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五章(上)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4-30 20:27
点击:813
章节字数:95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仍然擁有的彷佛從眼前遠遁,已經逝去的又變得栩栩如生。


1


沒有住在開放登記同性伴侶的區域,在無法與同性結婚的日本,園田海未不是南小鳥的家人。

當其中一人碰到了緊急狀況,除非處理的人與她們熟識,否則緊急聯絡人永遠會是行政資料上所填寫的父母。

所以直到海未在當晚十二點回到了家中,才發現小鳥不在家的事實。

南小鳥被綁架的報案沒有報到第三刑事組,也沒有傳到這個忙得無法處理其他事的大隊長耳中。

第一時間她只覺得這麼多天的晚歸,小鳥總算跟她鬧脾氣了,她才有點愧疚地打了電話給常常聽小鳥抱怨的絢瀨繪里。


『小鳥?沒有呀,她沒有找我唷。』


難得接到來自海未的這種電話,繪里有點看好戲的態度,不過她也沒有說謊。


「是這樣嗎……那,我打電話問問穗乃果好了。」


知道繪里就算完全站在小鳥那一邊也應該是不會跟自己撒謊,但是繪里的答案也讓海未有點沒了頭緒。

海未覺得高坂穗乃果應該也不是瞞得住秘密的人,但她實在是想不到其他更有可能的對象了。

因為她認為如果是因為怕打擾到繪里她們的情侶相愛,小鳥的確是很有可能去找穗乃果。


『妳怎麼不直接打給小鳥呢?』


在海未思考了一番以後,繪里才緩緩吐出這句話,讓海未忽然恍然大悟。


「也是,繪里,抱歉,這麼晚還打擾妳們。」

『不、不會啦,也就剛上床十分鐘……妳們兩個一直都很會挑時間呢。』


被海未道歉反而讓繪里感到不好意思,也讓她發現她們並不是吵架,所以又順便挖苦了一下海未。


「對不起!不打擾了!晚安!」


已經不再是年輕不懂事的學生,海未立刻就聽懂了繪里的意思,讓她紅著臉掛上了電話。

結束了與繪里的通話,海未又立即在通訊錄裡點下了小鳥的名字,在話筒內開始響起「嘟」的聲音後,她又不禁思考起自己除了晚歸以及相處的時間變少以外,還有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小鳥才讓她都不告知自己就離家出走的事。

不過這個嘟聲長到海未都想了五個可能性以後還是沒有被接聽,並且直接被切進了語音信箱裡,這讓海未有點受到打擊。

──鬧脾氣?還是得打電話給其他人嗎?

後頸開始有些發冷,雖然在職場上是人人尊敬的女刑警,但是回到家中就是被管得死死卻又心服口服的小女人,對於小鳥這樣異常的行為,再怎麼冷靜的海未也害怕了起來。

畢竟只要想到小鳥可能是哭著跑去哪個朋友家抱怨自己,那張受到委屈的臉在自己腦裡是多麼得讓人心痛,

──要一個一個打過去嗎?

在打電話和先去洗澡之間猶豫了一陣子,海未選擇了繼續在這麼晚的時間撥打給每一位共通朋友。

不僅自己和小鳥是一對,絢瀨繪里和西木野真姬、矢澤妮可和東條希,以及小泉花陽和星空凜,分別都只要打給其中一個人就等於是打給了兩個人,至於穗乃果──避免她接起電話的時候小鳥就在旁邊,所以她選擇傳了短訊過去詢問,沒想到卻立刻得到了回覆。


