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1:41
点击:311
章节字数:37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回】


人的一生中都在做出無數的選擇,只求個不讓自己後悔的道路。




東條希不是傻子。


她自從高燒不退到完全退燒,經歷了精密的檢查,例如基本的抽血、照X光等,到最後甚至FDG(註十五)都列入了檢查清單內。  


如果真和他們所說的,只是單純想查明不明熱的病因,只需要使用鎵-67造影就可以了,何必用到FDG呢?


只是單純的感冒所引起的不明熱,那咳血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是細菌入侵了肺部所引起的?那目前檢查出都正常的咱,是否就能出院而非繼續住在這單人病房呢?




而且…東條希垂目,即使妮可親想表現出平時的相處模式,但手足間還是帶著那小心翼翼,眼眸內帶著壓抑不住的悲傷。


忍不住了,拿起了矢澤妮可放在桌面的PSV,那是她怕咱無聊時拿來消磨時間的,連上了醫院中免費的WIFI,即使開網頁速度沒有電腦平板或是手機等3C產品來得快,但至少現在有大把時間的她有的是耐心等。




然後──。


她將所有紀錄刪除。








當西木野真姬踏進東條希所在的單人病房時,看見的是和樂融融的景象,絢瀨繪里正使用自己帶來的環保碗筷喝著矢澤妮可所熬煮的雞湯,一臉驚喜地說:「真看不出來矢澤小姐的手藝如此的好!」


矢澤妮可自豪地挺起了胸膛,「那當然!」其實她的興趣是往餐飲方面的,但……。


「繪里。」


聽見了西木野真姬的呼喊,絢瀨繪里還沒嚥下的雞湯卡在咽喉中,她連忙拍著自己的胸口,硬是將那一口雞湯吞下,喘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要不然自己會變成史上第一個『上班巡房被邀請喝雞湯,被上司抓包慘遭雞湯噎死』的醫師了,這種蠢到不行的死法她可不想當第一人。


「真姬。」看見對方的出現而開心的東條希,抓住了對方的白袍。


西木野真姬撫摸東條希的頭頂,「今天感覺如何?」拿起了耳溫槍與耳套測量東條希的體溫,36.3,正常範圍。


「感覺良好!」


「這樣啊……」


「突然覺得自己來巡東條小姐這個病房根本就是多餘的……」絢瀨繪里望著眼前西木野真姬將她剛剛的步驟重新來過一次,於是藉由喝著雞湯舉動將口中的話含糊帶過。


「繪里妳剛有說什麼嗎?」


「雞湯真好喝!矢澤小姐的手藝真好!」將碗筷放進了餐盒內的絢瀨繪里說了告退之後便離開了病房。


「真姬。」東條希拉了拉西木野真姬的白袍,「咱什麼時候能出院呢?」


「等妳的檢查報告出爐後。」假裝專注看著病歷表的目光不敢望向正值盯著她看的東條希的表情。


「可是在醫院好無聊…」


「遊戲機不就已經幫妳帶來了嗎?」矢澤妮可拉出櫃子,將一個小包包拿出,從裏頭拿出了PSV及任天堂。


「玩膩了拉…」


「要不我的電腦借妳寫文章吧,關於醫療方面有什麼不懂都可以問我。」西木野真姬說出了另一種解決無聊的辦法,但是這句話卻讓東條希愣住望著她。


「怎、怎麼了嗎?」被注視的西木野真姬不解地望著東條希,自己有哪裡說錯了嗎?


只見東條希搖搖了頭,「這樣好嗎?」


「我晚點巡完房有時間的話就幫妳拿過來。」將病歷本掛回了床板後,再次確認東條希沒有任何異狀後便離去。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妮可親…」


「嗯?」聽見了呼喊的矢澤妮可轉過身,疑惑地望著東條希。


「妳有和真姬說過咱下一本書要寫什麼題材嗎?」


「妳有和我說過妳預計出什麼題材的書嗎?」矢澤妮可反問。








西木野真姬其實也沒把握能隱瞞東條希多久的時間,按照醫師道德來說,希是當事者,主治醫師的她並須站在職業道德的立場,利用醫師的專業向她的病人說明她的病情、症狀、注意事項以及療程等事務,但是…自己怎開了了口,怎能說的出口?


看著所有數據都在正常範圍的西木野真姬及絢瀨繪里的眼中,心情五味雜陳。


之前那些棘手的高燒不退,伴隨著這一次的發病期退去,神奇的消失,好像從未發生過般的無影無蹤,但她們知道這又是一段的潛伏期,讓以西木野真姬為首的醫療團隊感到挫折。


站到了病床門外的走廊,站立巨大的窗戶前,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外,緊握著口袋內的懷錶,試圖平靜自己的心緒。


將握到有溫度的金屬懷錶從口袋拿出,凝視著裏頭停止的時間,對此時浮現出要是時光也因此停止該有多好的天真想法感到可笑。








矢澤妮可正站在機場的大廳,拿起了手機看了下時間,差不多了,也該出現了才對。


「妮可~」一股衝力從她的腰後撞上,讓長期坐在辦公室編寫程式而缺乏運動,有點老人腰的她,就差一點,就那麼一點,就要上演當眾因為腰痛而跪地不起的畫面了。


對方的小手還因此順勢抓住了她腰際的外套衣物,翠綠的眼眸四處張望著找尋他所重視的的親人,卻沒看到記憶中那抹身影,抬起了頭,詢問著臉色有點蒼白的人,「妮可,姊姊呢?」


