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少女刺客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2-10 23:37
点击:1462
章节字数:48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十三、少女刺客

莉莉安的校友会虽然高贵而庄严,但前面都是一些令人昏昏欲睡的环节:校长发言,学生代表发言,红蔷薇、黄蔷薇、白蔷薇家族的代表发言,校友会会长发言……直到太子妃和首相夫人隆重到场,才令人精神一振。

太子妃优雅的微笑难掩疲惫和苍老,首相夫人倒是满脸的神采奕奕,眼神活泼。二位做了简短发言后,校友会的演出开始了。

莉莉安的千金小姐们不像宝冢音乐学校里的闺秀们那样专业,可是因为很多从小就经过严格的千金养成教育,乐器、声乐、舞蹈的水准相当的高,表演也十分的精彩。

夏树当然不是来看表演的,她记得她的职责,可是她还是有些惭愧地发现,有那么一瞬间,她会走神。

今天在这个场合,她看见了静留的前女友,而且是两个。虽然早有预料,可是心里还是别扭,可还有一丝隐秘的念头——她很骄傲。

无论是潇洒漂亮的佐藤圣,还有高贵如女神的姬宫千歌音,都已经是静留的过去式。静留的女朋友,是玖我夏树!

她早就知道静留的过往,可是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静留的过往。玖我夏树拥有静留的现在,还会有静留的将来,那就足够幸福了!

和这座会场里的那些千金大小姐们相比,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警,可是她比大部分人都幸福,她有静留啊!

多奇妙啊,两个月前,她和静留还只是陌生人。她只听过静留的名声:美貌无匹的首席法医,十二楼的渣渣……

夏树不禁偷偷地笑了。她想到了她们第一次相遇,第一次相处的那个夜晚,静留向她说起失恋后的悲伤,她向静留讲述当刑警的原因:她从警以来经历过的第一个杀人案——武藏野过街天桥杀人事件。

所以当她看向在座的莉莉安女生们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些身着简约低调的墨绿色校服的纯洁少女们之中,会不会藏着那个可怕的杀手?

武藏野过街天桥杀人事件已经成为悬案,与之并案的黑马夜总会杀人事件现在也没人任何进展。虽然后一个案子是静留作为法医出的现场,但因为鸟居江利子病危的缘故,静留必须跟去医院,验尸的工作交给了负责上次武藏野事件的那位法医。其实对于两案合并侦查,静留是有保留意见的。

静留曾经和她提起:“两次枪击的表象很一致,但弹道、位置、角度、速度还是有区别的。虽然说不可能每次枪击都完全一样,但是内在的作案手法出现的差异,还是需要注意的。”

夏树问道:“你是说凶手其实不是一个人?是模仿犯?”

静留沉吟了一会儿,笑笑:“我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如果是我主持这场验尸,我会多做一个假设。”

但静留虽然是首席法医,但也不能随意干涉其他法医的结论。而且后来静留很快接手了歌舞伎町碎尸案,她提出的假设,也没有再延续下去。可这个疑问还是像一颗种子,在夏树心里种了下去。

其实还有一件事,也真巧合。武藏野杀人事件中,凶手穿着莉莉安的校服。而黑马夜总会杀人事件中,出现了莉莉安曾经的黄蔷薇大人,鸟居江利子。

为什么这两件相似的杀人案,都脱不开莉莉安?

再加上北条彰子杀夫案,莉莉安这座纯洁的少女花园,在这一年间已经被杀人的阴影缠绕了……

“玖我夏树,集中注意力!”夏树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清冷严厉的声音,是在调度室指挥的姬宫千歌音警视正!

夏树吃了一惊,作为警察执行任务却不尽职的羞惭立时涌了上来。可是她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朝向调度室那边看一眼,而是挺直了腰身。因为她知道姬宫警视正要的不是道歉,而是态度。

能够在调度室里一眼看到玖我夏树没有集中注意力,姬宫的确是目光犀利。被斥责的夏树却没有像面对石上警视的责骂时心中气愤,因为在警备部的几天,无论是和姬宫的接触还是听闻姬宫的口碑,她都能判断出,姬宫千歌音是一个人品高尚的人,绝不会像石上那样的上司刻意针对别人。

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静留为什么那样决绝地和她分手了呢?

天,她又走神了!

静留,都怪你,你不在这儿,我的思绪却总是不由自主往你身上绕。现在我要把你从脑海里赶出去,等到任务结束,我再向你慢慢讨还!

你等着我哦!





