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Keiko's troubles

作者:路火燈
更新时间:2018-04-21 08:26
点击:658
章节字数:44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些人吵架想要和好是很困難的,比方說Keiko。

在事務所吵架是一回事,造成另外兩人誤會是另一回事。她也沒想到事務所改朝換代會這麼賤,那套背叛的說詞根本在放屁,就為了中傷不知為何以及何時出現在那裏的Wakana和Hikaru......

那天起,她就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了,何況是Waka醬的宅院。


唉,Keiko對著文件重重嘆了口氣,賴在桌面上凝視今年快用完的桌曆,她想不出怎麼解釋商標的申請,苦無下筆,籃子裡的餅乾吃完了,只剩梶浦老大的愛心伯爵茶,老大去見幾個頭頭,傍晚才回來。

一個人沒什麼不好,不好的是放著那兩隻誤會,推了推手機,訊息好多,她不敢看。

什麼問題都還沒處理好,就什麼都無法給她們交代,想回家團圓還早得很,誰叫妳麻煩添下去了,Keiko舉起腦袋瓜敲敲桌面,一邊敲懊惱,一邊敲靈感。


Keiko啊,覺得輸給Hikaru是理所當然,然後被Wakana深受吸引是沒辦法的事情。

無論舞台上再多的左擁右抱,看似春風得意,黑夜降臨她還是要獨自面對。

當Wakana不曾顯露過的表情,出現在Hi醬面前,暗得難辨腳步的後台上,她又晚來了,令之怯步的,心頭的刺痛,也發現得太晚了,愛情,降臨的瞬間也消逝了。

始終沒有壞掉的情感,全是因為對方是Hi醬。

她不可能跟她爭的,她知道,Wakana也不可能。

童話裡的躲貓貓沒有什麼先到先贏,因為Wa醬希望王子出現,Hikaru殿下就出現啦,肉做的心,要愛上誰,根本不受主角本身控制。

所有人都錯估了十年的份量,所有人都錯估了Keiko對三人關係重視的程度,況且誰規定愛情比友情重要的?

她們可是好不容易才打開Hi醬的心扉,為了這點兒女私情破壞大局,摧毀小光,那才不是Keiko跟老大期望的將來。

更不是Waka醬的期望。


第三天啦,沒有見到的妳,還在生我的氣嘛?

不過Hi醬一定,可以分擔妳的不安吧......

不行,不可以全部丟給Hi醬分擔,她自己就夠沒安全感了還要分給Waka醬,越想越不放心,要趕快把事情解決,回家請大小老婆吃肉賠罪!


想到這,Keiko打起精神來,繼續面對申請書。

一回神,天色已經暗下來,梶浦桑甚感欣慰,目前所有進度都超乎預期,一夜城之戰近在眼前。

進門後東西還沒放下,她瞄了眼客廳,沒人,書房呢?認真的Keiko醬非常美麗,大神偷偷把這一幕截下,傳給了正在趕路的某人,才開始下廚,今晚做什麼菜給Keiko補身子呢......

訊息收到回覆,一張痴漢的貼圖配上『忌妒老師』一詞,使梶浦桑笑得非常開心。

聽見房子裡有哼歌聲,水聲,伴奏著切菜聲,Keiko一度黯然傷神,想家了。

正確來說,想她了。

心痛,但是痛也要前進,為了彼此的將來。


結果認真的Keiko還是扔下心痛,被空氣中瀰漫的蔥爆肉香給拐進了廚房。

唉,身為吃貨就是這點好,轉換心情只需靠食物,梶浦家的女主人還很是溺寵的找了茶匙,給她試味道,怕她用手偷吃不慎燙傷。


十點,放下手邊的事,梶浦桑正打算找Keiko一起看個電視,小Keiko已經自動自發過來蹭大腿,真的是很頑強,卻又不干寂寞的柔弱女生,她才不信Wakana醬沒有為這孩子動心過,再拍個幾張炫耀吧,正當大媽的內心戲蓋過節目本身,相框邊的話機響起音樂,聽設定,糟糕,是棘手的對象。

不知為毛滿臉可惜的老大接起話機,拍拍Keiko的背,抽身離開她,應該是重要的電話吧......

