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现行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4-20 19:23
点击:93
章节字数:27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节打得太憋屈,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气。大胜对手之后,H大女篮的姑娘们终于肆无忌惮,疯了一样抱在一起狂蹦,还十分欠扁地、阳光灿烂地跑去和对方握手。

那个之前被虞若蓝野兽威胁了的后卫,后面三节都没再有什么动作,握手的时候也一副夹紧尾巴的怂态。

倒是虞若蓝恢复了日常的慈眉善目,微微弯着腰,认真地握了很久。

章澍在旁边拼命颤抖,忍住不笑出声音。

这边厢,林青发觉比赛结束,正准备起身开溜,一眼扫到场下肖阳拍了拍章澍的肩,似乎,在往自己的方向指。

她急忙扶了扶帽檐想躲,还是没来得及,对上了眼神。

章澍显然是懵的,和上回在学校被突袭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的表情。

啧,这两个人。

肖阳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头,向看台上的林青招了招手,示意她往这边来。这一招手,全队的女孩子们齐刷刷都往看台上瞅了。

随后,均露出了慈祥的、意味深长的面部表情。

林青看这局面也是没救,整理整理方才慌张之下小凌乱的仪容,从从容容迈步走下看台。

直到林青走到章澍面前,后者还是捏着条毛巾,呆呆地站在原地,浑身热腾腾的,微微喘着气。她的额发贴在红彤彤的脸上,臂上的肌肉仍处在紧张状态,线条有点迷人。

好像还是没能消化,早上还在手机屏幕里的那个人,为什么又突然实体化了。

自诩体贴的林青轻轻拍了拍阿澍的脑袋,悄悄地说:“对不起。”

随后转过身去,笑着问肖阳,“我是怎么被你逮到的?”

“这个……中间我换下场的时候,扫了一眼看台……”肖阳顿了顿,抬眼,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你眼力很好诶,我都这么藏了。”

“em……可能是因为你,戴了这么一顶帽子吧。”

肖阳注意到林青,完全是因为整个看台上就只有这么一顶火红的棒球帽,印着W城学院的标志,丑得无法言喻。

第一眼也就感叹一下,后来怀疑是W城学院的探子来收集数据,就再打量打量……啧,是这家伙啊。

林青愣了愣,伸手摘下那顶火红的帽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缓缓转回去,一头挂到章澍的身上,笑得直抖。

刚才买帽子的时候太匆忙,根本没考虑到颜色,抓了就跑,真是失策。

肖阳现在相信了,多聪明的人,碰到恋爱,脑子都会禁不住开个小差。

章澍刚出的汗浸得球衣还湿着,想要躲也没来得及,猝不及防,被林青就这么按着肩膀一通抖。

“快起来,我衣服都是汗……”重点是大哥您比我高啊这姿势不要太奇怪!

林青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趴着笑得停不下来。她身上那股熟悉的香气,随着细微的起伏透上来,撩得章澍心里一慌,面上运动的潮红尚未消尽,又添一把色彩。

“哎呀呀,瞧阿澍这脸红得~”许梦周身残志坚,啊不身坚志残地起哄,带得整个队都是一片欢乐的声音。

章澍此时此刻,把变成土行孙列为超能力get目标首位,艰难地将目光移向教练老金。

老金感受到章澍的瞳孔地震,居然看懂了她的意思,抬了抬下巴,给了个“没事”的眼神。

“其他人先回去休息,放松一下,晚上七点老地方开总结会。”

肖阳听到“其他人”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摆出视死如归的脸色,果不其然。

“大胖和我在留这儿看看B城农大和H城建大的比赛。”

“啊————不——要——走——”肖阳企图拉住如潮水般退去的队友们,而亲队友们纷纷以西天云彩的方式与她作别,毫不留恋。

她叹了口气,甩着无力的胳膊往看台上挪,在第一排坐下来。

还没来得及抬头找老金,脸上忽然一冰,她本能地往边上一躲。是徐知北,手里拿着桃子味的功能饮料,在她旁边坐下来。

不知道因为是徐知北,还是桃子味的功能饮料,肖·社会·阳对被冰了一把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

只是接过来拧开,问:“怎么没回去,连打三节很累的,回去放松一下。”

徐知北也拧开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没事,我来多学点东西,再说也不怎么累。”

哎呦呵小家伙长大了?能了?敢顶嘴了?叛逆期了?

