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Hikaru's hand

作者:路火燈
更新时间:2018-04-20 03:08
点击:88
章节字数:19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清晨稍早溫度格外低的時候,Hikaru背貼著背,試圖給徹夜死守的Wakana一點溫暖。

她們就在彼此身邊,卻都這麼心寒。


Hikaru說去吧,她知道上哪去找那個負心漢。

她給她添衣服,交代她時機,目送她下樓,但不跟她去。

因為Hikaru相信,今天就是『這一天』了。她要讓『這一天』發生。


天色尚暗,回到房間,她也沒能夠闔眼。

房間裡全是毛茸茸的材質,唯獨Wakana的毛毯氣味環繞著她,孤寂感一瞬間啃咬胸口,疼得她直滾淚珠。

她只能抱緊自己,捲縮在回憶的一角。


哭吧,哭累了,就睡得著了。

她哄著自己。


恍惚間,她看著Hikaru牽起Wakana桑的手,一起出門,明目張膽的牽著,一路到車站,肩並著肩到十指交扣,一直牽到老師家門口,在細雨中風花雪月。

是Hikaru按了門鈴,是Hikaru在老師打招呼之前撇見了那頭萬惡的長髮,正往上走,是Hikaru死火山爆發:


「 不許動!!!! 」

這難得的爆炸嚇傻了女主人,嚇得Keiko一失足,跌向樓梯間姿勢蠢滿分,膝蓋當場流血破皮。

「碰噹」緊接著「痛啊!!!」

霎時所有的曖昧分出勝負,Wakana桑鬆開了Hikaru的,還是Hikaru鬆開了她倆的手呢?


都沒有關係了。因為都是為了Keiko。


Wakana上前身子一軟,完全將Keiko納入懷裡,罵著大笨蛋。

「大笨蛋!! 又這麼不小心!! 淨給老師添麻煩! 」

「妳才大笨蛋!! 我又不是故意的嗚嗚嗚咿...」

「笨蛋! 我明明也不是故意的嘛...嗚哇......」

兩人相罵不過第三句就失聲痛哭起來,梶浦師長勸架還沒成就得去翻衛生紙和急救箱了。


見證這一幕,Hikaru覺得解脫了。

真是太好了,還會有比這更美的結局嗎?

配角是時候在她們的故事裡退場了。


Hikaru轉身而去,面對她的背影,梶浦十分糾結,抓住了她一無所有的右手,只是塞了把舊傘,沒有阻攔的意思,就怕斷腸人淋雨。

對失戀的人來說,其實淋雨也沒關係,因為走沒多遠,就會發現臉還是濕了,而那是停不了遮不住的雨。

沒撐傘的那隻手正打算給自己擦擦臉,卻碰上另一隻手。

不對,這隻擦淚的手冷如冰,不是自己的。

Hikaru朝那隻多出來的手努力聚焦,那手乾脆貼住她左邊臉頰,冰得她清醒大半。

光線雖不足,指縫後Wakana桑的容貌靠太近,太好認了。


「是夢什麼呢?哭成這樣......」冰涼的指尖都沾滿了水光,可見她為她擦了好多次了。

「......歡迎回來?」她有點不相信。

「我回來啦,Hi醬。」Wakana自己也很難以置信。居然就這麼丟下這孩子,放她一個人胡思亂想多可怕呀。

「Keiko桑也回來了嗎?」硬是從毯繭中抬起頭,外頭陽光薄弱還有溼氣的味道,但沒有看到第二個身影。

「沒有喔,我們沒有見到面。」

「...欸?那重逢的場景呢?沒發生嗎?」

「妳在說什麼?她只是不見我,不過已經沒關係了,因為」

「哪裡沒關係啊?怎麼可能沒關係!!」發現事情跟預期的不同,又失控對人家大小聲,她把頭縮進繭裡,用力逃避現實。

妳們到底怎麼了?讓我回到夢裡,讓我回到夢裡!


「因為我,比較怕妳誤會。」那隻冷冰冰的手現在伸向她的髮根,輕輕觸及頭皮。

「或許吧,見了面,事情就不一樣了。可事實就是我們沒有見到對方啊。

老師承諾會安排好她的,所以要我回到妳身邊......

Hi醬,我好冷。」說完手便鑽往後頸,毛細孔被撩的一陣亂舞。

Hi醬本人判斷,這是騷擾,無視。


但是很快的,手的觸感便遠離了。

「Hikaru,對我來說,她是無可替代的,但妳也是啊...

妳就那麼不相信我的感情嗎?

那些恐怖的燈光下,舞台後的黑暗中,

妳一次又一次地找到我,一次又一次的給予我雙手,

妳說說看妳是存心要讓我誤會的嗎?

讓我誤會之後又聲稱自顧自的誤會嗎?

誤會就誤會,

從現在起當真就好啦。

只給妳做飯,只叫妳起床,在妳不安的時候抱抱,在妳誤會的時候回到妳身邊,

證明妳沒有誤會我有那麼重視妳,

不要隨便誤會我,

我才不會因為誤會自己的感情而拋下Keiko,

然而我最喜歡的人現在包得像大福一樣,用一條毛毯隔絕世界與我...

我好冷,讓我進去嘛......」


那團毛球大福挪了挪,細細傳出了聲:「妳明明拋下我了...」

好生委屈。

那一長串的告白都沒逼哭Wakana自己,對方一句話她內疚到不行。

「嗚咿,對不起嘛......我回來了啦...嗚」

「太狡猾了...」

大幅的內餡Hikaru一邊這麼說,一邊掀開自己一小角,漸漸把自己弄哭的回家的人包進去。



雨下了很久,她們決定不出門,很晚才弄了午餐。

她們依然在等最後那個人回家,不時會在玄關幾處逗留。等到月亮出現,Hikaru看見傘桶裡那把多出來的雨傘時,一度非常困惑,隨口問Wakana是不是老師借出的傘,她直誇Hi醬好厲害,不愧是偵探遊戲高手。

Hikaru隨後帶著神秘的笑容,牽起兩人的手,半撒嬌半威脅道:

「晚上睡覺時不可以放開喔......」


看這表情,Wakana有點緊張她不在家時,這孩子究竟做了什麼噩夢,但是她很樂意迎接不只一個十指交扣的天亮。


累死我了,
那種「原來是夢啊」的失落感,都不知道經歷幾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