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竭尽全力或一无所有 上 此章由误雨神名翻译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2-08 02:38
点击:408
章节字数:90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译:误雨神名


“早啊,凛酱~”穗乃果走出隐蔽地,迎上了凛。

“啊,穗乃果酱,早……欸?!”凛话还没有说完,小鸟就扑了上去。

“对不起了,凛酱!”小鸟腾空,手上拿着一张大网,想要把凛罩住——很不幸被闪开了。

噗通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怎……怎么了喵!”凛一脸无辜。

“现在可没有时间来解释!给我站住!”海未试图抓住凛,但又被闪开了。

“哇偶,一只精英弓箭手喵。”凛继续往后退去。

穗乃果兴奋的叫喊着:“凛酱,她们想要抓住你哦~“

“穗乃果酱!“小鸟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哭腔。

“欸?但你们就是想要抓住她啊……“

“但不要给她说啊!(>8<)“

“但已经很明显了耶XD”

小鸟表示无奈与绝望。

“好了,就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们不会对你做些什么的……“海未微笑着,慢慢地走近凛,然后……

“拜拜了喵!“凛吐了下舌头,开心的跑走了。

“嘿,站住!“海未赶忙去追赶凛。

“等等我海未酱~~~“

“穗乃果也要去!“

她们四人就这样你追我赶,跑进了森林里。

在森林里,一切妄图抓住凛的努力都是不切实际的。一方面,凛跑的不是一般的快,三人组光是跟上凛就已经很吃力了,另一方面,三人还要避开凛为她们精心准备的各种“礼物“,与之对应的,凛却总是能够避开一切障碍物。

“等一下啦,凛酱!“小鸟已经尽可能的在跑了,但还是追不上凛。

“耶!真好玩!“穗乃果依然元气满满。

“这是你逼我的,凛。“海未减缓了一点速度,握住了她的弓。

“你…你在干什么啊,海未酱?“

“我只是要让她的膝盖中上一箭!“海未这样说着,开始瞄准。

凛迅速转向左方,三人紧随其后。

“中!”

箭擦过了凛的膝盖……

“哇……不要伤害凛喵!“

凛跑的更快了。

海未连射几箭,凛也连着避开。(论闪避天赋的重要性)

“好快!“

“好险的喵!“

因为要躲避箭击,距离,似乎相对缩小了一点——但还是很远。

她们一直跑,海未一直射,凛酱一直闪……

精英弓箭手的尊严遭到了挑战。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心!“小鸟大叫。

前方,是一个悬崖。

凛一个机灵,转了一个直角弯,避开了悬崖。

她们继续跑着,悬崖下,奔驰着一条清澈的河流。水,流的很快,也很清,看上去并不深——但也只是看上去罢了。

“好美的河啊~~~“

“集中注意力,小鸟!“海未又射了一箭。

没有一丝悬念,再次擦膝而过。

不过好在,路的前方,是一堵石墙。

“死……死胡同?“小鸟”哈-哈“地喘着气,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场追逐游戏终于要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只不过胜利者并不是三人想象中。

凛跳上了墙,垂直的跑了上去,站在了顶端。

海陆空表示开挂可耻

“跟你们玩很有趣的喵!再见了喵!“凛挥了挥手,向她们告别。

穗乃果也挥了挥手:“凛酱再见!“

"我们失去她了..."小鸟悲伤地说。

"对..."海未叹了口气。

“话说我们究竟抓她是为了什么啊?“穗乃果问道。

海鸟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我们会解释的。“

果海鸟三人在森林里走着。

她们一边寻找着回家的路,一边向穗乃果解释这一切的由来。

“就是这样吗?“小鸟点了点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怎么不早点说啊,明明可以直接去问凛酱啊,况且她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热爱这份工作,真是的。”果果笑得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

“欸?是吗?”小鸟偏了偏头。

“是的, 凛酱这样做只是因为她想帮助南方王国的公主和西方王国的公主团结全国。至少,她以前是这样告诉我的……”

"团结全国?"小鸟继续偏头。

"整个国家...... 也就是说,包括了北方王国吗?""海未问道。

“"是的,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穗乃果回答道。

"但是, 北方王国已经是一个废墟了啊。一千多年来,我们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巨大的冰墙和一扇,永远锁着的门..."海未说。

"这样的吗?那她每周都和谁见面?她经常说她每周必须去北方去取快递…….“穗乃果说。

“emmm……会不会是希酱的妻子?……嗯,就是那个…你知道的…那个人……”小鸟支支吾吾的,一时说不出那个人的名字。

“哦,对了,那个北方的守护者。……但是,她每周能寄些什么呢?”

