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五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5-18 23:13
点击:862
章节字数:78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


「我好想工作,好想工作──!My work──!」


被暫時停職的小原鞠莉因為在家也沒事做更沒人陪,她直接來到了松浦果南工作的地方打滾──當然是有經過老闆絢瀨繪里同意。


「可是鞠莉學姊,妳這樣來職場上明明是勁敵的律師的事務所,沒問題嗎?」


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堅守崗位的國木田花丸對著在沙發上喊著再怎麼樣也無可奈何的事,好像絲毫不會影響到她工作,她只是平淡地詢問了鞠莉。


「脫下檢察官制服我就只是一般人了!No problem!」


終於被搭理的鞠莉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並對花丸的方向豎起大拇指比了個很好的手勢。

而鞠莉為什麼趕在絢瀨繪里的事務所裡這樣放肆,當然是因為現在辦公室裡只有她跟花丸兩個人。

松浦果南出去取證,絢瀨繪里待在秋葉原警察署裡幫忙園田海未辦案,知道這間事務所空蕩蕩的鞠莉就毫無顧慮地跑來了。


「不過鞠莉學姊為什麼會被停職滋啦?」


停下手上處理文件的工作,花丸抬頭與看起來很清閒的鞠莉對上眼,結果鞠莉卻轉移視線看向了別處。


「很可疑唷滋啦。」


花丸瞇起了眼睛凝視著鞠莉,卻在下一秒發現了鞠莉臉上傳來的無奈,她就恢復了原本若無其事的表情。


「唉……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哪一個被告對判決不服卻又不是能繼續上訴的事吧?」


變回了端正的坐姿,鞠莉原本還很有精神地在那邊喊著工作,現在卻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想著明明自己的辯護都是沒有錯的,不知道為什麼會落成這般下場。


「要不要丸子來查一下是哪個被告人這麼有權利呀滋啦?」

「嗯……不需要吧?知道了又能做什麼呢?鞠莉我可不是被永久停職的喔──!」


聽見鞠莉這樣說,花丸的手就要放上旁邊的電腦鍵盤,卻沒有得到鞠莉的贊成,讓她又縮了回來。


「那丸子也沒辦──」

「我回來了……」

「噢My果南──!」


無奈的話題連宣告結束都來不及,讓花丸更是感到無奈,她看著鞠莉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飛奔到剛進門的果南懷裡,也看到了果南差點向後跌倒的一幕。


「鞠、鞠莉,這、這裡是工作場、場合。」


似乎是還沒有很習慣在他人面前擺出親密的舉動──即便松浦果南在以前隨時都會來一句要不要抱抱就抱了別人──果南忽然結巴了起來,卻也沒有伸手把鞠莉推開。


「嘿──」

「嘿──」

「什、什麼啦!」


花丸和鞠莉在同時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兩人都是因為果南對擁抱這件事忽然害羞起來而感到有趣,瞬間讓果南的臉整個漲紅,並且開始嘗試掙脫出鞠莉的擁抱。

鞠莉抱得很緊,所以掙脫出去的果南自然也用了不少力氣,她幾乎往後要靠到了門上,卻在下一秒撞上了不是門的東西。


「我回……呃?」

「啊啊──!」


差點被果南的後腦杓擊中額頭,靈敏的繪里迅速地伸出手掌抵住了果南的背,發覺自己可能撞到了最不該撞到的人,果南則是嚇得往前跳了一大步。


「……事情都辦完了嗎?」


看著趕緊轉過身面向自己的果南以及後面的鞠莉,繪里關上事務所的門,她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問了工作上的事。


「辦完了!繪里前輩要的證據全部都拿到了!已經完全沒問題了!就剩下最後一次開庭而已!」


剛剛回來的時候明明是有氣無力的模樣,面對繪里卻像個正在報告的軍人,果南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在繪里眼裡看起來這樣似乎是想得到誇獎。