莉莉安学生的表演已经快到尾声了。管弦乐团的演奏已经结束,现在演出的是舞蹈社的日本舞《樱花》,等最后合唱社登场后,今天的校友会演出就结束了。

当然,这一天的警备工作也完成了。

可是任务不完成,她们还是不能放松。

就在此时,夏树的耳机里突然响起一个有些紧张的男子声音,但还是带有警备部人员特有的条理清晰的风格:“警备部警情通报。东京柏悦酒店,NewYork Grill餐厅,一分钟前,两人被狙杀,一名美国籍男子,一名日本籍男子……”

夏树一惊,目光急速扫了一遍场内的同事,从她们的表情看得出,所有人都接到了警情通报。这应该是警备部通话频道的公开广播,东京的所有警备部人员都会收到这一消息。

几乎是本能一样,夏树的脑子开始了飞速的运转。东京柏悦酒店的NewYork Grill餐厅,因拍摄《迷失东京》而声名大噪的地方,全落地玻璃窗,可以饱览东京新宿全景的同时,也会被外面的人一览无余。

但那里怎么会被狙击?那里太高了。餐厅在酒店的52层,按狙击历史上最远纪录2800米计算,范围内只有三座大厦能和它比肩,那就是东京都厅大楼、NTT新宿本部大厦和东京歌剧城大厦。

可是东京都厅大楼在酒店的东北方向,这个时间阳光正从西边酒店方向照过来,会干扰视线,根本无法看清酒店餐厅内部,能选择的入射角度,恰好对着餐厅的钢结构柱子,能在一分钟内狙击两人,基本做不到。

新宿NTT大厦楼顶和酒店餐厅齐平,但楼顶是天线塔,很难架设狙击点。而且根据自由落体定律,从NTT最高处射出去的子弹,会产生下落偏差,虽然不至于到达不了餐厅就下坠,但高明的狙击手是不会选择这样困难的角度、毫无遮掩的狙击点的。

那么东京歌剧城大厦天台呢?它虽然距离远,还在NTT大厦侧后方,可是歌剧城天台有54层,选择天台东北角,躲过NTT大厦的遮挡,又可以借着NTT大厦天线塔的掩护,用十六倍狙击瞄准镜对餐厅内部,可以居高临下,一览无余!

对,就是东京歌剧城大厦天台,正在举办莉莉安校友会的东京新国立歌剧院的头顶上方!

对于任何警备部的资深警官,给他十分钟,也许他也能推理出狙击手所在的方位地点。可是玖我夏树,她只用了不到一秒钟!

她在情感上反应有多慢,在紧急事件上的反应就有多快!

还没等大部分警备人员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已经一个箭步,闪电般地冲出剧场,一边飞奔一边对着蓝牙耳机呼叫:“狙击疑犯很可能在歌剧城大厦天台,我现在立刻赶过去,请求支援。”

“她怎么了?”夏树的突然行动引起了观众席一部分人的小小骚动,圣转过头,看到的是玖我夏树推门而出的背影。

蓉子也注意到了,她迅速扫了一眼场内警备人员的表情,又看向调度室,姬宫千歌音的身影也消失了。

“失陪了。”她站起身来。




“姬宫警视正,出什么事了?”蓉子一出音乐厅,就看见姬宫千歌音在几名助手的簇拥下,面色凝重地打电话。

在千歌音的眼神示意下,助手向蓉子简单汇报了情况。而千歌音在和现场通过电话后,也全面了解了整个事态。

千歌音虽然没有玖我夏树反应那么快,但才华过人的她即使不打这个电话,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判断:玖我夏树的推理是没错的,狙击手就在楼顶天台。

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犹豫了。

她的职责是歌剧院的现场警备,她不能抛下自己的职责去追捕凶手。可是她又深知案情重大,在光天化日之下,警备部另一组人负责保护的要人被狙击,她必须将凶手逮捕归案!

千歌音思考了几十秒钟,下了决心,对蓉子说:“水野警视正,我将现场警备的指挥权交给你,请你协助。”她对着手中的对讲机向全场警备人员传达了这一命令,将对讲机交到蓉子手中,转身拔出手枪:“你们几个跟我上天台!”

就在千歌音动身的时候,夏树已经抵达了天台。歌剧城的高速电梯只需要三十秒就能够将她从一楼送到楼顶。她在这三十秒内简单计算了一下,这么远的距离,凶手很大可能用的是高精度远射程的手动狙击枪。这种高精度枪械不会被轻易丢弃,再熟练的狙击手,拆卸也需要时间,当她赶到天台的时候,那个狙击手很可能还没有来得及离开。而且,任何高明的狙击手,大概也想不到,会有人在狙击任务完成的三十秒内,就能推算出自己所在的位置。

此时,应该是狙击手最松懈的时候吧?