"应该是鲜花吧!...... 有时是红玫瑰, 有时是白百合, 有时是紫罗兰, 有时是一些橙花。她每周都寄各种各样的花..。“说到花,小鸟便又有了精神。

"每周……多么浪漫的一个人啊……“海未感叹道。

"是啊……真希望以后也能有一个人这样对我……"

"我认为希很幸福, 因为她的妻子以永远不会褪色的方式, 来宣示她们的爱,无论她们离得有多远……我想我真的应该多学学这个守护者……“海未继续感叹

"你应该问问凛酱……我想她也经常帮希酱寄东西呢。“Honoka 说。

"希?她又是送什么东西啊?“

"嗯, 只是有可能罢了……我认为可能是……巧克力?“小鸟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性。

"巧克力?“果海二人一头雾水

“只是有可能罢了!我真的不知道她实际送的是什么, 因为她总是用盒子把东西包起来的……“小鸟慌张地挥了挥手。

"emmm……"海未点了点头。

"我想她们两个真的很爱对方..."穗乃果眼中,似乎有光芒闪烁。

"毫无疑问, 这是一段非常美妙的姻缘……啊……还是好难以相信啊……我听说那个守护者对谁都是很冷漠的啊……“海未的脸有些变红了。 。

"历史并不总是准确的, 对不对?而且,有可能只是对希酱才……“

"希望真的是这样的……“

"不过,你不觉得我们一直都在打转吗?"虽然有些破坏气氛,但小鸟还是决定打断两人的少女心。

“欸?”才回到现实的两人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环顾四周,与之前的记忆重合……

“小鸟觉得,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两三次了……”小鸟看着迷茫的两人,焦急地说。

“我们……迷路了?”穗乃果明知故问。

“究竟有没有人知道我们现在究竟在哪里吗?我们现在还在郊区吗?”小鸟声音中隐隐约约含着哭腔。

“我觉得不是哦……穗乃果以前从没有见过这里。”

海未补了一刀:“我也没有。”

“我们已经出城了吗?”小鸟真的已经要哭出来了。

“也许吧。”海未没有去安慰小鸟,反倒是紧张地望着四周。

空中,传来了低沉的尖叫声。

“吖——吖——吖——”

穗乃果扬起了头,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

“哇偶,那是什么声音?”

“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海未将箭搭上了弓——她还没有发现她的箭所剩无几,

“全员做好战斗准备!”

穗乃果握住了她的平底锅和餐刀,小鸟则握紧了她的水晶法杖。

紧张的氛围弥漫在三人之间,她们望着四周,等待着那个生物的出现。

海未知道这个生物。

一对巨大的翅膀, 一只强壮的喙,一双敏锐的眼睛, 一对大鹰爪, 然后它的身体有一半是狮子……

狮鹫。

狮鹫在传说中,会潜伏在高处,然后用闪电般的速度抓走受害者……也许这个传说有夸张的成分,但是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但不管怎样,海未跑近了她的公主,尽量降低小鸟被攻击的可能性。

“狮鹫只会对弱者下手!握紧你们的武器,尽量露出凶狠的一面来挑战它!!”

海未不会真的担心穗乃果,因为那个人总是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狮鹫看起来也没有将穗乃果当成攻击目标了,它可不想被平底锅打脸……

但唯一看起来没有攻击性的人是小鸟……她不可能看起来可怕……也无法想象出小鸟可怕的一面……

“希望这只狮鹫选我做目标……”海未抱怨着。

“呃呃呃……那个,我现在看起来还有吸引力吗?”

海鸟两人理解的这个吸引力绝对不是一种东西……

“(怎么可能没有……)集……集中注意力!注意躲开它的爪子!在必要的时候,使用你的法杖!”海未的脸红了。

“好!”小鸟把她的水晶棒捏的更紧了。

狮鹫再在空中绕了个圈,然后冲向小鸟。海未赶忙把小鸟推倒在地……

“穗乃果!你在下一次攻击时能够打到它吗!”

“没问题!站在我身边!”

穗乃果跑到了两人前方。

狮鹫盘旋上空,眯着眼睛看向试图保护小鸟的两人……她们试着吓住狮鹫,但还不够……

狮鹫再次尝试攻击小鸟……

“准备好,穗乃果,听我说三二一,我也会射一箭……”

“好!”