『小鳥醬?沒有來這裡唷!老媽也什麼都沒說,應該完全沒有來過吧!』


不想讓穗乃果多問,海未簡短地道了謝,接著她才開始撥打電話。

比起妮可和花陽,海未決定打給在當校園偶像時與自己成了一小隊的希和凜,所以她先打給了希。


『唔……海未醬?』


希接起電話的聲音讓海未頓時覺得糟了──對方好像已經睡了──但是她還是得硬著頭皮詢問小鳥的事。


『小鳥醬?沒有呀,咱跟妮可親最近都在都外的別墅渡假呢!』

「這樣啊……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妳們了,晚安。」


覺得自己又妨礙到了另一對情侶,海未趕緊道歉並掛上了電話,她心裡已經有感到一些不對勁,所以她毫不猶豫地立刻又打給了凜。


『海未醬?那個,凜醬已經睡了唷……怎麼了嗎?』


打給凜但接起來的是花陽,不過根據花陽說的話,海未應該不是打擾到兩個人,而是打擾到花陽深夜趕稿,這讓她這次的罪惡感沒有這麼重,也不想佔據太多時間,她沒有多說什麼,立刻就向花陽詢問了小鳥的事情。


『小鳥醬嗎?欸──說起來小鳥醬今天也沒有順路經過拉麵店呢,我不是很清楚……』


聽花陽這麼一說,海未才響起小鳥今天也沒有來警署送便當給自己──今天剛好也在外面值了夜勤,她忽略了這件事。


「這樣嗎……那我知道了,抱歉這麼晚還打擾了,但是花陽也要早點睡喔,晚安。」


掛上了最後一通自己能打的電話,海未拿著換洗衣物坐在床尾,她左右仔細望著房間的每一角,嘗試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但是她知道小鳥不是那麼彆扭的人,只有自己直接找到她並跟她道歉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所以她又再次打給了小鳥。

這次的嘟聲只想了大概三次就被接了起來,可是對面的傳來的嗓音讓她很是不解。


『欸……那個……來電顯示園田海未……莫非是園田大隊長本人嗎?』


這個聲音海未聽過,就是秋葉原警察署裡常常值夜班的其中一名員警。


「呃……我是,不過這應該是南小鳥的手機不是嗎?」


海未當下還想著難不成小鳥今天是跑去了警署找自己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家了,但又不想白跑一趟所以還沒回來,甚至生氣地把電話推給了自己的部下,但她又不是會隨便把猜測說出口的人。

還正等著小鳥搶回她自己的手機把自己罵一番,但是員警接下來說的話讓海未愣了整整三分鐘。


『園田隊長認識這個手機的主人嗎?那個,南小姐今天被綁架了,所以私務目前由第四組保管中。』


手機原本要從海未的手中滑落,卻又在下一瞬被她握得緊緊的,她兩眼甚至無法對焦地望著面前的衣櫃,身體顫抖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本來用另一隻手拿著的換洗衣物全部掉到了地板上。


「……你說什麼?」


才剛下班的海未,又立刻開著很少發動的車回到了秋葉原警察署。



2


絢瀨繪里有點懷念那個能夠抱著真姬一起起床一起出門一起下班回家的日子,她摸著床上小貓咪的亂毛,而對方則是有點睡眼惺忪地看著她。


「……還不去上班?」

「嗯……唔……嗯……」


眨著眼盯著表情跟語氣很明顯就是不想起床的繪里,最後真姬還是放棄了睜眼,她又闔上了眼皮就要繼續睡下去。

真姬今天上的是晚班,所以她決定要睡晚一點,而上晚班也就等於她會超過深夜十二點才回到家,這讓繪里又更捨不得跟她分離了。


「都幾歲了……」


閉著眼輕輕吐了一句出來,不知道真姬前一秒還是醒著的話,真以為她是在說夢話了。

真姬是在說繪里都幾歲了,自己當老闆就可以任性不用準時去上班,也沒想過真姬每天在醫院過得多辛苦──當法醫的時候還沒這麼折騰,但這都是她自己選擇的。


「人家想跟真姬在一起嘛……」


繼續挑弄著真姬鬆散的頭髮,清醒的繪里像個小孩子一樣含糊地說著。

雖然被繪里像是在按摩一樣摸著頭讓真姬覺得很舒服,但聽到這句不僅比自己大而且還超過了三十歲的人說的話,她無奈地伸手拍了繪里的臉頰。


「就是因為太閒沒事做才老是想黏著我……」


真姬的語氣聽起來相當微弱卻又聽得出她的百般無奈,沒了力的手從繪里臉上垂了下來。


「什……就、就算不閒也想黏──吼……」


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真姬說的話,差點想要對真姬哭鬧說「那真姬都不想黏著我嗎!?」的繪里立刻改了口,但在她還沒說完的時候就被真姬靠近黏了上來。

嘴上要繪里快點去上班還在嫌棄她,真姬的身體倒是很老實地貼住了繪里,就像一隻找到舒適位置的貓咪,她的呼吸慢慢變得均勻。

──這叫人要怎麼起床嘛?

