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命运的黑线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2-14 22:07
点击:652
章节字数:46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十四、命运的黑线

“夏树,你真可爱。”

“夏树,你今天也很美。”

“夏树,送送我,用你美丽的眼睛。”

“夏树,我想你,你就出现了。”

“夏树,我超喜欢你,不,我超爱你!”

“夏树是不是想说,你的女朋友虽然有点渣,但还算是一个好人?”

“夏树,我的傻姑娘……”

在夏树即将滑落的一刹那,无数的回忆纷至沓来,在她脑海里掠过。而萦绕在耳边的,唯有静留柔婉的声音;定格在眼前的,是静留含笑的脸庞。

静留,再见了……

“静留!”绝望中发出的最后的声音,只有你的名字!

就在最后一根手指脱离天台粗糙的水泥边缘,身体将要坠下死亡的深渊,说时迟那时快,上方突然有一只手在空中握住了夏树的手腕,一只坚实、有力、稳定、干燥的手!

即使这是一只充满力量的手,可是因为夏树的下坠之势,那人仍然被带动得从天台上扑下,只有右手握紧天台的栏杆。那如瀑的深蓝色长发垂落下来,迎风飞扬,像一面信念的旗帜。

夏树抬起头来,迎着她的是一双苍蓝色的眼睛,目光清冷,锋芒棱棱。虽然两个人的身体都悬挂在200米的高空之上,情势极危,她的眼神里却丝毫不见慌张之色。这双眼睛,只属于一个人——姬宫千歌音!

此时就听见千歌音说:“握住我的手腕,不要松开!”她的声音清雅,却充满自信和威严,仿佛在告诉身边的人:有我在,没有问题。

她果然身手超群,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稳住了身子,单臂一振,夏树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左手攀上了栏杆。

这时千歌音的助手也赶到了,两个人拉起了夏树。而千歌音则是早已好整以暇,站在一侧,目光如鹰隼般急速扫视天台。她身姿挺拔,长发飘拂,立于云巅之上,以整个蓝天为背景,美得似非尘世中人。

几乎脱了力的夏树靠坐在栏杆边,仰头看着这个完美得令人心折的女人。这是静留的前女友,而就是她,刚刚拼着性命救了自己的命!

夏树撑着站起身来,真诚地说:“姬宫警视正,谢谢你!”

千歌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应该的。”

她的眼神在告诉夏树,她其实早就知道她救的人是谁。可是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她还是会救她。

此时水野警视正也上来了。太子妃、首相夫人等高贵的嘉宾们由警备部的警员保护回家,其他的莉莉安校友则是被集中在高级休息室,而莉莉安的师生则是全体留在音乐厅,会场将由公安部过来支援的警察负责把守。

“可是我对于在会场找到凶手不乐观。”千歌音指着天台的西南角,“凶手是从那边撤离的,我们应该能找到速降的绳索。凶手冒着危险回会场的可能性很小。”

“每一种可能性都要尝试。我的人已经到位了。而且已经发出协查通告,五公里范围内所有部门配合搜查。”蓉子的声音顿了顿,带着压不住的不甘心,“我可不想这个你我追捕了一年的犯人,眼睁睁地从这么近的距离逃脱。”

“那么我立刻赶到柏悦酒店。这里就交给你。”千歌音对蓉子说道,“一年前我们赢了半子,这一回我可不想一败涂地,总得扳回一城才是。”

蓉子颔首:“搜查一课已经过去了。法医和鉴识人员也马上到。”她看着千歌音的目光似有深意,“这么大的案子,去的一定是首席法医。”

千歌音和夏树同时一怔。

千歌音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是么……”她转身翩然离去,背影飘逸动人,却带着几分孤寂。

夏树整整衣服,准备跟过去。她是搜查一课的一员,当然要去案发现场。而且,现场有静留……

历经生死边缘,她没有比此刻更想见到静留!

