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五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1:31
点击:323
章节字数:65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回】

只是想守護重要的(──)



20XX,加拿大‧秋。

某私人公寓內。


打掃完房間走了出來的矢澤妮可看見東條司又趴在地毯上時,無奈的走了過去,「司!說了多少次,不要趴在地毯上,地毯有很多髒東西!」

隨後和正在與作業奮戰的妹妹說:「心愛!妳怎麼沒注意司?」

「唔!心愛在寫作業!剛剛明明是心在陪司的!」不滿姐姐唸錯人的矢澤心愛嘟著嘴回應。


真是的!妮可可是天才程式工程師!待在前五大資訊公司內的資深職員,為什麼難得的放假日卻要在這當家政婦!而且還是免費。

將東條司抱起,讓對方圓潤有肉的屁股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嘖!這小傢伙又肥了!希到底有沒有按照妮可的健康食譜餵食這傢伙?

「畫!圖畫!還沒、畫完!」被抱起的東條司坐在對方的手臂上,一手抓住對方的襯衫一手指著地上的一張紙。

矢澤心拿著布丁從廚房那走了出來,剛好看見矢澤妮可抱住東條司,而東條司指著地毯上的圖畫時,便走了過去拿起,「司,你畫了什麼啊……?」

「什麼什麼?司畫畫了?心愛也要看!」而雙胞胎妹妹矢澤心愛放下了作業也好奇地跑到矢澤心的身後靠在自己雙胞胎姐姐的肩膀看,呃、這是什麼鬼?後三個黑圓圈、前三個是左邊大的黑圓圈、中間是小的紫園圈、右邊是大的紫園圈?

「家、家人!」司拿走了被矢澤心拿著的畫,隨後指著指著黑圓圈右邊多一條黑線及左邊多一條黑線的圓圈說:「這個、ここ姐姐、ここ姐姐!」再指一個黑圓圈上多了一條彎彎的黑線,「こた哥哥!」


は…?三人面面相觑。好吧,一個只有兩歲多的小孩的圖說真的要知道含意是不可能的。

「拔拔、麻麻、司。」還處於咬字不清的東條司指著剩下的圓圈說著。

「司,東條伯父的頭髮不是黑色的,你弄錯了啦!」


正好回到家的東條希,好奇大家怎麼都站在一起,於是提著購物袋走到了客廳,將袋子放在桌面上。

「妳們在討論什麼呢?」

「拔拔!」東條司指著矢澤妮可,讓她的眼神瞬間死了一半,「麻麻!」指著東條希,隨後指著中間的紫色圈圈,「司!」


這讓東條希及矢澤妮可互望著,很顯然的東條司的認知上,他們已經是爸爸媽媽,這下可不行了,上次父親想抱東條司的時候,司還很不給面子的哭了起來,不管父親怎麼哄騙都沒有用,直到妮可從父親那抱回司安撫才沒大哭,而東條司這樣顯然把父親當外人的反應讓東條希無奈卻又不知道要如何和父親說明,要是之後被父親知道,東條司的認知上的父母是她們倆的話,又會是一場家庭會議吧,嗯,單方面的。


「哇─不行!妮可姊當姊姊就很嚴格了,當了爸爸還得了!一定會像……」雙手食指豎立其餘向掌心縮去,各擺放在太陽穴附近,扮出魔鬼的模樣。

矢澤妮可將東條司塞進了東條希的懷中,隨後,「妳們說誰是魔鬼!?」

「呀──心我們快跑,魔鬼出現了!不對!我們該去廚房拿豆子!」

「矢澤心愛妳皮癢了是嗎!?」

看著正在上演的追逐戰,看了下東條司又看了下他手中的圖。

東條司依舊開心地指著圖畫紙上的圈圈說著,「這個,妮可拔拔,這個希麻麻,這個是司。」

聞言東條希抱著東條司走到了房間,拿起了一張,司剛出生時,唯一的一張全家福,對著東條司說:「司,這個才是爸爸,這個是媽媽,這是是咱,咱是姊姊,姊~姊,這是司剛出生的模樣。」

東條司依舊指著東條希喊著,「麻麻!」

東條希這下想舉白旗投降了,明明之前還會乖乖地喊姊姊的阿……小小年紀就叛逆了嗎?