「那……果南先休息一下吧,我是回來找鞠莉的。」

「欸?我?」


知道果南是一大早去了群馬,剛剛是從群馬回來的,繪里就沒有找果南繼續說什麼,她的視線落到了後面的鞠莉身上。


「嗯,關於妳上一個處理的案件,八倉崇一的事情,也就是害妳被停職的原因。」


在繪里說完了這一串簡短的話,鞠莉不禁瞪大了雙眼,然而她不是因為被停職的理由而感到驚訝,而是驚訝繪里竟然知道她負責了什麼案件──明明她沒有到場也沒有被報出來。

佩服地在心裡吹了個口哨,最後鞠莉丟下了果南跟著繪里走到了她的辦公桌。


7


在渡邊曜的假日還過不到一半的時候,她就自願回去上班了,所以被丟下來的櫻內梨子就回到了家中去度過剩餘的大半天。

當她剛弄了些點心拿著坐到沙發上並打開電視,因為假日而沒有設置靜音的手機便響了起來,那是沒有登記在通訊錄裡的電話。


「您好……?」


沒有先懷疑是可疑人士,接起電話的梨子用了敬語打招呼,不過後來傳過來的聲音令她有些疑惑。


『您好,櫻內醫師,我是藥師寺。』


穩重的聲音加上自報姓名,讓梨子立刻想起了這號人物,但是在瞬間她不禁懷疑起了醫院的隱私保密是否做得不夠完善。


「……欸?欸欸?藥師寺先生?這是我的私人電話……」


雖然對方是自己的患者,但是梨子首先還是想知道他為什麼會有自己的電話號碼,再加上她可沒忘記藥師寺給她的氛圍,所以她把個人安全擺到了第一。


『不好意思,說出來可能會驚嚇到您,我威脅了醫院,因為我真的很不舒服,卻又碰上了櫻內醫師的休假。』

「……」


聽到這段,梨子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推測無誤,藥師寺絕對是大有來頭而且不能隨意忤逆的人物,但她也很無奈醫院居然就這樣出賣了自己。