繪里一邊這麼想著還不是一邊抱緊了真姬,好像又要睡個回籠覺,才剛閉上眼睛把臉埋到了真姬的髮絲裡,一個手機鈴聲嚇得兩人都震了一下。


「明明就很忙……還不去上班……」


知道不是自己的手機響了,真姬索性放開了繪里,翻過身要去幫她拿過放在床頭櫃的手機遞給繪里,全程她都閉著眼睛,也不想確認打來的是誰。


「所以才想黏著真姬嘛──欸……又是海未?」

「欸?」


接過手機的繪里看著來電顯示,那是昨天晚上就打過一通電話給自己的園田海未,望了眼右上角的時間,繪里這次可不敢說被她打擾了。


「咳、咳咳──喂,海未?」


為了不想被海未發現自己還沒有起床,繪里還特意先清了喉嚨才接起電話,讓一旁的真姬不禁又擺出了無奈的表情。


『繪里,妳有空嗎?』


海未的聲音聽起來和平常沒什麼差,所以繪里覺得應該又只是碰到了什麼需要自己幫個小忙的事件,想著真姬的被告一案也快結束了,她就沒有猶豫太久。


「有呀,怎麼了嗎?」


想著果然還是得起床,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就慢慢從床上爬了起來,棉被跟著她的動作被掀了起來,讓覺得冷的真姬趕緊拉了回來。


『小鳥被綁架了。』


繪里的手機從手中滑了下去,今天上晚班的西木野真姬實在是非常想要把絢瀨繪里踢下床,她生氣地爬起來把砸到自己手的手機往繪里臉頰上一拍,讓繪里整個人跳了起來。


「我這就去──!」


幾乎是震驚到忘記要跟真姬說明也對真姬這個手機巴掌不以為意,繪里直接就跳下了床,離開房間前還不忘替真姬蓋上棉被,雖然人家都已經醒來了。


「搞什麼嘛……」


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真姬只是小聲唸了句,往繪里原本躺的位置挪了過去,再把棉被拉到了裸著的肩膀之上,讓自己沉浸在了繪里的味道裡。


3


除了園田海未在掃黑行動開始以後總是晚歸,秋葉原警察署第三刑事組的其他成員也是一樣。

也就包括了渡邊曜。

身為她的同居戀人,櫻內梨子覺得曜晚歸就算了,連出門的時間都愈來愈早,就不知道薪水有沒有調漲,不然她覺得自己真是白白遭到冷落。

唯一能夠慶幸的便是曜還是擁有正常的假日,雖然警察大多為排班制,但曜也因此可以配合非醫院常駐治療師的梨子排假。

今天是園田大隊長在掃黑行動展開後,曜難得的休假日,平時每晚就會睡在一起的她們選擇了一起出門逛街這個休閒活動。

曜好久沒有以便服的姿態走在街上,但她卻因為職業病而時時刻刻注意著周遭,每次都要梨子牽著她的手加大了力道才又意識過來,這時候她就會轉頭對梨子傻笑。


「梨子醬要買衣服嗎?」


兩人出來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漫無目的地走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曜提出了個建議。


