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遗失的记忆 上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1-05 09:51
点击:475
章节字数:76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04024/4/Atelier-Kotori


几个月过去了,期间,在希的强势坚持外加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女王终于同意取消大多原有提案,转手照她的方案去做,虽然有很多大臣表示不满,觉得这么做简直毁坏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小鸟也参与了这些事,她的任务大多数是合成促进树木生长或净化河水的药剂,尽管她的合成术远不足以匹敌东条希,但也能马马虎虎地做到大概,让大地重回生机。


希对妮可的教学大纲也提出了许多意见,但妮可并不想和大臣们一样被打脸,于是…


“简而言之,你想让我停下‘当代地理’转而去教‘素材学详细’?你在开玩笑吗,哼!”妮可高声抗议道,她可不想对希示弱。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希一脸和善地应对着妮可的刁难。


“公主需要知道的是地理知识,而不是根本派不上一点用处的素材学!”妮可反驳道。


“嘛,我怎么觉得她根本不想上你的课呢?是因为太无聊提不起兴致吗?”希仍旧面带笑意,可说出的话却咄咄逼人。


“哼!你想说白痴材料学比地理有趣一万倍吗?!”


“嘛,如果你继续拿着书本像念咒语一样念的话,确实还挺无聊的。我觉得你可以带一些样品去上课。”


“蛤?!妮可妮,妮可我可是大忙人!”


“如果你清楚那些材料的分布的话,这根本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嘛,如果是你的小短腿阻止了你的前行的话可以随便派个侍卫去嘛,又或者麻烦一下你最喜欢的那位?我想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什么?你在嘲笑我长得小吗?”


“你觉得我是在嘲笑你吗?”


“别这样阴阳怪气地和我说话!”


“嘛,你说对了,我喜欢捉弄别人,尤其是那些读书读傻的人。”


“你…你什么意思?”


“啊,我说错什么了吗?我说我只是喜欢捉弄那些读书拘泥于字里行间,不能把学到的知识和现实生活对应起来的人。”


“你…你个混蛋!”


妮可愤怒的叫声穿透教室的门传到了刚想进来的小鸟的耳里,推开门,希正站在妮可对面一脸玩味地看着她。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小鸟无奈地叹了口气靠了过去。


“…早…”小鸟紧张地开了口,简单地向她们打了个招呼。


“啊,小鸟,你来得正好。”希说。


“希?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希?小鸟,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直呼长者的名字!”妮可似乎更生气了。


“是我让她这么做的,我不想让年龄成为我们之间的阻隔,我希望我们能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希为小鸟开脱。


“你…你疯了。”妮可指责道,希却付以微笑。


“嘛,不打扰你们的美好时光了。”希一边说一边伸手掏着她的包。


“接着。”她把一袋东西扔给了妮可,里面装着小鸟从未见过的素材。


“喂?!等等,别擅自决定啊!”妮可对着希大叫道。希并没有回头。


“嗯?这是什么?”小鸟盯着袋子里的东西问道。


“这…这些…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上课吧?”


“好!”小鸟激动地回答道。

———————————————分割线————————————————————

一眨眼几个小时过去了,小鸟破天荒地没有在课上睡着,甚至没有感受到一丝倦意,她都专心致志地听着妮可讲着一个又一个新知识点。下课铃声响过后,小鸟仍有几个问题想让妮可解答,只是这可麻烦了下课后还有事要做的妮可。


“妮可老师!我想知道为什么在要用到这种材料…”


“小鸟,安静一下,听我说。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了,我要坐马车回家,你的问题…”


“妮可老师回家要坐马车?我以为你住在城堡里。”


“没...至少目前不是,你余留的问题我下节课解答。小鸟,你也该收拾收拾去工坊了。”


“啊,确实,谢谢你,妮可老师!”小鸟说着从座位上起身。


“等下,还有一件事…”


