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竭尽全力或一无所有 下 译:误雨神名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8-03 11:09
点击:593
章节字数:55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译:误雨神名


四人离开了工坊。

现在就回去还太早了——至少小鸟是这样想的。

她想要说些什么,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有穗乃果和凛酱在她身边,她也没法将那些想对海未说的,但现在还在脑子里搅拌的话说出来。

但她知道,自己想说,而且必须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要和海未说活。

小鸟看向自己身边走着的那个精英弓箭手,没有了弓和箭,总感觉空荡荡的,像少了点什么。

就像自己的心一样,明明没有变化,却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让她不由自主地慌乱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海未要对自己这么好呢?小鸟想着,明明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啊,也没有与她有太多的情感交流,还对她隐瞒了很多,还忘记了小时候与她的很多记忆,但这个人,却已经走在了自己的身边,成为了自己的依靠,甚至为了救自己,而舍弃了许多对她而言,可能十分重要的事物。

究竟是为什么呢?

除了海未喜欢自己,不然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喜欢海未的呢?在恋爱的意义上呢?

如果自己的猜想没有出错,那么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小鸟没有经验,但她觉得,自己绝对不能让这份感情——可能对于海未来说也是第一次——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无疾而终。她也不想不合时宜的说些什么,让这第一次的恋爱之果变得苦涩忧郁。她想要的爱情,是像她从孩提时便梦想拥有的,如同巧克力一般丝滑、香甜的,即使有少许苦涩,也仅仅只是使之更加香浓、回味悠长的爱情。

小鸟读过很多描写爱情的书,从最傻白甜的,到最黑暗病态的,她都见识过。她想要谱写的爱情乐章,是那种的呢?

小时候,她的妮可老师总会告诉她相对而言最适合她的答案,那么这次如果去问她,还能够得到正确的解答呢?但是,想要通过别人的建议来获得正确恋情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吧?还是说,“正确“的恋情本身,就是一个被太多人信以为真的伪命题呢?

所以这个问题,还是让自己来寻找答案吧。小鸟轻轻晃了晃头,跟上了大家的脚步。

穗乃果和凛兴奋的讨论着,没有留意身后一言未发的海未——小鸟也没有意识到。

“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喵!跑了这么久,凛的肚子都要饿扁了喵!“

“喵喵喵!“

“嗯……穗乃果也要去!”两人一猫一拍即合。

“那个…小鸟我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了,我突然想起来……小鸟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做……”小鸟把手背在身后,不安地触碰着指尖……她希望那个人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但又觉得这只不过是妄想罢了。

“那好吧。要照顾好自己哦~”穗乃果继续向前走着。

“小心点喵!”

“喵喵喵!”

小鸟朝大家笑了一下,转身跑开了。

那个人还没有回应。

“那个……我也不去了,我也……稍稍有点忙……回头见!”海未僵硬的说完,转过身,自以为不留痕迹地去追小鸟了。

“拜拜!“穗乃果对着离开的两人挥手再见。

转眼间,果凛二人便来到了奥多娜奇萨卡的美食街上。

“今晚我们去哪家吃喵?“

穗乃果径直走进了一家拉面店。“一份巨碗豚骨拉面!“

“听起来很不错的喵!再来两份一样的喵!“

~

小鸟一直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前才渐渐停了下来,等待着那一个人的出现。她知道海未一直在她身后,她也很欣慰海未这样做了。也许海未只不过真的只是想要确保小鸟的安全,就像她对穗乃果她们说的那样,而不是真正理解了小鸟的意思呢?

尽管这样想着,小鸟还是转过了身,看向躲在马厮的干草堆里的海未。

本打算直接叫出海未的,但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再好好想想,组织一下语言吧。现在说这种事情合适吗?就这样说出来会不会有些尴尬?如果到头来只是自己自作多情又该怎么办?自己究竟在叫住海未后还能否顺利地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小鸟有点害怕了。

但她记得,自己为了某件事情,每个晚上都在为了这件事情而工作。

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海未酱!“小鸟最终还是决定交出了海未。

“是……是的!小鸟!“海未急忙从干草堆中跳了出来。

“不要这么僵硬嘛海未酱,小鸟只是想要听听你对盔甲的材料有什么建议而已……“

“盔甲的材料?“听到这个话题,海未果然放松了下来。

“小鸟这段时间一直在制作你的那一套,但是我对盔甲的那方面还是不太擅长,虽然我不用自己来制作盔甲但是小鸟总还是要设计一下的……还有就是要利用炼金术给这些金属附魔……所以小鸟想问一下,你想要用什么金属?“

“这样啊……其实我一直都想要一些黄铜来加持的,但是我不确定你能不能用炼金术融合出来……所以只用铜或者锌也是可以的啦,不用太勉强自己……“

“只是黄铜吗?工坊里应该还有很多的,因为希说这些都是垃圾,她根本不用这些东西的……“小鸟回答道。

“垃、垃圾……对希来说什么才不是垃圾啊?Regentium?“海未无奈地叹了口气。

“呣……希好像确实有一个Regentium……但是希也不用它。她说她更喜欢天使石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尽管那种东西对希来说只不过是一种金属罢了……说真的,我还一点都不了解这些金属……“小鸟也叹了口气。

