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四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1:29
点击:301
章节字数:54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回】

一定會救活妳,無論任何──。


絢瀨繪里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中,遊走在海德堡大學老城區的豪普特街中,覺得在外頭遊蕩夠了的她終於停止了漫無目的的遊盪,踏進一家飯館,在海德堡大學讀書的她是這家飯館的服務生。  

換上了標準的白襯衫及黑色西裝褲的絢瀨繪里多了點英氣,修身的黑色背心襯托出她傲人的雙峰及玲瓏有緻的腰際,一頭有如稻荷金般的髮被高綁成馬尾,但耳際的秀髮卻調皮地不受拘束的滑落搭在肩上,散落在胸前。


她走出了員工室,巡視了一圈後,有了!真是一板一眼的人呢。

在不起眼的角落,顯眼的赤紅,一如往常地靜靜地看著書。

根據她小小的觀察,這學妹大多會在這餐廳處理她的三餐,大部分是在半夜時出現,然後點了一杯黑咖啡及輕食,搭配著一台一看外觀就知道價值不凡的筆記型電腦。


西木野真姬,用將近滿分的分數考進了海德堡大學的經濟與社會科的新生,卻又是DKFZ博士班, 明明才小自己一歲,就如此有成就,這讓身為藥學系助教及法學院的高材生來說十分佩服,但是這樣的緊繃、又要高專注的環境下,這人能維持多久呢?


讓她不禁為這個與自己同個國家長大的西木野真姬感到擔憂。






吃著不知道算晚餐還是算早餐或是昨天的消夜的三明治的西木野真姬開啟了電源,插入自己所帶的網卡,連上了網路,看見了通訊錄內自己所設定的暱稱的頭像旁的燈是亮著時,再看看螢幕的右下角所顯示的時間,點擊。

「小傢伙怎麼還會在這裡逗留?」隨後喝了一口咖啡,悠閒地看著自己早已熟悉的頁數,等再次抬頭後也是二十分鐘過後,對方沒回覆也沒讀取。

打開了自己接下來的研究報告的文件檔開始輸入內容,等告一段落時才發現底下閃著通知的黃光,她好奇地點擊開來。

「抱歉…剛剛才看到妳的訊息…嗯…正在想自己的未來,考上了大學的我…有打算往醫學院發展,但又不知道自己的MCAT會不會考過……」

「妳這小傢伙不是前陣子在說妳對文學有興趣想往那方面發展,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呢?」

「因為───」


西木野真姬看了回答後愣了許久。






錯愕地感受癱軟在懷中的重量,西木野真姬雙手搭在對方的肩膀拉開些距離,咳血(註四)?!


鮮紅色帶著泡,是肺出血?呼吸目前正常,研判是多日的發燒,病毒極可能感染呼吸道,併發的,支氣管炎?肺結核?黴菌感染?肺炎?的可能性都很大,需安排胸部X光檢查、血液檢查,尤其是凝血因子部分、痰液檢查等等。

但目前這些充裕時間沒有!!那一瞬間,西木野的腦海正冷靜地快速思考著,按下緊急鈕的同時檢測對方的呼吸道是否被血液給阻塞,確認沒有後讓東條希側躺,維持呼吸道的通暢。

護理站內病房的緊急紐燈亮起,值班護士急忙起身前往了東條的病房,碰巧看到了絢瀨繪里從電梯內走了出來。

「絢瀨醫師!」

看見灰長發護士快步走了過來,隨後拉住她手臂的白袍衣物,「等、」一臉茫然的被人拉著走,「南,我要去…」

「東條小姐發出了緊急鈴。」

她們到了現場時,東條希的病床正被西木野真姬連同兩名護士推了出來,真姬看見繪理的時候,著急的對她說:「繪里!希的手術我主刀,麻煩通知家屬!」

「等等!真姬!在開刀前,關於東條希的事情我必須先告知妳!」


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的紫藤,愕然的望著蒼穹。






當東條司上了當地的小學之後,父母親就通知要將東條司接回去住了。

東條司要離開的那一天,等待父親來接他回主宅的時間,他做了最後的掙扎,緊抓住東條希的牛仔褲管,東條希望著弟弟用脹紅的臉頰沉默地來控訴一切,脹紅卻毫無淚水的眼眶不想分離的眼神讓她不知道該能自己唯一的弟弟如何是好。

或許,自己該留下來繼續照顧司,但是……好不容易熬過醫學院,好不容易讓父母親終於願意讓自己實現夢想,一直期望再一次碰見西木野真姬的她,又怎麼能真的放下,留在加拿大這呢?