狮鹫越来越近了……

“三……”

更近了

“二……”

狮鹫几乎已经要擦着三人了……

“一!”

铛!

狮鹫闪开了平底锅,所以……

海未已被击倒。

狮鹫抓住了小鸟,小鸟反应太慢,没有来得及施法……

“海未酱,你还好吗?”穗乃果拼命摇晃着海未。

“呃……不,小鸟!”海未清醒过来,赶忙搭上了弓。

小鸟正在狮鹫的背上,努力地抓住狮鹫的皮毛,大喊着救命。

“哇啊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啊!!!!!”

“小鸟!”海未急忙去追狮鹫,她不能飞,但是海未知道她可以用箭来攻击它……

海未试图瞄准狮鹫……但因为她几乎从来没有练习过,瞄准一个飞行中的物体总是她的弱点……

一箭射出,狮鹫挥了挥翅膀,把箭打落。

海未将手伸向后背,却始终摸不到箭……

她终于意识到她已经用光了她所有的箭……

“哦,不!”海未开始慌乱——但她还没有放弃。她把她总是挂在包上的木屐扔了出去,打中了狮鹫的头……但这并不够……

“啊!!!为什么你这么难弄啊!”海未扔出了另一个木屐。这一次,狮鹫成功的躲开了。

“试试这个!”穗乃果扔出了平底锅。

海未迅速抓住了它,并扔向了狮鹫——然而还是被闪开了。

“这个!”穗乃果扔出了刀。

“啊!”海未投掷了出去——继续避开。

“还有什么吗?”

“我也没有东西了!”

海未舔了舔嘴唇,焦急地看向四周,但没有什么能够被立即抛出……

最后一个希望……

“小鸟!做些什么!”海未大声吼着。

“我……我做不到!我感觉我快要掉下来了!”小鸟十分害怕,闭着眼大叫着。

“它不会让你掉下来的!你现在可是它的猎物!”

小鸟努力让自己坐在狮鹫的身上,然后用水晶法杖打着狮鹫的头——她看起来没有用多少力,但法杖已经开始弯曲。也许它并不是用来做这种的事情,或者只是因为它只是一个初阶法杖——但无论如何,它没能伤害到狮鹫——但还是成功地惹恼了狮鹫——它转了一个身,让小鸟从空中掉落——然后抓住了小鸟,双爪紧紧地握住了小鸟。

“哇啊啊啊……现在我真的没法做什么了!”小鸟大叫着。

海未开始害怕了。她该怎么办?狮鹫的巢通常是在山顶或其他地方, 但当她到达那里时, 小鸟可能已经成为一块肉酱了。她不想让这种事发生!光是想一想就很可怕了……

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海未手上还剩下最后一样东西:弓

海未将它扔了出去,做出最后的努力

但还是被躲开了

真的,d一无所有了。

“不要……小鸟!!!!!”海未绝望的大叫着。

在森林的另一边,凛听见了从远处传来的骚乱声,她停了下来,转了个身,发现了正朝她飞来的狮鹫——但显然它并没有在意这个小小的人类——也发现了狮鹫爪里的猎物。

万幸的是,凛还没有走远——至少现在还没有。

凛往后退了两步,助跑,利用她的旅行者之靴,加速到了她的最大速度,然后纵身一跃,冲上了天空,如同一只小猫,优雅的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落到了狮鹫的爪子上,小鸟的面前。

“啊哈!”凛一只手抓着狮鹫的爪子,一边开始摇晃自己的身体。

“凛酱?你怎么在这里?”小鸟问道,脸上仍沾有泪珠。

“当然是来救你喵,公主殿下!”扔下这句话,凛将自己扔到了狮鹫的背上,从包里掏出了一只小雪人,压在了狮鹫的头上,只在一瞬之间,狮鹫就被冻僵了,它开始飞得越来越低……

“公主大人,凛二等兵向您汇报!我们即将坠机,请系好您的安全带!”凛尽力操控这架狮鹫机。

“什么?”小鸟不知所措。

凛正使这架失去了动力的滑翔机螺旋下降。

不能让它正面着地,凛想。不如,侧面着地?

