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遗失的记忆 下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1-06 06:43
点击:459
章节字数:81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绘里奇卡,今天有发生过什么事吗?”希又转头问绘里奇卡。


“奇卡…”绘里奇卡拼命摇头。


“但…但我们真的看见了那位女性…还有你…”海未不明白为什么连绘里奇卡都声称不知情。


希看着她们单纯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你觉得她热吗?”


“…嗯?抱歉,我…”海未思考了一会儿,她还记得门把手冰冷的触感,希这莫名其妙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我在问你,她热(性感)吗?因为对我来说,她是不可抗拒的,时时刻刻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希毫不保留地表达着对那个金发女人的爱意。


小鸟和海未用眼神询问着对方,然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希仍旧面带微笑地看着她们。


小鸟好像明白了希的意思,“我觉得她很冷,整个房间几乎都被她冻住了…”


希笑出了声,“这就是我想听到的回答。我们是朋友,我们的关系,不用这么拘泥于身份的。”


什么都不懂的海未看向小鸟,小鸟回了她一个甜美的微笑。


“我接受你们的道歉。你们很勇敢,敢站出来承担事情后果,对此,我要额外给你们两个徽章,”希说道,“不过,下次发现门把变冷的时候就不用想着来救我了,这次我是忘了锁门…”


“我知道了。”海未回答道。


“哎?!她真的这么有魅力吗?因为希你刚才的话给我一种你完全无法阻挡她的诱惑,连门都忘了锁的感觉…”小鸟一脸天真地问希道。


“小…小鸟?”海未担心希会被小鸟如此直白的问题激怒,但听到希的笑声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你说的没错,不过,小鸟你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单纯呢。这个话题,我们之后再聊,你的朋友好像并没有你那么大胆。”希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海未。


“好了,告诉我你们今天做了什么吧,我会根据你们的汇报来打分的。”

————————————分割线——————————

当夜,小鸟回到了城堡,海未则先回家之后又去了城堡。脱离军营之后,她已经没有权利呆在城堡里了,这次她是的身份是公主的客人。


小鸟和往常一样向女王讲述着她今日的见闻,尽管有一两件被隐去不提。她正讲着几个月过后森林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原本贫瘠的土地居然能变成这副样子。”女王兴致勃勃地问道。


“真的!当然都是真的!不过水质还没确定,今天我们放了一些鱼进去,相等几个礼拜后根据鱼的存活率做出评判。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也有污染没被排除的可能,我们不想冒这个险。”


“好厉害…炼金术好厉害…你们今天还干了什么?”女王问道。


“嗯…我们采集了一些素材作为样品,希说,她要检测这些样品的健康程度。一旦结果良好,我估计那些地就会被作为耕地投入生产使用。”


“炼金术的成效真的…让人叹服…还有什么消息想告诉我吗?”


“希说,那片森林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国家还有很多被毁坏的地方,这些都要靠人民的努力去恢复。她不想让我们依赖炼金术,因为炼金术可能会让树木过度生长…妈妈你也不想住在一个被巨树环绕的国家里吧?”小鸟打趣道。


“当然不想,除非让我把城堡搬到树干里面去…啊,对了!说到这个,我确实有个关于在市中心建花园的提案,但目前那里是市场,我们得先找片合适的土地安置它。小鸟你能办到这件事吗?”


“嗯…我不确定…说实话,我还不是很熟悉这周围的情况,还有,如果把那片市场移到城市之外的话,市民们该怎么办?”小鸟想了想回答道。


“关于探索周边,翼才和我说过,她说一天的行程终归太短,你需要更多的自由时间来探索周围了解我国详情,我也在考虑这件事…小鸟,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你可以在照顾好自己吗?”


“我…我不知道…妈妈你是怎么想的?”小鸟想了想,这是一件她从未做过的事,对此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也不知道。”女王沮丧地说。


“嗯…那我就去问问海未和穗乃果吧。”


“对,她们也许会给你一点建议。小鸟,我不想作为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但也不希望你鲁莽地做出决定,这样我会担心你的…”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

——————————分割线——————————

海未如约来到了小鸟房前。她轻轻地敲了敲门,“小鸟?”她试探性地叫道。


听到敲门声的小鸟迅速地跑过去开了门,“海未,我从吃完饭开始就等着你,快进来吧,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这…这么…”海未开始局促不安,她完全低估了小鸟对这件事的热情程度。


“嗯?海未为什么突然紧张了起来?”