“天、天使石?!“海未吸了一口气。

“是啊,不过她还说金属是不能够满足她的,她更喜欢自己创造出来一些史诗级的东西,比如说……拥有Regentium彩虹之力的天使石、沃特恩技艺、马斯特能量、从深海之灵中提取出的黑暗元素?这些东西都太过深奥了,小鸟我根本无法理解。希说构成这些东西的基本元素我都已经掌握了,但是小鸟现在还是一窍不通……“

“小鸟!我们现在得回工坊一下。“海未打断了小鸟。

~

与之同时,工坊里弥漫着一种温馨的氛围。

希正在和她的亲爱的-绚濑绘里讨论她的实验方案。两人都穿着睡裙,坐在床上,认真地在笔记本上演算公式。

“只是把这些金属混合起来是不会发生反应的,绘里亲,如果你真的想要那种东西的话,我们必须找到替代这种材料的方法。如果你只是说想要反弹物理伤害,我们得要一些比普通橡胶更好的材料-但你还想要免疫魔法伤害……我们估计得找到一种能够拥有所有元素的矿石,还要把它的这份力量从释放转化为吸收同化……毕竟你还想要让这副铠甲拥有重生之力……“希叹了口气,把自己压在绘里的肩上。

“要找到这种物质根本是不可能的啊绘里亲……“希抱怨道。

“但是谁叫你喜欢这个主意的呢,希。“绘里轻轻的笑了一下,看向希。希的脸因这一个笑容而染上了一丝红晕。

“嘶……我知道的,我可是我啊,但是你这个想法也太疯狂了吧绘里亲……”

“说的和你没有疯狂的想法一样……是谁想出用动物来制作合成兽的来着?“

希咯咯地笑了:“这不公平,明明你也喜欢这个主意的,毕竟这也是我们亲密关系的体现啊……好痒啊绘里亲不要……“

绘里紧紧抓住了希的脸颊,咬了上去。

“不喜欢吗?“绘里露出了她迷人的微笑,温柔地看着希。

希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可不能撒谎说我不喜欢啊,它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而且,它们也可以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一直……“希起身把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又重新扬起了微笑。

她们深情地对视着,像是许久未见了一半,想要把对方的一切都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希将手搭在了绘里的肩上,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凑了上去。

收到希的暗示的绘里当然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大餐。

“又想再要一个孩子了吗?我还以为你今天才弄好一个不想要了呢。“

“绘里亲~还有三个人要呢,如果还有其他人要的话,估计还要再多几个呢……“

“但是你自己不会累垮吗?每天都把时间耗在你的大锅前面很累的……“

“我不在意的,只要你每天都像现在一样、每天早上都来看我……还有晚上……还有就是别忘了……“希把手放在了绘里的腰间,把自己送的更近了。

绘里深深地吻上了面前的红唇。

“只要你想,无论何时,我都会给你的……只要我觉得时机成熟到时候,我会带你去的。太阳已经很想见到你了,希。“绘里再次吻上了希的嘴唇,然后分开,把希拉回了床上,坐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我们会去约会吗?你觉得我们能到哪里去?你知道城市里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嗯……山怎么样?我知道你很喜欢山的……“绘里将手放在了希的胸上。

“那我们就能在室外玩了呢。“

“像什么……冰冻瀑布?“

“要去你去,反正我肯定是离你远远的。“

“其实也不一定必须要在外面玩啊,我们还可以去某个山洞里面玩,好像我们好久都没去探索了的样子……“

“也是呢,弄清楚山洞里面有些什么总是让人兴奋不已呢。“

“不过我现在倒是完全不清楚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但是能确定的是它和南方的火山有关。我偶然间在收集火花时发现了这个……“

“哦哦哦…火山呢,那可真是令人兴奋呢,可是现在有更加令人兴奋的事情哦~~~“希将嘴角上扬了一个不大的角度。

“比如用舌头探索你的洞穴?”绘里舔了一下。

“要我,亲爱的……”

就在绘里将嘴唇覆上希之时,两人听见了敲门声——有一点点吵,却又很有礼貌的敲门声。

希知道那是谁。

“海未?她现在来干什么?”

“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绘里问。

“不用了,毕竟用不了多久,就会继续的……在这里稍稍等我一下……”希披上了外套,下了床,走出了卧室。

~

希打开了门。

海未站在工坊的门前,身旁还站着小鸟。

“希,我想要一个解释。”

“哇哦……冷静点,海未,什么解释?”

“天使石!你能够制作天使石!告诉我你怎么能够制作天使石!你怎么做的!”海未的眼睛里,迸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渴望之光。

“我可是炼金术士,我为什么不能做了?小鸟再过不久也有制作的能力——但是现在小鸟能够很好的完成一些未附魔的金属,她现在稍稍费点心,再加上一点点运气,弄点黄铜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一点问题也没有……话说你问天使石干什么?”