『給醫師添麻煩了嗎?』


以及來自病患的這種病弱口吻,讓梨子壓著眉心搖了搖頭,她拿起桌上的遙控器關掉了電視。


「沒有這回事,我現在剛好有空,我這就前往醫院,不過就是……醫院可能不會給我加班費……」


妥協的同時還不忘記要替自己坑一筆,梨子一邊講著電話一邊從沙發離開要往臥室去準備前往醫院的裝扮。


『勞煩了櫻內醫師,非常謝謝您願意前來,我會給您一筆賠償金的,那麼我在醫院等您。』

「怎麼這樣……真是不好意思,我會馬上就趕過去的。」


明明是自己厚臉皮,還裝做自己不是要這樣子,梨子的小惡魔本性就這樣露了出來,在掛上電話的時候她還偷偷露出了微笑。

又一次換上外出的裝扮,梨子看了下時間並拿出手機確認下一班電車的時刻,計算從自家出發到醫院最快也需要二十分鐘,她趕緊換上鞋子離開了家門。

順利地小跑步搭上了她瞄準的電車,換乘也都很順利,梨子抵達離醫院最近的一站後筆直地朝著醫院前進。

走到一半才突然想到應該也要跟曜報備自己和她一樣被迫去上班,她拿出了手機低頭走路在螢幕上輸入了「我也去上班了唷,晚上見」。

輸入的途中忽然有台車緩緩停到了自己面前,梨子還以為自己低頭那麼一下下就錯過了看紅綠燈的時機,她趕緊停下腳步抬起頭。


「欸?」


這台車梨子見過,車門從內部被打開後所出現的人,梨子也認識,她不禁有些膽怯地向後退了一步。


「櫻內醫師,我不會傷害您的,只是想請您去幫我解決一道噪音。」


沒有人從車上下來把梨子綁上去,只有藥師寺一個人坐在後座很溫文儒雅地這麼對梨子說,他還順便拍了拍旁邊的空位。

只是梨子還是愣在原地沒有動作,她的腦裡跑過了很多個可能性,思考的速度卻不及面前這位藥師寺的變臉。


「但是您不上來的話,我就得壓您上來了。」

「……!」


明明聽起來很恭敬卻充滿了威脅性,梨子背後的汗毛不禁全部豎了起來,她知道向後轉絕對不是一個好選擇,所以她慢慢向前踏了一小步。


「放心,我這大把年紀了,也有分寸,不可能隨便騷擾女性的。」


看見梨子的腳朝這邊動了起來,藥師寺剛剛的氣魄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擺出了個他沒在說謊的微笑,在車內舉起了雙手表示他真的不會亂來。


「哈……」


沒有太相信面前這個人,但迫於形勢所趨,梨子嘆了口氣,最後還是上了藥師寺的長版禮車,還是由她自己關上了門。

車子發動以後車裡沒有任何人說話,梨子的雙手擺在大腿上,任誰一看都知道她在害怕,藥師寺卻也沒打算多說什麼。

梨子只能在心裡祈禱真的不會發生任何事,不然她就要被曜哭著罵笨蛋了。


8


「真姬,妳今天會很晚到家嗎?」


在處理兩個案件之餘,絢瀨繪里撥了一通電話給還在醫院上班的西木野真姬。


『嗯,到凌晨兩點。』


話筒對面的真姬很平靜地回答了以前的她不會說出來的時間,只有繪里才知道她本人的心裡或許沒那麼平靜。


「要我去接妳嗎?」

『哈?兩點耶。』


停頓了一下,繪里才接下去說,讓另一邊的真姬楞了一下,並且很不敢相信地回覆繪里。


「嘛……海未這邊的工作,已經是得二十四小時戒備的案件了,我去接妳回家吧?」


繪里沒有告訴真姬這邊的案件究竟是什麼,不想把南小鳥的事情告訴她然後讓真姬在醫院一直忐忑不安,急救之中還要顧慮到友人,對真姬和病患都不是一件好事,不過這些事都不能阻止她疼愛真姬。


『……妳有沒有休息?妳不是很早出門嗎?』


本來是不想讓真姬擔心的,繪里自以為的體貼還是遭來了真姬的擔憂,這讓繪里突然覺得自己真是沒臉見真姬。


「有……有啦,會啦……我就是想跟真姬一起回家嘛……」


語氣不管怎麼聽都是很心虛的感覺,所以繪里乾脆使出了自己的必殺技,她知道自己只要撒嬌真姬一定就會心軟。


『唉……我會跟海未求證喔?』


律師的女朋友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也染上了律師的習慣,真姬的語氣雖然聽起來很無奈,繪里知道真姬的話裡對自己的愛意可是洩了出來的。


「欸?不、不要為了這點小事打擾海未!」


不過重要的事還是得提出來,即使每次和真姬在床上恩愛的時候都被那一對笨蛋情侶打電話過來妨礙,但繪里也不想要真姬因為這點小事又讓園田海未緊繃的神經因此潰堤,她緊張地快速答覆了真姬。