“我…我…因为只有我来了,我叫穗乃果一起来,但她说她还有事要做让我先来…然后…我…”回答的时候海未不敢直视小鸟,她的脸颊也迅速发红发热。


“不用担心哦,海未,小鸟是不会吃了你的!”小鸟一脸兴奋地看着海未的窘态。


“啊…啊哈哈哈…”海未已经无意识地开启了颜艺。


“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们。我和妈妈说了今天的事后…”小鸟说着把海未迎了进去,转身关上了门。她们在小鸟的书桌旁坐下,在有独立的教室之前小鸟就是在这里跟着妮可学习的。


“什…什么?!你居然把希的事告诉了女王?!”海未惊讶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没,没有!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的。”小鸟辩解道。


“…对了,你的问题是什么?”听到小鸟否定的回答,海未松了一口气。


“妈妈问我要不要延长出行时间来要勘探更远的地区的话,因为一天的行程始终有限…我觉得这样也许真的能为国家带来一些改变…”小鸟犹豫着说出了她的想法。


“小鸟,我觉得你可以的,不过你需要一位熟悉我国道路的人作为向导。”


“熟悉道路…嗯…”小鸟开始思考合适人选。


“也许我们应该去问穗乃果,或者她本身就是合适人选,虽然看起来没头脑的样子,但某些事上她意外地厉害。”海未说道。


“穗乃果她总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带来惊喜。”对于海未的提议,小鸟表示赞同。想起小时候和穗乃果度过的时光,两个人都笑了。


“那现在我们就来干正事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海未你只能呆两个小时吧?”


“是的。不过两个小时对我们来说应该足够了。”海未回答道。


“那就抓紧时间。海未,你先把衣服脱了。”小鸟习惯性地命令道。


“…?!”海未吓得面红耳赤。


“快把你的衣服脱了,否则我就不能量你的三围了。”小鸟又说了一遍。


“那…那我可以穿内衣吗?”海未异常紧张地问道,她快要死了。


“嗯,内衣当然可以…啊!”小鸟终于意识到她刚刚的话有多糟糕了。然而海未已经开始一件一件地卸衣服,现在回神未免太晚。而且,这个主意还是她主动提出的。


互相看着对方,两人都已红霞满面。早知道什么都不说就好了!早知道就拼命拒绝了!然而话一旦说出就无法收回,无法回到过去,也无法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海未只能继续尴尬地脱。


“海未,我…我会加快速度的。只要测量一下围度,马上就好。”小鸟害羞地说。


“遵…遵命。”海未的语气有些僵硬。


“你可以站起来吗?”小鸟拿来了皮尺。


“是的!遵命!”海未僵硬地站了起来。


“接着…接着把衣服脱了?”小鸟一脸疑虑地问道。


“是的!遵命!”海未开始快速流利毫不迟疑地扒衣服,一瞬间,所有的掩饰都没了。


小鸟量了她的身高和肩宽,把数据记在了早已准备好的笔记本上。


“然后…做出’T’的样子?”小鸟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遵命!”海未又迅速地照做了。


小鸟开始量她的臀围。虽然再三告诫自己要专心工作,但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手和海未的隐私部位的距离时,心脏砰砰直跳,快速而剧烈地捶打着胸腔。


手往上移快速地量完了腰围,然后是…胸围。小鸟再次犹豫了。


小鸟,就这么做吧…量完胸围就基本ok了…小鸟鼓励着自己。


她把尺子放了上去,皮尺绕着海未的胸围成了圈…海未的胸迷惑着她,让她不由自己,但小鸟还是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记下了数字。


“海未!小鸟!抱歉,我来迟了!”穗乃果大喊着打开了门。


小鸟刚放下皮尺,穗乃果的叫喊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怎么办?!小鸟转过身去…


“啊…晚…晚上好,穗…穗乃果…”小鸟嘴角抽搐,神情诡异。


“晚上好!你们刚刚在干什么?”穗乃果问道。


“海…海未…刚刚…我们刚刚在干什么?”小鸟把问题抛给了海未。


海未仍然摆着T造型静静地站在那里…


“嗯?”穗乃果一脸单纯地问道。


“海未…我们刚刚在干什么?”小鸟又问了一遍,神情更加鬼畜了。


海未仍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回答。


“海…海未?”小鸟伸出了手指轻轻地碰了她一下。海未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仍然摆着T造型。

“哇!!!别死啊,海未!”

