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情丝一缕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3-19 22:14
点击:1620
章节字数:45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十二、情丝一缕

“你还是像原来那样喜欢逛神保町?”

“只是偶尔,工作太忙了,有空闲的时候只想休息。”蓉子说完,突然有点耳根子发烧,因为她休息日的一半时间,都给了相亲。

不过江利子倒是没往那处想,她抽出一本俄国巡回画派的画册翻看:“我倒是经常来,不过是只看不买,是书店老板最讨厌的那种。”她合上书,手指还停留在书脊上,看着上面贴着的黄色标签。即使是旧画册,对她来说都太贵了。

蓉子看着江利子寂寞的侧颜,心头微微一疼。高中三年级的时候,才智惊人的江利子凭兴趣报考了将近十所大学,结果都被录取了。她玩儿似的抽签选中了美术大学,当时的她完全没有考虑也不用考虑这是最烧钱的专业,没有想到后来她是如此的拮据。

“我来买。”蓉子上前要拿起那本画册,却被江利子按住了手背:“不用,我只是看看。我看过的画面,都不会忘记的。你不记得了?”

“可是买回去可以慢慢欣赏啊,你不也说过艺术就是要仔细琢磨的么?”

可是江利子很坚持,始终按住蓉子的手不放:“可你知道我看画册是为什么?只是为我画仿冒画作积累素材而已。如果某一天我因此坐牢,你就是提供作案工具。所以,千万不要。”

“你……”理智告诉蓉子,这种可能性有很大,而且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地位,她实在应该远离江利子这种人。可是看到江利子那敏感丰蕴的眼睛,她的心还是软了,低声说,“可是你还是最好另找份工作吧。”

江利子报之以沉默,在蓉子等得心里发沉的时候,她说:“等我做完这最后一幅画吧。昨天刚接了一个,这次画的是列维坦,我下了笔就舍不得停。”她的声音带着一点哀求。作为伪画的制造者,能够在这种出卖灵魂的工作中找到些许的寄托,是一种令人悲哀的快乐。

“那……好吧。”向来坚持原则的蓉子,第一次松动了自己的底线。

江利子抱歉地说:“我会快点儿做完的,我已经在赶通宵了。”

“你昨天……赶通宵?”

“是啊,列维坦认为白天的太阳没有色彩,他喜欢夜晚的光线,爱月光爱得发狂。他画的白天来自于他的记忆和想象,黑夜才是他心灵的家园。所以要画列维坦,先要做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可是……”蓉子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又想起今天上午藤乃医生的那句话,尽管她宽容大度又明辨是非,可还是有一根刺,扎在心里拔不出来,“我今天碰到藤乃医生……”

“你是说……”江利子抬眼看到蓉子的神色,就明白了什么让她踌躇不决,“藤乃医生失恋了,我那里是她可以找得到的最近的避难所。那里有一个关系不远不近,不会问长问短,而且睡得很晚,不会和她抢一张床的人。”

“看来是藤乃医生抢到了那张床啊。”

“是的。因为那张床太小……”江利子看着蓉子的目光似有深意,“挤不下两个人。”

蓉子看着江利子那带着点儿小委屈的眼神,虽然表情还是淡淡的,可是心一下子敞亮了。她是个干脆的人,立刻不再纠结,很快地转换了话题,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还记得以前,每次逛完书店,吃过饭,我们会去做什么?”

“当然记得。”







她们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只属于蓉子和江利子两个人。如果被其他人得知,一定会瞠目结舌,觉得格格不入的。

其实也没什么。那个时候她们每次逛完书店,就会跑到附近的游戏店,去玩夹娃娃机。蓉子喜欢娃娃,江利子喜欢夹。

她们第一次去的时候纯属偶然,不过是经过这种店,好奇心让这两个贵族少女想要进行一次小小的冒险。可是没想到江利子上手异常地快,不到半个小时,还没花掉三千日元,她已经夹出了五六只宠物小精灵的公仔,每个还不重样的。

那天她们还穿着校服,结果被旁观者说了一句:“莉莉安的学生也玩游戏啊。”吓得她们仓皇离去。不过这并没有打消她们的继续玩的念头,只是改成了每次都要穿便服。

“我已经好久没去过这里了,都不知道现在流行的是什么了。”脱离流行,是不是老了的标志?不过蓉子站在光怪陆离的游戏店,听到嘈杂的电子音,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毕竟她们不再是当年的少女,而是两个成年人。