矢澤妮可清醒了過來,不知道為什麼…夢見了那時候,一群人還在加拿大的日子,坐在床鋪上,舉起手搔搔後腦袋瓜,然後拿下了小黃瓜面膜,起身走到了浴室。

梳妝完畢的她從冰箱拿出了草莓牛奶的鋁箔包,走到了書房坐在書桌椅上,開啟了電腦連結上網路,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點開了網路打下了『免疫系統缺陷症』。


從上千個連結篩選到只剩十幾個,矢澤妮可點擊了一則新聞。

『教授,我們來談談最近xx國爆發的疾病,那個為何會如此嚴重呢?難道目前真沒有任何辦法治療嗎?』節目內主持人正在訪問從德國邀請來的醫師貴賓。


西木野真姬不悅地望著電腦螢幕內的文檔,思考著接下來的說明稿要如何下手?她或許可以洋洋灑灑寫出一本厚重外加一堆實際操作出來的成果的論文,但是對這種需要向大眾交代的事情卻一竅不通,在德國時,通常這種需要開記者會發表的事情他都轉交給繪里或是小組內的其他人。

按規定和流程是必須向上呈報,但相對的,有如蒼蠅、蜜蜂般吵鬧的記者們,都會蜂擁而上,到時候SNG連線車、記者等等皆會堵在門口導致交通不良等以外,不實、推測的報導也會在社會引起一陣恐慌。


『在詳細解講那個疾病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當地的環境、人文及水利問題。』只見攝影棚內的背景電視呈現了絢瀨繪里手中的平板內的資訊。

『我們並須先澄清一點,先前新聞一直報導讓大眾誤解的流行性感冒,並不是該地區爆發出死亡率高的疾病,而是該地區一種當地的原生病毒,由於當地早年封閉,醫療不發達──』


之所以會在那個國家引起如同流感如此大規模的爆發的原因在於──

那是她與研究團一同到該國家時所發現的,一個全國人口數一千多萬名的國家,當地的環境、人文、婚姻等等,讓約三成左右的居民是帶原者(註八),在不知道自己是帶原者情況下,病毒更加容易傳染給不知情的人。


早年該地區因為人文、政治等因素導致大多都是近親、村與村的通婚,但也因為貧窮及醫療不發達的環境下,導致有許多小孩撐不過三歲,因此,當家中有小孩滿三歲時,村落會將小孩集中統一慶祝,通稱三歲祭。

近年來因為當地優美未被人為破壞的大自然景觀躍上了國際新聞版面,突然間到當地旅遊的人越來越多,連帶帶動了當地的醫療、經濟等各方面的改善。

沒想到陸陸續續爆發出一則又一則國際新聞。

因此德國癌症研究中心組成國際醫療團隊到該地區深入瞭解。


研究團隊先對該地區進行抽取當地的水源、土壤等檢驗發現,該地區主要是靠一條河流維生,而當地的習俗是死後海葬,導致水源含菌量大,而從不知道當地的水利循環系統的旅行者來到此地之後大多會產生水土不服現象,所以不曾在意。

直到回國或是久留在此地後,身體發生了嚴重的上吐下瀉及高燒不退送到醫院後已經為時已晚。


『在此呼籲有想往該地區旅遊的居民注意,在該地區水源要確實煮沸及過濾,避免將細菌吃下肚,引起腸胃疾病。』

『接下來就是該節目的主題了。』


當時的他們對當地居民抽取了血液,作成了樣本,進行了血液培養後發現,他們血液裏頭有一種未知病毒,該病毒僅是讓宿主感染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使當地的居民都是帶菌者(駐九),為了避開免疫系統的偵測,因此病毒是感染免疫系統中的細胞內,這些細胞大多存在於胃腸道的淋巴結和結締組織,也存在其他淋巴結中,並在血液中循環。