司已經很讓步的,明明說好要回加拿大帶他坐飛機回日本遊玩的,結果還是要由母親帶他回到機場,結果到了機場也沒看到姊姊!東條司很不滿地鼓起了雙頰嘟著嘴,卻被人用手指夾起了鼻翼。


「就和妳說過別暴衝,這樣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啟動說教模式的矢澤妮可夾著對方的鼻翼,不聽話的小孩就是要接受懲罰。








西木野真姬推開了門,望見的是正站在窗戶面前的身影,那靛紫的長髮有如瀑布般柔順披散在背部,髮尾處自然微微捲曲,其實希的髮質是天然捲髮型,當然沒有她來的誇張到會蓬鬆的程度。


那單薄的身子,她不滿地脫下了自己的白袍,披在對方的肩上,「醫院氣溫冷。」


看著肩上的白袍,東條希內心些許感嘆,曾經她也有穿上白袍的機會,但當她醫學院畢業後,她卻沒有踏上與西木野真姬相同的職場。


她不是當醫師的料也不是聰明的人,之所以能考上醫學院是憑著苦讀及想了解有朝一日能站在西木野真姬的身邊的念頭而努力。


考上後的戰戰兢兢和東條司的養育,讓她曾幾度放棄醫學院這一條艱難的路,專心地照顧自己的弟弟,後來矢澤家的幫助,才讓她有能喘口氣並繼續努力的體力。


這些是那時候東條希沒和西木野真姬說的,如果當初對方沒參與到過去,那麼多說又有什麼意義?




抓住了還帶著對方的溫度的白袍,其實,一直覺得醫師的白袍才是細菌最多的一件衣服,身為醫師的人穿著細菌服在充滿細菌的醫院內走來走去的,但這些醫師卻不會輕易感冒,難道長期與細菌相處的醫師們其實也是細菌體囉?想了想,她不自覺的輕笑,面對一臉茫然的真姬,她可不打算說出這失禮的念頭。


「咱想…出去走走…」東條希捏著西木野真姬的手肘處的襯衫,小聲地說著,整天都在醫院病房內哪都不能去,對她而言和被軟禁沒什麼兩樣,會忍到現在才說是因為真的覺得自己的身體恢復到能跑能跳能走路的階段了,況且…外頭的太陽公公是如此得暖和。




外頭的細菌多…不適合現在的妳出去,但望著她一臉渴望外出模樣,這些鯁在喉間的拒絕的話便順著唾液吞下。




扶東條希到沙發處坐下後,西木野真姬便走到了衣櫃前,打開了衣櫃。


坐在沙發上,望著對方在衣櫃的背影,與過往的生活有點重疊到,手掌慣性地放進了外套口袋,意外地摸到了圓扁的金屬,好奇地垂首,看見了那熟悉的物品,錯愕的瞳孔微微放大。


原來妳一直留著阿,可是……,默默地、偷偷的,將這個懷錶放進了自己的病患服的口袋內。


矢澤妮可帶來的日常服不多,又加上最近早晚溫差大,西木野真姬看了僅有的四套衣服,思考要給東條希穿哪一套這樣比較好,等等還是回去自己的辦公室拿自己的外套給希穿好了。


打定注意的西木野真姬拿了一套衣服後,轉過身看見的是東條希呆然望著窗外的模樣。


一定悶壞她了,這孩子從來就沒有個安分的個性,她就像個該展翅高飛在蒼穹中自在翱翔的鳥兒,而不是在這望著藍天,渴望踏出的一天。


「希。」她走到了東條希的面前,將衣服給了對方,「妳先把衣服換上吧,然後等我一下,去拿件外套給妳。」隨後便離開了。




說出外走走,但依舊沒有走出醫院的範圍,她們來到了醫院的空中花園,看著東條希喜出望外的身影,站在一旁的西木野真姬心情也跟著高興了起來。


看樣子,希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差不多了,可是她的病情還在潛伏期中,我又要如何向她說明呢?


眉心感受到一點溫暖,回過神的西木野真姬愣愣地望著站在她面前,擔憂的綠眸,因思考而皺起的眉心、連同內心那點焦慮在對方輕柔的舉動下逐漸散去,伸出了雙手,擁抱住此人。


「ん~?どうしたん~?」


對於突如其來的懷抱,東條希雖感到意外,但還是伸出手掌在對方的背脊處輕拍著,真姬很少主動這樣呢。


「……稍微感到累了……」


「這樣啊…那這個時候更加需要希パワー!」


聽到這句話的西木野真姬連忙想掙脫,深怕等等慘遭毒手,卻得到的是臉頰的溫軟。


「希パワーたっぷり注入!はい~ぷっしゅ~」


「……いただきましたー」








夜深人靜的時候,東條希透過小燈望著手掌心中的懷錶,右手輕撫著冰冷的鏡面,停止的時分針,還停留在那一刻、那一秒。




回想起了那時候,對方的沉默,相握的手。


不是沒有察覺到,自從真姬從西木野主宅回來後時不時陷入的沉思,她曾經以為是醫學研究陷入的瓶頸才會如此,但是隨後的日子,讓她內心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希…我…』西木野真姬吞吞吐吐的模樣,讓東條希內心有了個底。




如果妳無法說出的話…就由咱開口吧。


『我們分手吧…不對…』東條希抽離了自己的手。




西木野真姬錯愕望著空虛的手掌心,抬起了頭看著對方。


『咱們從未開始過。』






但是終其一生,又有多少人從未後悔過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