「好呀,小鳥前輩的店?」


還在想著究竟要走到哪裡去,被曜提議以後梨子回以她一個親切的微笑,並順便提出了想逛的店。


「嗯,好哇!那就走吧!」


確定了第一個目的地以後,曜大力地甩著彼此牽著的手,就像個還保有天真的小孩子,乍看之下還會讓人以為是姊姊帶著妹妹。

雖然說是她們的假日,但其實是普通上班族的平日,商店街裡的路人零零落落,無非都是些中年婦女或是沒有課的大學生,所以沒有特別親密的兩人走在路上也不會成為焦點。

南小鳥所開的服飾店並不在曜與梨子正在逛的商店街裡,而是在大馬路邊上,隔壁幾間也並不一定是店家,還算是個悠閒的地區。


「欸──前面有警察欸,該不會遇到同事吧……」


兩人走過兩、三條街才抵達了她們的目的地,因為沒有走在對面的街道上,所以不會立刻確認人群是聚集在哪棟建築物面前,曜有點苦笑地這麼說。


「呃……嗯?」


直到她們靠近了以後才發現那些穿著警察制服的人以及圍觀的群眾就是聚在小鳥的店前,並且就如曜所說的,裡面確實有她認識的人。


「那個是不是海未前輩?」


梨子比曜早一步說出了在警察堆裡帶頭的人的名字,讓曜不禁站直身體並踮腳尖嘗試要往人群的圓陣內望過去,接著她很訝異地腳板著地。


「是、是欸……還有繪里前輩……怎麼辦,今天休假,我該不該繞開?可是是在小鳥前輩的店裡……該不會發生了什麼吧?」


確認了裡面的人員以後曜有點膽怯地向後退了一步,手掌摀住的臉靠近梨子的耳朵,就怕自己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被其他警察聽見。

因為她難得的休假當然還是想跟梨子度過的,不過這也要看梨子是怎麼打算的。


「既然是小鳥前輩的店,曜醬妳進去看看吧?而且裡面有五個人呢,感覺不是小事?」


梨子首先放開了曜的手,如果今天有警察聚集的地方是她們完全不認識的地點,梨子可能會擋著曜然後偷偷退開,但是面前可是南小鳥的店,而裡面的警察又是園田海未。


「好、好吧,梨子醬,等我一下下哦……」

「嗯。」


握緊又鬆開被放開的那隻手,曜感覺有點失落,她甚至不是很忍心把梨子丟在原地,所以她在跑開前還特地雙手合十向梨子擺出道歉的模樣才離開。

只是這一去,渡邊曜刑警的假期就結束了。

雖然梨子並沒有因此感到無奈,湧上她們所有人心頭的是無限的慌張以及恐懼。


4


「西木野醫師。」


雖然身為被告跟原告一方,沒有人監督的醫院,西木野真姬還是能夠進出名塚三喜子的病房。

忽然就變得病懨懨的名塚太太在看見真姬開門進入病房以後,只是微弱地喚了聲真姬的名字。


「您還好嗎?」


避免造成下一場訴訟的原因,真姬沒有靠近病床也沒有靠近任何醫療儀器,她只是站在門口遠遠望著名塚太太。


「可能要跟我先生一起去旅行了。」


名塚太太也望著門邊的真姬,她稍微抬起了自己佈滿皺紋的手臂,給真姬看了眼左手上的點滴,平平淡淡地開口。


「您不要這樣說。」


對名塚太太的舉動不以為意,真姬只是身為一個醫生,看著原本好端端的人突然成為一個病人,她露出了有點悲傷的眼神。

名塚太太把一個和藹的微笑送給了這麼說的真姬,接著她又望向窗邊,沒有要讓真姬走到床邊,卻有想要繼續開口的意思。


「絢瀨小姐還不錯,靠著自己的實力一路攀升到了現在的地位。」

「欸?」


還以為是要接下去說什麼,沒想到卻是自己的伴侶被誇了一番,讓真姬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但是她很快地就想到了別的地方,怕不是又要介紹其他男人給自己和繪里,真姬又恢復了原本平靜的表情。