————————————————分割线————————————

次日,虽然经历了前一晚有些刺激,但她们的关系还是恢复了正常。昨晚小鸟已经记录了所有做衣服需要的数据,但她还是想过一段日子再动手。为了做出最好的衣服,她决定再去研究一些素材。


与此同时小鸟还考虑着领路者的合适人选。穗乃果说她不能担当此任,因为她的日程除了陪小鸟去工坊就是在城堡与农场之间来往。想了想她决定去问妮可,尽管妮可并不一定会答应。


在写作业的间隙,小鸟开口问道,“妮可…”


“什么事?”


“今天下午你有空吗?”小鸟问道。


“接下来三个月里都没空。说吧,你有什么事?”


“嗯…我想去探索城镇的周边环境,行程可能会超过一天,但我对这方面认知不足,所以想请一位了解周围环境的作为陪同。”


“你是想找我帮忙吗?可惜接下来三个月里我都没空。别的人的话…那位送信的怎么样?”


“凛?”


“她往返于各个国家之间,所以她的话一定对周边环境了如指掌。”


“哇!妮可你真聪明!”小鸟惊喜地称赞道。


“这是当然的喽,我可是你的老师,妮可妮,妮可。”妮可心满意足地收下小鸟的话语。


“谢谢你,妮可!我也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学生!”


“每一个成为我学生的人都应为此感到自豪!”妮可愈发膨胀起来。


“嗯...接下来就去问问希吧,她应该也会给我很多建议。”小鸟说道。


“什…什么?!有了妮可妮妮可我天才般的见解还不够?你还要去问那个老女人的意见?”妮可突然受到了刺激。


“因为希的见闻也相当丰富,她也许能说出一些我没有想到的地方。”


“切!总之先把作业做完好吗?”


“好的妮可。”

————————————分割线——————————

工坊里,穗乃果,小鸟和海未正议论着关于外出的事。


“这就是你们的问题?”希问道。


“是的,我们相信你能提出数种解决方案,当然以任务的形式进行也是没问题的…”海未说道。


“对,就算是任务也行。”穗乃果赞成道。


希笑着听着她们俩的话,从始至终她的目光只停留在小鸟身上。


“这件事,我还等着某人的意见呢。”希说道。


“你是说…我?”小鸟发现希一直盯着她看,到现在她还没发表过任何意见。


“是的。我一直都在观察你,你作为她们的领导者却一直被她们带领,这是一种失职。我希望你能有所改变。”希略带责备地说道。


“啊,我也想这么说。她需要学会如何带领我们,而不是被我们所左右。”海未也说出了她一直的不满。


“嗯?我觉得比起领导者我更适合跟随在别人身后。”小鸟说道。


“这不允许。小鸟,你是公主,你应该是做出最终决断的人。”希说道。


“嗯…好吧…”小鸟并没有真正地接受。


没有人说话,直到希的笑声打破安静。


“我不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不过这件事我会加到任务里去的,”希往准备好的文件上又加了两句,“全程必须由小鸟带路。”


“希,我做不到!”小鸟希望希能停下这个想法。


“你要半途而废吗?”希狡黠地笑着,她提醒着小鸟当时的约定。


“不…”小鸟最终开了口。


“关于你们的问题,我建议你们先完成今天的任务。接下来我会和女王商讨计划,也许会对你们有用…今天的任务,就不用汇报了。”说着希递过一张纸。


“嗯?不用汇报?”穗乃果觉得有些意外。


“是的,希望你们能享受这段时光。”

——————————分割线——————————

来到城郊,她们三人讨论着通往的一座雄伟挺拔的山路径。那座山离城市很远,山的顶上,有一座废弃的风车。


“是那里吗?今天任务的地点。”小鸟远远地指着一座山。


“是的,就是那里!”穗乃果说道。


“那座山里有什么吗?”小鸟问道。


“嗯…我记得很久以前那座山就被采空了,现在那座山还是和那时一样吧。”穗乃果回答道。


“哦…”


“那我们走吧?”穗乃果兴奋地问道。与此同时某样东西“咔嚓”地响了一声。


“刚刚是什么在响?”海未环顾四周但她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物品。小鸟和穗乃果也没有找到。


“奇怪…”海未沉思道。

又四处搜查了一番未果,海未还是决定继续前进,“我们走吧。”与此同时又一声“咔嚓”声…


“怎么又响了?”海未疑虑道。


“嗯…好像每当我们说出‘我们走吧’的时候那个声音就会响起。”小鸟推测道,然而并没有“咔嚓”声。


“算了,别在意了,走吧走吧,我可不想一直呆在这里!”穗乃果说道。“咔嚓。”


“哎?又响了?到底怎么回事?”海未又开始警惕地搜索。


“嗯…既然没有什么坏事发生的吧,我们就无视它继续往前走吧。”小鸟说道。


“算了…总之先完成任务吧…”海未也放弃了。“咔嚓”声再度响起…

——————————分割线————————————

穿过茂密的森林,绕过几条河流她们终于来到了高高的山顶。


一如往常小鸟又跟在了那两人的后面。走着走着,三人都忘了希给小鸟的特殊任务。


“嘘!这一路上那个声音好像一直响着,我都要被弄疯了。”海未说。


“我也是!到底是什么?”


