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7弹 相遇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2-10 11:59
点击:945
章节字数:52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雷、雷姬!金次!喂!」

亚里亚一把抢过理子的手机喊着两人的名字——甚至忘记那只是个单向传输声音和地点的追踪器。

「冷静点。」

贞德把手搭在亚里亚的肩上。

「知道远山他们的位置吗?」

理子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

「这个方向……应该是往森林那边。」

「稍后把位置发给我。」

亚里亚一边说着,一边急忙把刚脱掉还拿在手上的制服外套重新穿上。

「等、亚里亚你要去哪?」

理子抓住亚里亚的手腕,明知故问地看着她。

「当然去找他们啊。」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

理子这句太理所当然的疑问反而让亚里亚哑口无言,直到很久之后才说出后面那句话。

「当、武侦之间当然要互相帮助,嗯、就是这样,武侦宪章上也有……」

亚里亚似乎一定需要一个理由才能让她的行动变得合理。

「可是前面还有『要相信同伴』。」

武侦宪章第一条:相信同伴,帮助同伴。

「唔……」

「况且亚里亚不是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吗?」

「如果只是因为雷啾发现了追踪器而被破坏掉呢?你这样赶过去不是更会让人误会嘛?」

理子的解释让亚里亚无法反驳。

确实,单凭一声枪响并不能说明什么。

而且也无法证明刚刚的声音究竟是不是枪声。

但是亚里亚不这么认为。

武侦对枪声特别敏感。

亚里亚的直觉也在告诉她雷姬和金次肯定出事了。

「我就去看一下——」

「——而且啊。」

理子打断了亚里亚的话,故意拖长了音节。

「亚里亚你呢,不是跟雷啾绝交了吗?」

「咕呃!」

亚里亚像是触电一般差点跳了起来。

可是理子没有放过她。

「金君和雷啾可是背叛了你啊。」

她一步步把亚里亚逼得往后退,一直退到她的后背贴到了更衣柜。

「亚里亚要去救背叛你的人吗?还是在敌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就算你无视也不会有人知道——」

「——别开玩笑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亚里亚突然推开理子。

力气大得让没有意料到的理子差点摔倒、踉跄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个玩笑不好笑。」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反应太过了,亚里亚转过头避开理子的视线。

「我过去看一下。」

亚里亚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如果真的出事的话我可以帮上忙,如果只是意外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如果是意外又被雷啾发现呢?」

「……那就随便找个借口。」


背叛。

亚里亚憎恶这个词。

——应该是这样。

可是无论是之前两次背叛的理子还是现在雷姬和金次,亚里亚都无法放下。

自从来到日本之后,亚里亚自己也能感觉到她越来越不像以前的自己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亚里亚说不上来。

但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像漫画里那样因为男主选择了自己以外的女生而变得处处跟那女生为敌、想法设法陷害那女生、让她变得不幸。

因为别人太差劲而突出了自己的优秀,所以会对男主能回心转意抱有一丝幻想?

这根本不能算是「变得更优秀」,只是在自我欺骗而已。

亚里亚不知道这种事情在现实中是不是存在,但她不会那样做。

——没有意义。

要变优秀(强),但首先目的要正确。

虽然很纯情,但亚里亚相信爱情是一心想喜欢的那个人幸福——父母离异让她更加确信爱情是无法勉强的。

或许理子刚刚的话只是在试探亚里亚——她希望如此——如果不是的话,那亚里亚肯定会很生气。

「……下了高速的第一个左转。」

坐在副驾驶席的理子指导着前进的方向。

她的腿上平放着一天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亚里亚看不懂的数个窗口和代码。

而斜在胸前的黑色安全带让原本就已经是成年人的胸部显得更丰满。

「好……嗯?」

「我们走捷径。」

从神户到京都乘新干线需要1个多小时。

不算上找人的时间,就这样一直保持在最高速到比叡山森林也要2个小时以上。

——人停止呼吸、停止心跳之后的30秒后开始昏迷,在4分钟之内得不到抢救会引起不可逆的脑损伤或者死亡。

这4分钟被称为「急救的黄金时间」。

可是2个小时的车程对于急救的黄金时间来说太漫长了。

「坐稳了。」

亚里亚相信理子。

所以她咬紧牙、急躁地加快了速度。

「啊啊,为什么会这么不幸啊。」

理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明明是最佳的福利时间却要陪喜欢的人去找她在意的人。」

「一般来说不会有这种突发事件吧!」

理子一边说着一边撑着脑袋看向亚里亚。

可是亚里亚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去,她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

「理子、肯定能评上最惨女主。」

虽然认真的亚里亚很吸引人,但理子不希望那副表情是为别人准备的。

嘀——

一阵动漫的铃声响起。

理子拿起放在车头挡板上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武藤的名字。

『喂理子!你跟神崎去过二人世界为什么要用我的车啊,嘛虽然是租的。』

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另一头传来粗犷的声音。

『啊我要说的才不是那个,有好玩的也不带我们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啊……』

早就有所准备的理子把手机拿在手里、伸直了手臂,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能听到武藤的声音清晰地回荡在车内。