咚——

一大片灰尘扬起

海未和穗乃果尽可能快的赶往坠机现场。虽然凛已经尽量避免让小鸟直接接触地面了

,但小鸟在如此强大的冲击力面前,依旧很有可能会受伤,毕竟她的双臂被爪子牢牢锁住,不能像凛一样,从狮鹫上跳下来。

“小鸟!”海未没有停下,径直冲到了小鸟面前。她用尽了全部力气,将鹫爪扳开,紧紧的抱住了小鸟,扶她起身。

“小鸟,还好吗?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吧?”海未一边问着,一边轻轻打理着小鸟被狮鹫揉乱的衣服。

“没什么,吧?……我只是觉得,手臂有些酸疼……”看着海未焦急的样子,小鸟又急急忙忙的安慰道:“没事的,这个一会儿就好了。”

海未欣慰地舒了口气,“我很高兴你没事,小鸟……”她转向凛,继续说道:“多谢你了,凛。”

“嘿嘿嘿,没什么喵!”凛吐了吐舌,腼腆的笑了。

“凛酱你真厉害!穗乃果看见了哦,你冲上云霄的英姿!你是怎么做到的?”穗乃果双眼发光。

“因为有这个喵!”凛指了指她的鞋子,“希桑特别为凛定制的〔旅行者之靴〕喵!”凛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道具。

“应该很有用吧?”

“是啊,凛送信的时候经常碰到怪物呢,所以希桑给了凛很多很多的道具喵!而且她还说每三个月可以去获得补给呢!”凛满满的自豪感。

“你刚刚用来冻住狮鹫的那个雪人状的东西是什么?”海未问道。

“那也是希桑给凛的喵!凛管它叫〔寒冰炸弹〕……一般凛拿它来冻住黑森林附近的铁巨人,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坚强了喵!不过又因为它们是黑森林的守卫者,又不能杀死它们喵……”说到这个铁巨人,凛看上去有一大堆怨念。

“黑森林?小鸟从没有听说过呢。”小鸟活动了下双臂,果然疼痛减轻了不少。

“啊,又忘了给你们说了喵!那是南方王国和西方王国的国界哦,离这里很远的喵!”凛再次吐舌,表达歉意。

“那我们现在在哪里?”海未问道。

“我们现在是在钻石高原,大概是在东方王国和北方王国的分界线附近喵!”

“啊?已经这么远了吗?”三人震惊,她们可是跑过来的啊……

“是啊,不过没事!凛可是从奥多娜奇萨卡跑到北方遗址都只要一个小时的人喵!”凛耸了耸肩。

“终于知道凛你是如何做到一天送两百多件国际长途信件的了。”小鸟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其实凛还可以更快的喵,了!不过,凛总是喜欢休息一下下,不让自己那么忙的喵!凛超喜欢奥多娜奇萨卡的拉面喵!”凛说。

‘’是吗?那么下一次记得把穗乃果叫上哦!’’

“好的喵!”

“对了,凛酱,你认识北方守护者吗?”海未记起了穗乃果给她的提醒。

“你的意思是那个绚濑绘里?希桑的妻子?”凛问道。

“绚濑……绘里……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海未呢喃着。

“绘里奇卡……希奇卡……”小鸟也呢喃自语。

“那不是吧?……那只不过是合成兽的名字罢了……”海未连自己都没有说服,她沉默了一会儿“可能只是一个巧合罢了!不管那么多,所以,凛……你和那个人是朋友吗?”

“她和谁都不是朋友喵……她只在乎希桑的啦。”凛似乎有些沮丧。

“呃…这样吗?”

“是啊,她很冷的!她唯一会告诉凛的事情就是……”凛摆出了一副傲慢的模样,开始学这位冰雪女王讲话:“在这里用这些钱买一束喵喵喵,剩下的钱当做你的小费,可以拿去吃你的拉面,但你必须保证这些喵喵喵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美丽最新鲜的喵喵喵,不然,如果让我知道了你带给希的是一堆垃圾,你就等着我的怒之寒冰将你淹没吧!!”

“喵喵喵?”海未心里喵喵喵(划去)一脸迷茫。

“把这些喵喵喵换成特定的花就好了喵!”凛解释道。

“所以每次都是她告诉你买什么,然后你再照着这份指令去买吗?”海未问。

“是的喵!然后再由凛去送给希桑喵!”

