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修罗场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05 23:29
点击:714
章节字数:23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三章

肖阳抱着徐知北的抽纸,在外头晃荡了好一阵子。拿手机照了照,见眼眶没什么印子了,才刷了辆单车骑回宿舍。

这会子,不知道阿澍在做什么。多半是跟刚才那个冷美人在一起吧,毕竟关系都已经确定。她们会在宿舍吗?往常这个时候,她和阿澍早应该在瑜伽垫上一边笑闹,一边放松肌肉了。

步入她们那层楼的走廊时,肖阳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在章澍寝室门口停下来。

门内依稀有细碎的声响,总体上十分安静,肖阳甚至想要把耳朵贴在门上,探个究竟。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到了。

我有什么好怕,有什么需要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都要堂堂正正的,我喜欢阿澍的时候,你在哪儿还不知道呢,不过就是嘴快罢了,瞧你傲的!

心里头来了气,肖阳直接敲门还特带力气,把那门板擂得噼里啪啦响。

门内传来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儿,肖阳都能想象到,章澍急急忙忙蹦跶地模样,脸上到底是抹开了笑。

咔哒,门开了。

“阿澍,来做放松,有时间吗?”

章澍这会儿正陷在和林青的蜜汁尴尬里,赌着气呢。见肖阳来了,也不打算征求林青的什么意见,直接说:“有,进来吧。”

肖阳蛮纳闷儿的,难道林青不在?总不会是住到外面的宾馆去了吧?

内心的小喜鹊还没扑棱两下翅膀呢,肖阳走进来,才瞧见翘着二郎腿,坐在章澍桌前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林青。

一下撞死在林青那双透亮冷冽的眼睛里。

这时候的林青显然打开了危机公关的模式,尽管眼神不太客气,嘴上倒是十分正派的。

“你好,你是阿澍的队友吧?刚刚在体育馆见过的,我是林青。”

肖阳有点儿发懵,隐隐约约觉得,这语气怎么还反客为主了呢?

见肖阳懵着,林青笑了笑,继续说:“我记得,你叫肖阳?阿澍这么愣,平日里麻烦你照顾了。”

肖阳还没来得及不爽,在地上铺着瑜伽垫的章澍可不高兴了,抬起头来,“我愣什么?凭什么这么说啊?都是我照顾人家的。”

“是是是,”肖阳接着章澍的话头,笑嘻嘻地说,“都是阿澍照顾我多,人又稳重,球又打得好。”

“哈哈说实话,我还真想不到阿澍在篮球上会有这么大天赋,从小她的体育就老垫底,长跑还总拖我下水。”

“林青闭嘴,”章澍铺好了瑜伽垫,直接打断在一旁聊得乱七八糟的两个人,“大胖,你那儿有瑜伽垫多不?能借我两块吗?”

肖阳心想,给林青睡啊,没门!

“不好意思啊,不能。”

林青幽幽地开口了,“没事,阿澍,我在你床上挤挤就是了。”

章澍龇牙咧嘴地要骂,肖阳就改了口,“我开玩笑呢,你跟我开口,我有什么不答应,借借借!”

章澍这才满意,说正经事,问道:“大胖,你先我先?”

“你先趴着吧,我一会儿再说。”

章澍懒得推,直接就在垫子上趴了下来。但她马上又觉得林青在旁边看着,好不自在,于是努力抬起头,对林青说:

“阿青,你先去阳台上待会儿,好了我叫你。”

林青还特地放下翘着的腿,弯下腰,说:“有什么见不得人,还要回避?我就在这儿翻翻书,不看你。”

章澍要被她给气死了,要是这样还执意叫人家出去,就好像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认命地闭上眼睛,把脑袋埋在咸鱼王肥美的白肚子上,示意肖阳开始。

林青从书架上随便扯了一本书,还十分体贴地把椅子拉到章澍脚的那一边,好让她看不见。

说是看书,要真看书,林青就是大傻子。

几分钟后,她就明白章澍让她出去一下的原因了。这个放松,真的一点儿都不轻松。

肖阳跪在垫子上,从章澍的小腿开始,一点一点向上揉按。从肖阳曲起的手臂的紧绷程度看,力道应该非常之大。揉完小腿又开始踩大腿,看得林青有些心惊。

伴随着放松活动的,是章澍时有时无、时断时续的闷哼,压抑的,偶尔带出一阵颤抖的喘息。

把林青的心呐,揪得紧紧的。这得有多疼啊。

结束一切以后,肖阳也松了一口气,撑着地晃晃悠悠站起来,拍了拍手。

“是每天,都得这样放松吗?”林青松开了紧握着书页的手指,问道。

“嗯?嗯,今天算顺利的了,估计是因为你在边上,前几天我一下手,这家伙就拼命缩腿喊疼,花好大功夫才能按住。”肖阳也是感慨,章澍死要面子的程度真不一般。

“那你呢?你还得放松吧。”

肖阳看了一眼垫子上气息奄奄的章澍,摆了摆手,“我自己回去随便揉两下就没事了,我可不像她。”

林青闻言起身,把书搁在谁的书桌上,“我送你。”

“这么客气?”肖阳莫名其妙,随林青走到门口。

“肖阳,今天辛苦了,以后放松的事就不麻烦你了,我来做。”

林青的表情十分严肃,弄得肖阳一时间被镇住,是啊,人家是正经女朋友,你在这中间,掺和什么呢?

肖阳扯了扯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那行,反正也不难,你来吧,挺好的。”说罢,胡乱挥了挥手算作道别,转身去开自己的房门。

等肖阳进到自己的屋子,准备关上门的时候,瞧见林青还在站在斜对门儿门口,微笑着望她。

“瑜伽垫。”林青出声提醒。

“哦,哦哦。”肖阳忙进屋,翻出两卷瑜伽垫,左右胳膊各夹一卷走出门来,交给林青。

林青点点头,笑容可掬,随后合上了门。肖阳站在门口,望着那扇合着的铁门,半天没动,像是忘了接下去要做什么一样。

良久,楼道里才响起轻轻的一声,咔哒。


林青夹着一粉一紫两色瑜伽垫,把它们先架在了墙边,慢慢走近那条栽在咸鱼王肚子上挺尸的咸鱼章。

她轻轻蹲下来,扳着章澍的肩膀一用劲儿,把这条鱼给翻了个面儿。

“瞧瞧,一头的汗,全抹咸鱼肚子上了。”

“唔……反正咸鱼是咸的……”章澍眯起眼睛,依旧有气无力,沉浸在痛楚后的平静之中。

“阿澍,我跟肖阳说好了,从明天开始,放松肌肉的活儿就交给我了。”

“什……什么?哎胡来,你又不会弄,别给我整残了要完蛋啊……”

咸鱼章陷入了新的绝望,更重要的是太丢人了,她实在很怕疼,能像今天一样忍着一动不动还不出声儿,简直把身体掏空了。

对方要是肖阳,她还能耍耍赖,面对林青,她是真拉不下这脸。

“刚才看过,我都记下了,放心吧。”林青笑眯眯的。

“你说了不看我的!”

“谁让你的书那么难看,还纯粹理性批判,怎么买的啊又不是哲学系。”

被林青倒着一通埋怨,章澍真是委屈得很,瘪了瘪嘴,翻回身去,搂住了咸鱼王。


今日初雪,明日返乡,心情舒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