『……好啦,那我等妳來接我,妳們很忙吧?快點幫海未她們搞定吧。』


其實真姬也只是隨口說說的,沒想到繪里的反應這麼大,讓她明白了事情可能真的很嚴重,她趕著要結束話題。


「嗯,我盡力。」


不想讓真姬繼續擔心,繪里肯定地給了真姬一個保證,然後她們互相掛上了電話。

收起電話的繪里看著在前方沙發區望著自己卻面面相覷的松浦果南和小原鞠莉,一臉困惑地對她們歪了頭。


「……真不愧是前輩呢。」


果南的喃喃自語沒有傳到繪里的耳中,倒是被鞠莉給聽到了這句話。


「就是說呀,果南也不學著點,在工作場合又怎麼樣呢。」

「欸?鞠莉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哼,沒事!」

「欸欸……」


覺得自己被冷落得很莫名,果南不禁再次望向了繪里,面對戀愛跟事業都很有成就的前輩,雖然讓她引以為傲,卻也感到了自己的無能。


「繪里前輩!」

「哇啊!?」


於是沒有思考太久,果南忽然站了起來大叫繪里的名字,讓繪里嚇了一大跳,差點就要翻倒剛拿起來的咖啡。


「明天真姬前輩的最終判決,我自己去就好了吧!」


走到繪里的桌前挺直了身體,果南擺出了讓人能夠感到信任的模樣,因為海未跟小鳥的事她差點都要忘了還有真姬的判決──雖然她今天派了果南去處理這件事。


「欸欸……欸?嗯……確實是沒什麼問題了,妳只要把那些證據都提出來就可以推翻了,好啊,就交給妳了。」


花了幾秒才回神過來,繪里一副這件事已經不再那麼重要的模樣,所以便放心地交給了果南。

被繪里全權委任真姬的案件,在果南開心地要繼續開口的時候,繪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來電顯示是園田海未。


9


中午十一點,賴床超過一個小時有了的津島善子好不容易從她的床上爬了起來,她睡眼惺忪地走下床並開門走出房間,走到廁所之前都還是恍惚的狀態。


「嗚噢!」


直到她的手握上門把,而且是在還沒施力的情況下被廁所的門往外撞上了她自己的臉,她才徹底清醒了過來。


「……善子桑?抱歉!打到妳了嗎?」


從廁所裡走出來的同居人黑澤黛雅看著善子摸著鼻頭,雖然說不上是慌張,她適切地關心了一下。

說是意識清醒了過來但是善子忽然覺得腦袋一片混亂,她抬頭望了眼似乎是剛盥洗完的黛雅,她的瀏海全部掀了起來夾在頭頂,頭髮也都是往後綁成了一搓,脖子上還掛了條毛巾,身上也還穿著睡衣,這讓善子不禁望向了客廳的時鐘再次確認她是不是太早醒來了。


「欸……?黛雅?欸?欸?為什麼?」


看著時鐘確實是十一點,雖然對面前黛雅的裝束感到很新鮮,但是善子擅自把這當成了自己在做夢,所以並沒有因此心跳加速。


「什麼為什麼?」


完全沒聽懂善子是在問什麼,她向前從廁所裡完全走了出來,還一邊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著流到下巴的水珠。


「為什麼黛雅今天在家裡還這個時間才起床哇啊啊!?」


起床前滑著手機的善子可是有好好地看見上面顯示著今天不是假日,代表身為公務員的黛雅需要上班,但她人現在卻在家還跟善子差不多時間起床,終於讓善子大吼了出來。


「哎……之前假日上班所以找時間放回來了,我本來就偶爾也想懶散一下,有什麼問題嗎?」


對善子訝異的點也感到有點訝異,明明她本人都這時間才起床的為什麼會這樣問自己,讓黛雅感到莫名其妙。


「沒、沒有!那我進去了!」


確認了這個黛雅是貨真價實的黑澤黛雅,善子趕緊衝進了廁所,把門關上後就靠在門上一動也不動。

──黛雅剛、剛起床的模樣?

