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道具和美人鱼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19 21:16
点击:750
章节字数:25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直到开进宿舍的门,林青都还在咯咯直笑,跟上了发条似的。

章澍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纵身把林青扑在垫子上,两腿一跨,抓起枕头就可劲儿往她面上砸。

panglangpanglangpanglang……

林青被突如其来地攻击逗得更加乐不可支,勉强抬起手臂左右挡着软绵绵的枕头,笑得没有力气。

这欠揍的家伙嘴上还不肯停,怪腔怪调地喊道:“别这么着急呀~哎呀~”

章澍给她喊得面色绯红,动作里带了点犹豫,手下一放松,林青立刻抓住机会准备翻身。

等章澍感觉到脚踝被林青捉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直接给翻过去了。

“嘿嘿,你跑不掉啦~”林青顺手从梯子上抽下一条毛巾,按着章澍的手准备捆。

章澍一下慌了,扭得跟条跳跳鱼一样,林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毛巾绕在她的手腕上。

但,事情远没有那么顺利。

章澍扭了一阵,也有点累了。刚从夏季澡堂桑拿般的境况中走出来,身体里的懒与困慢慢渗出来。

等她老老实实不动弹的时候,林青却半天没动静了。章澍不耐烦地闭上眼睛,刚想开口骂,林青松了手,又开始咯咯咯咯笑。

“哈哈哈哈哈……这条毛……毛巾太短……了啦!哈哈哈哈哈下次一定要随身带条领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章澍一脚把身上这只上了发条的250倍速树懒踹下去,“什么跟什么……自己玩儿去!”

林青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虽然从十二三岁开始,林青就比别人早熟,连章澍的性教育都一力承担了。

但长着长着,似乎有向奇怪的方面发展的趋势。

两个人闹得都有些乏,可林青还是反反复复爬到章澍身上,不肯松手。

于是她们又以缓慢的速度拉扯了几个回合,最终,章澍还是懒得再理会,管自己休养生息了。

林青方才在抓住章澍脚踝的时候,觉得触感有些不同,哧溜溜滑下去,想看个明白。

章澍马上又哼唧哼唧的不乐意,林青轻轻拍了拍她的腰,“放心。”

之前与章澍有过一个小约定,林青虽然有点遗憾,但也不着急。八年都过去了,余生还长呢。

握住章澍的脚踝,稍微往上带,好让灯光照个明白,姿势实在不怀好意,章澍又开始哼唧哼唧。

“再哼哼,之前说的话就不算数了。”林青白了章澍一眼,后者瞬间像只蛮不情愿地被顺着毛的猫一样,缩着脖子挂着嘴,抖两抖却很安静了。

日光灯一照,林青才发现,章澍的脚踝完全是肿的,几乎要跟小腿一般粗了,用劲儿一按,老半天才浮回来。

忙扯着另一只脚踝一瞧,一模一样。

林青立马阴沉着脸,把章澍拽起来,章澍不情愿地晃来晃去,坐了倒坐了倒。

“阿澍。”

哇……林青的声音掉冰渣子哇……太久没体验到林青的这一面,章澍都快忘了,这会子一激灵,刷拉一下挺直脊梁。

“啊!”

“你看看怎么回事,是不是扭到脚腕了?怎么都不说?”

“嗯?我看看……”章澍努力眯起眼睛,“啊……是不是胖了?”

“还开玩笑?”林青捏着阿澍脚踝的那只手上一用力,那只猫儿又哼唧哼唧起来。

“哎这可能是毒蚊子咬的吧,早上好像有这么个印象,套着高帮球鞋跑了一天,可能……蹭肿了?”章澍小心地戳了戳那圈怪异的浮肿,啊……痒……

去年也是的,从一两个蚊子包开始,莫名其妙就变成一大圈了。那时候,好像是肖大胖替她买了很多膏药,她用完就丢回给大胖了。

“都肿到充气这个程度了,你还没感觉?”林青了解了基本事态后,知道没什么大事,口气也更加不和善。

“……”章澍不动稳如泰山。

“你去肖阳那里问问,还有没有药剩。”

“要是没有呢……”

“校医院总有吧,自己去买。”

章澍被冻得缩了缩脖子,乖乖爬出垫子,套上拖鞋,慢吞吞往外走了。

三分钟后,林青动了动身子,做了个起身的态势,听见门嘎吱一响,又连忙滚回原地,拾起手机。

章澍慢吞吞地走过来,脸上的表情实在很微妙,又是想哭又是想笑的模样。

她磨磨蹭蹭站到林青身边,委屈巴巴的,“阿青,脚踝每走一步都又疼又痒的,跟上刑一样啊……”

章澍刚才才想起来,去年也是如此,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就跟中了蛊一样,痒到钻心。

还好肖阳没有定期整理东西的好习惯,去年的药还堆在柜子的角落里,这要是走到校医院,估计就回不来了。

“多好,跟美人鱼似的。”林青背靠着木梯,刷着手机。

“那我大概是唯一一只把自己痒死的美人鱼。”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青没忍住,手机啪嗒抖在地上。

她伸手一把拉过站在旁边委屈的阿澍,“药拿来,我给你涂。”

涂药的过程,实在是惨不忍睹的。

天生怕痒的章澍,脚腕一被触到,就开始不停地笑。轻了觉得痒,重一点又觉得痛,林青几乎要自暴自弃了。

“房顶都要给你掀掉了,阿澍。”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脚踝的最后一处抹上药膏,林青嫌弃地看了一眼软在枕头上的章澍,拿手背抹了抹她笑出的眼泪。

章澍一动不动地躺着,还没缓过劲儿来。

林青坐在她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沙着她的皮肤。

“阿澍。”

“嗯?”

“你小腿根这儿有一块,比旁边白一些,是为什么呢?”

“那个啊,是我七岁多,缠着阿姨要坐着她的小摩托,下车的时候腿贴排气管上了,刺啦给烫白个苹果圆。”章澍躺得舒服,懒懒地回忆光辉的童年。

那得多疼啊,林青想。

“不过不疼,因为熟了,后来肉啊什么的重新长,就记得痒了。”

林青收回了她的心疼。

章澍的腿生得修长笔直,白天喜欢穿长裤,所以也就没怎么晒黑。林青轻轻抚摸着,往上,分明的膝盖。

“阿澍,你膝盖这儿有一道疤,看起来像刀疤诶。”

章澍窝在那儿,有些困,意识朦胧。林青于是揉了揉她的肚子,给叫醒了。

“我家啊,从前有把宝剑,有一回,趁爸妈没在,我抽出来玩,玩完扔地上,就给忘了。

后来,给剑鞘绊了一跤,正好跌在剑上,豁了道口儿。”

林青从前没听章澍说起过,这个看起来乖乖的小孩子,原来也会惹出那么多事端。

她都能想象得到,章澍那对尽心尽力的父母面对这些时的表情了。

“那,肚子上的呢?”不知不觉,林青摸进了章澍的T恤衫,掀了一小半,白皙的肚子随着呼吸起伏着。

她忍不住捏了捏,温热,柔软。

“啊……自行车,下桥蹬太快,飞出去了,滚到石子路上,硌的。”

林青还想往上探,章澍在这时候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意味不明地望着她。

林青叹了口气,只能趴在她的肚子上,念道:“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哈?那你倒是让我睡啊。”章澍老大不满意,阿青一直问个没完,弄得她好几次入睡失败。

“我让你睡啊,来,来吧。”林青又咯咯笑起来,持续的震动逗得章澍肚子痒痒,也受不住,笑将起来。

“少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