利用血液的感染,所以大多的當地民眾因母體的垂直感染導致一些居民一生下來就是終生帶原,但是在一般情況下體內沒有病毒可以作用的媒介不易發病,所以即使觸碰到不會表現症狀的感染者民眾的而血液交流的人皆有可能因此感染卻不知情,這讓當時的醫療團隊內的一些人整天像個神經病般帶著隔離手套、口罩,就是深怕自己也被感染卻沒表現出症狀。

因此當下的研究團隊決定抽取了該病毒的細胞,透過不活化減輕毒性的過程,加入安定劑、佐劑製造而成疫苗,施打在實驗體內確認是否能產生抗體。


『而且但這病毒意外的狡猾,由於沒有病毒可以當作用的媒介,因此能潛伏在人體很長的一段時間,直到例如流感病毒或是傷口感染等因素,刺激了病毒並活化,免疫系統才會偵測到並發動攻擊,但是早期發作徵狀不是很明顯,就好像重感冒一樣,包括發熱、全身疲倦、肌肉痛、頭痛、食慾不振等現象,使得患者常誤以為感冒而忽略就醫或是直接吃成藥等待痊癒,而一般的小診所,如果沒有快篩的設備,醫師也會誤判成上呼吸道感染而開藥劑給患者。』

『我們也做了很簡易的表格讓大家知道。』


當地人是否帶原: O

當地人是否發病: O(機率低,發病時,當地居民認為是醫療不發達導致高燒不退而死

外地人是否帶原: O(感染病毒不多,沒明顯到被免疫偵測

外地人是否發病: O(長時間的發燒,直到病毒被免疫完全殺死


※  


「西木野醫師!那個東條小姐她──」


西木野真姬拍桌而立,在辦公室內的其他醫師也跟著西木野真姬的腳步前往手術室。

「院內感染性肺炎(註十)……」當看了手術前所拍攝的肺部X光片後,西木野真姬推斷,畢竟手術完約8個小時後,東條希才清醒了過來,即使依舊虛弱,但也讓西木野真姬懸在半空的不安,稍微落地般的安心,隨後都在確認對方的情況。


口罩內的唇緊咬著,拿起了一旁的手術刀,對不起…。




手機鈴聲響起,矢澤妮可望了下手機所顯示的國際電話號碼,感覺頭疼,麻煩一件接一件,實在很想裝死不接電話,但是對方算準了自己的清醒時間撥進的,話說……那小鬼大半夜的不睡覺打電話幹嘛?

「東條司!和你說了多少次,小鬼頭半夜不睡覺可是長不高的!」

「誰叫妮可爸爸──」專屬小孩的童音夾帶著抱怨還沒說完,卻被矢澤妮可因為一些字詞兒打斷了話,「姊姊!來,是妮可姊~姊!聽懂了沒?」

「嗯!司聽懂了。」很好,孺子可教也!當矢澤妮可還點頭想著小鬼頭還是會聽話。

但是下一秒,「妮可爸爸!」


放棄,都忘了這小鬼頭的固執比石頭還要硬,算了算了,反正這小鬼也只有在私下才會這樣亂叫。

「姊姊呢?司想和姊姊講電話,姐姐已經很久很久沒打電話給司了,所以司才會想電話給姊姊,可是姊姊都不接電話,姊姊從來沒這樣過!!」躲在棉被內的東條司嘟著嘴說著,以前要是姊姊沒接到電話也會回撥或是回訊息,不像從月初開始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回覆過!