想到这里,她既紧张又兴奋,像一头即将扑向猎物的战狼,每一寸肌肉都蓄势待发。

电梯“叮”的一声,顶层到了。




“举起双手,你被捕了!

夏树的枪口对准了十米外的一个纤瘦的背影,一个身穿莉莉安校服的少女背影。这一瞬间一年前的案件在夏树眼前掠过,她立时醒悟——莉莉安少女杀手!

在东京明净如洗的蓝天映衬下,那个墨绿色的背影格外醒目,她柔软的黑色短发和象牙白飘带在风中飞扬,可身体却没有一丝的动摇。其实从夏树踏进天台,她已经知道有人来了,可是她依然有条不紊地拆卸狙击枪,将部件放进一个小提琴盒。

她果然是莉莉安的学生,很可能刚刚完成管弦乐团的演奏,就提着琴盒来杀人。

要知道警备部虽然在各个门口设置了金属探测仪,可是乐团的乐器却是前一天整体运送过来的,况且管弦乐器本身就有金属部件,所以无法经过探查。

那少女丝毫没有理睬夏树的警告,她已经收拾好了武器,关好琴盒,提在手中,像是马上要告辞离开了。

夏树不知道那少女杀手有多强,可是从她枪法惊人、速度奇快、能熟练操作多种武器来看,一定不容小觑。可是夏树有信心,如果那少女有什么攻击或逃跑动作,她一定能在这十米距离里击中她。玖我夏树当初被杉浦碧看中调到搜查一课的原因,不仅在于她的强烈愿望和工作热情,还在于她的射击水平——她是地方警署警员射击比赛的冠军。

此时她已经瞄准了对方的脊背,她相信自己不会失手。

可就在此时,那少女纵身一跃,越过栏杆,跳下了天台!

夏树预备了多种可能,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少女杀手竟然会跳楼。这一吃惊让她停住了了扣动扳机的动作,也没有开枪的必要——这可是55层楼,她记得八九年前曾有一个大明星从上面跳下去,摔了个稀巴烂!

难道那少女是因为走投无路选择了跳楼自尽?不,她跳下去的姿态如此的矫健优美,一瞬间甚至让夏树想到了一个词——“信仰之跃”。

夏树连忙冲过去,可当她扑上栏杆俯身下望的那一刻,却发现了异样。天台边缘的水泥台上,搭着一根手指。

可是她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根白皙的手指指节一动,一只手忽然从天台外面伸出来,迅如鬼魅,抓住了夏树的领口。夏树被这股大力拉扯,身体一下子被撞到栏杆上,她只能竭尽全力用双手和腹部抵住栏杆,不让自己从天台翻出去。

就在此时,那个杀手已经借力腾身而起,她的整个身体还悬空在两百米的高空之外,全身的重量,就挂在揪紧夏树的那只手上。

这是夏树乃至整个搜查一课做梦都想抓到的杀人凶手,此刻她和夏树脸与脸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因为贴的太近,夏树甚至看不清她的面孔。只能看见一双棕褐色大眼睛毫无感情地盯着她,还有她呼吸时带着的淡淡薄荷味道。

多么有讽刺意味啊,她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夏树却没办法腾出手来抓住她,光是维持不被扯掉下去,夏树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

此时,夏树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冷淡到近乎缥缈的声音,如果不是距离够近,她甚至会以为这是风声在她耳边掠过:“反应很快,超出我的预料。可惜……”

对方话未说完,夏树脖颈一紧,被一股巨大力量猛然将她拉下,她再难支撑,整个人从栏杆上翻了下来!而那少女杀手却借此一拉之力,轻轻松松跃上天台。

她们两人的身体在空中交错,这一瞬间,她听见那个人继续从容地说:“能不能活下来,看你造化。”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夏树凭着迅捷的本能调整身体,向一个方向拼命伸长胳膊,终于在最后一刻右手够到了天台的边缘,暂时阻住了下坠之势。

可是一只手搭在天台边缘又能如何呢?天台外是光滑的外墙,双脚没有任何的着力点,左手想要去够到天台边缘,却始终差那么几厘米。此时夏树才真正感受到那个少女杀手强大到恐怖的实力,那人只用一根手指就能悬挂身体,并能够借力腾空而起,这简直是人类的极限!

右手越来越酸痛,失去力气,汗水让手心打滑,指尖慢慢向边缘滑落……此时的夏树,被绝望笼罩。不仅是因为她和少女杀手巨大的实力差距,也不仅是脚下两百米的高空,是死亡的深渊;此时她心中只是翻来覆去一句话,一句痛彻心肺的话:“我再也见不到静留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8/02/06 12:58 发表

有这样的身手莫非是深优?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