隨後她蹲了下身,雙手搭在弟弟短窄圓圓的肩膀,長大了呢,莫名的感嘆,那個總是呵護在懷中的小小身軀已經會跑會跳了,順著對方短小的手臂滑下握住了那只和展開只有自己掌心大的手。

「司,姊姊呢,有個夢想,想要趁年輕時去實現,不想要後悔。」而咱也該放開了你的手,讓你學習獨立自主。

「即使那個夢想比司還要重要到姊姊要丟下司不管?」

「司。」

東條司望著東條希嚴肅時的表情,他知道一向寵他疼愛他教育他的姊姊,真的下定決心,即使他如何哭鬧,也無法阻止了姐姐,小孩的他不滿,低下頭不想看東條希。

卻被東條希擁進了懷中,小手不受控制的緊緊抓住東條希背部的衣物。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咱們都是一家人,你永遠都是咱的弟弟,咱那放不下心的弟弟……」






西木野真姬換上了手術服,雙手戴上了無菌手套,注視已被全身麻醉,麻醉師已經替病患貼上了電極片連接心電圖機。

「氣管內管插管。」西木野真姬對麻醉師如此說著,對方點頭著手執行。


通常手術時間超過30分鐘、禁食時間不足、呼吸道有問題或是重大手術會採用此種麻醉方式。

而執行全身麻醉時,為了確保呼吸道的順暢,大多的手術會利用氣管內管式插管,從嘴巴經由咽喉部位放置進管內,連結體外的呼吸器輸送氧氣和手術麻醉氣體,此外,由於東條希在手術前不到一小時有飲水,為了防止胃部液體回流入氣管,氣管內管比較適合。(註五註六)


「目前體溫37.1、血壓正常、脈搏持續加快,血飽和度83偏低。」麻醉師隨時注意著心電圖機對西木野真姬說著。

點頭代表知道的西木野真姬拿起了一旁的手術刀,毫無猶豫地在對方的胸腔畫下一刀。



嗶──



東條司停下了舉動,疑惑地抬起了頭張望著四周,確認了屋內只有自己和母親後,又低下頭看了下自己的暑假作業。

不知道怎麼了,內心感到一絲的恐慌及不安,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可是又是什麼事情?

「司,怎麼了嗎?」東條祭望著茫然的東條司,「是有題目不會寫的嗎?」

被打斷思緒的東條司,呆愣了望著東條祭一會兒後搖頭,「沒有,突然感覺到累了。」

「那就休息一下吧。」

終於獲得能休息二十分鐘的允許的東條司踏出了家門,站在屋簷下,仰首望著蒼穹,熾熱的太陽讓他抬起了手在上空,看著自己的手背。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不、是自己想太多了,不會是姊姊發生了什麼事情,妮可姊姊可是說了姊姊只是在寫作不想被打擾。

而且我們可是約定好了唷!再等十天,姊姊就要帶我去日本遊玩!