“嗯?”小鸟停下手头的动作。


“你可以叫我妮可,如…如果你觉得这样我们的关系就能变好的话。”妮可有些别扭地说。


“妮可!”小鸟甜甜地叫道。


“但是我还是你的老师,不要以为这样你就能和我平起平坐成为我的朋友!”害怕威严不保,妮可装出凶巴巴的模样说道。


“知道啦。妮可,再见!”小鸟说着跑出了教室。

————————————分割线————————————


城堡的大门是前往工坊的必经之地,作为精英弓箭手有很多琐碎事要做,一般来说海未来得最晚,但今天有些异常,等小鸟跑到的时候海未已经笔直挺立地站在门边等了她一会儿了。小鸟以为今天是多问了几个问题来晚了,但转念一想平日穗乃果才是最早到的那个,所以她认定,大概有什么发生在了海未身上。


“海未!”小鸟远远地叫道。


“啊,小鸟。”海未站在原地面带微笑地回应小鸟的招呼。小鸟则一蹦一跳兴奋地冲了过来然后成功地在海未面前刹住了车。


“海未,你今天到得好早。”


“是,是啊,昨天我脱离了军营。”


“哎?你不当精英弓手了?为什么?”小鸟的话语中透露着担心。


“这…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坏事。在陪伴了你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辞职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我想做的事上。”


“那…那,不能返回军营的话,你住哪里?”


“嗯,我回家住。我的家人也很高兴我的回归…”


“那你的生活来源?”


“啊,这件事,我和女王商量过了,她说她会以佣兵的身份雇佣我,工资会比之前更高,所以我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嗯…海未为什么不用贴身保镖的身份和我妈妈商量呢?听说保镖的工资是佣兵的好几倍…”


“如…如果真的成为你的贴身保镖的话,我就要日日夜夜,时时刻刻跟着你…我…我怕你不喜欢…”海未一脸紧张地解释道。


“不会的,如果海未能一天24小时出现在我面前的话,小鸟一定会超开心的!”小鸟笑着说道。


“啊…啊哈哈…小鸟你不需要私人空间吗?你洗澡的时候,我还站在你房间里的话….”说到这里,海未的脸变得通红。


经过海未的话语的提醒,小鸟也意识到了她刚刚说的那些话有多大尺度。瞬间她也脸红了。


“那…那这件事就等我们准备好了再说吧?”小鸟不安地说,她想跳过这个话题。


“等…等我们准备好了?”呼吸变重,心跳加速,海未快要死机了。


“…对…等我们准备好了…”小鸟害羞地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


“我…我以后会考虑的…现在好像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海未害羞地回答道,随后她的嘴角尴尬地抽动着。


“我…我也是!嗯…以后我会注意发言的,,,”小鸟抿嘴轻声说道。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诡异。穗乃果快来吧,穗乃果快来吧…她们在心里祈求道。然而静寞的几分钟过去了,穗乃果还是没有出现。


“她…穗乃果她现在在哪里?”小鸟忧心忡忡地说道。


“她…她应该在准备午饭?”


“应…应该是!”虽然是肯定的语气,手指的小动作已经出卖了她紧张的心情。


沉默一会之后她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要过去看看吗?”


“啊…我赞同这个提议…”海未说。


“那…那就走吧。”小鸟说。

——————————————分割线————————————————————

回到城堡,穗乃果并没有出现在她们预想的地方,不过期间遇到了她的母亲,她的母亲说穗乃果去了翼那里没回来,可能现在还在那里。


于是她们俩去了翼的房间,翼和穗乃果清脆的笑声隔着门板就传到了她们耳朵里。


“这…这是翼?”海未从未见过翼说笑的一面。


“嗯,我想应该错不了…看来穗乃果和她的关系真的很好…”


“她们在聊什么?为什么会笑成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


“算了,我去把穗乃果叫出来。”海未说着就要去敲门,吓得小鸟赶紧拉住了她。


“海未!不要!说不定她们在谈什么重要的事呢?”


“重要的事?”海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谈论重要的事会这么嘻嘻哈哈哈的吗?


“总之…海未,我们先去工坊吧。”小鸟想说服海未快点走。


“嗯,好吧。”虽然不明白小鸟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走,但她还是照做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翼的房里,


“…我最后想了个办法,终于一拳打倒了那只熊(恐龙),真是太厉害了!”说着穗乃果一脸得意地摆出了当时的架势。

(原文并不是这样的!因为看不懂原文所以自己编了一句。)

穗乃果绘声绘色的描述以及夸张的造型导致翼笑得人仰马翻。


“听起来真的好有趣,干脆我也去接任务好了!”