“嗯…我不知道。”小鸟考虑了一阵说道。


“总之,我们还是在检查一下文件。今天就只有一个任务,没错吧?”海未问道。


“我记得是。”


但是在拿出文件之前,小鸟突然跑到了山的边缘,紧紧地挨着护栏。眺望四周,城市,森林,河流,一一在她眼前展开,小鸟屏住了呼吸,她从未见过这般宏伟大气的景象,就算曾经站在城堡的制高点。


“哇!好漂亮!”小鸟惊叹道。


“我说的对吧?”随意扫了一眼文件,穗乃果就跑过去和小鸟一起看风景。


“小鸟,看,这就是我们昨天去的森林。”海未指着城镇旁边的一小片绿色道。


“真的!好厉害!”


三个人俯视大地,陶醉在眼前的景象中。曾经贫瘠的土地已经冒出了新绿,和小块小块的森林零落地分布在大地上。也许这还算不上真正的美丽,但是希望之火已经被点燃了,改变即将发生。


此时,小鸟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海未,穗乃果…”


“嗯?”那两个人看向小鸟。


“一切都开始改变了…但并不是我学炼金术的初衷”小鸟有些难过地说。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海未说道。


“嗯?”小鸟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请不要只着眼于结果,一步一步,走来的过程也很重要。”海未说道。


“是的。你在学习的同时也为国家做着贡献。国王苏醒的时候,一定会眼前的繁荣景象,为你所作所为感到骄傲!”穗乃果鼓励她道。


小鸟露出了笑容,“嗯…你们说得对。说起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希要在我们外出之前来这个地方吗?”


“嗯…这件事她应该另有深意,但我并不清楚,她从来不会直接给出答案。”海未说道。


“啊!我也许知道了!等一下…”说着穗乃果跑向废弃的风车,粗暴地踹开了门跑了进去。


“…为什么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对于穗乃果的行为,海未一脸嫌弃。


“这才是穗乃果嘛。”


海未突然想起,一路走来,她们都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啊!今天应该是小鸟你带路的!你又没做到…”


“谁来领路谁当领导这件事我真的不在意,我不明白你还有穗乃果为什么这么担心。”小鸟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小鸟,你是公主,王位的继承人。你要学会做出抉择,带领这个国家前进,而不是把领导权再三交付别人手中,消极地被别人左右。作为公主,你应该更全面更透彻地了解这个国家,只掌握炼金术和服装设计是远远不够的,这就是我赞同你外出探险的原因…”海未说道。


“如果穗乃果或海未是公主应该能比我做得更好吧,我并没有任何领导才能…”小鸟难过地说。


“不对,我不认同你说的话,小鸟你要更自信一点。”海未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鸟也回之以微笑。意识到目光交接的两人脸上浮现红晕,紧张不安地错开视线不敢再看彼此。尽管不清楚这份心情究竟代表着什么,但两个人都察觉到了,自己对对方的情愫中包含着异样。


“喂!你们快上来!”穗乃果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爬到了风车的屋顶上。


“穗乃果!快下来!”海未急忙训斥道。


“但是这里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


“哦!海未,我们也上去吧。”小鸟兴奋地说。


“等等!小鸟!”本来还想再多说两句,可是她也被过于兴奋的小鸟给拖走了。


海未的内心很是担心,尽管她也很高兴小鸟能毫不犹豫地向着认定的目标出发。


她们从房顶的破洞爬了出来,站到了穗乃果旁边。


“哇!好…好厉害!”小鸟一脸惊讶地说。


“你看那里,那里是北之国的遗迹,也许稍微有点模糊…但是我看到了!”穗乃果指着一个地方说。


“在哪在哪?我怎么没看见…”小鸟极目远眺,找着所谓的遗迹。


“穗乃果!你看的是南边,不是北边!”海未很无语。


“什…什么?!那这一定是南之国的城堡!”