矢澤妮可注意到未接來電時,已經是她終於將今日的進度和案子都完成,可以真正喘一口氣好好休息一日,正開心地準備收拾物品下班的時候,她拿起了手機疑惑看著五個小時前的未接來電,對方打的很急,少說有五通以上,還有一通…她看到絢瀨繪里醫師下,那多年不見的電話號碼,那就算刪除依舊深刻記在腦海中的一組號碼,而主人就是那個讓那個總是頑固逞強又愛傻笑掩蓋情緒的笨蛋表妹的──。


急忙的撥打電話回去,對方對終於連絡到家屬而鬆了一口氣,連忙和矢澤妮可說明手術還在進行中,希望她能到醫院簽下同意書。

她望著手表上顯示凌晨1點,現在在外地的分公司上班的她根本沒有車可以回到縣市內,只好詢問能否傳真到公司她簽下同意書後回傳?對方連忙詢問傳真號碼。



※ 



長達七小時的手術終於結束了,西木野真姬望著因麻醉而昏睡的東條希正躺在病床上,推向手術恢復室逐漸離開。

準備踏出手術室前的西木野真姬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吐出,硬著頭皮去面對等等需要面對的家屬,尤其是那多年不見的朋友,但看到空無一人的家屬等待區,疑惑地向左右的走廊探去,確認沒有半個人的身影。

不知道該鬆一口氣不用面對會發怒的友人還是該憤怒對方的家長依舊把東條希當作可有可無的存在的西木野真姬愣在原地。


「真姬。」絢瀨繪里走上前,手掌搭在對方的肩膀上,西木野真姬疑惑的轉過身面對絢瀨繪里。

「妮…我是說矢澤小姐…聯絡不上嗎?」按照對妮可的了解,她不可能放希一人在醫院,而且…身為對方的三等親的她和取得家屬的同意的她,是有資格簽下同意書的人。

「一開始沒人接聽,已經發訊息並讓醫院志工協助聯繫了,一個小時前對方回電了,礙於對方在外地上班無法一時到達,便以傳真手術同意書,也拿到簽名了。」所以不用擔心,對方再次拍拍西木野真姬的肩膀說。


礙於法律急醫療責任上,病人需要接受手術、侵入性檢查、麻醉、輸血或其他高危險治療時,依規定,都會先請病人或病人的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簽具同意書。而簽具同意書之前,醫方須先向病人及家人說明該處置的原因、處置的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

而萬一病人失去意識或無法表達意願,醫方會從病人的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處獲取同意。

如果情況緊急,又無家屬或相關的關係人時,醫方會以病人的最佳利益為原則,來安排相關處置。(註七)


絢瀨繪里拿著牛皮紙袋,沉重地對西木野真姬說:「東條小姐的病情,我們來討論吧。」

西木野真姬點頭,換下了手術服後便隨著絢瀨繪里到了她的辦公室。






矢澤妮可頂著黑眼圈,眼球充血的趕到醫院,按照絢瀨繪里傳來的訊息到達了候診間,等待時的焦慮、不安感佈滿了她所有思緒。

直到—一雙手輕搭在她的肩頭,蒼穹認真的望著她,那冰冷的藍透露著堅定,讓她煩躁的內心逐漸平靜下來,她抹了自己一把臉,拿出手帕擦拭額頭的汗水後,冷靜地詢問。

「請問…希目前的情況?」

絢瀨繪里沉著臉,這樣的轉變讓矢澤妮可不安感升起,「她、是希的病情有什麼…?」

「矢澤小姐,我希望接下來的話妳能冷靜的聽我說完。」


「────。」


矢澤妮可睜大了血瞳。






西木野真姬穿上了隔離衣,站在東條希病床旁,拿著病歷單,按照對方生理監測器上的數字一一記錄。

手術過後已經過了兩個小時,東條希絲毫沒有轉醒的跡象,讓她不禁害怕了起來,但看著生理監測器上的數據又在正常範圍,或許,是長時間的發燒導致體力下降,所以才會麻醉過了還在休養。

將病歷單放在床角處,拿起了棉花棒沾水濕潤後,輕輕點在對方長時間未進水而顯得乾裂的嘴唇。






矢澤妮可無法接受醫師的報告,她茫然地站在加護病房門外隔著透明的玻璃窗看著裡頭的依舊昏睡的東條希的身影,拳緊緊握著。

不是只是感冒而已嗎?不是單純的不明熱嗎?為什麼妳卻被診斷出──。


『怎麼可能!當初妳們說的不是這樣啊!!』忍著發怒的情緒,緊握的拳,微微顫抖。

『對不起…』


「為什麼…會是這樣……」

「妮可……」西木野真姬望著繃緊著臉注視房內的矢澤妮可,她的心情也沒好的哪去。

「我和西木野醫師的交情沒深到互稱名字的階段。」矢澤妮可沒回頭,她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來人。


