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巧克力的回忆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3-15 23:04
点击:459
章节字数:45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十一、巧克力的回忆

“死者死亡很久了么?看上去有很多年了。” 在警方临时搭建的帷幕中央,夏树看着被挖出的尸骨。黄褐色的骨头和地上铺着的白色塑料布形成鲜明的对比。

回答她的是二条乃梨子:“不一定,只是这片土地原先是化工原料堆填区,腐蚀性很大,所以尸骨表面才会呈现这种状态,不过具体的我也……”她看向一边的首席法医。

藤乃医生今天完全没有往日的轻松倜傥,她一路和夏树同行,两人一路无言,而看到乃梨子,她更是沉着脸不想说话。

看到乃梨子和其他人的目光聚焦于自己,静留冷笑一声:“二条法医,你不是很厉害么?自己判断啊。或者你现在可以让我直接连线水野警视正,免得你把话传来传去太累了。”

乃梨子脸上一红,可还想说什么。没想到夏树直接顶了一句:“我觉得二条助理做得没有错,水野警视正也道过歉了。藤乃医生,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还没听到藤乃医生如何回答,二条助理已经感觉自己脑袋上升起了一朵蘑菇云。这是真的么?这不是真的吧?前段时间同样是在验尸现场,藤乃医生对玖我刑警还是那么亲密体贴。而不到一个星期前,藤乃医生还当着科警研的大家握着玖我刑警的手,神态自若地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大家请多关照。”

那时候玖我刑警虽然看上去还是酷酷的,但一双眼睛全在藤乃医生身上,眼神里的甜蜜简直要流淌出来。

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幸好是性格刚健沉稳的二条乃梨子,如果是佑巳学姐,会连续上演五六种表情,最终定格在目瞪口呆吧?

乃梨子也能看得出来,藤乃医生现在气得要命。显然玖我警官对她刚才说的话,并不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而是有问题,真的有问题!

还没等藤乃医生说些什么,一个尖利的嗓音像一把尖刀插了进来:“玖我刑警,你有什么资格对首席法医这样说话,太无礼了!”

乃梨子皱了皱眉头,不用看她就知道是灰原医生手下的实习化验师友绘•玛格丽特。她不喜欢这个女孩。尽管友绘平常很亲切、很慷慨,对自己更是表现得亲密,经常向自己询问法医室的情况。可是乃梨子能觉察出来,这个女孩总是言不由衷,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的,而她所有的目的,都指向藤乃医生。

友绘不仅声音到了,人也来得快。她已经走到藤乃医生身边,那依附的姿态像一棵菟丝花:“藤乃医生,你今天不舒服么?脸色不好,也不说话,要不要到我车上休息一下?”

藤乃医生对友绘的态度始终是淡淡的,可让乃梨子没想到的,藤乃医生这次居然伸出手,托住友绘的手肘,挽着她退了两步。

看到这一幕,玖我夏树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也同样出乎友绘的意料,虽然藤乃医生很快放开手,但她眼睛里的兴奋简直要突破眼眶,冲出天灵盖,完全不顾她们面前还躺着一具残缺不全的骨架。

“藤乃医生,我没想到,您太好了,我……我……”

“没什么。”藤乃医生依旧淡然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刚才踩到死者的髌骨了。”

看到友绘惊跳起来的样子,如果不是在案发现场,乃梨子几乎要笑出声来。不过她也不敢笑。因为不仅她今天的导师很不高兴,而且正走过来的,是科警研的那位高岭之花,而且开放在雪线之上的——灰原哀。

“藤乃医生,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里的土壤有太多的腐蚀性化学品残留,死者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一年,但已经被腐蚀成这个样子。”灰原哀指着尸骨对静留说,“所以骨骼里的DNA会被破坏,从DNA角度去寻找死者身份,难度很大。”

静留抱起双臂,点点头:“是啊。日本虽然有世界上最大的DNA数据库之一,不过即使能提取,如果死者没有在警方或医疗机构留档,通过DNA寻找死者的可能性也不大。”

“那只有通过一种办法,颅骨复原技术。复原死者头像,比对失踪人口照片。”灰原哀想起什么,“不过科警研负责这项工作的饭纲先生到美国进修去了,一年后才会回来。”

“总不会一个人也找不到吧。”静留回头招呼乃梨子,“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么,你说说饭纲先生的办公室现在谁在负责?”

