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番外一·徐知北的场合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2-22 00:02
点击:731
章节字数:20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徐知北一心一意爱着的篮球,却似乎没有好好回应她。

初入校队时的荣光与期待,被日日严苛的训练一点一点折磨着。训练的难度不断加大,一同进队的小伙伴们逐渐变得有模样了,可她却慢得不像样。

老金说,徐知北的基础训练做得不错,可一站到场上开始对位,整个人就像虚的,脑子也糊。

咦……我是不是,就这样了?我就是没有天赋的啊,再怎么练,也练不成她们的吧。

徐知北逐渐,逐渐变得更加呆愣,虽然还是准时到场,却好像丢了魂。队里的姐姐们都很疼她,倒没有人说她什么。

这天的半场练习赛,徐知北和许梦周分到一组,正好和章澍、肖阳对位。

那边许梦周被肖阳压地火气正盛,好不容易想方设法地逮空甩开了,徐知北着急给让路,却一步走错,把许梦周正正堵个死。

许梦周没想到队友会有这么个走位,怕撞上,当场猛地一转,得,又被追上的肖阳勾了球。

好巧不巧,教练老金这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正是许梦周乱七八糟的步法,一道狮吼就过去了。

“大周你干嘛啊?注意力!你这样球肯定掉!”

许梦周当下就不乐意了,扯下头带惯在地上,回头凶了徐知北一句,“碍事!”接着气鼓鼓地扯了背包走人。

老金莫名其妙被这小崽子撒了通气,倒也不生气。他带过这么多孩子,脾气火爆的不在少数,有时候吼两句,第二天就没事人儿似的。

“来气儿了还,那什么大吉,你替她位置。”

盘腿坐在场边的大吉麻溜地滚过来,训练还是继续进行。

徐知北被凶了也还是那么一副呆样子,往常十分欢乐的场地,只听见球鞋摩擦地板与球击地面沉重的砰咚声。

肖阳有些担心徐知北的状态,章澍脚下也放慢,没再怎么盯她,大家默契地把球打了下去。

终于挨到结束,徐知北没顾得擦一头的汗,披上外套就悄咪咪跑了。

章澍瞥见了,忙戳戳肖阳的背,“大胖你快跟着,我一会儿有会要开来不及。”

肖阳也正这么想,应下来就拎着包追过去了。

一脚迈出体育馆大门,秋风刷拉拉就这么照着脸刮,怪凉的。

肖阳四下里望望,我靠徐知北呢?这孩子绝对用跑的,贼快,往回走三条道呢,怎么追啊……

于是她开动智慧的大脑,转了两圈,凭直觉选了条最偏僻的路。靠近七点钟,乌漆嘛黑路灯都不怎么照得全,最适合伤心时候溜达了。

肖阳放轻脚步,急行军一样快步走着,担心地很。


徐知北急匆匆跑出体育馆,眼泪水憋不住终于往下吧嗒了。黑沉沉的夜色看起来格外让人安心,她选了条最远的、人最少的路,放肆一把情绪。

这大概算是嚎啕。

徐知北像个被抽掉理智的孩子一样,一路上疯魔,一会儿蹲下,一会儿撒丫子跑,眼睛里水珠儿不住得掉。

走着走着见着岔路,忽然又改了道,跌跌撞撞跑到文科楼一侧两米多高的孔子像边上,扒着至圣先师的脚丫子一通瞎喊。

喊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她终于累了,靠着冰凉凉的台子滑在地上,不顾土灰。

她慢慢掏出手机,滑着通讯录,却不知该找谁掏这个心肺。于是又按掉光亮,倚着台子,有一搭没一搭抽着气。

肖阳终于找到徐知北的时候,她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本来因为徐知北突如其来的改道,肖阳是绝对找不着她的,但徐知北按着孔子的脚丫那一通嚎,就直接暴露目标了。

小鸡仔一边抽气一边碎碎念,忽然一下子旁边立了个人,给吓得不轻。使劲儿往后头一蹬腿,脑袋闷闷地磕在座台上,疼了个龇牙咧嘴。

肖阳刚才只顾着追韩信,压根儿忘了想点什么说辞,这时候站在徐知北面前,半句话说不出来。

而徐知北借着晦暗的月光,看清了是肖阳,嘴巴一扁,又抽抽起来。

“阳哥……我,我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知……”

“阳哥我……我好难过啊……我,我受不……了了……”

“知北……”

“我要……我要回家……”

“徐知北!”肖阳一把从包里拽出一大包纸巾,蹲下就是几连抽,往徐知北脸上一蒙,“别怕,我罩着你。”

小鸡仔被这一下蒙住了,捧着滑下来的纸巾们发愣。

“你相信我,我看中的人不会有错,”肖阳又自顾自往下说,“这几个大一进来的,就你完全没基础,慢一点很正常。哪有什么是一朝一夕就练出来的呢?

遇到瓶颈也是稀松平常,你阿澍姐姐当时,练得也可惨可惨,现在多有本事呐。”

“可是会……”

“你不用怕拖别人后腿,都这么过来的,进了一个队就是一家人,谁再甩脸子我收拾她!

信我,意识要慢慢培养的,没人急你。到时候你练就十八般武艺回去收拾她们,咱们往痛快了虐!”

肖阳觉得自己已经耗尽功力,十分期待地盯着徐知北。

徐知北哼唧哼唧老半天,停住了抽噎,憋出一句,“电……电视购物……”

肖阳黑着脸,捉着小鸡仔的衣领子一路拖了回去。

隔天的训练,肖阳押着许梦周罚了翘训练惩罚套餐的标准,一项一项执行地那叫一个一丝不苟。

许梦周出奇的老实,也没再抱怨什么,乖乖领罚,大概是觉得自己前天的话说太过,心里歉疚。也可能是由于,肖阳私下找了生科的队长,让给大周提个醒儿。

徐知北再没说过要退出,只是每次训练结束,都会再加练,有晚课就少留会儿,没有就多留会儿。

肖阳的那句“我罩着你”,真如同护身符一般,徐知北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逐渐成为这支队伍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后来,徐知北每次绕过孔子像,总会想起那个荒唐的片段。她也总会想起,砰咚砰咚心跳得那么急的开始,回过神来,眼睛已经离不开那团灿烂的焰火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