矢澤妮可無奈的翻了白眼,當下都想假裝訊號不好掛掉電話了,「不是和你說了嗎,妳親愛的希姊姊正在為新作品而煩惱所以手機關機中,等她寫到滿意的時候就會回電話了,以前不是也有過嗎?」

「可是…不管!司要和姊姊講電話!」

「司……」對於東條司少數的鬧脾氣的堅持,矢澤妮可皺了眉頭,該不會這小孩察覺到什麼才如此堅持要希聽電話吧?

「而且司已經很久沒和姊姊好好聊天了!司要看姊姊!妮可姐姐,快叫姊姊出來,司要視訊看姊姊。」


隱約的,聽到了電話另一頭有敲門聲,接著電話就被掛斷了。

矢澤妮可望著手機嘆了口氣,隨後繼續看著影片。


『大多數的患者在病情發作到宣佈死亡,只有短短的一個月的原因在於,病毒與流感病毒結合後會突變成新型病毒,導致B細胞系統的免疫失去功能,人體只能依靠T細胞系統的吞噬作用,進而使流感的嚴重度大幅上升,也因為只依賴T細胞系統的免疫,使得高燒不退的時間增加。

長時間的高燒不退容易造成其他的併發症,最嚴重也是造成器官衰竭死亡。』

『難道目前並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治療嗎?例如接種疫苗(註十一)或是注射血清型疫苗(一種由具備該疾病抵抗力的個體中,抽取血液並且純化出該種抗體,或是經由生化合成,直接注入患者體內壓制病原的活動力)來達到抑制病情的惡化的被動免疫功能嗎?』


矢澤妮可望著西木野真姬那嚴肅、其實是不耐煩的臉龐,毫無起伏的嗓音回答了主持人的問題。

『抗體不可重複使用,會受到體內自行代謝分解,個體仍須自行產生抗體,以自發的免疫反應辨識外來物,才能予以記憶並持續製作抗體抵禦病況,再者,血清型疫苗隱藏兩類危險。』

背景螢幕上顯示了資料,西木野真姬開口講解,『第一類是因為注射血清後在病人體內產生對血清成分的抗體,再度注射時可能引發抗體對血清抗原的反應,引發立即致死的過敏反應。

第二類危險是感染疾病,包括肝炎、愛滋病、梅毒和狂牛病等各種疾病,即使經過篩檢,也沒有絕對安全的保證。(註十二)』

『難道就沒有任何方法了嗎?』

只見絢瀨繪里拿出了一份報告,上頭是那時候的不久前所發表的新型的疫苗,『在HZI(亥姆霍茲感染研究中心)及DKFZ(德國癌症研究中心)的成員研究下,不久前研發出的疫苗可以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複製,使延緩免疫功能破壞,有效延緩病程進展,延長患者生命,但是也僅僅只有延長一定的壽命,無法達到根治,但是身為醫師的我們不會因此放棄,會繼續研究直到這疾病的消失。』


在現有的抗生素再經由最新報章雜誌上所讀到、或是電視廣播中聽見病急欲嘗試,而私下購買,進而胡亂吃藥的現象,這容易造成抗藥性的問題產生,進而對醫療成效大打著折扣外甚至無效,抗生素並不是萬靈丹,必須是在真正受細菌感染時才能服用,不應該只是在咳嗽或是流鼻水等感冒初期就服用。

再加上不管醫療再如何發達,研究腳步再如何前進,卻如何也快不了人類生態破壞所帶來的那被大自然塵封的未知病毒。

就算新的藥劑素出現,這其中從研究、實驗、人體測試及試藥取得樣本,以及研究人員的人事及儀器成本等等,而且就算新的疫苗或是抗生素真的對人體有益甚至能應用,還要必須經過測試和核准,其中有形或無形的成本過高,使許多藥商都放棄了抗生素的研發,使得有些能救人的藥物因此中斷。




