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1:43
点击:262
章节字数:37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名為■■的■■,依舊不變。




西木野真姬將後腦袋瓜枕在沙發的扶手處,背部靠著柔軟的抱枕,整個身子懶散躺臥在長型沙發上,難得如此悠閒地當起了沙發馬鈴薯。


她戴著粗框眼鏡,目光看著握在手掌心的平板螢幕,瀏覽醫療網頁,看著最新的醫療研究雜誌的電子報。




此時的門鎖聲響起,一段沉重的腳步聲來到了門板,門板的喇叭鎖轉開的聲響,接著是門板被推開的聲音,同時響起的是一道軟軟帶著濃厚的疲倦感的嗓音。


「咱回來了。」被長時間精神轟炸的東條希顯得疲憊許多,也可以說已經呈現精神死亡的狀態,面臨即將升高中的國三生而言,接近考季簡直天天都在地獄中渡過。  


「嗯,歡迎回來。」慣例回應,但眼神也沒移開過平板。




東條希望著已經呈現沙發馬鈴薯樣的西木野真姬,雖然知道眼前的這位醫師不再窩在自己的房間看那些艱澀的醫療相關的原文書或是在醫院內的研發處待上十幾天,而在客廳的沙發休閒的模樣是很難得的,但是、但是…隨手將參考書的袋子和書包放在沙發旁邊,然後趴臥在西木野真姬的身上。


「哇!」雖然對這突如其然的舉動不感到任何意外,但是被一個小孩壓住的感覺也不是很好。


一開始對於這樣的親密接觸,西木野真姬還會有所不自在會推開東條希,只是耍賴的小狸貓總是賴著不走,一次兩次、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這樣下來,現在的西木野真姬已經習慣到,會先將平板放置矮茶几上,右手扶住了東條希的身子避免她從沙發掉落,左手輕輕拍著對方的後腦袋瓜。


得到的是對方靠在肩窩處的額頭撒嬌般的說著,「今天考試好多…」


「那回房休息不是更好。」掌心貼在對方的肩膀處輕輕推著,得到的是耍賴的狸貓用手臂環繞著頸部,死都不走的模樣。


「走不動了…咱想先睡一下。」




但是我很不想讓妳趴在我身上,很重。


這是西木野真姬從未對東條希說過的話,掌心順著對方柔順的長髮在背部輕輕撫著,「唉…下不為例。」與無可奈何的語氣相反的是嘴角漾起了對方無法察覺的笑容,滿足地閉起了雙眼。


感受到對方的掌心在後腦袋瓜輕拍兩下表示妥協,聽見了這樣的答案的東條希在西木野真姬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自動自發的側躺在沙發內側面向著西木野真姬並調整到常窩在對方懷中舒適的位置。


只見西木野真姬盡可能的向外側移動到可能會掉下去的範圍,不禁有點感嘆,從小孩開始相處到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少女,能窩的空間也越來越小,沙發是不是也要更換成能攤平成床的沙發床呢?




當晚上終於與同學們討論今年的專題報告到一段落各自解散回到家的矢澤妮可一回到家時看到眼前的景象時,手掌不自覺地伸進了口袋內,拿出了手機,先是猶豫要按下報警專線還是拍照,最後決定開啟了拍攝模式。


西木野真姬迷糊地睜開了雙眼,紫藤困惑地望著正被對她而立的黑髮友人,也是懷中的人的家人。


「妮可妳回來了。」


「嗯,我先回房間了。」




看了下還在熟睡的東條希,西木野真姬笑笑地摸著對方的頭,得到的是意料之內的是像小動物般無意識的蹭蹭,將被枕得發麻的手臂在對方的頭下移開,到了洗手間想洗把臉清醒。


嘩啦─被冰涼的冷水沾濕了臉龐,帶走了睏意的西木野真姬拿起了一旁的毛巾,擦拭著臉頰上的水,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


「矢澤妮可!」


早已將房間門上鎖的矢澤妮可不擔心對方破門而入,而是看著相本內的照片,思考著要如何利用要是哪天室友對家人下手,就能當證據的照片。








東條希記得那是高一時參加學校與鐘錶公司交流的活動,懷錶DIY,當時的她便在教學下有了概念,於是回家後的她決定設計出屬於她的懷錶,看了下日曆,時間還很充裕的可以當作對方的生日禮物。


可是,她忘了每一年西木野主宅所辦的慶生會上,那成堆的禮物山,每一個都比她這個初學者所來的懷錶還來的精緻、高貴,這讓她拿不出有如兒戲般的禮物。




『妳的禮物還沒送出去吧。』矢澤妮可漫不經心說出。


『欸?』面對矢澤妮可的肯定句,讓東條希停頓了擦拭餐盤的舉動,隨後點頭。


『禮物最重要的就是心意,別想太多好嗎?』矢澤妮可將溼答答的手掌擦拭乾淨後便走出廚房,加入了客廳的混戰。








如果還將懷錶隨身攜帶的妳,咱是不是能大膽又自以為的假設,妳希望時間依舊停留在那時候呢?