“玖我夏树。”她听见水野蓉子冷静的声音,“你要留下来。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曾经和这个刺客对峙而活下来的人,你的证词很重要。”




“凶手用的是408 CheyTac子弹,一般只用在CheyTacM200狙击步枪上。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手动狙击步枪,凶手是个专家。美国人是太阳穴中枪,日本人是后脑中枪,符合目击者的说法:美国人先中枪,日本人转身想逃,可是不到两秒钟也从背后中枪了。这个凶手一定有很丰富的经验,而且非常自信。两人都是头部中枪,特别是对第二个被害人,面对快速移动中的目标,还是瞄准头部,而且一发命中,穿脑而过,这只有世界上顶级的狙击手才能做到。”

首席法医正在做初步验尸工作,助理二条乃梨子负责把她的话记录下来:“您的分析我已经记录下来了。并且把您对凶手的溢美之词忽略过去了。我这样做是不是在证明我想得很周到,是一位贴心的助手?”

“你一直都是最贴心的助手,我对你有90%的满意度。除了……”静留一边脱下手套,一边瞥了一眼乃梨子的打扮,“除了你穿和服来验尸,让我很是不满意。”

“可是我以为您会赞扬我敬业的。”乃梨子讶然道,“我可是在校友会上接到您的电话,衣服都没换,一路跑过来的!”穿着和服木屐跑步,这种难度没人比京都美人藤乃医生更了解的吧。

“可是你这样做对不起这件和服啊。每当看到你蹲下,和服的下摆几乎要擦到血迹,一想到你会毁了这件美丽的衣服,我就暗暗心惊,你影响到我工作了。”在工作中和乃梨子怼来怼去,也算是静留调剂心理的一个重要渠道,“好了,登记死者姓名身份,写好标签,可以抬走了,今天我们要在警视厅验尸。”

警备部的人过来汇报记录:“美国籍死者是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乔纳森•沃尔伯格,日本籍死者是外务省高级官员井口隆文。”

“井口隆文!”静留吃了一惊。她再次端详那名日本籍死者的面孔。因为子弹从后脑打入,从面部飞出,脸被打了个大洞,毁损得厉害,她竟然没能一眼看出死者是她认识的人。

“是的,日本籍死者是原波士顿总领事井口隆文。也是你一年前救过一命的人。真遗憾,你救不了他第二次。”静留转过身,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身后说话的那个人。那永远挺拔峻峭如一棵树,总带着三分清冷之气的女人,在看向静留的时候,却总藏不住眼底的温柔:“静,你好。”

“千,好久……不见。”




千歌音好不容易从繁杂的事务里暂时脱身,来到搜查本部大会议室外的走廊,见一面她那同样被牵涉进案件的好朋友大神相马。

相马的藏蓝色西服搭在胳膊上,背心、衬衫和领带却一丝不乱。他是出身良好的贵公子,从小又经过严格的训练,就算刚刚经历过生死攸关,还被警方讯问了两个多小时,但神色间还是端正如常。

是的,他昨天告诉他的相亲对象水野小姐,自己今天会和她在同一个区工作,而她的工作,就是代表防卫省,和代表外务省的井口隆文一起接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沃尔伯格。可是会面的三个人被打死了两个,他凭借过人的敏捷身手躲过了第三发子弹。而那个小女警玖我夏树的及时赶到,让那个狙击手没有时间再等待下一次狙击的机会。

“相马,你也算是刺杀目标,我有理由相信那个刺客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所以我会派警备部的警员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直至她被抓到为止。”

“得了吧,小千。”相马扬起轻松帅气的笑容,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这么亲密称呼千歌音的人,“你觉得警备部的警员身手好得过我?而且我是军官,平时也会带枪,我保护得了自己。”

千歌音眉头紧皱,刚想说些什么,她手上的手机响了,低头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登时让她的眉头舒展开来。

电话刚一接通,听筒里声音焦急得失去了平时的清甜,甚至有几分嘶哑:“小千,我刚刚知道你今天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几乎要从两百多米高的地方摔下来,是不是?”

千歌音的声音带着温情和笑意:“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嘛,姬子。我要是摔下来了,谁在接电话呢?所以不用着急,好么?”

“可是……可是……”电话那头姬子的声音哽咽了,她缓了缓,尽量在整理思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要记得你有多珍贵,不能轻身涉险的。”

“姬子,我明白你的担心。”千歌音语气温柔,可是却带着凛然的气度,“当我选择了我的使命,就会不惜一切力量去完成。而且我怎么能不去救人呢?对我来说,所有的人生命同样宝贵。”

“我怎么会不明白你?可是,一切小心,千万珍惜自己,千万千万!”

电话虽然挂断了,姬子甜蜜的声音和真切的关心还萦绕在耳边,可当千歌音看向相马,目光还是带了几分抱怨:“是你告诉姬子的吧?为什么要让她担心。你是不是要我也告诉她,你今天也差一点儿被子弹打中?”