大概是剛起床所以有些遲鈍,善子後知後覺地發現了這件事,那是她不曾看到過的黛雅,外加一個屬性──懶散,新鮮到了一個極致。


「哇啊啊啊啊……」


忽然發現自己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善子快速地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直接把水往臉上潑。

──所、所以黛雅今天在家……

往自己的臉潑了冷水以後還是在想著黛雅,善子也對自己的腦袋無可奈何。

因為今天不管怎麼說,能夠這麼悠閒地從床上爬起來,都是因為她的工作暫時都做完了,某種意義上也是善子的假日。

善子不知道黛雅今天的行程,又覺得好像不把握一下不行,但是至今為止尚未有這種機會的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直到她刷完牙洗完臉上完廁所都還沒有想到該怎麼向黛雅旁敲側擊,清醒的善子反而有點喪氣地走出了廁所。


「善子桑。」

「欸?」


剛開門出來的善子被剛從房間出來的黛雅叫住,讓她訝異地抬起了頭。


「妳今天很忙嗎?」


換好衣服也整理完頭髮的黛雅慢慢走到了善子的面前,她一臉微笑地看著善子。


「欸?欸欸?」


自己想問的問題被換了個方式搶先發問,讓善子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她只發得出驚訝的聲音。


「很忙的話也沒關係,我只是想說難得在平日放假,想上街走走,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黛雅的表情絲毫不見任何羞澀或是一點點變化,好像說這種話對她來說根本沒什麼。

不過聽的人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本來無精打采的善子睜大眼睛,瞬間變成像個得到糖的孩子,她甚至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抓住了黛雅的手。


「我今天一點都不忙──!我也要去──!」

「好啊。」


與善子的激動相比,黛雅整個人很冷靜,不過就這麼笑了出來。

如果黛雅不打算說的話,善子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平日裡的短暫交談,讓黛雅知道了善子今天是沒事的。

她的補休假,當然是故意排在今天的。


10


櫻內梨子來到了藥師寺的大本營裡,是一間極具規模的日式建築,擁有廣大的庭園,以及每天都有人會蹲在地板上擦拭的木質走廊,更不用說裡面還有一個道場。

至於下車和藥師寺兩人一起走進去的時候,面前兩排凶神惡煞尊敬迎接的隊列,讓梨子感受到了所謂的氣派。

至少是自己走上車也是自己走下車,加上被這樣一同迎接,梨子稍微相信了藥師寺似乎不會對她怎麼樣。

然而卻也沒有要讓她進行音樂治療,而是帶她來到了一間豪華的西式會客室,以及面前坐著的人讓梨子不禁愣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小鳥前輩?」


梨子看著被綁住雙手但是是被安置在單人沙發上的南小鳥,她那兇狠的眼神讓梨子不是很敢繼續向前。

梨子趕緊轉頭看向說著不會對自己怎樣卻把小鳥綁起來的藥師寺,但她要逃也不是,藥師寺只是稍微側過頭看了她一眼。


「啊啊,櫻內醫師和南小姐真的認識啊?太好了。」

「……什麼?」


沒想到藥師寺的語氣如此平淡,梨子再次看向還是瞪著藥師寺的小鳥,她的背後已經開始發冷。


「您要不也去坐下來?」


雙手原本插在和服衣袖裡的藥師寺抽了一隻手出來指向小鳥旁邊的另一個單人沙發,接著他自己就走到了小鳥對面的三人沙發坐下。

不得已只好跟著坐下的梨子從小鳥後面繞過才坐到了她旁邊,小鳥似乎不想讓這個怒氣牽到梨子身上,她一直沒有看向梨子。


「抱歉,我就是綁走南小姐的方式兇殘了點,讓她至今都不願意和我交談。」


藥師寺嘴上道歉卻沒什麼誠意的感覺,小鳥也還是繼續瞪著他,也讓梨子明白了小鳥真的是被綁來的。


「而且我的部下辦事不周,忘記把南小姐的手機一併帶回來,所以才請了櫻內醫師過來。」

「……呃?」


綁架別人還講得義正嚴詞,梨子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藥師寺。

而且說到手機,梨子放在包包上的手機抖了一下,她的確是帶著手機,也可以因為小鳥被綁架了報警,但是她卻沒這麼做。

──小鳥前輩被綁架了,海未前輩怎麼可……啊!