而不知道兩人過往恩怨,顯得狀況外的絢瀨繪里望著矢澤妮可的背影後再看自己身旁的夥伴,呃、認識?該不會是仇人?看了西木野的表情與矢澤小姐的舉動,也不像,還是說?

像是想到了什麼的絢瀨繪里,手臂拱成九十度,手肘輕撞身旁的人的手臂,隨後小聲的詢問:「難道她就是妳那保護要命的懷錶的原主人?」

慘收對方賞賜的白眼,什麼嘛!只是想緩緩氣氛。


「咳…」希望引起家屬注意的絢瀨醫師清清喉嚨,「那個、矢澤小姐,向妳介紹,西木野醫師之後是東條小姐的主治醫師,有任何問題──」

矢澤妮可轉身,面對了兩人,目光卻放在西木野真姬的臉上,緩緩說:「我要辦理轉院手續,一定有能治療這疾病的醫院。」

「妳這樣會讓希的病情加重,按照本國的醫療資源和世界衛生組織目前的研究,不管在哪家醫院都一樣,患者最多只有──」不意外對方說出轉院的西木野真姬淡然回應,卻被矢澤妮可一把抓住了衣領。

「閉嘴。」


絢瀨繪里連忙伸出手阻擋在兩人之間,「有話好說。」隨後支開了矢澤妮可,站在兩人之間。

「矢澤小姐,東條小姐隨意轉院對東條小姐的病情並不會有幫助反而會更加嚴重。」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矢澤妮可掙扎了許久後抬起頭。

「我不會讓希在這裡,我也不會再讓妳傷害她!」


聽見矢澤妮可的話和對方態度的絢瀨繪里,正用她從未認識西木野真姬的眼神瞄著,敢情我身旁從醫學院便不苟言笑的高嶺之花,其實是個十足十的感情騙子?

不太可能吧?對方如此保護那個懷錶,親自保養懷表零件的。


「我們等希清醒後再討論。」

「不用,東條希所有醫療方面,我說的──」

「矢澤小姐。」絢瀨繪里踏出一步,正面接受對方的所有情緒,淡淡的說:「身為醫師的身份我必須說,不管妳們之間過往有什麼恩怨,也不管妳們過去有什麼不愉快,請不要拿一條生命來賭氣。」

「妳說什、」

「而!」絢瀨繪里打斷了對方的話,「在醫院的評估下,身為結構與功能性基因體學及這疾病的研究團隊中的…」


望著矢澤妮可氣呼呼踏進病房內的背影,西木野真姬知道對方妥協了,她向身旁的絢瀨繪里致謝,「謝謝…」要不是她,按照妮可的個性,一定會轉院。

凝視著對方的臉,絢瀨繪里輕輕擁住了她,手掌在對方的背部輕輕拍拍,「隊長不要逞強,不要獨自奮戰,妳還有我們,我們可是妳的最有力的隊友!」

「真的……謝謝了。」





我願付出所有,只求妳一生──。




備註:

(四):網路,咳血病人的評估與處置。文中東條希的咳出的血帶著泡沫狀,研判是肺部問題,咳血常見原因為急慢性支氣管炎、肺炎、肺膿瘍、黴菌感染、支氣管擴張症、肺結核、肺癌等症狀,但是根據統計也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患者即使做了胸腔X光、血液檢查,尤其是凝血因子部分、痰液檢查,咳血依舊是找不出病因。

(五六):網路及書籍(良醫益友談醫療保健:麻醉科侯文詠)。

(七):醫療法第63、64條(民國 106 年 05 月 10 日修正)的現行條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