“啊,我明白了,难怪它们总是新鲜的。小鸟一切还在想你是如何做到跑这么快还能够不损伤花的花瓣呢……”

一个奇迹消逝了。

“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喵。有次凛真的从老远把一朵花送到希桑那里,那时希桑还在西部王国呢。那朵花被绘里桑叫做玻璃花,但其实那是冰做的!那朵花真的很美,周身散发着冰雾,就像绘里桑一样呢!”凛陷入了回忆之中。

“就像……绘里桑?”海未问道。

“是爱情,绘里桑不仅仅是冷艳哦,她是真的很冷喵!她周围到处都弥漫着冰雾,看上去漂亮极了,但代价是她不能被触碰,也不能去摸其他东西,不然立马就会被变成冰棍的!她也不能到任何地方去,因为她会将整个地区都冰冻住的喵!超级酷的喵!”

“小鸟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故事……白雪皇后艾O莎?”小鸟偏了偏头。

“就是那个唱 letitgo,因为爱所以突然懂得如何操控自己的魔法的那位?”海未确认道。

“喵呜……没那么简单。绘里桑每次兴奋的时候,只会有更多冰霜出现……她甚至可以不用穿衣服,因为那些冰霜总是源源不断的出现……她其实也很可怜的喵,如果想吃点什么热的东西还必须要有人来喂她……比如说,拉面喵!”凛解释道。

“喔多少能够想象到那副场景……这就像诅咒一样,她甚至没法正常地喝水……”海未叹了口气。

“啊啊啊?也就是说没有办法吃热面包吗?!好可怜啊……”穗乃果大叫。

“你就只想的到这个吗……”海未扶额。

“那她和希酱该怎么……就是,那个……做一些亲密的行为?”小鸟微笑着,看起来人畜无害。

“诶?”三人震惊回头。

“这个嘛,凛不知道了喵,但感觉只有希桑才能正常的触碰她……凛真的不知道啦喵!”

“这个问题先暂时搁置吧,话说回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回去啊,太阳都快下山了……”海未提醒大家。

“啊,这里离城里还很远啦……”小鸟伤心的说。

“没关系!凛会把你们送回去喵!”凛用拇指抹了一下鼻子,耍了个帅。

“怎…怎么送?”

“凛已经和花阳亲与真姬酱这么玩过好多次了喵,相信凛,你们会喜欢的喵!”凛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果海鸟三人看着凛把它放在地上,打开了它。

一辆小推车。

三人眨了眨眼,一言未发。

“来吧!虽然不像西方王国和南方王国的马车那么气派那么舒适那么快,但还是很有意思的喵!顺带一提,这个小推车也是希桑送给凛的礼物哦~利用这个小推车,回城不需要一个小时哦~”凛拍了拍车,笑着说。

“真…真的吗?”海未小心翼翼的上了车,紧接着,是穗乃果,小鸟……

“出发了喵!”凛拉着车,冲了出去。

“耶!!!!”

“呜呼!!!!”

“啊啊啊啊啊!!!!!我要下车!!!!!”

~~~~~~~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她们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了城堡,尽管三人都气喘吁吁——除了凛。当她们到达工坊时,她们看见希正在和绘里奇卡一起,在花园中浇花。

希也注意到了推车上的三人。

“送货完成!请签收喵!”凛开了一个玩笑。

“啊,我记得我是叫你们把凛带过来,而不是让你们被凛酱送过来啊~”希揶揄道。

“啊!对,对不起!”小鸟急忙认错。

“嘛,没关系的,这次还是算你任务完成了哦。”希咯咯笑着说。

“这就是你们想要抓凛的原因吗?早点说喵!如果是希桑的请求的话,凛当然是会接受的喵!”凛抱怨着,但嘴上扬的角度出卖了她。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穗乃果也笑了。

海鸟二人叹了口气。

“抱歉,我们只是害怕你可能会拒绝……”海未感到很惭愧。

希笑了。

“马上就天黑了,我们进屋说话吧。”希笑得很温暖。

~~~

在工坊里,她们向凛解释了一切。

“就是这样喵?”

“是的,就是这样。”这一次换作小鸟承认了。

“好的,就这样吧!其实凛也想有个助手喵,这样的话,以后你不需要凛后,凛也能够轻松一些喵!”凛这样说着,心思却全都放在了那只还未激活的合成兽上了。

“也就是说,你会帮我啰,凛酱?”小鸟有点难以置信。

“不然呢喵?”

“太高兴了!谢谢你,凛酱!”小鸟高兴的手舞足蹈。

“好的,现在让我们来激活它吧。”

“谢谢你,希桑!”凛很激动,像一个等待着自己孩子出生的父亲。

“没关系,这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还有,从现在起,你可以叫我’希酱’了哦。你已经是她们中的一员了。”

“真的吗?希酱,希酱,希酱!”凛绕着希,连续喊了好几声。希也笑着,忙着激活合成兽。

合成兽缓缓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紧接着,它便注意到了凛。

“喵~~”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名字是凛哦,小家伙。”凛兴奋的说。

“喵?”