這才忽然想到早上遇見園田海未帶領的警察與群眾圍繞在小鳥的店前,瞬間梨子整個人起了雞皮疙瘩。

發覺到旁邊的人似乎在顫抖,瞪累了的小鳥閉上雙眼鬆開自己的眉心,接著她轉頭並用平常的表情看向了梨子。


「梨子醬。」

「欸欸……」


不知道在這種場合兩人是不是可以對話,梨子先是瞄了一眼藥師寺,確認對方沒什麼動靜,她才轉頭與小鳥對視。


「讓海未醬知道我沒事。」

「欸?欸……」


梨子盯著小鳥,她確實是外表上什麼事都沒有,就算被這樣說,她也不曉得能不能聯絡海未,所以又看向了藥師寺。


「我帶您來就是要讓您打電話的,請吧,櫻內醫師。」


藥師寺又伸出了一隻手對梨子比了個「請」的手勢,表情也文風不動,這樣的氣魄讓梨子只能乖乖照做。

梨子從背包裡拿出了她的手機,可是她並不知道海未的私人聯絡方式,她本來想把手機遞給小鳥,又礙於她被綁住了手所以遞過去也沒用,用口頭問的話感覺也不太對,梨子最後選擇打給了渡邊曜。

而且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梨子不禁覺得曜是不是在這種關鍵時刻還偷懶。


『梨子醬?怎麼了嗎?』


對面傳來的聲音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感覺,梨子也因此稍微緩解了自己的緊張。


「欸……那個……不知道怎麼說,小鳥前輩在我旁邊,她想要告訴海未前輩說她沒事……」

『什……』


梨子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她只好很直白地向曜說明了小鳥的訴求,卻換來曜的驚愕。


『梨子醬,妳沒有在開玩笑吧……?』

「欸……沒有。」


曜突然變換的語氣讓梨子明白她們的確還在處理小鳥的事情,也明白了小鳥是真的被綁架,不像自己是被「請」來的。


『那妳、妳……妳被綁架了嗎!?』


梨子忽然覺得自己的戀人智商不足,雖然這個處境的確是很像,可是自己還能這樣打電話跟她報備另一個人的平安,梨子有點無奈。


「欸……沒有啦,就是,來、來……作客……吧?」


說出這話的同時梨子還稍微望向了藥師寺,藥師寺則是對她點了點頭,然後伸出了手。

知道藥師寺這舉動是要向自己索取手機,不怎麼敢忤逆的梨子立刻站起來將還在與曜通話的手機放到了藥師寺的手上。


『作客!?什麼?梨子醬妳在哪裡!?』

「櫻內醫師在我家,想請您快點轉告園田海未小姐南小鳥平安無事,然後再打過來,我等著。」


曜的驚呼直接被藥師寺給聽見,他也順著曜的問題接了下去,說完就掛上了電話,但是並沒有把手機還給梨子。


「作客時間,到剛剛結束。」


藥師寺語畢,從門口瞬間湧進了書名彪悍的男子,雖然沒有被暴力以對,梨子的手腳以及小鳥的腳立刻被綁了起來,嘴巴也被貼上了膠帶。

小鳥和梨子連人帶著沙發被那些人從會客室帶了出去,小鳥似乎已經放棄手腳跟聲音的掙扎,剩下了很驚慌的梨子不斷發出呻吟。


「我們也是損失慘重。」


藥師寺給所有人比了一個出去的手勢,他的聲音冰冰冷冷的,再也沒有任何起伏。


1. 開頭引用自歌德名言
2. 為了不要讓劇情時間線亂跳所以一直聚焦在小鳥的案件上,真姬的要等隔天(然後是下個月)
3. 前幾次發現標題打著繪姬但是繪姬戲份變少了所以我很刻意地塞了糖
4. 第二部完結之前很想先自爆一下第二部絕對不會比第一部還好看(?)
5. 我累了所以沒有校對,希望錯字沒有很多ry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