“没关系的,很多成年人也会来消遣。只要你不亮出警视正的身份就行。”江利子当然明白蓉子内心所想,“其实我也常常来的。”

蓉子果然看到这种大型游戏店一排排的夹娃娃机,前面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一个人来玩的,也有不少结伴的情侣。她此时想起,自己也还不到三十岁,还很年轻呢,不应该这么老气横秋的。但让她意外的倒是以江利子的经济条件,为什么常常来玩游戏呢?“你……常常来?”她犹豫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疑问。

江利子知道她未说出口的想法,笑笑:“看来你真的很久不来了,都不知道现在机器里有什么可夹的了。”

“夹娃娃机,不就是夹娃娃么?”

进去了才知道,她真的落伍了。夹娃娃机当然最主要是夹娃娃和手办,但是还有她根本没想到的——纸巾、衣服、鞋子、睡袋、背包、耳机、掌机、番薯、洋葱、南瓜、螃蟹、鱼、蛋糕、年糕,甚至还有宝石和钞票……

“这……这……”

看到水野警视正大人惊讶的样子,江利子忍不住笑了:“机器里的娃娃和手办大多是专供娃娃机,外面买不到,所以夹出稀有的就会有人用高价买。衣服鞋子和电子产品且不用说了,这些食材大多是产地推广,夹上来一个,可以领一公斤,所以很划算。”

“你不要告诉我,你把这里当做市场。”蓉子也不禁莞尔,“可是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吧。”

可蓉子虽然在笑,心里却难免心酸。从不以金钱为意的千金小姐,如今却精打细算,把别人眼中的娱乐当做了另类的谋生手段,若是她的父母哥哥泉下有知,真是情何以堪。

蓉子看着江利子的侧颜,满目怜惜。她心爱的女人,朱颜未改,雕栏玉砌却早已不在,当年的温柔富贵,早已不堪回首。

“每次投三千日元,可以获得价值四万左右的东西。不过不能经常这样,不然会被店员拒之门外的。”果然当她们走近,一个男店员皱着眉头说:“你怎么又来了。”

如果是九年前,江利子一定会傲慢地抬起下颌:“啊啦,你们开店不愿意让顾客上门,莫非是心里发虚?”可是现在的她只是平和地说:“每次我来,你们的营业额都会翻好几倍,所以何必生气呢?”

男店员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江利子说得没错,她的确能使店里娃娃机的营业额翻倍。当她在机器前投币,不费吹灰之力地夹出了好几个娃娃之后,很多人就围拢过来,看了一会儿就抢着去投币。在他们看来,这家店机器设置的成功率应该接近百分之百,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女人能成功,自己也一定会成功吧。

而蓉子就像当年一样,只是在旁边看。也许她并不是真的那么喜欢娃娃,而只是更喜欢看到江利子夹东西时难得的专注,还有成功时那闪亮亮的眼睛。可当年只要看着江利子夹起娃娃时那孩子气的笑容,她就会觉得心里满足,而此时她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少女时的江利子有挑战一切的锐气,现在的江利子,学会了忍耐,平心静气地讲道理。哪一种更好,哪一种更让人喜欢呢?

不知道呢?

每次看着江利子,仿佛她藏身于云雾之中,让她淡淡地怅惘,又有一种舍不去的牵肠挂肚。

等她回过神来,看到江利子捧给她两盒蛋糕:“算是餐后甜点,我请。”

蓉子有些惊讶:“夹出来的?”

“小菜一碟。”

看到被生活折磨得逆来顺受的江利子,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时,还是掩不住自信的光芒,蓉子笑了。她接过蛋糕,和江利子一起靠在栏杆上吃了起来。看到又有一群人蜂拥到夹蛋糕机前面。

这家店还算很良心,蛋糕很新鲜,味道不错。还是像以前那样,蓉子会把蛋糕上的草莓拨给江利子,她不喜欢吃这种淋了糖浆,又酸又甜的东西。

她做这动作熟极而流,江利子接受得自然而然,她们仿佛回到少女时代,放学时会在车站边的雪糕店靠着木头柜台一起吃冰淇淋那样,风吹起她们的秀发,还有象牙白的飘带和深色带褶的裙边,那时候的她们是天之骄子,无忧无虑,连爱情都是如冰淇淋般甜美柔软,每一口都是那么沁人心脾。

是不是因为曾经太幸福,所以会有那么多的苦难和悲伤?是不是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可惜世上的事,并不是吃蛋糕那样简单。可能更像她们前面的那个小伙子,已经投了十几次币,机器里的蛋糕被拨弄得乱七八糟,可是每次都在毫厘之间失败。

错过一点儿,可能就是错过了。

她们又如何?