“我还是没看见…”


“没看见是理所当然的。南之国的城堡离这里很远,仅凭这点高度是不可能看到的。”


“那我看到的是什么?”穗乃果不死心。


海未无奈地叹气。“你看到的只是蜘蛛的巢穴,呐,就在那里…”海未指了指一片巨大的丛林,蛛丝的反光若隐若现。那里和城郊隔着一段距离。


“哇!我看到了!”


“哦!我也看到了!”


“那,那,我想看…”小鸟想转身看向北方,期间却一不小心踩到了屋顶脆弱的区域。


“小鸟!”海未急忙伸手拉住了她。这个洞正对着旋转楼梯。


“海…海未?”小鸟又是一阵脸红看到她们紧紧拉着的手。这一幕似曾相识…


“你们还好吧?”穗乃果走了过来。


“快帮我一下…”话未说完,海未站的地方也开始坍塌,穗乃果下意识地抓住了海未。“轰”地一声巨响,残破的房顶承受不住三个人的重量迅速崩溃着,千钧一发之际,穗乃果把她们两个甩向最高的那阶楼梯,然后自己也向着那里跳去。


海未紧紧地抱住了小鸟防止她被擦伤或被跌落的瓦片砸到。因为双手自由,穗乃果成功地稳住了重心站在了台阶上。小鸟睁开眼睛,发现她在海未怀里,被她的手用力地圈着,她想保护她。心虚的两人目光相接,随即肢体犹如触电般分开。


“好险…”穗乃果感叹道。


“做…做得好,穗乃果。”海未想穗乃果道谢,她的表情还有点不自然。


“…谢谢你,穗乃果。”


“这座风车已经太老了…”穗乃果说道。


“确实…”海未眼神示意小鸟别忘了她的任务。


“那…那我们回家吧,要在晚饭之前赶到?”小鸟犹豫着说道。


“好。”穗乃果说。


从风车里出来的三人意外地发现希正在双手叉腰站在外面等她们。


“希?”小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看来你们已经度过了相当快乐的一段时光。”


“希,你在这里做什么?”穗乃果天真地问道。


“这个声音,你们耳熟吗?”希问道,绘里奇卡从她的肩膀上爬了下来按下了计数器的按钮。“咔嚓。”


“这…这…这是…”意识到大事不好的海未一脸惊恐地说。


“计数器上的次数显示,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小鸟被带领了46次。”希缓缓地向她们逼近,三个人惊慌失措。


“所以,你们要接受46次惩罚,在安全到家之前。”希的重音落在了最后一句话上。地狱降临…

————————————分割线————————————

夜幕降临,小鸟向女王讲着今天发生的事。女王好像对她因为忘记领路而受罚那段特别地感兴趣。


“她想让你带领她们吗?这么做似乎不错呢…不过小鸟,我能明白你的感受,我也有过和你一样的经历…”女王笑着说道。


“…我不会忘记她的惩罚的,比地狱更恐怖…”想起那一幕小鸟双手抱胸瑟瑟发抖。


“我希望这能让你记住‘你应该领导她们’这件事。”


小鸟叹了口气,“这很难…”


女王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妈妈,刚刚说到的地方,我以前有去过那里吗?”


“嗯…”女王想了想,“我记得你当时是和穗乃果海未一起去的。在那天之前你们三个一直一起玩…”


“那天?”小鸟问道。


“那是你好像也从风车上掉了下去,然后你就失去了一些记忆…”


“我…我之前也从那座风车上摔下来了吗?”小鸟再次确认道。


“是的。你们在爬屋顶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这些都是穗乃果告诉我的,她只受了一点小伤,你当场昏迷,海未背部受伤,好像是为了保护你…”女王说道。


海未…保护我?我不记得了…小鸟的内心说道。


“你恢复之后又和穗乃果玩到了一起,海未还在治疗中,她痊愈之后就进了军营,以惊人的速度升到了精英级。她很厉害,说实话我并不想让她离开,但她说她想投入更多的时间到一些事情上。”

她…原来…

“还有,希最近和我说我们应该在城郊建一座旅馆。小鸟,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女王的话把小鸟从她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啊?我觉得这可行…希这么说一定是考虑过的。”


“确实…她还…”母女俩开始讨论开办旅馆的相关事宜。


尽管看起和母亲有说有笑,但小鸟还在纠结那件事,她失忆了,而且很可能忘记的事还不少。但是她怎么能忘记她,她怎么能忘记一个尽力去保护她的人?


这些记忆她都要在未来寻回。她不能忘记,她不想忘记,尤其当她发现,她和海未有着一段过往的时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