「——抱歉,稍微有点急事要用车,你们自己想办法回东京。」

事出紧急,当亚里亚在开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想起来要通知不知火和武藤的时候理子早就给他们发了邮件。

『神崎?都这么晚了你在开夜车?』

武藤似乎很惊讶。

吉普车的车窗被拉开了五分之一左右,夜晚的风声比白天更喧嚣。

再加上空旷的高速让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更加刺耳。

理子的手机被她切换到扬声器模式,对汽车非常敏感的武藤仅凭听到了些许声音也能判断出这点。

「啊、嗯……」

「是呢是呢~」

正当亚里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理子立刻把手机收回自己嘴边。

「亚里亚说要带理子去看日出,理子好感动!」

——这件事情就不要让武藤他们知道了。

虽然没有这么约定,但亚里亚在出发的时候没有提起也就默认了要自己解决。

「武藤也为理子高兴吧,你也知道亚里亚太笨蛋了。」

「干脆和理子结盟啊,理子得到亚里亚,武藤得到小雪,那不是两全其美嘛!」

「嘛,虽然能不能让小雪接受你就是小雪的选择了——」

吱——

或许是疲劳驾驶又或者是被武藤的声音分散了注意力。

亚里亚突然踩下刹车,理子由于惯性撞上了前方的仪表板。

「你在做什么?很危险啊!」

贞德单手扶着撞击到前排座位的额头。

老实说亚里亚的驾驶技术不怎么样。

不过这大概也有担心雷姬和金次的原因在,她一路开过来都是急转弯急刹车,就算是贞德也差不多忍到极限了。

「啊不、前面有……」

同样也受到冲击的亚里亚摇了摇头,重新睁开眼睛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

接着,她拉下手刹把车停稳,解开安全带就冲下了车。

「喂——」

贞德的声音没有传到亚里亚的耳里,她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下了车。

「哎哟理子的腰哟……」

理子弯腰捡起刚才脱手落到地上的手机和笔记本。

『你、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还有贞德也在?』

由于一直保持着通话的状态,亚里亚她们的对话都被武藤和不知火听了进去。

「是武藤不能接触的领域啦。」

理子狡黠地转换了话题。

『看来我们这通电话打得不是时候呢,武藤君。』

不知火的笑声从扬声器传进理子的耳里。

「果然还是不知火明事理呀!给你一个大大的赞哟~」

理子在屏幕前做了个举大拇指的手势。

『我说啊——』

『那么,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之后,就挂断了通话。

理子深呼了一口气,拉开车窗把头探出去。

「亚里亚,发生——」

「急救箱!快拿急救箱!」


「好了,暂时只能先这样处理,不过最好还是要到医院——」

「——果然出事了。」

从心底涌出的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亚里亚着急地两手叉腰,脚尖不耐烦地敲着地面。

「冷静点。」

贞德站起身用手刀轻轻地砸了下亚里亚的脑袋。

「现在还不能确定雷姬他们已经遭遇不测。」

「可是灰松都受重伤了啊!」

亚里亚用手指着被吉普车车灯照着的、缠着绷带倒在地上的银狼。

「嗷呜……」

灰松虚弱地喘息着。

理子隔着从车上拿来的备用毛毯轻轻抚摸它。

「那不就说明雷姬跟金次已经——」

「——已经什么?」

贞德强行打断亚里亚的话,这样反问她。

「你从这条线索里推理出了什么?」

「唔……」

亚里亚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灰松受了重伤,这点毫无疑问证明了雷姬和金次遇到了麻烦。

可是他们的情况到底糟糕到了哪一步、对手又有多强大、这些却无从得知。

「听好了亚里亚。」

贞德叹了一口气。

「首先,我们找到灰松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你说、好?」

「听我把话说完。」

贞德没好气地瞪了亚里亚一眼。

「这说明我们寻找的方向是对的。」

「第二,灰松虽然受了重伤但还是跟我们相遇了,这说明什么?」

「什、什么?」

亚里亚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无法把贞德说的话全部联系在一起——即使贞德已经给出了明显的提示。

「说明灰松很有可能是突破了敌人的包围赶来报信,或者是跟雷姬他们兵分两路逃走。」

贞德摇摇头,继续往下说。

「同样的也证明了敌人暂时拿他们没有办法,否则灰松绝对不可能逃得出来。」

「那、那就是说!」

「嗯,最差的情况就是两人被困住、受了伤但性命无忧。」

贞德强调了这句话。

「所以,我们还有时间。」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凡事要做最坏的打算,乐观去行动』。」

武侦宪章第七条——常持悲观论,以乐观论行动。

「我知道了。」

亚里亚思考了一会就做出了决定。

「按你刚刚说的这里应该离雷姬他们不远,我从这里找过去,你跟理子带灰松去医院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检查起身边带的子弹数量。

