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悄悄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4-10 23:24
点击:567
章节字数:25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青觉得自己的计划实在是太完美了。

悄悄定了章澍她们队下榻的酒店,把行李箱扔下之后赶去看比赛。悄悄选一个不起眼的看台座位,悄悄给她家宝宝拍一吨特写,等全部比赛都结束之后,再突然出现给她个惊喜。

至于之后能不能把她拐回宾馆,就另说了。

倒不是全因为想要制造个天大的惊喜,林青还是担心小家伙太容易紧张,万一坐太显眼给瞧见了,会不会脚下打滑无缘赛场。

这也是在暑假训练期间,除了第一次碰上,之后林青一次也没去旁观的原因。

于是,林青拖着一只商务行李箱,愉快南下,临走时还不忘叮嘱陆畅好好完成报告书。


前面的计划执行起来毫无难度,就差溜进体育馆看比赛这一环了。

林青走到W城学院体育馆内,循声找到入口,稍微瞄了一眼场内,比赛好像已经开始了。

她悄悄走近,再扫一眼看台,发现,好像跟想象的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记忆中,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场合,难道不应该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啊不,总之就是那种可以玩人浪的密度和兴奋度嘛。

为什么才坐了三四排,还稀稀拉拉的,这让我怎么隐蔽?

林青瞬间觉得头秃,早知道应该带一套帽子口罩墨镜来的。她有些悲哀地转过身,一眼看见旁边杂货铺竟然有卖鸭舌帽,一瞬间心情转晴。

林青戴好帽子,夹着包,弯下腰,以一种不太光明正大的姿势摸进看台。中途还撞到了一个大爷的搪瓷罐儿,又是好一通道歉。

十分不容易地找了个离看台不远不近,离人群不远不近不突兀的座位,林青觉得终于安逸了。

她抬起头,才发现场上气氛有一点不对。

按道理,比赛应该才开始不久,但这种黑社会打架一样一触即发的对峙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们停下来了?倒在地上的那个是受伤了吗啊不是阿澍,那个高个子是要打架吗?

嗯???


此时此刻,场内的H大球员们也非常的懵b。

今天早上肖队抽签的时候,她们还贼高兴。她们抽到的是甲组A小组,之前担心在小组赛就遇到的W城学院和B城医大,开挂一般一起分在了C组,即将上演死亡之谷。

这群人甚至高兴地开了哪支队伍会出线的赌局。对即将对阵的W城工大,因为往年表现平庸,没什么高手存在,她们也没很上心。

比赛开始不到半节,肖阳就感觉到非常不舒服了。这支队的打法很……简而言之,动作很不干净。专挑一些刁钻的角度做小动作,裁判捕捉不到,格外烦人。

到第一节快结束的时候,H大这边每个人的情绪都已经不太好。局势由于对方这种乱七八糟的打法,一时也没有展开。

老金的眉头早就锁成了九连环,他打算着,等这一节结束就给孩子们改个战术。

首发的五个里,四个已经算有经验的了,虽然非常不爽,动作上却仍旧稳扎稳打不露破绽。

许梦舟年纪稍小,性子也急,三下两下就燥起来了。结果脚下失了分寸,没怎么注意到,被对方后卫绊了一下。

当时许梦舟动作很快,由于惯性一下子摔出好远,在地上滑了两秒才停下,整个人摔懵了一样,缩着身子,整张脸皱成一团。

肖阳她们四个还正跑位,一听声音,扭头就慌了,急忙围上去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想到许梦舟对这类打法这么无法应对,着急上火给人家瞅住破绽绊了一跤。

在场的工作人员很快围上来,把许梦舟移动到场边,查看伤势,好在不是很严重。

然而裁判并没有判对方球员犯规。

那个绊了人的家伙面对气压极低的H大队员,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她知道H大队历来守规矩得很,不会傻到跑去质疑裁判。

肖阳此刻的内心可以说是惊涛骇浪了,但她也清楚,此时最忌暴躁。

质疑裁判会对接下来的比赛造成不利,拉着对方打架……开玩笑你给我打残了我拿什么打下面的比赛啊?且不说还有个叫体育精神的东西存在。

正在努力平静心情的关口,身边有一个人,大步朝对手走了过去。

高高的个子,沉稳的脚步,几乎是逼近的节奏,姿势那叫一个挑衅。谁也没想到,虞若蓝会在此时走出来。

所有人都愣了,也忘了去拽虞若蓝,只那么傻呆呆看着。

那个绊人的家伙就这样被死逼到边线,不知道被说了什么,脸都绿了。

章澍站得比较靠边,完全不相信刚才感受到的野生动物一般的压迫力,是来自和她一个房间的,温柔的阿蓝。

她一脸凌乱地看向身边的老金,后者非常平静,甚至笑得有点诡异。

“别小看大鱼啊,她大一的时候,可是全国大学生跆拳道冠军。”

章澍默默转过头,搓了搓衣角,不得不说很爽了。

趁着第一节结束的时间,老金给队员们讲了讲应对方式,对方的漏洞其实非常多,抓起来一点都不难。

徐知北听得懵懵懂懂,在一边跟着点头。讲完大家散开,稍作调整。她正忙着端水递毛巾,肖阳一声霹雳,“教练,让知北替舟舟吧。”

许梦舟虽然只是擦伤,但情况确实不太适合马上上场。老金也知道,肖阳是想让徐知北练一练,毕竟这样乱七八糟的对手不算常常有。

他点了头。

徐知北差点没捏不住毛巾,脑袋一下就空了,“诶?”

“诶什么诶,上来,打狠一点,来谁怼谁!”肖阳现在像只蚂蚱,只想上场一通蹦跶。

章澍脸一黑,哪有这么教的,但想想这场面确实可气,怼吧。裁判应该也感觉到了,之后应该会更加注意。


此时心情难以言喻的,还有一个人。

林青坐在看台座椅上,把手机攥得紧紧的。她不很懂球,但场面基本上能明白了。

虽然一直都知道篮球是一项有着激烈的身体碰撞的竞技体育,虽然知道阿澍做什么都会拼尽全力,虽然知道受伤是寻常。

但这件事明明白白摆在自己面前,哪怕是可能性,林青都觉得十分烦躁。

如果,刚才倒在地上的人是阿澍,林青觉得自己大概会直接跳进这个斗兽场,手撕肇事者。


之后的比赛,自然是没有悬念的。

H大女篮的壮士们凶起来真是酷,即使是小鸡仔徐知北,也拿出了十二分的演技,凶得不可一世。

肖阳和章澍配合得天衣无缝,攻势强劲。内线由开了挂的虞若蓝把守,中投命中率上线,球进得和倒豆子似的。

简直可以被称为凌虐。

林青黑沉沉的脸色逐渐消失了,方才的不快也慢慢淡了。这还是她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一场球赛,是她家阿澍的球赛。

球赛中的阿澍,的确和往常不同,非常的,不同。

红边黑底的球衣衬得她白得发亮,左臂火红油彩般的印记随着动作而飞荡,仿佛纹身一般具有着莫名其妙的震慑力。

一开始还担心过,阿澍会不会发现自己,现在想来真是多虑。

看看她的集中力啊,像全世界只有场上十个人一般。

隔着好几层观众,隔着喧嚣与欢呼,林青还是准确地感知到,章澍的全神贯注。

她能想到恋人黑亮的眼珠,额前的碎发,下巴上挂的汗珠……真是致命的吸引力。

流畅的传球,漂亮的命中,林青没有想到奔跑着跃动着的阿澍,会这么的撩人。

“嘟——”

最终的哨声响起,林青如梦初醒。

啧,忘了拍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