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怕来不及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03 17:02
点击:872
章节字数:26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好不容易安慰完忽然之间惴惴不安起来的章澍,林青微微笑着,对她说,“你不打算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家吗?”

章澍觉得这家伙简直是有病了,巴掌大地方还是宿舍来着,除了卫生间床桌子阳台还能有什么玩意儿?不理。

林青见章澍不打算理她,也就好整以暇地往她那只大箱子上一坐,自己打量起这个屋子来。

其实,章澍完全没有必要那么紧张,她对环境整洁度的最低标准就已经远高于林青。除了散乱在各个角落的T恤pants运动鞋之外,这件屋子还是充满了书生气的。

对,非常非常,非常多的书。

学校原配的书桌架子上自然被塞得满满当当,书桌上也竖着摞起了两三摞书,一直顶到床板;墙边还立着一只简易书架,看样子是由钢管和塑料布拼搭成的,满满当当盛了一架子书。

“这些书……你都看过?”

“什么?当然没有,这么大的量,我看一半就很不错了。”章澍一边继续收拾书桌,一边答话。

“那你买这么多干什么?”林青表示不理解。

“你买那么多口红,也是每支都每天涂吗?”章澍翻了个白眼,“看见好书打折,自然而然就买了,不知不觉堆成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林青被她逗的咯咯直笑,勉强认了她的道理,心想着,口红哪有这么占地方,以后得留间屋子,专门给她搁书才好。

当林青好好在章澍寝室的中央,坐着她的行李箱时,章澍才真正感受到,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林青所带来的压迫感有多么的强烈。不同于任何一个地方,她们在宴会、彼此的家中,那个安全的距离,就好像一下子被抽掉了。

活生生一个林青,站在自己的寝室里,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住一起,吃一起,睡……睡一起。室友都不在,她们,两个人而已。

章澍尴尬着、尴尬着,面庞就慢慢红起来了。林青装作没有察觉到,起身去打量卫生间了。

“阿澍,你们学校是独立卫浴啊?”林青蛮高兴的。

“啊,如果有莲蓬头没热水也算的话,是的。”然后,是尴尬的沉默。“阿青,你是不是没想到这种情况?现在害怕还来得及。”

“我连北方大澡堂子都能习惯,你说我怕不怕?”林青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闷闷的回声,快乐的。

啧,六岁出来跑江湖、住遍各种宿舍的林青,怕过什么啊?

等林青重新回到阿澍旁边,弄明白热水是要去开水房打的的时候,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样正好,我可以每天给我们准备洗澡水,你也可以少跑几步路了。”

“这样太麻烦了,你可以去澡堂洗,我用冷水就好。”章澍怪不好意思的,怎么说人家也是大老远跑来的,让做苦力,过意不去啊。

“嗯还有澡堂?那你干嘛不去澡堂洗?”林青记得她们中学的最初一年,也是洗的澡堂,不过是带隔间而且有门的那种,“不会是因为没有隔间,所以不敢去吧?”

“有隔间啊……有……”章澍支支吾吾。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林青歪着脑袋,好奇宝宝似的,硬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哎不要你管!”章澍一把把她按在椅子上,拽过室友的椅子也坐下来,“你先说清楚,你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林青知道,她的准女朋友没有那么好说话,两脚一伸,抓着椅子往章澍那儿一嗞啦,直接缩到膝盖对膝盖的距离。

没等章澍躲闪,林青就按住了她的膝盖,盯着她乱乱的眼睛,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见你,要是这次不来见你,我觉得就来不及了。”

章澍微微错开眼神,有些不自然,“来不及什么……”

“我只有八天时间,就可能被boss炒鱿鱼了,你要是我,你着急不着急?”说着这样的话,林青的语调还是十分温和,吐字细碎,一点儿看不出着急。

说罢,又向前伸了伸脑袋,想凑上去逗逗章澍。

章澍一晃身子站起来,去桌上摸空调遥控器了,“随你,爱待就待着吧,跟我可没关系。”

林青也不戳穿她,面上挂着笑容,去捯饬自己那只巨无霸的行李箱了。

章澍一边打开柜子,翻找着什么,一边道:“阿青,一会儿肖阳来,我问她借几张瑜伽垫,给你打个地铺啊。”

瑜伽垫打地铺这个主意,章澍也是刚才才想到的,受肖阳上次的启发。说这话的时候,看似不经意,可她钻在大立柜里的那张脸上,真真挤满了“紧张兮兮”四个字。她生怕林青拒绝睡地上,那她也是毫无办法。

意外的是,林青没有介意睡地铺的待遇,只是问,“肖阳等会儿要来啊,她找你有事吗?”

章澍挺高兴 ,也就没多想,直说,“就互相放松放松肌肉什么的,我们每天下训练回来基本都要放松的,不然第二天会很痛苦啊。”

“哦?”这个“哦”字可真是意味深长了,章澍简直莫名其妙,不晓得这厮又在不满什么,两个人再度陷入沉默,一时都没有说话。

时间点掐得如此之完美,章澍寝室的门被叩响了,听这肆无忌惮的声音和频率,肖阳无疑。


话说今天下午肖阳闷头闷脑踱出体育馆,心里头别提有多烦了。自己心心念念惦记了两年的姑娘,四五天就成人家的女朋友了,她是又气又悔,又难过。

从小到大,除了吃喝玩乐和篮球外,能让肖阳坚持很长时间的事情并不多。高中时代也有过几段短暂的情感,不过和崭新的跆拳道服、溜冰鞋、小提琴之类的物什一起,束之高阁。

本想在大学时代好好来几场风花雪月,谁知入学刚一个月,就遇见了章澍这么个人。章澍那双黑亮黑亮的鹿眼,在进球之后闪得耀眼,漂亮极了,肖阳大概是那个时候,就想着,啊,就是她了。

爱能使人莽撞,也能令人胆怯。在混世魔王肖阳这儿,居然是后者。

按照肖阳原先的想法,她和章澍既有缘分,又有时间和空间,朝夕相处,总会摩擦出点儿火花的。到那时候,她再顺势挑明了,两个人顺理成章在一起,多好。

可不论她明示暗示明暗示,章澍总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把一切都当做玩笑,或是肩头的一点尘埃,随意抖落。

肖阳也曾猜测,是不是章澍不能接受和女孩子在一起,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又否定了这一猜想。

她就这么拖啊拖的,直到如今,这个现实摆在她面前了,心底才有个声音冷冷响起。

到此为止吧肖阳,有什么好分析的呢?分析来分析去,不过是章澍不喜欢你而已。这和你多喜欢她,或者她喜欢的是谁都没有关系,只不过是,不喜欢你而已。

这样的思考结果让肖阳更加难过,鼻子一酸,眼泪便淌了下来。

夕阳的光还是耀眼的,她有点着慌地望了望路的两旁,没有人,幸好。

和赢了球、输了球的眼泪不同,那些泪她堂堂正正地流,和汗水一样骄傲。但这回,却觉得有些丢人了,因为是真的,丢了一个人呐。

哒哒哒地脚步声由远及近,快得吓人,肖阳还没来得及抹一抹脸,就被这一阵风带得趔趄。

“阳哥加油!别放弃啊!”清脆的嗓音十分的具有标志性。

肖阳低头一看,怀里多了包纸巾,还是120抽抽纸。再抬头时,那孩子已经没影了。

徐知北在校运会上,拿过400米的铜牌,肖阳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还她纸巾的念头。徐知北平日里看着呆,心里头啊说不定比谁都清楚,这时候还给你来这么一下。

“噗。”被一个小孩子安慰了呢,肖阳抱着抽纸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