「你要一个人行动?」

「嗯,人数太多会打草惊蛇。」

「我不是说对敌人的情报一无所知吗!」

贞德完全分析不出亚里亚的思路。

「我知道。」

她点点头。

「但现在不是坐以待毙的时候,主动出击才是能更好地掌握主动权。」

「……」

虽然这句话是有点道理,但贞德却觉得这果然是亚里亚的风格。

「——啊啊大狗狗别乱动。」

理子的声音吸引了亚里亚和贞德的注意力。

「嗷呜……」

灰松睁开没有受伤的一只眼睛似乎在寻找什么。

「怎么——嗯?」

亚里亚走到灰松旁边蹲了下来。

「嗷、呜……」

灰松把头靠向亚里亚,它抬起头紧盯着亚里亚——就像溺水的时候抓住救命稻草那样。

它眼神里流露出的是……哀求。

「……我知道了,我会去救你的主人。」

亚里亚伸手抚摸灰松的脑袋。

「告诉我,她在哪。」


「……哈啊、哈啊……」

抱着受伤昏迷的雷姬一路狂奔来到国道的金次双手撑地、胸口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刚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一样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终、终于……」

金次转头看向刚才跑来的道路又看了一眼被他放在路旁的雷姬。

——就1分钟。

金次给自己规定了时间。

如果有车来就用武侦手册把那拦下,直接送雷姬去医院。

如果没有就再抱起雷姬跑过去。

但是这1分钟不能浪费。

『这里内藏有照相机,已经设置成在我狙击的瞬间把我看到的情景记录下来。』

——雷姬在昏迷前对金次这么说过。

金次拿下肩上的SVD,检查起瞄准镜。

他把眼睛放在准镜上往里看去,同时按了几下在那下部有小按钮。

接着,几张照片出现在了视线内。

「这是……珂珂!?」

金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不会认错。

这几张照片上的显示的都是同一个少女。

她穿着华丽的中国服装、有着跟亚里亚一样的长长的黑色双马尾。

「万能的武人……『万武』……珂珂……」

金次不可置信地放下了瞄准镜。

他回想起在『水仗之日』的时候,珂珂用格斗技轻松打败了亢奋状态下的他。

从理子那里听说的,亚里亚似乎也在手枪战中跟她打成平手。

而现在看来她的狙击能力还能和雷姬匹敌。

那种少女、这世上真的存在吗?

格斗、手枪、狙击。

无论是哪一种技术都必须花很多年才能精通。

老实说,以亚里亚的格斗技和枪法来说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但珂珂……

难道真的是『万能的武人』吗?

嗡嗡——

正当金次陷入沉思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嗡鸣的引擎声。

他立刻反应过来救雷姬优先。

但他刚站起来就条件反射地拔出了伯莱塔。

(……可恶。)

——那是摩托的声音。

而且从引擎声来判断正是之前照片上拍到的CRM250AR搭载的引擎声。

就算是金次这种外行也知道市场上没有再销售这种2冲程摩托了。

也就是说,会冲过来的人只会也只能是珂珂。

「珂珂!」

金次大声喊出这个名字——她果然如意料中那样出现了——同时以保护雷姬的姿势站在她面前举起了已经上膛的伯莱塔。

砰砰。

从伯莱塔枪口内射出的几发子弹无一例外都落空了。

以S形前进的摩托车从金次身边擦身而过。

「把枪扔掉、胸前的沙鹰也是。」

坐在摩托车上的珂珂举起加装消声器的UZI,用不太熟练的日语这样命令金次。

「……呃!」

珂珂不只在载弹量上有优势,还是能和亚里亚打平手的手枪战达人。

而金次不仅没处于亢奋状态,更要保护重伤的雷姬。

——没办法。

他只能咬着牙扔掉伯莱塔和没有用过的沙鹰一起扔在地上。

「举起手。」

这个动作金次也照做了。

「雷姬、90分。是个好棋子,我要了。金次、还是0分。不过是战绩不错的棋子。我喜欢,也带回去。」

「而且雷姬是北狄、金次是东夷。大陆的公主,很适合做珂珂的手下。」

珂珂自顾自地说着。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金次问出了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最先问出的最普通的问题。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奇怪的珂珂挺起和亚里亚一样平坦的胸部。

「曹操、孟德、知道吗?珂珂就是他的后裔。」

「不知道。」

「曹操、孟德啊!」

「哦。」

——砰。

珂珂气急败坏地朝天空开了一枪。

接着,枪口对准了金次。

「这么没反应不能原谅!」

砰!

条件反射闭上眼睛的金次并没有等来意料中的疼痛。

「谁!」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握着手腕看向树林处的珂珂。

「真是千钧一发呢,金次。」

「——亚里亚!」

如同每个故事中都会在关键时候及时救场的主人公那样,手持双枪的亚里亚出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