她们选择这么嘈杂的地方,是不是可以用热闹又缺乏情感的电子音遮掩住自己的心跳?用闪烁的灯光切断可能纠缠在一起的视线?用停不下手的游戏机器,回避可能出现的沉默尴尬,或者是不让彼此心灵更近一步的交流?

“你要什么,我夹给你。”江利子转头对蓉子说。

蓉子看着脚边袋子里的十几个娃娃、手办,还有一双帆布鞋、一个背包、一公斤玉米和土豆、一只捆好的大螃蟹……她有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我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而且,我记得你给我夹了全套的宠物小精灵,一百多个呢。”

“可是总会有新的出来。”江利子指着袋子里的娃娃,“如果你没有想要的,就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

当她们来到一个少有人光顾的机器前,蓉子真没想到,这里还有夹Apple iPad Pro的,这个差不多要十万日元了吧。

“我一直想要夹这个,可是又不敢。”

“为什么?怕不成功?”这种贵重物品的机器,店家应该会把成功率设定得很低。

“怕夹出来被店员打出去。”

“我可以给你勇气?”

“因为你是警察。”江利子第一次露出了蓉子熟悉的狡黠笑容,“如果店员要打我,我可以仗势欺人。”

高价的商品,夹起来果然太不容易了。盒子又硬又滑又重,爪子的设置又软,饶是江利子这样的高手,试了十几次,终于把盒子推到出口的边缘,险拎拎地搁在杆子上,可就是不落下。

“怎么办?”

江利子极快地扫了一眼周围,低声说:“你站在这边。”

蓉子依言站在那里,正好挡住店员的视线,就看见江利子抬起膝盖,狠狠地向机器踹了过去。

就听见一声闷响,那个iPad晃了几晃,掉落了下去!

“你这是……”

“快走吧!”江利子拉起蓉子的手,“如果被发现了,你也罩不住我了。”

“我根本就没想罩你!”

可是蓉子还是跟着江利子跑了。就像在莉莉安和大学时代一样,江利子完成了一个精致的恶作剧,总会在得逞的时候拉着蓉子去观赏……

“你这是目无法纪!”

“我是在惩恶扬善!”

她们总会这样低声地争执,可最后蓉子还是会被江利子拉着手,一起逃开。她总是会和她所爱的人站在一起,无论何时何地。

那时候,她们的想法常常会不一样,但爱情可以弥补一切,她们总想牵着对方的手不放开。那么,现在呢?

现在她们的手已经放开,虽然是五月的熏风中,手心却有一丝丝的凉意。像以前一样,还是江利子送蓉子回家。其实她们住得并不太远,都在千代田区的警视厅附近。

“这个送给你。”在公寓楼下,江利子把手里的袋子递给蓉子。她留下了食材和背包帆布鞋,把所有的娃娃手办,还有那个她期待已久的iPad,都给了蓉子。

“诶?这不是你想要的么?”

“想送给你。”江利子低下头,态度居然有点羞涩,“你更喜欢有实用价值东西,可是这些东西,我大部分买不起……”

江利子可能不知道,她那清寒落寞的样子,有多么的动人。就像蓉子此时看到,心总会被她牵扯。

“好的,我收下。”蓉子接过来,想说什么。可是那些“今天很高兴”“下次我请你”“要不要上去坐坐”诸如此类的话,她又觉得太平庸太疏离,似乎不应该发生在她们之间。

因为以前分别的时候,她们很少说话,有的只会是缠绵的吻。

现在可能么?

最终蓉子只能说:“我帮你叫车吧,夜深了。”

江利子摇摇头:“你忘了,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说罢,转身离去。就像重逢之后,她每一次离开,都是那么毫不拖泥带水,态度决然。似乎只要稍微停留,就会被某根无形的丝线缠住脚步。

这丝线,是来自蓉子目送的眼神,还是她心里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静待夏至
静待夏至 在 2018/03/20 11:52 发表

天啦天啦,更新了,好激动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