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8弹 雷姬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2-19 00:52
点击:81
章节字数:49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神崎、H、亚里亚……」

珂珂用不熟练的日语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读出这个名字。

「又是你?」

亚里亚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在『水仗之日』和她打成平手的那名少女。

「上次的苦头没吃够吗?」

Government的枪口瞄准了珂珂,亚里亚警惕地越过防护栏走到与金次平行的、足以保护雷姬的位置。

「那是我的台词。」

珂珂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腕。

她的UZI早在亚里亚出现的时候被击落在地,但亚里亚并没有伤到她,被击中的是UZI的枪身。

「那就再来试试啊。」

「哼——」

珂珂的声音戛然而止。

之前在森林里给金次引路的蝴蝶突然飞入亚里亚的视线,停在了Government的枪口上。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珂珂转动起摩托车的把手,发动引擎。

「你给我记住。」

只留下了这句漫画里反派不甘退场时的狠话。

「……呼。」

金次松了一口气。

「走了吧?」

「你在害怕什么啊。」

亚里亚没好气地瞪着金次,信心十足地挺起平坦胸膛。

「就算她攻过来我也不会让她伤到你们。」

「我才不是在意那个啊,雷姬她——」

金次的话才说到一半亚里亚就已经把Government收回枪套,来到雷姬身边检查着她的身体情况。

「喂金次!」

亚里亚怒视着毫发无伤的金次。

「雷姬怎么会伤成这样!你这家伙在做什么啊!」

雷姬的情况很不乐观——她的头上部受了重伤,右小臂和左边大腿也受了伤——应该是经过了一场恶斗吧。

如果再不止血的话……

亚里亚紧握着体温逐渐下降的雷姬的手,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联系理子和贞德。

「……是狙击。」

金次的话并不是想开脱自己与雷姬受伤无关,而是在告诉亚里亚他们被什么人盯上了。

「珂珂……那家伙——」

——嗡嗡。

比刚才更响的汽车的引擎声相反的方向传来。

那是一辆打着远光灯的酒红色汽车,而在敞篷车前部,有个人单膝跪在引擎盖上。

——少女的头上戴着金色护额、穿着袖子束起的红白巫女服,手里搭着像弓道部用的弓和箭。

「……白雪?」

由于距离太远,亚里亚只能看到一身巫女服。

虽然很奇怪白雪会用弓箭,但在她认识的人中能想到的也只有白雪。

「不,那不是白雪。」

金次想起来在森林里给他引路、还有刚刚停在亚里亚枪口上的蝴蝶并不是巧合,而是星伽的援军。

那是星伽凤蝶。

小时候金次曾经在青森的星伽神社见过被饲养的蝴蝶。

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使魔吧。

——就像袭击台场赌场的佩特拉操纵金龟子充当自己的部下一样,星伽的巫女可以驱使蝴蝶。

(是察觉到有亚里亚和星伽援军出现所以才撤退的吗?)

金次不由得皱起眉思考着。

这种一击即退的类型——风格有点像理子——反而很难对付。

「……小金!你没——亚里亚!?」

酒红色的高级轿车刚停稳就从车上跳下一个人影,但很快就在看清亚里亚的时候停下脚步。

「为什么……你会在这……」

白雪不可思议地双手捂嘴,脚步不稳地向后退了几步。

「嗯?」

亚里亚满脸疑惑地歪着脑袋。

「啊那个白雪,雷姬受伤了能不能先送她去医院。」

——大概是发生了什么吧。

金次这么想着,但看亚里亚的表情肯定是在她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

况且眼前最重要的是给雷姬治疗。

珂珂的事情也好,亚里亚是不是又和白雪闹矛盾也好,这些都放在之后再说吧。

「嗯好的,请跟我来。」

「……请等一下姐姐大人。」

从车敞篷车车头下来的手持弓箭的巫女走了过来——但她在看到亚里亚的时候也露出了很奇怪的眼神。

「你刚刚说雷姬?」

像是在问金次一样,她小声说着什么然后跪在雷姬面前仔细看着她的脸。

「啊、是。」

金次认出她是比白雪小1岁的妹妹风雪——虽然已经成长为美女让只有小时候才见过的金次一时间有点分辨不出。

她与白雪不同,从以前开始就是能和雷姬匹敌的很酷的女孩子。

即使看到满身血迹的雷姬,她的脸色也丝毫未变。

「……怎、怎么会,没有弄错吗?」

被风雪叫到一旁的白雪突然发出了惊讶声。

「嗯?怎么了吗?」

「是不是雷姬情况很糟糕?」

亚里亚顾不上白雪有意在躲避她,着急地冲上去抓住她的手臂。

「不那个……」

白雪犹豫地看向风雪,而风雪啧点点头向前踏出一步。

「这位大人是成吉思汗大人的后裔,大陆的公主。」

然后向亚里亚和金次宣告了雷姬的身份。


「呐亚里亚。」

理子无聊地趴在身前的榻榻米桌上。

「雷啾有小雪她们在肯定没问题的啦,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嗯是呢,不过我还是想等雷姬脱离危险。」

