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是一块小肥皂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17 20:11
点击:692
章节字数:25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眼看着暑假已过了大半,训练强度逐渐增加,也没有那么难习惯。

这天训练结束,徐知北仍旧留下来,给自己加训。肖阳回头看了一眼,啧,姿势又歪了。

“阿澍,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呆一会儿。”肖阳对正准备回去的其他队友说了声,重新放下包,拾起球,走到徐知北身边去了。

徐知北这个奇葩少女,自从看出肖阳失恋后,总是以一种小心翼翼的、饱含悲伤意味的眼神望着她。

肖阳好几次都想上去狂晃她的肩膀,揪着她圆圆的耳朵大吼,我还没死呢!

但为了维持自己飘逸的形象,肖阳还是保持了优雅的微笑,以极大的包容心面对这个小家伙。

徐知北可不知道她的学姐心里在想什么,见对方走过来了,慌慌张张又拿那眼神这么瞅着。

“……知北,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不能这么弯着,你老是习惯性弯腰,重心要保持……”肖阳只是平平淡淡地指点着,如往常一样。

“知北?知北?徐知北??”

“啊!阳哥!”

少见的神游天外的徐知北被抓回了魂,又是一脸歉疚,和一种说不明白的表情。

肖阳盯着她看了会儿,摇了摇头,“累了就别再练了,自己要把握度,走吧,吃饭去。”

“……唔。”

徐知北磨磨叽叽地点了餐,磨磨叽叽吃完饭,时候已经不早了。

“去洗澡么?”

“嗯……”

肖阳很看不惯这孩子磨磨叽叽的样子,明明跑步跑那么快,这会子怎么扭得跟麻花似的。

一把扯过徐知北的胳膊,就带着她往澡堂去了。

像她们每天下训练,都会去澡堂,夏天的衣服轻便,直接装在包里带出来,也不用再跑一趟寝室。

之前因为总和章澍一起回去,那家伙打死不去澡堂,肖阳也就跟着她先回寝室了。

这几日林青每到傍晚总会来接章澍,她也不好跟在旁边,多半会和虞若蓝、许梦周她们一起吃饭洗澡。

人的感情真是奇妙啊,两年的牵肠挂肚,积郁的情绪,说散也就散掉了。可能,也没有想象中的难过。肖阳如是想着。

拜徐知北的磨叽所赐,她们走上楼的时候,澡堂的储物区的人已经不是很多。

“动作快点啊,一会儿阿姨估计都要开始打扫卫生了。”肖阳没好气地冲着徐知北说。

“嗯……”徐知北转过身去,开始脱鞋子,一抬头,瞥见了个熟悉的身影。

“咦?阿澍姐姐?”

这话一出来,三个人都转了身。肖阳吃惊地抬头,盯着T恤大裤衩、正准备进澡堂的章澍,和她身边那个比基尼的女孩子。

林青听见有人叫章澍的名字,也停下脚步,望了望出声的方向。

“肖阳?好巧啊。”见章澍还尴尬地愣着,林青大大方方打起了招呼,还问徐知北,“你是知北吧?我也是你老乡呀。”

“是呀是呀!”未经世事的徐知北拼命点头,不住地望向林青,这个姐姐真的不要太好看,身材不是开玩笑的啊……

章澍的尴尬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她急忙把林青往浴室里推,“这样你都要聊天,聊个鬼啊!”

林青笑嘻嘻地被塞进浴室的门里,远远飘来一句,“老位置啊~”

肖阳这才插上话,百思不得其解,“阿澍,你怎么来澡堂了?”

“em……就……打赌输了……”章澍搪塞着,不太想说实话。

之前被林青又下了个套,输了,从此以后就得和她一起去澡堂。

虽然据理力争,把洗澡时间移到了人比较少的时间段,仍然会时不时遇到个什么熟人。

章澍此时穿得严严实实,就匆匆忙忙准备进浴室,肖阳不可思议地指了指她的衣服,说:“你不会打算这么进去吧?”

“我乐意……”随后,章澍便旋风般消失了。

徐知北脱完衣服,塞进柜子里,自言自语,“阿澍姐姐是不是热傻了?”