手術結束後,換下手術服的她,正在洗著手,明明隔著手術用的手套,卻依舊能感受到那溫熱的血液。

「好了!真姬!」看不下去的絢瀨繪里,制止了對方的舉動,「妳的情緒如果再這樣影響到妳的判斷的話,有必要──」

「繪里…我呢,從小就在醫院看過許多案例,經歷過許多手術,我以為…我已經麻痺不仁了,我以為…恐懼已經消失了。」真姬蹲下身,「可是…」恐懼並沒有消失,只是躲了起來等待最佳時機的出現。


如果連希都無法救活的話,我真的會失去所有。


「真姬…」少見的,學妹如此脆弱的模樣,絢瀨繪里蹲下身,將對方輕擁在懷中,這種情況下,她說不出會好轉、會有新的疫苗等像是奇蹟般的話,但是─,「不論是醫師還是病患,所賭的,就是個成功的機率,即使只有渺小的5%、3%,但是如果放棄了,就只有──。」


零。






得知東條希又動手術的矢澤妮可連忙趕到了醫院,身穿隔離衣站在病床旁的她,望了一下在病床旁那正規律發出嗶、嗶聲響的生理監視器,從踏進醫院一直左右自己思緒的情緒又湧了上來。

握住了東條希昏迷中自然虛握的手掌,妳這死小孩為什麼會在這睡覺?這裡冰冰冷冷的,那麼怕冷的妳,一定很受不了這裡吧?而且這裡又那麼吵,妳旁邊那個煩躁的監視器正提醒著我,妳還活著,心臟還在跳動著、血壓什麼還算正常之外,就只有吵。


「說到吵…司那個小鬼,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用妳以前常和她說的說詞她都不信,要視訊和妳說話,但是……」妳要我怎麼和司說妳……。

「你們姊弟倆都是個麻煩鬼,尤其是那個被妳帶養成姊控的弟弟,小小年紀就古靈精怪的。」


「我呢,最近不知道人老了…還是怎麼了,總是夢到了那時候一群人在加拿大時的生活,妳逞強虛弱的模樣一肩擔起卻病倒的身影,為了司的飲食而煩惱的我們,或是我們和妳一起當社區志工…快清醒說我變老人一直懷念過去阿…」

「快點……清醒過來,然後快好起來……」




回家吧,那個我們都感到放鬆自在又溫暖的家。


備註:

(八);網路,維基百科,帶原者。傳染病的感染或帶有隱性(recessive)遺傳疾病的不正常基因,卻不表現症狀的人。即使不受到疾病或基因可感染到的影響,他們仍能夠將傳染性疾病的病原體散播給其他個體

(九):書本(免疫兵團VS病原體防衛戰內的雜學知識),病毒會寄生於宿主的細胞內,但是,如果病毒並未進行任何活動,僅是讓宿主感染病毒,也不會帶來任何的傷害,這種狀態的宿主就稱為帶菌者。

(十):網路。入院四十八小時後才發生的肺炎稱之為院內感染型肺炎(hospital-acquired pneumonia, HAP)。根據統計,大約每一百位住院病人就會有一位於住院期間感染肺炎。肺炎雖不是院內感染中最常見的(發生率排名第二),但卻是最嚴重的。其不僅容易導致病患死亡,衍生出許多併發症。

(十一):網路,從免疫學觀點看疫苗接種。

(十二):網路,使用血清治療SARS的學理、倫理和法理 醫師:謝炎堯 臺北市醫師公會會刊。使用血清治療疾病是一種被動式免疫療法,其原理是利用血清內的抗體,與侵入人體的毒素或微生物病原體結合,抑制毒素或微生物傷害人體。

※(參考書籍:病毒入侵新世紀人類的浩劫、基因未來等等),病毒系列解釋參考太多關於DNA等相關的書籍,於是會稍微提到幾本比較常翻的,當然由於是書本內的知識,有些部分依舊會與比較熟知醫療方面的網路上的朋友討論,確保不會出現很大的BUG等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