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番外一·徐知北的场合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23 23:40
点击:625
章节字数:21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初一个月的基础训练,真是开了地狱模式。

徐知北发现,看起来欢脱迷人的肖阳学姐有时会很鬼畜,而不近人情的章澍学姐却意外的温和。这在她们分别带训练的时候,表现的尤其明显。

徐知北还发现,肖阳学姐非常,爱使唤她,什么事儿都先喊一句“徐知北!”

奇怪的很,肖阳叫谁都喜欢叫绰号,对方没有绰号就即兴给起一个,喊徐知北却只喊名字。

愣头愣脑的徐知北十分的担心,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招惹到前辈,于是悄悄扯着章澍问了。

徐知北进了系队才知道,那个全能系列的学姐原来是自己亲亲的老乡,章澍了解后也格外照顾她,毕竟难得一见。

章澍听了徐知北的问题,哭笑不得,这孩子会为这样的事情惴惴不安呐。

“因为……大胖觉得知北你的名字念起来很有味道,喜欢多念念,你别在意这种事情,她这个人没有神经的。”章澍怕徐知北再心情抑郁,又调侃道,“你该多谢她叫你大名,不然指不定给你起个北北呀小北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儿呢。”

“姐姐,我小名就叫北北……”徐知北呆呆地抬起头,一副不知当讲不当讲的表情。

章澍正尴尬的接不下话,那边肖大胖吼七吼八地开始了,“徐知北!摸鱼呐?过来上篮!”

徐知北慌忙扔下水杯,同手同脚地滚去了。


徐知北看不出,但章澍看得出,在这群大一孩子们中间,肖阳对徐知北最为上心。

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毕竟徐知北表现得也并不怎么突出,甚至有些呆呆的。

结束系队的训练,往食堂走的时候,章澍问:“欸,大胖,你干嘛老盯着知北练呐,她都快给逼得喘不过气儿了。”

“不怕,这孩子身体素质好,又肯练,就是意识差了点儿,多盯着点儿没准能练出来。”肖阳吊儿郎当地迈着大步子,章澍老劝她,这样走路总有一天要被人家打。

咦,听这话的意思是……

“你是准备……”

“嘻嘻,过几天我准备带她去校队,你信不信,咱们这个队早晚扛她肩上。”肖阳说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法学院那个大白,这几天老跟我炫耀她们新来个什么舟舟老厉害,我给练一个出来气死她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可知北还在田径队练着呢,这样会不会来不及?”章澍觉得待系队和校队两个队就已经一周无休的训练了,再加个田径,真当人家是体育学院的啊。

“我不管。”肖阳答得轻轻松松,丝毫不放在心上。

章澍真想一巴掌糊她脸上,可肖阳在这方面看人太准,再荒唐一听玩笑话,到最后总会阴差阳错,以某种方式成了真。也罢,随她去吧。


惴惴不安的徐知北熬过了这艰难的一个月,一天,突然间收到了肖阳发来的短信。

完了完了完了,大佬没事发什么短信给我啊!要劝退我了吗?

联想到这一个月肖阳魔鬼般的形象,以及对自己隔三差五的折磨,徐知北心下悲哀极了。

战战兢兢瞄一眼,再瞄一眼短信,“下周一下午三点半,去体育馆里训练。”

嗯?徐知北心想,平时不是二四六在户外球场上训练吗,怎么换时间又换地方了?

然而扛把子大哥短信笃定的口气让一心一意做小弟的徐知北一点质疑都不敢有,况且体育馆听起来不用晒太阳,也挺好的。

徐知北就这么,什么也不知道地去了。

宽大空荡的体育馆,木地板,高高穹顶的灯光铺在光滑的蜡上,后面带着软垫子的篮球架旁,有一筐皮实亮丽的球,和几摞矿泉水。

她开始转动生锈的脑袋,我……是谁?我…在哪儿?默默靠着墙坐下来,思考人生。

时间慢慢过去,馆里陆陆续续来了些不认识的小姐姐们,聊得热火朝天,空荡的场馆里回声四溢。

然后,小姐姐们也陆陆续续发现了角落里的那只蘑菇,于是饶有兴致地围了过去。

徐知北生得显小,那会儿又愣愣的,格外有趣。

“没见过啊,小姑娘是大一的嘛?哎呦好可爱~”

“妹妹是来训练的嘛?蹲在这儿干什么呀?”

“你是谁家的呀?叫什么名字呀?”

……

去TM的教练我想打篮球!

徐知北被一整群小姐姐围着,精神恍惚,社交恐惧从鸡皮疙瘩里哗啦啦冒出来,支支吾吾不晓得回话。

虞若蓝看不下去,走上前护了护,“你们别吓着人家了。”

徐知北听见,感激地抬起头,一瞧,高高高高高……“啊!”得一声叫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阿蓝你吓着人家啦!”

场面一度尴尬又混乱,直到姗姗来迟的肖阳望见一坨人围在那儿,也凑过去问,“都看什么呢这么起劲儿?”

“咦,围着我们家知北干嘛?徐知北快起来,准备热身。”

知道了,这是肖大胖带进来的新人,模样这么可爱,以后可有得逗了,大家都很开心地散去了。

徐知北从来没那么恨过肖阳,也从来没那么感激过她的出现,连滚带爬起身,粘在肖阳身后简直亦步亦趋。

众人:小鸡仔小鸡仔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筋迟钝的徐知北直到教练老金开全员大会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两个星期前,原来是进了校队的?

刚进队的新生有好几个,惴惴不安的小鸡仔不敢打招呼,又紧挨着肖阳和章澍,端端正正坐下来,预备洗耳恭听。

人齐了,教练老金翘着个二郎腿,敲敲桌子,“大胖,你去拿那个什么过来,给那几个小孩子介绍一下队史。”

“得令~”肖阳开开心心跑出去,像拎菜篮子一样拎了几只挂着彩条条的奖杯,搁在老金面前的桌子上。这种视荣誉为粪土的炫耀方式,可以说很肖阳了。

“我们H大女篮啊,有着无比光辉的历史与无比光荣的传统,是一支拿冠军的队伍,……”巴拉巴拉巴拉,肖阳一开始夸,就有点刹不住,夸得老队员们哈欠连天。

“最后,我想说,我们背负着的可是H大的名字,为它而战,是多么荣耀的事啊。

希望你们能有始有终,H大女篮薪火相传,也会在你们手上继续灿烂。”

徐知北感动得泪水都要下来了,轻轻抽了抽鼻子,听见身边的章澍嘀咕道,“电视购物……”

小鸡仔的感动,又变成了不知当感动不感动。


一月仍有桂花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