亚里亚皱起眉。

——她的直觉告诉她有危机正在等着她或者是她们,而且这种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

如果白雪在平时无法使用治疗术的话亚里亚绝对不会这么不安,可现在却偏偏是在雷姬受伤的时候。

不过她隐约能感觉到这和白雪、贞德的超能力失控有关。

现实中的超能力并不像理子玩的游戏里那样只要吟唱咒语就能发动治疗魔法。

根据白雪所说,全世界都出现了原因不明的让所有超能力衰弱或成功率下降的现象。

对星伽来说特别是疗伤巫术是无法使用的——因为如果失败,那就等于是在杀人。

「可是啊……」

理子把头看向门外。

原本侧目盯着她们的跪坐在门口走廊的左右2名巫女立刻端正了坐姿,仿佛一直从来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顺便一提,这里是星伽神社的京都分社。

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很宏伟。

一行人在快要黎明时才到达京都分社,接着雷姬就被提前通知招来的女医生和数名护士包围起来送进一间名为救护殿的日式诊所。

亚里亚只看到房间的地板上摆满了医疗器械和瓶瓶罐罐的药品。

『她们好像很不欢迎我们。』

趁着巫女露出的空隙,理子用手势给亚里亚发出了暗号。

贞德因为有泛欧医疗执照·助理护师资格所以也跟着星伽的职业卫生武侦一起去帮忙。

而同样受了重伤的灰松任由护士怎么拉都拉不动,死活趴在救护殿外不肯走,最后护士只能在走廊里替它重新治疗伤口。

至于亚里亚和理子——准确的说只有亚里亚。

白雪似乎很排斥亚里亚,几乎就差说出「只有亚里亚不能进星伽神社」这句话。

『啊、该不会是亚里亚对小雪做了什么吧?』

『为什么又是我啊!』

亚里亚放下茶杯,同样用敲桌子的方式回应理子。

『不是经常会有男女主在特殊剧情之后女主变得很奇怪吗?』

「……什么特殊剧情啊!」

亚里亚忍不住一手拍在桌子上。

「呃……咳。」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亚里亚假装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

而门口的巫女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连头都没有回。

「亚里亚很想知道?」

理子似乎提起了兴趣,从自己的座位爬到亚里亚的座位旁。

「才不想。」

「真是口嫌体正直,典型的傲娇呢。」

理子不怀好意地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

「我说你啊——」

「——好!理子去探险一下。」

在点燃名为亚里亚的导火线之前,理子很及时地转移话题。

她突然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哦。」

「亚里亚好冷淡!连一句小心都没有吗?」

「那……一路顺风。」

亚里亚想了一会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到嘴边就变成了这样有点无关紧要的话。

「理子脆弱的心灵啊!」

很有怨气地「哼」了一声,理子故意走得很慢、特意发出很响的声音。

但亚里亚却充耳不闻,直到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走廊里。

「哈……」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星伽神社与普通的神社不同,它的外面看着像是神社,不过内部构造却像城堡一样。

是安全性很高的地方。

有这个地方和金次、白雪在的话,雷姬一定会很安全。

——亚里亚是这么认为的。

「嗯?」

或许是知道雷姬会很安全之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突如其来的睡意冲击着亚里亚有点犯迷糊的意识。

「好困……」

接着她毫无形象地趴在榻榻米桌上熟睡着。


「——事情就是这样,南乡老师。」

金次拿着白雪的手机给教务科打了电话。

他把修学旅行中在京都郊外遭到狙击、战斗后雷姬负伤的事,还有犯人是来自香港自称珂珂的留学生的事全都告诉了狙击科老师南乡。

『这是状况E8。』

静静听完金次汇报的南乡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

『远山,教务科不会行动。』

即使雷姬是他的得意学生。

状况E8——这是表示「内部犯可能性很高无能发出通报。联系可靠者,由当事人自行解决」情况的代号。

犯人是伪装成香港留学生潜入进来的。

如果将事态通报给所有学生,那么情报自然也会泄露给敌人。

况且武侦宪章第4条——武侦要自立。

在武侦高到了高二高三,原则上是自己的敌人自己解决。

教务科会出手帮忙的,不是实习就是还不成熟的1年级。

这些金次当然知道,而且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虽然从理性上知道南乡的判断是正确的,感性上却依然无法接受。