肖阳从后头拿浴巾蒙了徐知北的脑袋,一把拽走,“洗你的澡。”


89号和90号隔间是林青转了一大圈之后,挑中的宝地:喷头新、水量大,温度也不太烫,不会积水,空间大,帘子宽。

当然最后一点是为章澍准备的,那家伙害羞地要命。旁人走过带起一阵风,帘子飘一飘,她都紧张地直蹦跳。

看来,要实现一起洗澡的愿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林青一边往头上打着肥皂泡,一边默默规划未来。

突然,帘子被拉开了,林青以充满惊诧的眼神回头一看,正对上章澍那双惊慌失措的小鹿眼睛。

刷拉一下帘子又被光速拉上,章澍扯开90号隔间的帘子,一头扎进去,脑子里被白花花的东西挤得乱七八糟。

强强生婴儿babybaby……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宝宝金水……冷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青笑得放肆,和孩子似的得意忘形。

“林青你干嘛在89号洗啊!”前几天都是章澍在89号,林青在90号,这次不知道为什么89号里是林青。

“你自己心不在焉,还要怪我的吗?”

“还不是你害的,穿个比基尼还跟人家寒暄,尴尬死我了……”章澍敲了敲中间的隔板,“卡,卡给我。”

“我穿的也不少,你尴尬什么。”林青冲了冲手上的肥皂,把卡从隔板上面递过去。

“你别说,还好我让你穿点儿衣服,要照你说的什么都不穿,刚才得多奇怪啊……”

章澍接过卡,刷了水,装进袋子里,还是觉得心有余悸。两个人,平常都是穿着衣服见面,一下子没了衣服,怎么都别扭啊。

林青丝毫没有悔改之意,舒舒服服地揉着脑袋,“这算什么,你见多了就不觉得怪了,穿这么多才奇怪呢。”

“你……”

章澍还想继续争辩,林青乐呵呵地提醒她,“你得抓紧呀,一会儿阿姨来打扫卫生,可是直接掀帘子的。”

90号隔间瞬间陷入了死寂,只有水打在身体上的哗啦啦,和皮肤摩擦的刷刷声。


肖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章澍之前放在附近的鞋子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洗完回去了。

澡堂里可能只剩下三四个人,她慢慢悠悠穿好衣服,坐在长凳上等着徐知北。

二郎腿都换了好几边,阿姨都开始清场子,肖阳实在没什么耐心了,伸头朝浴室里大吼一声,“徐知北!”

“阳哥,你先走吧……”徐知北远远的喊回一句,有点悲戚。

又过了许久。

“徐知北!!”

“马上马上!”底气不足的声音传到肖阳的耳朵里,都变成了绝望。

阿西巴。

徐知北最终还是被澡堂阿姨逮到,匆忙结束了战斗,夹着尾巴跑出来了。

肖阳差点就在空空荡荡的大堂里睡着了,看见这死孩子跑出来,上去就是一顿打。

“阳哥阳哥我先穿衣服穿完再打哎!哎!”手忙脚乱地套完衣服,徐知北拔腿就跑,给肖阳拎小鸡似的拎住了衣领。

“让我等这么久,出来就跑啊?”

“……”不是让你先走了的吗!徐知北不敢和肖阳顶嘴,只在心里喊道。

“你得补偿我,走,吃夜宵去。”肖阳揽过徐知北湿漉漉的脑袋,往楼下走,“啧,一头的水,不晓得擦干。”

“……阳哥,我们才吃过晚饭。”而且哪来的时间擦脑袋啊催命鬼啊!

“你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吗?都可以吃夜宵了。”肖阳咬牙切齿,发誓下次再也不和这个死孩子一起洗澡。

“唔……”反驳失败。

于是,两个人勾肩搭背(?)地往小吃街去了,硬着头皮吃了些刚摆出来的小吃,摇摇晃晃又跑到旁边的滨湖公园吹夜风。

得亏徐知北体质超人,一脑袋水吹干,也不觉得难受。


不知不觉也到这个时候了呢,嘛_(:_」∠)_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