如果是Hi醬的話,......不會離開呢,任她躺個舒服。雖然蹭久了害Hi醬臉紅,會招來Waka醬的搔癢攻擊就是。

想到這,Keiko自顧自地笑起來。


真是的,這兩個小悶騷在一起還有很長的日子要走呢。


沉浸在幸福的小碎片裡,Keiko所沒注意到的沙發後方,梶浦大神的臉色越變越難看。

『......因此,總幹部一致認為,如果梶浦大師一個人的話也就另當別論,但是如果Keiko大人要加入第二次會議,資方認為還是見面好商量,視訊會議取代不了本人出席。......明日的會議還請準時。』

廢話連篇。

本大娘還不知道你們打得是什麼算盤嗎?那天擅自把團員叫過去的帳,都還沒跟你們算清呢......

玻璃窗反射出自己的猙獰,梶浦斟酌著小Keiko出席的風險,就算應付得了媒體那關,進了公司,也不見得能在上任的製作人面前不讓場面失控,如果之中有人得到足夠的情報,拿Hi醬或Wa醬的合約出來談籌碼,依她目前的精神狀態,大神如梶浦,沒有自信能替她擋下來,她自己都還陷在情傷好嗎......況且還事關Wakana......

渾帳,這些風險明明避得掉,每家公司都擁坐現代科技,拿著舊制度的誇大成績說漂亮話,無恥。

得到願意一起戰鬥的夥伴是很令人高興,但是梶浦也很怕自己間接翻了三個孩子的船,強行勸退Wakana還做得到,勸退小Keiko?

她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小女強人,腦中的遊覽紀錄很不樂觀啊,但還是得再試一次。

「要不要出席,不在我,我等會再給你確認。」

『......謹候您的答覆。』


結束通話,Keiko看著回到身邊的梶浦老大,有點被嚇著。好恐怖的氣場,花生什馬事?

「Keiko。」點到名字她趕緊坐正。

「現在的話,還來得及喔,退出。」字字句句宛如削千刃,但是Keiko在圈子裡也在老大身邊多年,不是被嚇長大的。

「明天的會議妳可以現在就退出,因為實話實說,現場我照顧不了妳。」

現場?喔喔...我明白了。

「沒關係,我要出席。由記老大,我不會放妳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我太清楚那種滋味了。」Keiko堅定的語氣軟化了梶浦的臉色。

「要是妳在...別人面前也這麼堅持就好了。」

「欸?怎麼聽起來像埋怨?」

Keiko緊張的反應引起梶浦桑的三八式笑容。

就寢前,梶浦傳送了封訊息:「Wakana啊Wakana,真是太浪費了,這麼一個好女人 (´▽`)」


『一點也沒錯(´‧ ω‵ ‧ )*』遠方如是回復。

「打算來搶人嗎? (´▽`)」

『搶啥?她本來就是我的(`・ω・´)』

安心闔上眼,梶浦由衷期待明日的到來。




十點的會議,兩人九點到了會議室,當然經歷過各種迴避,這期間確認了名單,條例,自己的記者人脈,Keiko絲毫不敢大意,究竟為什麼一旁的老大會如此悠哉呢?難道有什麼王牌會出現嗎?

小助理前來報到的第一件事,上繳的文件,竟是讓老大確認逃生路線,這......頗不吉利吧?

開會前五分鐘,小助理請兩位移駕至隔壁那間,隔音效果更糟糕的會議室,梶浦大神從容起身,Keiko連忙跟上。

轉角的瞬間,遠方成對的身影,又讓她怯步了。


不,不可能!不要又再來一次!


Keiko倒退的第二步,撞上了布質類的牆壁,還來不及確定是不是自己眼花,牆壁伸出了一隻大手摀住她的嘴,擭住她整隻手腕,力氣跟鍛練過的Keiko不相上下,她張嘴就想咬,沒想到對方先咬了自己耳朵。

這香味,這睫毛長度,這上仰對視剛剛好的角度......不正是她遠征海外中的緋聞對象嗎?

只見對方壓低帽緣,眼神藏不住盈盈笑意,在梶浦大神的竊笑和讚許下,人拖著跑了。


逃離人群的視線範圍,一處兩處三四處拐彎,Keiko反應不及,被強行關進尚未布置的備用休息室,她的氣惱還無處宣洩,只能在喘息間丟出一句:

「Ka...Kaori...,妳來幹嘛的啊?!」

歌手Kaori把門上好鎖,高挑的身姿輕而易舉將小小的她圈在牆角,奇怪,是太久沒見嗎?怎麼喉嚨有點痛,有點想哭。

在Kaori強勢的懷抱中,兩人緩緩滑落,直接坐到地毯上。

「我回來了,Kei醬。我好想妳......」甜膩的聲音,以及後腦杓感受到的粗重氣息,莫名令她暈眩。

「唉,歡迎回來,......雖然妳害我把事情搞砸了。」

「那就沒辦法了,一起落跑吧,吃肉去!」

「不行啦!妳這是一個負責任的大人該有的行為嗎?!」

「責任什麼?這是妳該做的事嗎?」閃亮的眼底盡是不祥的笑意,偏頭痛,她試圖用凝視讓對方理解自己的嚴肅。

對方理解錯誤,湊上前給了她一個深至喉嚨的吻,她唯一能思考的是:

窩低媽呀,為什麼這小妮子的吻功會如此專精啊?