“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说好彼此没有秘密的,我就发了条邮件而已。”相马笑道,“而且你也知道,虽然姬子对我也很关心,可是和对你不一样。”他明亮的笑容变得有些暗淡,“小千,你也明白,是不是?”

千歌音明澈的眼睛好似蒙上了一层薄雾:“相马,你知道我心里有另一个人。其实你也可以……”

“你不用说,我早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就明白我的定位了。”相马打断了她,“我只是一个守护者,只适合等待和观望。就连……”他转头看向走廊那边走过来的人,笑了,“就连昨晚的相亲,我也只等到相亲对象的一句话:‘相马君,实在抱歉,我心里还有另一个人。’原谅我,小千,现在我就想没有风度地离开。”

他转身将西服搭在肩头,只留给走过来的水野蓉子一个潇洒的背影。

蓉子看了相马一眼,又看看千歌音。昨天那场失败的相亲,她和千歌音已经心照不宣,现在完全没有时间讨论私事。“坏消息一个接一个。莉莉安所有在场人员已经排查到了一遍,没有。调用了各路口的监控录像,至今没有任何发现。现场五公里范围内的搜索还在继续……”她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漆黑的夜,“没有任何结果。”已经入夜了,时间越久,搜查到凶手的希望越渺茫。

千歌音额头抵着玻璃窗,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这不是普通的凶手,这是刺客。一击必中,远遁千里。刺杀行动并不难,而能够安排这样完美的撤退,证明她不是一个人,她身后有强大的刺客兄弟会。不过……”她直起身子,眼睛里又恢复了不可撼动的信心,“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逮捕这个刺客,也就意味着我们将把潜伏日本的刺客兄弟会连根拔起!我们绝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蓉子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刺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一样……”

“玖我夏树,她是唯一见到刺客的人。”千歌音斩钉截铁地说,“我马上安排警备部进行保护性监控,那个刺客再去刺杀她的时候,一举擒获。”

“可能么?”蓉子对此并不坚定,“我听说过一句话;刺客剑下无冤魂。这回刺客放过了玖我夏树,也就是说她觉得没有必要杀她,她还会回来杀第二次?”

“不要听信这种无稽的鬼话!”千歌音突然暴怒起来。人品高尚、风度绝佳的姬宫千歌音如此失礼失态,连性格冷静的蓉子都不禁大吃一惊。这绝非工作压力所致,蓉子思忖,恐怕只有在刺客剑下失去了挚爱亲人,才会令千歌音如此反常。可是据她了解,千歌音出身皇族,父母双全,家庭幸福,怎么会……

接下来千歌音真诚的道歉打断了蓉子的思考,而另一个人的到来也让蓉子识趣地结束谈话,重新投入工作中。

来的人,是首席法医藤乃静留。

“法医报告我已经交给你的助手,你们待会儿开会用得着。”静留勉强笑笑,“其实也没什么新东西。只是证实了凶手从歌剧城大厦天台狙击,用的枪械、子弹和预料的一样。现场痕迹搜索,科警研也已经完成,会交给灰原医生进一步化验。这个凶手很专业,很可怕。”

“那么,你没有什么其他和我说的么?”

“我的助理刚刚打听了一些消息。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夏树……”静留的眼睛里有泪水打转,“太危险……太可怕了,你们和死神擦肩而过……”

“这就是你脸色如此苍白的原因?”即使已经分手,千歌音看着静留的眼神仍然不能不动情,静留苍白的脸色和盈睫的泪珠让她止不住心疼,她不禁执起静留的双手,握在掌心,“静,你的手好凉。吓着你了么?是因为我,还是因为……”

静留注视着千歌音湛蓝的眼睛,她有迷茫、有急切,又有痛苦,像是要在昔日的恋人眼中寻找什么。千歌音没有读心术,如果是鸟居江利子在场,她一定会洞察静留此时的心声——她担心夏树,也同样担心千歌音。而更让她有一种绝望之感的是,她刚才在墙角听到千歌音和蓉子的对话,发现一个宿命般的事实:她和夏树,再一次和“刺客”相遇。她曾经一心想埋下这个秘密,可是她却发现,她们避不开,躲不掉,像是命运的黑线,将她们紧紧缠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