“没错,完成后获得的奖章可是很厉害的!嘛,虽然我不明白她布置任务的真正目的…而且她真的很厉害,随便作一点假就会被发现…”


“这点可以料想,我们也和她讨论过一些事务,她真是油盐不进。我记得她说出个人见解的时候,英玲奈一下子就被激怒了,杏树却觉得她很有意思。她的很多看法都很独特…不过话说回来,你可以再详细地描述下合成兽的作用吗?比起炼金术,我总觉得这更像巫术的产物…”


“它们可以帮主人处理一些事务…尤其是毛茸茸软乎乎超可爱的!其实我也不相信炼金术能做到这种程度。它们人畜无害,就算真的是用巫术制造的,我也不觉这有什么错。”


“它们确实人畜无害。但巫术很久之前就被封禁了。北之国进入永恒的冬季,遍地冰雪,城堡被刻上魔女的咒印,到处都是国民的尸体,直到现在,那里还会时不时传来死人的消息,而禁断的巫术就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那,我认为炼金术就是与之抗衡的光明力量!它把不可能化为可能,把绝望变为希望。虽然不能迅速生效,但希和小鸟正一点一点地改变这个世界,她们的成功,生活的改变,我们也共同目睹了不是吗?评判事情的好与坏,并不能拘泥于过去死板的标准。”


“你说的没错,希,公主,还有昨天离开军营的那位,她们的努力让大地重回生机。现在我国的土地不再贫瘠,你做的菜也好吃了很多!”翼高兴地说。


“听说农民们已经不用再迁移寻找耕地了。既然我国蔬菜的产量变得稳定的话,从南之国和西之国的购入就会减少,那,那就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了…我想想…嗯,省下的钱用来扩建厨房怎么样?”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赞同,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想想…公主…既然作为公主的话,她也有权利插手城堡事务,你只要说服她,女王什么的就通通不在话下了。”翼提议道。


“没错!啊…说起来,我该走了,她们可能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


“你今天也要当公主的助手吗?”


“嗯,也有可能单独做任务如果小鸟继续学炼成魔法的话。我希望她今天能接到任务,毕竟外面更好玩嘛,如果接到长达几天几夜的任务就更好了。”


“你说的我不是想过,如果能长时间的外出的话,想必会加深她对我国地理的认识…只是国王出事后,我估计敏感的女王会立刻驳回的这个提议。”


“嗯…”


两个人开始思考如何让小鸟逃离女王的魔爪…至于去工坊的事,已经被穗乃果忘得一干二净了。

————————————分割线————————————

把镜头切回小鸟这里,她们正走去工坊,两人之间的气氛无比尴尬。“贴身保镖”“私人空间”等敏感词汇还纠缠着她们思绪。


到了工坊前,小鸟敲了敲门。如果什么都没说就好了。可是说了就是说了,说出的话也无法撤回。今天就先这样吧,但愿明天能恢复正常。两个人的内心戏不断,但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他一定看到两个神情僵硬目光呆滞呆的人。


几分钟过后还是没人出来开门。


海未也上前敲了敲门,然后她们又等了几分钟。


“奇怪,我们平时不也这个点到的吗?”海未问道。


“我记得她说今天也按老时间。”小鸟回想起昨天希说的话。


“那怎么可能没人开门?”海未有些心急。


“嗯…”小鸟想了想,伸手抓住门把,把手透出一股冷意,远低于空气温度!


“好,好冷!”小鸟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


“冷?现在还没到秋冬季,而且今天阳光灿烂…”海未皱了皱眉。


“是,是有点奇怪。”


海未握住了门把,冰冷的寒意沿着把手刺进她的手掌,但她没有松手。把手被转动了…


“门没有锁。”海未回头对小鸟说。


“希应该在里面。”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到现在还有太多我不了解的事…”


“我们先进去!”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出于担心,海未粗暴地推开了门。


“奇—奇卡!”看见她们进来绘里奇卡神色慌张地用背顶着希卧室的门。除了低得诡异的温度,屋里没有其他不正常之处,但是绘里奇卡为什么做出如此怪异的举动?好像在掩饰什么一样。


“绘里奇卡,到底发生了什么?”海未问道。


“奇…奇…奇卡…”绘里奇卡支支吾吾地说道,期间她并不敢正对海未的目光。


“嗯…你在撒谎。”海未的语调严厉起来。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慌了神。


“你究竟在掩饰什么?为什么这里会这么冷?”