「不像我家孩子,都有他們的爸爸支撐,還不一定能夠成功。」


名塚太太繼續看著窗戶,她的聲線聽起來毫無起伏,卻能讓人感受到無比的無奈。


「一個找了窮人家的小鬼壓榨了許多錢財,一個跟他愛玩的兒時玩伴又繼續混在一起,還不知道要長進,唉……」


甚至開始嘆起氣來,名塚太太全身散發著無奈的氣息,外頭還同時飄進了淒涼的風微弱地吹起了窗簾。


「我又怕沒錢了他們就活不下去了呀……唉……咳、咳、沒事,醫生妳不要過來。」


名塚太太又嘆了一大口氣以後突然咳起嗽來,嚇得真姬想向前去檢查名塚太太得狀態,卻被她舉起手阻止真姬的前進。


「讓絢瀨小姐──絢瀨律師,拆穿他們吧。身為為一個愛擔心的母親,我已經沒有餘力了。」


名塚太太原本舉著的手隨著她說完話就揮了起來,是趕人出去的手勢,而她的另一隻手按下了床邊的按鈕讓上半身慢慢躺下。


「請您多多保重。」


根本說不上是有對話的真姬給名塚太太鞠了一個躬就離開了病房。

離開病房的真姬快步離開了這個走廊,她轉身來到了樓梯轉角靠上牆壁,心情好像被名塚太太的無奈渲染了,她也嘆了一大口氣。


「繪里……」


急診醫面對著不一定能救活的患者,又有這檔莫名其妙的訴訟事件,知道其內幕後甚至無法分辨是非,真姬的心裡徒增著負面能量。

真姬開始有點後悔自己跑回來當醫生了,面對那些只剩空殼的軀體,還比面對一個又一個在自己面前消逝的生命,來得輕鬆多了。

她只是忘記了活人都有一顆機器無法完全計算的腦袋。


5


早上在南小鳥的服飾店裡偵查過後園田海未、絢瀨繪里回到了秋葉原警察署第三刑事組,而除了黑澤露比以外的人,加上明明休假卻跑來上班的渡邊曜,都在外進行海未原本的計畫。


「其實也沒什麼難找的……海未,想想妳最近在做什麼就知道了。」


絢瀨繪里坐在昨晚徹夜未眠卻還是睜著眼不斷搜尋網頁的園田海未旁邊,什麼安慰跟鼓勵的話都不說,偏偏給她潑了個冷水。


「……沒有別的可能性了嗎?」


肝指數上升的海未按著額頭看著面前顯示的網頁,拇指和食指不斷揉捏著眉心,語氣有些不好地向繪里詢問。


「就算有,我也覺得這個是百分之九十五了。」


拍了拍海未的肩膀,從一開始緊張地趕過來到現在,繪里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海未更是皺緊了眉頭。