乃梨子连忙开动脑筋搜索一番,立刻得出答案:“应该是饭纲的助手,入职不久的助理技术员熊仓善。”

“是新人?”静留皱皱眉头,“这个人靠谱么?”

乃梨子想了想,严肃地回答:“不太靠谱。”






一个上午,蓉子分别和五批人谈话,开了两个会,审阅了不知道多少份文件,还要在一群警察厅、警视厅的高层面前汇报工作,接受他们的责难,平心静气地回应,即刻做出部署……

警视厅所有人都认为水野蓉子能力超群,没有她解决不了的难题,永远不知疲倦,天塌下来也能保持优雅的微笑……可谁也没有看过她一个人在办公室时,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那疲惫孤独的样子。膝盖上放着的一盒巧克力,是她对自己仅有的安慰。

她的巧克力时间是不容打扰的,即使有在紧急的案情,助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敲她的门。因为只有这五分钟,她可以借着吃一块巧克力休息片刻,然后必须满血复活,重新投入到紧张到以分钟为计算单位的工作中去。

这五分钟,不仅是用来稍作休整,更重要的是,闭上眼睛从盒子里摸出某一颗巧克力,猜测会是什么滋味,是她每天不多的快乐之一。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当她第一次听到这句电影台词,完全不理解——“巧克力,不就是巧克力的味道?”

听到这句话的江利子笑她毫无情趣,第二天就带来一盒比利时的手工巧克力。在人都走空了山百合会,两个人在夕阳橙色的光线下,一颗颗地品尝,听江利子细说:“松露朗姆酒巧克力,外表粗狂而欲望充盈,就像是鲁本斯;浓焦糖黑巧克力,在浓烈粗糙的苦涩中迸发出激情,好像梵高;黑白配巧克力,对比强烈、互相冲撞,如同卡拉瓦乔;榛子奶油夹心巧克力,一口咬下去就是快乐,那是雷诺阿;草莓夹心白巧克力,温和清新,如同初恋,是维米尔;橘子酱巧克力,有酸有甜有苦,就像历经磨难的爱情,这个是莫奈……”

估计谁也想不到江利子会将每一种巧克力和那些传世的绘画大师联系在一起。如果她学音乐,是不是每块巧克力都是一首歌?

“我的天,跟你相比,我发现我这十六年来活得多么粗糙啊。”蓉子虽然在自嘲,可是双眼含笑。她喜欢看江利子才思敏捷、灵慧过人的样子。

“那你就跟着我,我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江利子侧过头来笑。

看着江利子有些捉摸不透的笑容,蓉子突然觉得内心有一种不确定的彷徨感。她不知道江利子是随口一说,还是在暗示什么。

若是有个旁观者,会告诉她,如果不是她心里有意思,又怎么会患得患失,心神不宁?

蓉子决定用最理性的态度回答她:“谢谢你今天让我了解了这么多巧克力,有心了。”

她看到江利子略带委屈的眼神:“巧克力是爱的告白,难道蓉子这一点都不能领会?”

蓉子有些不自然地转过头:“今天又不是情人节。”

“如果想要爱,天天都可以是情人节。”

蓉子没有回答,可是她心跳得厉害,耳根子有一种发烧的感觉。

“蓉子怎么了?”江利子托住蓉子的手,“不舒服?”

“我想是巧克力吃多了,血糖升高。”

“人们都说巧克力是爱情的味道,巧克力的成分有着代表爱情的多巴胺,难道蓉子对爱情过敏?”江利子笑了:“那么以后每天只能吃一块,不许多吃,我看着你。”

“你是说你要管着我?”

“当然了。”

“凭什么?”蓉子抬起头对着江利子的眼睛。在山百合会,她现在虽然只是红蔷薇花蕾,可是一向不都是她管着江利子和圣么?