“我需要新的武器!一副弓箭!你能够为我做一把弓吗,利用你的天使石?”海未问道。她很想要,以至于语气稍稍有点不尊敬了。

希看向一脸迷茫地看着她们两个的小鸟。

“我很忙的。”

海未听到这个回答,愣了一下。

“我、我愿意为了它做任何事情!“海未尽量保持着礼貌

“那么你为什么不帮帮小鸟呢?一个知道天使石的作用的人,一定对金属很熟悉才对。“

“但是我……“

“炼金术那方面你不用担心小鸟,你只要把你对于天使石所掌握的事情告诉小鸟就行了,让小鸟自由发挥,我相信小鸟能为你造一把很不错的天使石武器的。“希打断了海未。

海未转向小鸟,稍稍有些犹豫。

“海未酱……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一定可以的!以后我会更多支持你的!“海未大声说道。

希笑了一下,转身走回房间里。

“希酱?“小鸟叫了一声,但还是晚了一步。

希连再见都没有说。

“看来希酱真的很忙啊……“海未说。

“是啊。“两人叹了口气。

两人望着紧闭着的门,沉默不语。

“但是海未你为什么那么想要一个天使石的武器呢?“小鸟问道。

“那个……有点不好意思,我们换个地方说怎么样?“海未岔开了话题。

~

她们走到了城堡的前院里,坐在英雄雕像附近的一个长凳上。那是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雕像,自豪地将一柄巨斧高举在半空中。

海未把一切都告诉了小鸟。

“所以说,你想要用这把天使石武器去打败所谓住在那个废弃的东方之塔里的那个恶魔?“小鸟重复了一遍,想要知道,究竟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海未坏掉了。

“是的。“海未的声音中,蕴藏着一丝凄凉。

“去那里复仇值得吗?……不,我是说……“小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那里很危险不是吗?……贸然前去的话,我们可能会损失更多……不仅仅是我们已经失去了的东西……“小鸟抚上了海未的长发。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复仇而已,小鸟。这关乎我们家族的荣耀,我必须把它取回来。“

小鸟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我祖父失去的那只手臂的手上,戴着一只据说能够显示真理的指环……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古物,是我们的传家之宝……除了我们家族的人,没有人能够发挥出它最真实的实力,即使是国王想要买下它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海未对着小鸟,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几年前我们失去了这个指环,连同祖父的手臂,以及我们家的声誉……这也就是我从军的原因,我以为能够通过军功可以挽回一些的,但是我还是太天真了……不取回它,一切都不会真正地改变。“

“那么海未酱一定很爱她的家人,是吧?“小鸟轻轻抱住了海未。

“哈哈哈……公主殿下也不是无情的人,对吧?“海未笑着打了下趣。

“肯定不是的啦……可我还是没法想象……如果我是你的话……看着祖父在整个家族面前以死谢罪,只是因为而丢失了一个戒指……“

“还有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逃跑……祖父对自己很严格,我们家族世代遵守着一些死板的条条框框,这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虽然我相信祖父当时的选择是明智的,但是家族里的大多数人却认为这是一种耻辱……“海未叹了口气。

“啊?这样的吗?……那么,你的木屐怎么办?“小鸟担心地问。如果海未因为丢失了木屐而……

“那个啊……没什么的……确实,没有它我确实回不了家……但是要找到它应该也不难,应该再去那边一下就找得到了……这没有什么的……至少,比起当时我差点失去的东西来说,它根本不算什么……“海未这样说着,深情地注视着小鸟。

“海未酱……“小鸟也看向那深情的琥珀。那两块琥珀是那样的纯洁,那样的深邃,那样的迷人……她根本无法抵挡这个扔出了几乎所有可能的东西来救她的,英雄般的女性的魅力。这位女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看重自己,将自己的生命,摆放在她自己之前。

海未抚上了小鸟的脸颊。

“小鸟……小鸟!“海未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惊慌起来。

公主的手,放在了某位武士大人的膝上。

“海未酱……小鸟……“某位公主靠的更近了……

“小……小……小鸟……不要……这样……小鸟……“海未的脸开始急速升温,眼神迷离,不知道该看向何处。

海未的脸完全红了,连带着的,还有海未的大脑。

两人的鼻子,碰到了一起。

小鸟将脸凑得更近了……

“嗨嗨嗨~~~小鸟酱!海未酱!“穗乃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打断了两人。

小鸟转过身,看到了穗乃果挥舞着的手。

“我们马上就过来,穗乃果酱~“小鸟微笑着回答,尽量保持着情绪。

“快过来吃饭啦,别在城堡外面待太久啦~“穗乃果喊道。

“好~~~“小鸟转回身,看向她的海未。

“走啦海未吃……哇啊哇啊啊啊!!!!!!“海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脸上血流成河……

小鸟摇晃着海未的肩,想要唤醒她,但是海未就这样僵硬地,再次倒在了地上。

“哇啊啊啊啊啊!!!!!!不要死啊海未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