「他們怎麼敢!」


一氣之下蓋上了筆記型電腦的螢幕,甚至在桌上傳來了「砰」的聲音,睡眠不足的海未整個人爆發了出來。

這舉動讓不是外勤人員的露比在自己的小隔間裡嚇了一大跳,只差沒有喊出「biki」,她幾乎不敢探出頭偷看坐在會議桌上的海未跟繪里。


「在海未開始大量取締以前,他們就是正大光明地做了一些非法的勾當,他們怎麼不敢?」


繪里繼續往海未頭上澆冷水,明明是在談著南小鳥被綁架的話題,兩人就是坐在辦公室這樣對談而已。


「那妳要我怎麼辦!我不就只能繼續捉他們而已嗎!?」


面對平靜的繪里,海未幾乎都快要失去了思考能力,明明還是她把繪里找來的,現在她只想把繪里趕出去。


「海未,我覺得妳需要先睡一覺……」


看海未這樣的態度,繪里也無奈了起來,她把海未面前已經關上的筆記型電腦拿了過來並打開。


「都不知道小鳥是不是安然無恙了,我睡什麼覺!」


雙手扣在桌上抱著頭,海未也沒有抬起頭或是看向繪里,她就是低頭並且已經睜不開眼,卻還是氣力十足地大吼。

繪里沒有繼續回覆海未,她覺得這個無法平靜下來的人已經沒辦法好好談話,她只好自顧自地用著海未的電腦。


「那些黑社會……是很聰明的,他們不可能直接撕票,否則妳還不直接闖進去全部逮捕?」


看海未遲遲沒有抬頭,繪里才緩緩地開了口,她一邊側眼注意著海未的動靜,一邊輕輕在鍵盤上敲打。


「哈……難道妳要我相信小鳥現在平安無事?」


海未並沒有就這樣在桌上睡著,她還醒著而且冷靜了許多,雙手從壓著大陽穴慢慢移到了前面摀住了整張臉。


「自由應該是被侷限住的,但我不認為小鳥會被過分傷害,不然這樣會讓我們更有名義將他們的組織整個拆了,不是嗎?」


繪里在電腦上連續開了好幾個網頁,發現海未的怒氣消了一些以後,她又繼續說明了下去。


「所以他們不是在等妳的下一步,就是在準備交涉了。」


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繪里在瀏覽器上開了二十個網頁,她沒有把電腦推回海未的面前,只是轉過頭等海未慢慢抬起頭。


「哈……」


又呼了一大口氣,海未好像終於調適好了心情,即便她的心還是懸在那裡,她面無表情地抬頭並望向繪里。

確認海未可以好好對話以後,繪里才把電腦螢幕轉向了海未,並一個網頁一個網頁開給她看。


「這是用我們μ's每個人的名字搜尋出來的結果,而這邊是Aqours每個人搜尋出來的結果。妳知道嗎?搶在最前面的新聞都已經不再是過去高中的事蹟了,而是我們現在在做的事。」

「……呃?」


沒有讓海未好好看清楚每個網頁裡顯示著什麼搜尋結果,繪里一頁跳過一頁,迅速地簡單做了一次說明,不過沒有看清楚的海未倒是沒聽懂繪里在說什麼。


「會變成這樣的最大功臣就是妳,海未。妳的掃黑行動引來了黑社會的不滿,一開始只是媒體想要炒作,後來妳盯上的組織卻也因此盯上了我們,他們大概買收了媒體讓他們把我們全部抖了出來,那些組織便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了我們這些人的情報,甚至是目前當著老百姓開拉麵店的凜,雖然身為駭客的津島善子似乎沒被查到就是了。」

「什麼?」


繪里一臉理所當然地敘述這一連串的事件,海未雖然搞清楚了來龍去脈,卻在聽見星空凜以及津島善子也有新聞之後,她有點訝異。

接著繪里把最後兩個網頁開給了海未看,搜尋的關鍵字並非她們任何一個人的名字,也不是媒體的公司名,而是兩個海未最近最熟悉的名字。


「以藥師寺家族為首的冥王組,還有以八倉家族為首的天王組,然而實際上,這是同一家分出來的兩家,對吧?」

「欸、嗯,他們是同一家。」


海未現在進行得火熱的掃黑行動便是以藥師寺以及八倉為主的計畫。

明明只是使用普通的瀏覽器搜尋這兩個名字,不過可以從繪里口中聽見兩家是一家的情報,讓海未又驚訝了一次。


「所以……再過不久,我覺得就會有消息了,我們再等一下吧。」


關上了全部的網頁,該向海未確認完的訊息都確認過了,繪里也把筆記型電腦再次蓋上,然後拍了拍海未的肩膀。

繪里回憶起上一次西木野真姬被綁架的時候,一開始她也是慌得無法思考,所以這次她才能夠保持冷靜──雖然她只是擔憂都藏在了心底。


6


「我好想工作,好想工作──!My work──!」


被暫時停職的小原鞠莉因為在家也沒事做更沒人陪,她直接來到了松浦果南工作的地方打滾──當然是有經過老闆絢瀨繪里同意。


「可是鞠莉學姊,妳這樣來職場上明明是勁敵的律師的事務所,沒問題嗎?」


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堅守崗位的國木田花丸對著在沙發上喊著再怎麼樣也無可奈何的事,好像絲毫不會影響到她工作,她只是平淡地詢問了鞠莉。