“凭这个……”没有丝毫防备,一个吻已经发生在她们双唇之间,那是甜蜜的吻,带着巧克力的味道,也像巧克力那样柔软温和,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如果被人看到,那怎么说?”过了好一会儿,待到呼吸平静下来,蓉子方才抱怨似的说。虽说是抱怨,可更多是羞涩。

江利子想了想:“就说吃了太多巧克力,血糖升高。”

她们同时笑了,和她们的笑容在一起的,还有山百合会的胡桃木窗台、夕阳下的橙色光线、飘飞的白色窗帘、五月温暖的风……还有她们刚刚萌芽的,如巧克力一样甜美的爱情……

当这一切都远离她的时候,她只剩下她答应过江利子的:每天吃一块巧克力,不多,也绝不缺席。

就这五分钟,让她的舌尖尝一点爱情的味道。

而蓉子今天吃到的是——抹茶巧克力。

她皱起了眉头。她没办法像江利子那样为每一种巧克力找到一位艺术家,抹茶巧克力让她能联想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藤乃医生。

那位外表清雅高贵、散发着茶香的美丽女人,在此时的水野蓉子看来,不过是虚有其表、言过其实!

理性的她也知道这种看法太过主观,对于今天藤乃医生所说的话,她也做出了最合理的解释。可是她心里还是气恼,还是不可能不在乎!

对不起呀,藤乃医生,就让我暂时地用情感代替理智,对你进行不敬的评价。毕竟每天能够让我放纵一回的时间,不过只够吃完一块巧克力而已。

烦人的电话又响起了,如果是工作电话,即使是总理大臣打来的,她也不会接。可是看到屏幕上圣的名字,她还是按下了接听。

圣轻松愉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蓉子,你过的好不好啊?我听说你最近压力很大的。”

蓉子苦笑:“我的压力向来很大,至于现在,你也知道我接了个新案子。”狙击案发的时候,她们都在一起,圣和其他参加同学会的人,被公安部的警察强行集中在一起,审查了好半天。蓉子先和圣沟通了一下,告诉她这是自己的案子,所以圣没有闹脾气,还帮她安抚了不少人。

“为了给你缓解压力,抚慰你疲惫的灵魂,再加上为那天同学会时我对你的不佳态度道歉,我今晚请你吃饭如何?”

蓉子本能地拒绝。她很累,想要休息。而且和圣吃饭聊什么呢?弄不好又说到江利子,两个人又会为此闹意见。可是耐不住圣软磨硬泡,眼看着巧克力时间已经过了好几分钟,她还要工作。只能勉强答应了。

“好的,晚上老地方见!”

听见圣满意地挂上电话,蓉子不由得有一种羡慕,羡慕圣如风般自由潇洒的生活。可是进入警视厅公安部,承担最重的责任,是她一开始的选择,她现在也不会后悔。

她将巧克力盒放入抽屉,深吸一口气,干练地起身,稍整仪容。下午的战斗,又要开始了!




圣说的“老地方”,是旧书店林立的神保町。她们在学生时代就喜欢在这里逛店买书,常常会有惊喜。圣喜欢的英文原版小说、童书绘本,江利子的中古画册、画家原稿,还有蓉子爱好的历史典籍、旅行游记,当然,还有她们共同爱好的推理小说和科幻小说。

她们高中时都喜欢看《银河英雄传说》,别人可能想不到,两位看上去娴静优雅的蔷薇大人,心里都有着澎湃的热血和波澜壮阔的想望。不同的是:蓉子喜欢莱因哈特,江利子喜欢杨威利。

“如果我们对战,你说谁能赢?”

“为什么要对战呢?蓉子还真是好胜啊。”江利子的想法总有点儿不同,“在我心里莱因哈特和杨威利可是一对好CP。”

所以此时看到书架上一套初版的《银河英雄传说》,蓉子突然觉得心头一暖,虽然她已经有了一套,但还是忍不住想拿起了翻看……

而与此同时,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也朝那套书伸了过去,两人的指尖,在空中相触。

“啊,蓉子!”

蓉子也意外地发现,那指尖熟悉的触感,来自江利子。

“你也是……圣约你的?”蓉子的反应很快。

“是。她没告诉我她也约了你。”

“一样的。”蓉子还是有点儿不自在,“我打给她,她怎么还不来。”如果圣在这里,三个人谈谈说说,应该不会太尴尬。

就在此时,蓉子和江利子同时收到一封邮件:“我今天有事,抱歉失约啦。你们俩好好聊。”后面还附送了一个笑脸。

“啊啦,这个……”

她们都是很聪明的人,瞬间明白了。佐藤圣这位至交好友,为了她们真是煞费苦心。

如果现在她们各自散去,会很对不起圣吧?

不,更对不起自己。

她们在同一本书前相聚,那是冥冥中的契合,而看到对方的眼睛那一刻,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不舍。

她们不想离开,也离不开。

“那我们……一起走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