我让你,感觉到不自在么……”

“我?”我搁在膝盖上的拳头一攥紧,“我……没有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到底算不算是撒谎。

“即使你这么否认,可我知道……”乔皱了皱眉,“我不想看到你因为什么原因不自在,不自在到都不愿意待在家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

“应该怎么样?你要走么?你,你还什么都没想起来,你能走到哪里去?你在外面很危险的,你也不知道怎么找你的家人。你再等等,或许就快了呢,等想起来再做打算。又或者,你的家人现在正在找你呢,万一你走了,他们找来这里怎么办?”我激动地一口气说了很多,陡然停下来,扭着眉毛,毫无底气地问:“还是,你觉得这里住得不好,所以你想……”我知道这儿是什么环境,我知道如果是这个原因,就没有理由再强迫什么,我也不想委屈她。

“我是说你,我是说我是否让你感觉到不自在,我没有觉得这里不好,这里很好。”乔望着我,“你也很好。”

我小声重复道:“我没有不自在。”

“那为什么……避开我。”

“没有……”

“因为我那次说过的话么。”

“什么?”我有些像是在装傻,但其实我也没有装傻。

“说你不必对我那么好,说我们非亲非故……”

“你说的也没错啊……”

“能原谅我么。”

“啊?”

“能原谅我么?我只是想坦诚,这些日子我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想,其实我不该那么说的。我不知道以前怎么样,但现在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不是害怕什么,更不是嫌弃什么。我不是排斥你对我的付出,也不会视而不见,我是感激的,也需要的。我不过……只是希望能够更安心地接受你的好意,所以我也想替你分担,回馈给你。大概是我疏于表达,其实我不愿意由你一个人来辛苦来承担,我不想你那么累,我想你还能像以前那样生活。”

一时不知怎么回应,只觉胸腔里明显地起起伏伏。

乔说话的样子让我有点想哭。

“你老问我是不是会走,其实我想留下来。就算我住在别的地方,都一样要交出等值的代价,这是人之常情,客人到你店子里买东西也要付钱吧。可是,你什么都不要,相反还什么都替我准备好,这会让我很不好意思。所以,我是为了可以留在这里,才会那般选择。”乔舒了一口气,“我把我心里的话都告诉你了,所以你能原谅我么。”

“我,我……一直没有怪你啊。”

“那你……别再避着我了,好么。人没有了记忆才会发现,记得现下经历的事是多么可贵。哪怕以后我想起来了,我离开了,我都会记得你,所以我不希望我记起你的时候,脑海里都是你因为我而不愿回家的情节。”

“不是……不是,不是你的问题……是……”咬咬牙,心一横,我说,“我也有事要告诉你,但是……但是你要答应我,你听完以后,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好么。”

“嗯。我不生气。”

“我……我这些天,常常会梦见你。”

“是么?”乔眯眼笑了笑,话音里有些听不出的情绪。

“梦见我们……”

“嗯?”

“……啊,哎。”我摆了摆手,用力地咬牙抿嘴,然后故作轻松地笑,“没什么,没什么,我……我梦见和你一起去树林散步,梦见,整天缠着你要你教我写字念诗。”

“我怎么会为这个生你的气呢。”

“嗯,”我敷衍道,“可能,因为我一直烦着你吧。”

“不会的。”

“哦。”

“我教你念诗吧。”

“念什么啊?”

“不如就从‘红豆生南国’开始……”


啊。

相思。



6

【梦。

梦的画卷弥漫了一层朦胧的烟云。

别院里,楼阁,山水和浮桥的轮廓既缥缈又温柔,落叶铺了满地,飞鸟掠过清澈的池塘,波纹一圈一圈地荡开,最后消失。

我心有所念地吟着“相思”,轻曼踱步,不经意抬眼,春风煦煦。

她斜坐在栏杆上,笑容干净,长发随性地扎于脑后,额前遗漏的两缕卷曲更显淘气俏皮。

不言不语,对视片刻,唯恐陷落不能自拔,我故作矜持地移开视线,可心神却荡漾到羞人的地步。反之,面前的她倒是精灵地咧开嘴,轻盈跳落到地面,三两步凑近,藏在身后的拳头摊开来,置于我身前。

望着掌心里托起的那颗红豆,我听见她欣喜的声音:“你看这是什么。”

“相思子啊。”

我答得理所当然,胸膛却开始渐渐升温。

“红红的多好看,和你一样好看,我想用它做成钗送给你,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送我?你可知相思子代表着什么……”

“又怎会不知?便是时时惦念,一刻得空,我不就来找你了么。”

她笑得开朗,眉宇间看不见一丝半点的愁绪。多想伸手抚一抚她的脸颊,多想侧耳,听一听她的心跳。

“往后,也会如此惦着我么?”

会么,哪怕我已经和你相隔万重山。

“会的,也许有朝一日会去寻你,即使遥不可及,可依然会等,等那一天,等那一刻。不问缘由,无怨无悔。”

不问缘由,无怨无悔……

“嘿,发什么呆,还没有告诉我,做成钗到底好不好?你就要嫁去北寒做郡王夫人,会嫌弃我赠的这不值钱的小玩意么?”