「就跟妳說,想去吃肉了嘛......」

「妳...委屈個屁!還舔嘴!...嗚嗯...」

嬌喘和怒視都沒能阻止她第二個深吻,樂在其中卻絕對深情的音樂家,餓了。


親耳聽見Kaori肚子咕嚕嚕作響,Keiko大眼圓睜。

「該不會...妳一下機就趕來這裡了吧......?」還吐舌,肯定是!

「因為我有任務在身嘛,比方說趕在開會前,綁架Keiko!」

「原來如此,妳是公司的人馬!」Keiko一邊指責道,一邊翻開自己的名牌包,應該還有一條......

「才不是,妳再讓綁架犯不高興,小心我拿妳當正餐...!」

這番發言令Keiko一陣雞皮疙瘩,啊,找到了,充飢用的巧克力棒。

「那先把這個吃了,別老是讓自己餓肚子!」她撐著輩分教訓犯人,想拿出氣魄,又怕犯人繼續發狠。


Kaori始終不減的笑意,因為震驚而不見了,接過巧克力棒,她折半歸還,那善良的人質搖搖頭。

「妳再不接,我就用嘴巴裡這塊餵妳。」看著Kaori沒有笑意的咀嚼,Keiko桑心頭湧起一股無名火,她把折半回來的那塊塞進嘴裡,然後雙手托住那個天殺的高個子的側臉,粗暴地全數歸還。

但是論親吻,她是鬥不過Kaori醬的,害自己吃進了不少,差點沒嗆死。


「多謝款待呀......但是會議結束前,我不會讓妳走,這是,我們的決定。」

我們。Keiko桑實在很疲倦,放棄抵抗了。她想著另外兩人的未來,覺得自己真沒用,依著那個天殺的接吻魔,斷斷續續啜泣起來。


Kaori知道她不應該嘴角上揚,但是覺得自己等了那麼久,值得。


時間過去好像一整天那麼久,Kaori才給Keiko桑補好妝,她人偶般的表情,還有溫馴的牽手,令Kaori有點不安。

她試著在她晢白的脖子留下傷痕,但是沒有任何牴觸,無趣,Keiko桑將她柔順的長髮往前撥,遮住了那被視為幼稚的痕跡。

不是不痛了,只是痛得麻木。


走回會議室,半掩的門扉後燈還開著,她機械式地敲敲門,沒有期待得到回音。

「啊,Kei醬,我們正好要去吃飯,妳想吃什麼呢?」朝思暮想的Wakana坐在迴轉椅上,一副開完會的樣子。

「......騙人!!」

「......Kei醬!!」

兩人同時跳起來,坐在另一張椅子上的Hikaru的表情好像無力吐槽她們的反射弧。

不管,先抱抱!


梶浦大神頂著她最三八的笑容欣賞著,叫Hikaru 不用擔心後面那尊閻王般的少女。


「那麼,有人打算要給我解釋清楚嗎?」Keiko很需要控場優勢,偏偏某處傳來咕嚕聲,所有人妳看我我看妳,先吃飯再講吧。


「Keiko,不用怕,我們給妳撐腰,儘管去做妳想做的事!」走道上,Waka醬牽起她的左手。

「我們等妳回來,無論多久。」Hi醬一伸出掌心,她習慣性右手交上去。


沒手可牽的Kaori,默默尾隨在後,大神如梶浦一切收在眼底,老神在在。

不料,Keiko桑回眸對她性感一笑:

「下次再吃肉吧,我請客。」

長髮間的傷痕若影若現,Kaori醬眼底淨是不祥的笑意,梶浦老師也看見了,好像察覺了新的煩惱。

「我說妳啊,Kaori醬......再等等吧。」

「等啥?」梶浦扶住前額,想都不用想下一句接的是什麼。


她本來就是我的。


嚴正義詞給你聲明一番,以上全是虛構!
因為只是想安慰在某處的妳才寫的,業界黑暗什麼的,戰術什麼的,我大腦沒那麼好,專長是感情用事!
這次有四千字了,還沒打底子.......豪感動喔喔喔(`・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