肖阳内心虽然黑人三连,眼角瞥到徐知北清澈的眼神,到嘴边的凶却也凶不出口了。头疼。

啊……啊实在在意得不得了。肖阳一把抓起徐知北的一条腿,架在膝上就开始捏。

“我还是给你捏捏吧,明儿你还要接着二万五千里呢。”

在脸皮赛城墙的肖阳的视角,是没什么问题的。何止是没什么问题,简直一个水到渠成。

徐知北这边吓得差点休克,用力想要抽回腿,奈何肖阳手劲了得,她只得低声挤出句话,

“阳哥!阳哥你放下旁边都是人!”

肖阳正想说“没关系”,往边上一瞥,发现小家伙球裤太宽松,给她这么一架架空,又是在看台上坐着。

台下好风光。

肖阳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腿,徐知北顺势飞快地缩回去,耳根子通红。两个人在奇怪的气氛中一言不发,夹着胳膊抖着腿,尴尬地盯着场下显然还没有开始的比赛。

姗姗来迟的老金小碎步跑到肖阳她们边上, 长舒一口气,情绪显得十分高涨。

“大胖我跟你说啊,刚刚我碰到W城工大的教练,好好给他嘲讽了一顿,出口气,看他们下回再碰到我们,也不敢动手动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欸,知北在啊,好好好,好好学习一下人家的打法……”

老金在说了一溜串之后,终于发现这两个人之间的诡异气氛,闹不明白怎么回事,继续说下去也不太对头。

于是,老金加入。三个人夹着胳膊抖着腿,一齐默默盯着场上还在热身的两支队伍。


章澍缓了半天缓过劲儿来,在欢乐的队友的包围之下,终于找回了自我,扯着林青的手就是一个200米冲刺。林青被猛扯一趔趄,莫名其妙也跟着跑,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后面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队友们七嘴八舌,什么“这么着急呀”,什么“没人跟你抢姑娘啊”,什么“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吗”,章澍恨得牙痒痒,真想回去一顿揍。

但她现在还有个更想揍的人。

终于跑出一段距离,也听不明白队友聒噪的声音了,章澍停下脚步,猛喘气。

林青倒是游刃有余,一手拎着她的小提包儿,一手还轻轻抚着章澍的背。

“为什么跑这么急啊,比赛刚结束那么累。”

可恶。章澍又一次回忆起八百米考试被王者林青统治的恐惧,没想到自己打了一年多球,照样在她面前毫无竞争力。

“你还问我,跑,跑得急,”章澍稳了稳,直起身子,“你是不是先得给个说法?”

瞧见小家伙疑似恼羞成怒,林青也不拐弯,顺手揽上她的腰,往前慢慢走着。

“什么说法呀,我女朋友有这么重要的球赛,我当然想来给她加油啊。”

“那……那你又这么突然,一句话不讲就过来,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章澍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实在觉得两次都懵b十分地丢脸。

“唉,本来怕你紧张,没敢让你知道,准备等全部比赛都结束再蹦出来的,结果第一场就被抓了个现行。”

谁能想到会搞砸呢!该死的帽子,该死的肖阳。

“我在场上不会想这么多的啊……”章澍此时,心情可以说十分复杂了。

所以林青,你是想这么多天就默默坐在台下看着我,到最后才肯蹦出来见我,就因为怕我紧张吗?

她这么,这么忙的一个人。

想到自己从没有想到要跋山涉水去找林青,为了见她一面或是为她加油鼓劲,章澍心底涌起一点小愧疚,还有这么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

这样一来,腰上缠绕着的那只不太安分的胳膊,也就没那么惹人嫌了。


感谢_(:з」∠)_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 赞赏了 3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