“哇!!!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它刚刚叫了我的名字啊!!!好可可可可爱爱爱爱爱喵!!!!”凛酱已经上天。

“真的耶!”

“呀!真棒!!”

“喵?”小鸟表示,她只听到了一声“喵”

“诶?可是它刚刚真的叫了凛的名字喵!”

“是啊,但是……”

“喵喵喵~喵喵~喵~”合成兽完全醒了过来,抖落了盖在身上的白布。她已经穿上了运动鞋,黄色陈衬衫和一条棕色的短裤,背着一个暗红色背包,还挎着一个绿松石色的腰包。

“她说她想吃拉面了”海未看向凛。

“她真的好可爱啊,谢谢你创造了这个小家伙,希酱!”凛对着希深深地鞠了一躬,眼睛闪闪发光。

“啊,穗乃果好想获得奖章了啊……”穗乃果羡慕的说.

“你们准备把它叫做什么名字来着?”虽然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但还是要努力加入话题。

“你来为她取个名字吧,凛酱。”希拍了拍凛的肩。

“嗯,让凛想想……不如,就叫你喵凛猫吧!”凛竖起了食指。

“喵喵喵!”喵凛猫高兴的叫着。

“我就知道!你喜欢它对吧?从今以后,凛就叫你喵凛猫了哦~”凛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凛猫!”

“啊,对了,小鸟,我能够等会儿再来找你吗?凛想去确认一下它能不能这份工作喵!”

“当然可以的啦,毕竟,我们还要等到联系好住所才会出发,至少还有一天多呢。”小鸟笑着说。

“棒极了!等到凛准备好就告诉你吧小鸟酱!对了,我们第一站去哪里?凛可以制作一组必带品清单出来……”

“其实,小鸟还没有想好……你觉得我们可以去哪里呢?”小鸟吐了吐舌。

“先去南方王国喵!凛已经等不及想要给你们介绍花阳亲了喵!”凛已经高兴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那就去吧!”

“等等,在这之前,我必须还要拿到一副新的弓箭,还有就是……”海未看向穗乃果。

“穗乃果也要去拿些新的刀和平底锅……都怪海未酱大笨蛋把什么东西都扔了……”穗乃果抱怨道。

小鸟张大嘴愣住了。她当时正尽量使自己待在狮鹫背上不掉下来,根本没想到海未竟然把她身旁所有东西都扔向空中来救她……

“穗乃果!”海未赶忙捂住了果果的嘴。

“嗯?但是你就是这么做了啊,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把小鸟酱给救下来……”穗乃果嘟起了嘴。

海未的脸唰——地变红了,害羞地避开了小鸟崇拜的目光。

“噫……这可是你踏上沉沦于某人的不归路的第一步哦~”希揶揄道。

“不…这…这只不过是我应尽的职责!我的工作就是保护公主殿下!我……我不得不全力以赴来做好这份工作!”海未的脸变得更红了。

“哇……那么海未酱一定很喜欢这个工作啰,为了保住这个饭碗,连祖传的木屐都扔出去了呢,是吧,海未酱?“穗乃果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小海……“小鸟把自己埋到了海未怀中,不让海未看到自己的表情,但很显然,小鸟被打动了。

希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看着海鸟两人:“很好,很好……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不会有问题的。“

“什么开始?“海未不知所云。

“没什么,不过,只要你记得让你来引导小鸟就行了,这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一些的,我亲爱的海未。“

“什、什么引导?“海未开始慌张起来,坐直了身子。

希轻轻的拍了一下海未的背,将她推起身。

“你会因你今天勇敢的行为获得一些额外的奖章,我相信你是很想要一只自己的合成兽的,所以,请抓紧完成你的任务吧,我已经等不及让你们见面了。“

“和、和谁来着?“海未后退了一步。

“你真的得亲自见一下她了啊,亲爱的,或许我可以晚一点把她叫过来……好吧这样也不太好……“希这样想着,思维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或许我可以这样?“希喃喃自语,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四人,向卧室走去。

“差点忘了,从绘里奇卡那里把奖章拿到了之后就可以走了哦,我到时候再把详细计划告诉你们吧!“希关上了门,再也听不清楚里面的声音。

“好哒!“穗乃果对着门挥了挥手。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