“奇奇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解释道,然而这不是海未想要的答案。


“到你说出真相为止,我们是不会离开的…”


海未明白绘里奇卡的意思?小鸟目光深沉地看着正在威胁绘里奇卡的海未。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


“嗯?今天不能教小鸟炼金术?但今天穗乃果没来,你觉得我们两个能完成任务?”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说了一连串,语气紧张。


“好吧,那,我们的任务在哪里?”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跑到桌子上布置任务。海未仍盯着这扇之前被绘里奇卡挡着的门。它究竟想掩藏了什么?难道它有什么不良企图?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小鸟读懂了海未的眼神。在绘里奇卡拿起笔的一瞬间,她们如同闪电般冲到了门前,抓住冰凉的把手,海未毫不犹豫地开了门…


入目的是一位金发,皮肤雪白的女人,她正………………………………………………………………………………………..厚厚的冰蔓延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门又被迅速合上,等海未缓过神来时她正无力地靠着门喘着气。她们究竟看见了什么?!绘里奇卡吓得以十倍速写完了任务然后连跑带跳地把纸塞给了海未。


“奇—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奇—奇卡!”绘里奇卡边说边比划让她们在大事不好之前赶紧离开。


“明,明白了!走吧,小鸟!”惊魂未定的海未抓住小鸟不由分说地跑了起来。

———————————————分割线————————————————————————

出了城镇,小鸟和海未开始浏览任务文本,然而刚刚那一幕还刺激着她们的神经。两人重重地叹了口气,


“现…现在怎么办?我,我没想到她会在白天…”海未觉得她要死了,为什么她要怀疑绘里奇卡!


“嗯…总之先解释原因吧…说起来,你不觉得…那个女人和绘里奇卡有点像吗?”


“是…是…”海未根本不敢回想当时的场景。


“那…她是希的爱人的话…就是说,她是传说级的人物?”


“传说…?这样就可以解释房间内到处覆盖的冰了,她一定是北之国的守卫者…无论什么,一旦被她触碰,就会立刻覆上厚厚的冰…不过,希并没有…”


“嗯…也许和炼金术有关?合成抗冻剂什么的…如果她能阻止石化的话,抗冻也差不多吧?”


“有可能…”


停下话题,思绪又回到了原处。


“我觉得,我们应该道歉,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侵犯她们的隐私是不争的事实…”海未道。


“我知道…”


沉重的叹气之后,海未摇摇头不去想刚刚的事情,“这里就是森林了——天!”


眼前是苍翠繁茂的森林,郁郁葱葱的树木挺拔地指向天空。


“海未?”


“没…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就变成这样了!树木变成这样就像奇迹一样!炼金术太棒了!炼金术真是太棒了!!!”海未兴奋地感叹道。


“真…真的吗?”小鸟顿了顿,海未的语气,像是在惊叹一件旷世绝伦的作品。


“真的!走吧小鸟,那个地方也一定恢复了!”海未拉起她的手跑向森林深处。

———————————分割线———————————————————

她们跑到湖边停了下来,湖水清澈,瀑布的流水不断注入其中。湖连着一条小河,河水潺潺流动。


环顾四周,海未和小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这里是天堂吗?树木、草皮、绽放的花朵、鸟儿甚至虫子,每一样东西,每一处地方都散发着梦幻的光辉!至今她们都没见过这番静谧祥和的景象。


“不…不敢相信…原来贫瘠的土地,肮脏的河水,这片剥夺生命遍地石像的地方…现在…现在居然成了天堂…”海未惊叹道。


“以前…以前是这样的?”小鸟问道。


“是的。能亲眼目睹这般奇迹是我的荣幸!”海未说着蹲下身子把手伸到水里,“这片湖曾经濒临干涸,湖水也没有这么清澈。”


听了海未的话,小鸟兴致勃勃地探出头去,水面浮现出她灵动的脸庞。看起来能喝的样子,小鸟想着。刚好水瓶空了,她也没多想从包里拿出瓶子弯下腰去装水…


“小鸟,等下!”海未赶紧制止了小鸟的动作,“这里的水质还没检测过,我们不能盲目断定它是安全的。”