「脫下檢察官制服我就只是一般人了!No problem!」


終於被搭理的鞠莉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並對花丸的方向豎起大拇指比了個很好的手勢。

而鞠莉為什麼趕在絢瀨繪里的事務所裡這樣放肆,當然是因為現在辦公室裡只有她跟花丸兩個人。

松浦果南出去取證,絢瀨繪里待在秋葉原警察署裡幫忙園田海未辦案,知道這間事務所空蕩蕩的鞠莉就毫無顧慮地跑來了。


「不過鞠莉學姊為什麼會被停職滋啦?」


停下手上處理文件的工作,花丸抬頭與看起來很清閒的鞠莉對上眼,結果鞠莉卻轉移視線看向了別處。


「很可疑唷滋啦。」


花丸瞇起了眼睛凝視著鞠莉,卻在下一秒發現了鞠莉臉上傳來的無奈,她就恢復了原本若無其事的表情。


「唉……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哪一個被告對判決不服卻又不是能繼續上訴的事吧?」


變回了端正的坐姿,鞠莉原本還很有精神地在那邊喊著工作,現在卻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想著明明自己的辯護都是沒有錯的,不知道為什麼會落成這般下場。


「要不要丸子來查一下是哪個被告人這麼有權利呀滋啦?」

「嗯……不需要吧?知道了又能做什麼呢?鞠莉我可不是被永久停職的喔──!」


聽見鞠莉這樣說,花丸的手就要放上旁邊的電腦鍵盤,卻沒有得到鞠莉的贊成,讓她又縮了回來。


「那丸子也沒辦──」

「我回來了……」

「噢My果南──!」


無奈的話題連宣告結束都來不及,讓花丸更是感到無奈,她看著鞠莉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飛奔到剛進門的果南懷裡,也看到了果南差點向後跌倒的一幕。


「鞠、鞠莉,這、這裡是工作場、場合。」


似乎是還沒有很習慣在他人面前擺出親密的舉動──即便松浦果南在以前隨時都會來一句要不要抱抱就抱了別人──果南忽然結巴了起來,卻也沒有伸手把鞠莉推開。


「嘿──」

「嘿──」

「什、什麼啦!」


花丸和鞠莉在同時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兩人都是因為果南對擁抱這件事忽然害羞起來而感到有趣,瞬間讓果南的臉整個漲紅,並且開始嘗試掙脫出鞠莉的擁抱。

鞠莉抱得很緊,所以掙脫出去的果南自然也用了不少力氣,她幾乎往後要靠到了門上,卻在下一秒撞上了不是門的東西。


「我回……呃?」

「啊啊──!」


差點被果南的後腦杓擊中額頭,靈敏的繪里迅速地伸出手掌抵住了果南的背,發覺自己可能撞到了最不該撞到的人,果南則是嚇得往前跳了一大步。


「……事情都辦完了嗎?」


看著趕緊轉過身面向自己的果南以及後面的鞠莉,繪里關上事務所的門,她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問了工作上的事。


「辦完了!繪里前輩要的證據全部都拿到了!已經完全沒問題了!就剩下最後一次開庭而已!」


剛剛回來的時候明明是有氣無力的模樣,面對繪里卻像個正在報告的軍人,果南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在繪里眼裡看起來這樣似乎是想得到誇獎。


「那……果南先休息一下吧,我是回來找鞠莉的。」

「欸?我?」


知道果南是一大早去了群馬,剛剛是從群馬回來的,繪里就沒有找果南繼續說什麼,她的視線落到了後面的鞠莉身上。


「嗯,關於妳上一個處理的案件,八倉崇一的事情,也就是害妳被停職的原因。」


在繪里說完了這一串簡短的話,鞠莉不禁瞪大了雙眼,然而她不是因為被停職的理由而感到驚訝,而是驚訝繪里竟然知道她負責了什麼案件──明明她沒有到場也沒有被報出來。

佩服地在心裡吹了個口哨,最後鞠莉丟下了果南跟著繪里走到了她的辦公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