听着她的问话,看着她眼里的依旧那么乐观烂漫的神色,胸口闷得慌。

“好啊,做吧。去了北边,我会很想南国的红豆,我会很想你。”

不知是忍着怎样的痛说出“想你”二字,只见她的笑意变得更加生动。她是开心的,谁人得知自己是被在乎被惦记的都会开心吧。不过,她真的一点都不会悲伤么?不会因为别离而忧愁么?想到再见的次数寥寥无几,她不会格外不舍么?

大概她不懂,她也永远不会懂,何以隐隐在心底那么想要问她一句:即使你明白相思是什么,可你会不会真的明白,我的相思究竟藏着什么?

五指忽然被她牢牢地扣住,穿过拱门,街道和郊外小径,像是踏着向后飞逝的流光。终于到达那片树林,她逍遥地席地而坐,腰间的水袋里腾出清幽的桂花酒香。

她仰头,朝我伸手:“来,我请你喝酒。”

迎着她的目光缓缓地拢去,接过水袋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枕上她的肩头。

积攒了十多载的小心愿,恐怕再不践行就永世无期,也就索性不再介怀或避讳什么了。

酒淡情却浓,鼻腔里回荡的花香越是清新,眼眶里回转的泪就越是沉重。

后来,唇被润透,视线也迷离,眼前悠悠地晃动起许多绿色的光斑。

我听见她温柔地说:“别喝得太多哦,这酒还是醉人的。”

不理她说什么,顾着在意从她肩膀传来的温度,她手心的绵软。记起她总爱撑着脑袋听我读书念诗,记起她撒娇耍赖要学写字却又永远正经不过半个时辰……

记起的事还有很多,我不厌其烦地拼命回忆。有的很小很细微,有的很滑稽很好笑,有的又很暖很感人。我没有办法一件一件说尽,但好像也可以随着有限的词句一同传达,趁着意识还未飘摇飞升,趁着还清楚地知道,我说话的同时,她在听。

不知说了多久,我呢喃着将声音咽进嗓子里,和她相扣的双手不自觉发紧,紧到浑身颤抖,紧到,泪湿了发丝,衣襟,也湿了日暮。

一瞬忘了自己讲过什么,也不再想讲什么,只是静静地,静静地闭上眼,不被觉察的时候,再近一近她的怀。

而后,她似乎叹了一口气,是夜幕的降临也替换了她白天的无忧么?

“我从来也没有去过北边,那里是什么样的呢?我听说北寒是个很富有的地方,他们的郡王虽然年轻,可是有魄力又受人爱戴。你见过他,他是这样么?我从未和你提过,我在街上听见他们谈论,他们说郡王会为你把府邸改造得和你家里的庭院一模一样。你到了那里,应该不会缺什么,你要什么他都会给你吧。”

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像那样的钗,随随便便能有好多吧。我是不是很傻。王维的诗里说,红豆最相思,愿君多采撷……撷字我到现在都还写不好呢。很快就见不到你了,我知道这一天会来,我早就知道,你会嫁给一个很厉害的人,只有那样的人才配得上你……”

顿了顿,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你见我总是在笑,其实我不是不会难过,可是你还在的时候我就不能哭丧着脸,我不想你看了不高兴。我说有朝一日我会去找你,是真的,如果我能找到你,如果那时候你还记得我,虽然改变不了什么……但哪怕只是离你更近一些也好啊。以前你问我会钟意什么样的人,说出来你会和他们一样奇怪我的离经叛道么?”

她说着,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沉。

“要是我告诉你,我时常在想,如果我生来是个男人呢。我想那样我才敢问,我可以喜欢你么,很喜欢很喜欢你,可以么。有时我也不太敢这么想,上天让我遇见你已经是很大的恩赐,我怕我妄求什么会遭到报应。是不是如果我不那么贪心,也许下辈子还能遇见你?”

“我傻么?”

傻么?

只是很喜欢你罢了……



揉了揉惺忪的眼,像是有水痕顺着面颊下延。

屋里很静,月光冰凉。

地面的褥子上空空的。

轻悄地推了门,她侧着脸趴在桌上睡着了,那样子,和我梦中的面孔契合得万分完美。

桌面上搁着笔墨,旁边摊开了一沓纸,写满了“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我想到近些天给她示范给她解释诗意的时候,她总显得心不在焉,不料私下竟然这般用功。她本就不愚笨,事实上聪慧过人,瞧着这一张更比一张似模似样,当真非常不错啊……

驻足在原地愣神,我回忆着梦境目睹着现实,想竭力分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模糊中的熟悉,什么自我妄想的代入。

纳闷懊恼,新奇又紧张,当这些情绪融合到一起,我也就只有那么痴痴地,痴痴地望着眼前熟睡的人。鼻腔和唇齿间仿佛又绕起醉人的芬芳,尽管知道一切不过来自于可笑的空想,却当真无法解释冥冥中神奇的牵连。

末了,回房寻了一件外衣,体贴地为她搭上。

思来想去,未能忍住,终于还是俯下身子,抚了抚她的眉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