“那…那要不把之前抓到的鱼放进去?”小鸟看向海未。


“嗯,这样确实可以…那就这么做吧,小鸟。”海未的语气透露出些许按耐不住的兴奋,几个月的努力的结果就要出来了。


小鸟把水瓶塞回包里之后拿出了一个袋子,袋口严实地封着,里面装着周围湖泊的水,还有几条游动的鱼。小鸟把袋子放到了靠近岸边浅浅的水里。


“不先把鱼放出来吗?”海未不解道。


“这样做是为了给鱼创造一个适应期,由于不同水域的水温不同,把一个的地方的鱼骤然放到另一个地方可能会引起鱼的不适。这些都是妮可告诉我的。”


“啊,原来是这样,我完全不知道。小鸟你的见闻也变得丰富了呢,我很高兴!”


小鸟微笑着收下了海未的称赞,“过一会儿我们就可以把鱼放进去了。”


“在等的时候,去周围转转怎么样?我记得这附近有几种任务材料。”海未提议道。


“好啊。”

——————————————分割线——————————————

她们没费什么力气便搜集了大部分素材。最后只剩一种,苹果。临近水边正好有颗长势茂盛的苹果树,海未决定用箭把它射下来。


“可以吗,海未?”


“应该可以…”海未拉弓瞄准枝丫。箭枝离弦,树枝应声断裂。


“嘿呀!”小鸟配合默契,成功地在苹果落地之前接住了它。


“干得好!”


“看来我们意外地多搜集到了一样素材。”小鸟发现她抓住的那根树枝上还缠着几缕蛛丝。


“这些蜘蛛原来还在这里…”


“海未上次就见到了它们吗?”小鸟问道。


“嗯。不过这只是普通蜘蛛,并不是密林深处的那种…”


“密林深处…你是说吐银丝的那种吗?”小鸟努力回想着蜘蛛品种。


“是的。你试过用它做衣服吗?”


“试是试过…嗯…”小鸟想起那个略微狼狈的场景,“我记得这种丝又硬又耐拉,很难用刀把它切断,一点都不好控制…”


“这就是它价格偏高的原因。军营里高等兵的制服就是由这种材料做的。”海未道。


“说起来,海未,你能把制服带出兵营吗?”小鸟关心地问道。


“理论上不能,离开军营制服就应该被上缴。我的话,现在还有使用权,但一旦得到一套差不多的或更好的,就要把原来那套还回去。”


“啊,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海未的新衣服就由我来做吧!我一定会努力做出最好看,最好看的花样的!”小鸟一下子情绪激动起来。


“真的吗?我很期待。”听到她说要亲手给她做衣服,海未内心隐隐有些激动。


“那海未今晚来我房间吧,量完三围我就可以开工了。”


“好的。”


“嗯…啊…鱼,鱼应该适应新环境了…”说到衣服小鸟的心就如脱缰的野马,差点忘了现在她们正在完成绘里奇卡的任务。


“把鱼放生之后我们就回工坊吧。”

——————————分割线——————————

任务完成之后,她们回到工坊,犹豫了一下敲响了门。


“希望希不要生气…”在紧闭的门前小鸟虔诚地祈祷道。


“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向她道歉。做了就是做了。”海未教导小鸟道。


“我知道…”但是希一旦生气的话…想到穗乃果的下场小鸟就浑身打颤。


门被打开,希笑着走出来对她们说:“你们回来了,请进。”


海未和小鸟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的眼中均透露着疑惑。难道希没有意识到要紧关头门被打开了吗?


走进屋内,小鸟和海未走到沙发边坐下,希拉开了桌边的椅子坐了上去,绘里奇卡则早就坐在桌上等候她们了。一切都和平时一样。


“今天的任务,你们完成得怎么样?”希开口问道。


“在…在汇报任务完成情况之前,请允许我们对之…之前的鲁莽行为表示道歉…”海未说得有些结巴,她真的不敢回想那个场面。破!廉!耻!


“我们…我们当时怕你出了什么意外…”小鸟补充道,希望希不要生气!希望希不要生气!


听着她们的道歉,希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


“嗯?”海未和小鸟并没听懂希的意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