『如果出现非武装市民被卷入的情况那再联系我。』

「……是,我知道了。」

金次向南乡道谢之后挂断了通话。

「小金……」

白雪担忧地看向金次。

「我没事。」

金次摇摇头把手机还给白雪。

「没关系的小金,雷姬同学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

金次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白雪说得对。」

贞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不用担心,远山,雷姬已经度过危险期。」

「真的吗?」

「嗯,只要静养,一定很快就会恢复意识的。」

忙碌了很久的贞德用正坐的方式坐在榻榻米上。

「太好了小金。」

「嗯、嗯!」

金次一脸阴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但也因为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夜的疲倦席卷了全身。

「小金?要先休息一下吗?」

「啊,也好。」

「——失礼了。」

正当金次站起身准备去休息的时候,侧门被拉开了。

跪坐在那里的是已经换上全新巫女服的风雪。

她像是在拍大河剧一样的在门的另一侧行礼,然后才走进来在白雪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果然是、璃璃的……不会弄错吧?」

对于白雪的疑问,风雪郑重地点了点头。

「抱歉,小金还有贞德同学请稍等,我去去就回。」

「哦好。」

金次和贞德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大概过了数分钟,紧绷着脸的白雪和风雪一起回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非常严肃地正坐着。

「小金,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

坐在前面的白雪开口了。

「有关色金……」

无论是金次还是贞德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都睁大了眼睛。

色金。

根据其使用方法能让普通人变为强大的超能力者。

亚里亚的曾祖父——福尔摩斯——常年研究的物质。

直到现在依然隐藏在亚里亚体内的那颗子弹就是色金。

「抱歉,我能说的非常有限,但我们星伽的巫女对色金、有所了解。」

「小金应该知道的吧,上个月在『伊·U』里发生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亚里亚是从哪里获得的,但她那一击轰毁金字塔的力量毫无疑问就是色金的力量。」

金次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那一击不是普通的攻击,就算是有神奇力量的超能力者也未必能做到。

可以说是超越了人类的力量。

「色金是能与人心相通的金属,而能与色金心意相通的心灵是有限的。」

「……那雷姬也有吗?你说的那个色金。」

如果只是在说亚里亚的事那又跟雷姬有什么关系?

金次很快就发现了白雪话里的另一层含义。

「不,刚才我们已经很无礼的检查了她的身体,不过没有找到。」

风雪摇摇头。

「雷姬殿下恐怕是在故乡与璃璃色金相处了很长时间,已经与璃璃色金心意相通了。换句话说,就像是当地巫女一样的存在。」

「嗯?」

这样的解释反而让金次更无法理解了。

风雪从她身边的一个小箱中取出了一个小卷轴。

在那展开的卷轴上密密麻麻的写着类似汉字的文字。

「这是星伽史西闻,星伽神社流传下来的史书。这上面,有关于璃璃色金的记载。」

——『保持璃璃色金平静,那力量将消失。厌恶人心,认为人心会带来灾难,威胁到兀鲁斯。兀鲁斯敬服于璃璃色金,其历代公主封闭自己的心,将心献给了璃璃色金』。

兀鲁斯。

金次曾经听雷姬提到过这个词。

在委托贞德调查雷姬的时候,中空知通过音响分析将雷姬的出生地锁定在几个地方——其中之一就是兀鲁斯族。

兀鲁斯族是生活在俄罗斯与中国蒙古边境附近,隐居在贝加尔湖南方高原上的少数民族,是以弓箭席卷整个亚洲的蒙古帝王——成吉思汗的后裔。

过去曾是以优异的弓箭与长枪功夫闻名的佣兵民族。

不过,数量在逐渐减少。

截止至今,只剩下47人,而且全都是女性。

「雷姬同学和小金的事,我想可能有这个原因。」

是从贞德还是理子那里听来的吧。

金次这么想着。

不过应该就像白雪说的那样。

——再这样下去会灭绝的。

金次似乎能理解雷姬的心情,但是……

(你是人啊,雷姬。)

如果可以的话金次想去长野的5级监狱中拜访维拉德,请他务必研究出能让同性生子的方法。

这样雷姬也可以坦诚面对自己的心了。

「——哇,金君真是有女人缘。」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理子的声音。

「理、理子!?」

「BINGO~答对~就是理子哟~」

从走廊里走出的理子向金次做着鬼脸。

「我说你从什么地方开始偷听的啊。」

「从帮雷啾检查身~体~开始。」

那不是差不多从一开始吗!

金次叹了一口气,无力吐槽。

「你一个人吗?亚里亚呢?」

贞德往门外看了一眼。

如果亚里亚听到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安静。

「理子在和亚里亚一起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就逃出来了。」

换句话说就是亚里亚还在之前白雪带她过去的偏殿里。

「!!」

原本保持沉默的白雪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抱、抱歉我突然想起来有急事,失礼了。」

「……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