但是,咱們已經無法回到過去那一段時光了啊…真姬。








發現懷錶不見的西木野真姬正著急地在空中花園處看著地面有沒有懷錶的足跡,也詢問了負責環境整潔的人員有沒有發現,得到的答案是否認時,她的心情有如沉入了海底。


那個懷錶是東條希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也是她最重視的紀念。


為什麼她會讓懷錶再次離開她的身邊呢?西木野真姬咬著下唇,冷靜,西木野冷靜,煩躁於事無補,好好想一想今日到了哪些地方?還有哪些地方沒有找尋過,最後她想起了一個地方,決定早上時去問。


好不容易熬到早晨巡房的時間,西木野真姬敲了敲東條希的病房門,得到了請進的同意後推開門進入,一如往常的詢問、紀錄,在還沒開口詢問東條希懷錶的事情前,對方卻先開口詢問了另一件她一直逃避的事情。


「西木野醫師,我還剩多久的時間?」


錯愕、驚恐地目光注視著一臉平靜的東條希,為什麼希會知道?是誰?


「醫師的義務和責任不就是要和當事者討論病情和療程嗎?即使情況不樂觀。」


「什麼時候…」喃喃的說。


「咱一直在等妳說。」




就如同那時後,等妳親口說。








此時的沉默,如同那時候,依舊不願將事實從自己口中說出,只是逃避的只要不點破就能虛幻的持續下去。




『發生過的時光不要否認!』西木野真姬緊握住雙手成拳,咬著唇,不要否定那些回憶還有她們之間的……。


相較之下東條的語速不變,語氣平穩的回覆,『咱沒否認過咱們相處時的回憶。』


『那為什麼要說我們從未開始過!?』


『吶…真姬,還記得那一天妳對咱說過的話吧?』


『……』


『對不起呢…是咱不適合妳。』


不、不是的!


當她正在思考要如何說、如何解釋自己的處境,她希望,但是她無法說出要對方等待的話語,如同她不能接受自己許下承諾,只見一隻手掌心出現在自己垂首望著地面的視線中,茫然不知的抬頭,望著是她瞭然的模樣,內心一驚。




「『懷錶……請物歸原主。』」




如同那份感情,單方面的放進自己的內心,上鎖。








東條希錯愕地看著西木野真姬伸在自己面前的手掌心。


「妳在說什麼懷錶?咱不知道呢…是真姬掉落的東西嗎?」東條希一臉不知所云地微笑地詢問。


西木野真姬的表情堅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懷錶,在妳那。」


「……」是真的認定懷錶在咱這了呢…明明昨天去的地方也很多,怎能斷定呢?該不會是虛張聲勢地試探咱的反應?還是說真有十足的把握?




就在東條希腦海閃過無數的念頭時,在一旁的西木野真姬拉了床沿的鐵椅並坐了下來,其實她也只是推測罷了,至少昨天最後印象是在進入希的病房,然後回辦公室拿自己的外套再帶希到空中花園,隨後就是在診療室內上班,等夜間巡房時才發現懷錶不見,詢問了打掃人員、也遍尋過那幾段路都沒蹤跡。


當然或許被人撿走了也說不定,但是外表就如同隨處可見的懷表,就算掉落了也不會有人會特意的帶回吧?打掃人員要是撿到遺留物都會統一送回失物招領處,那裏也說明沒記錄到有懷錶,如今看見了東條希閃爍的模樣,更加確認了自己內心的推測。


「那個懷錶,如果妳有撿到,請還給我,那是我最重要的物品。」


「如果…」東條希緊握著掌心中已經被自己體溫相同溫度的懷錶。




「『是妳所最重要的物品,那為何不好好的保管好呢?』」




猛然間,那一句問話與過往的記憶重疊,讓西木野真姬眼神恍惚了起來,讓東條希感覺有所不對,伸出手掌貼在對方的臉頰上。




『────。』只見那個人將握住懷錶的手高高舉起,隨後向前狠狠地拋向牆面。


到頭來,我什麼都守護不了,連最基本的選擇權都沒有,一無是處的我,能拿什麼去保護──呢?




「真姬!」


感覺到兩側臉頰上的柔軟,望見的擔憂的綠眸,頭被人強迫地面向著,感受到對方手掌出力的將自己臉頰的肉往鼻子擠壓,嘴唇受臉頰肌肉的緣故而嘟起,看著呆愣愣任由她玩弄臉頰的西木野真姬的表情感到好笑,輕笑著,隨後語氣一轉,悠悠詢問意識似乎還沒回來的西木野真姬。


「咱是誰?」


「のぞみ…」


「是西木野真姬的誰?」


「───。」








「那一年…為什麼…?」


「對不起…是我…太過軟弱。」西木野真姬愧疚地低下頭緩緩說出了那一年的始末。




「是我覺得…未來太過遙遠了,就算希現在不後悔,那將來呢?妳是如此的善良又年輕,上了大學之後,認識了來自各地的人後,妳真的不會後悔嗎?」不敢抬起頭面對希此時的模樣。


「到時候…我真的放了開手嗎?我一想到與其會有失去妳的可能,到不如一開始就選擇不握緊,只是……我沒想到……」我根本放不下。


東條希苦笑地捏了捏對方的臉頰,她雖然能猜測出一些原因,像是西木野伯父的反對、或是社會異樣的眼光,但沒想到真相卻是如此單純又讓人想揍真姬幾拳,這些問題明明那時候就已經說過了,這個人依舊持續懷疑著。




「明明知道…咱一直在等妳開口。」只要妳一開口,咱就會在妳身邊,即使也明白妳不會說出。


「對不起…」因為知道,如果我說出口的話,有個笨孩子一定會傻傻地等,所以…。








人們總是選擇自認為對對方好的選擇,卻始終不去思考這是否是對方所期許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