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谈谈情

作者:虾兵蟹酱
更新时间:2017-12-31 21:29
点击:1198
章节字数:33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之后两人在浴衣外穿上深色外褂,踩着木屐,到附近的温泉街散步。

今夜无风无雪,街上的游客人气不足以盖过两边古色房屋独有的安宁沉静。

垂吊在屋檐上的橘色灯下,她们走过一间间黑瓦白墙的商铺,偶尔进店物色本地传统精致的工艺品,或是品尝网络上有经验者推荐的特色小吃,一路并肩低声交谈,并未觉得这山间的空气有多寒冷。


沿石阶而上,尽头的神社里矗立着一扇高大的红色鸟居,绘里说了句「Хорошо!」,立刻举起手中调成夜间摄影模式的手机。

虽然明白绘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但这个反应就像是狂热的外国游客一样,海未笑着说:「绘里你还真是喜欢这类带有日本风味的事物。」

当抵达外形颇具年代感的旅馆与和式的房间时,就能感觉到绘里高涨的情绪。

接着先不提在温泉里表现的各种讲究,想起高中时期有几次正好碰见绘里和妮可穿着巫女服,在神田神社里协助希的情景。后来绘里向她坦言道,那时候不单单是因为想要帮忙,也是因为本来就很想试试巫女服、在神社里工作了。

或许寻常人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其中并不包括海未,即便是侍奉神大人的神圣职业,一想到要打扮得引人注目,还会有人拍照,她就毫无尝试的欲望了。


「听你这么一说,」绘里放下手,露出有些恍然大悟的表情,「没准真的是这样呢。」

「果然是因为绘里有四分之一是外国人吗?」

「……奇怪的说法呢。我想想……唔,估计有一部分是受了奶奶的影响吧。」

「奶奶?」这是一个海未从未见过,但不是第一次听对方提起的人:「说的是绘里的俄罗斯奶奶吗?」

绘里「嗯嗯」地点点头:「和奶奶在俄罗斯生活的时候,常听她说起日本的事情,说爷爷在日本对她有多好,于是我也就有点好奇了吧。」

难得听绘里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海未好心情地打趣她:「什么嘛,这么不确定的语气。」


如果正是由于年幼时萌芽的向往,长大后的绘里来到日本才会爱上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海未从心底里想要感谢那位绘里最喜爱的长辈。

她的恋人总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好各种事,除了参与校园偶像活动那段时期,海未鲜少会看到绘里因为热衷某样事物而自然流露的热情,如果能更多地开发、保留这种坦率纯粹的地方,她觉得是好事,也会为此感到高兴。


「诶,我说的是真的。」绘里却是固执地轻皱起眉头解释:「其实哪个国家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一样需要经营自己的生活,寻找可以投入专注的事物。所以听了奶奶的话,仅仅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而且她好奇的实际上还不是日本这个国家。

海未一边讶异于对方这时候的认真,一边因为听了那样通透的观点而觉得绘里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起来,同时又有些令人心疼:「也就是说绘里的日本情结是渐渐形成的吧,也许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喜欢……你怎么了?」

她无语地看着莫名较起真来的绘里双臂挽在胸前,不顾他人目光低头绕着鸟居其中一根直柱转圈,口中念念有词:「应该还有别的什么……」


让我爱上这个国家的契机。

过去不曾有的,这份奇妙的情感。

如果和环境无关的话,那就是因为与某事、某人相遇了吧?

与μ's相遇。

与μ's的大家相遇。


——与……


是啊——绘里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勾起嘴角。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忘掉呢?






见她笑看自己,蔚蓝色的瞳孔在灯下闪着光彩,海未好奇地问:「找到答案了吗?」


「嗯~是因为『海未』我才爱上这个国家的~」

「哦,是因为『海』才……等、等等?」


从对方捂嘴憋笑的表情反应过来,海未红了脸颊,稍稍缩起肩,眼里带着一分羞涩,两分不确定,五分警惕:「你说,是因为我?」

「对!」绘里竖起一根食指,脸上挂着解决难题后的得意,语调轻快:「就像我的奶奶一样,我也因为纯正的日本人海未对日本产生了趣味,这份奇迹般的浪漫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绚濑家~!」

「真是……!!」越说这件事带来的意义就越深远,已经不是和平常恶作剧相同的等级了,海未恼怒地质疑她:「就算想寻我开心、这次也太夸张了!我……我可不记得我有对绘里做过与此相称的事情。」

绘里注视着她,表情严肃:「真是伤心,明明人家在说情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认真的。」

海未像是无法反驳一样说不出话:「……」

「但是——」

海未你没有察觉到,也是正常的——这么说着的绘里放松了神情,半掩的眸子里无奈和释然的情绪参半,唇边一抹怀念的弧度。






「海未你,以前送给我的都是些带有寓意的礼物对吧?」

初识时总是给人一种『大和抚子』气质的园田海未,给人送礼——在对方生日、或是在什么节日——总要琢磨很久,用红白硬纸绳仔细捆好礼品盒,最后双手奉上。

给μ's其他成员送的礼物通常是具有相当实用性的物品,而到了绘里,不知是考虑到那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还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挑的礼物都带有些传统、深层的含义。

「为了弄清楚其中的寓意,利用空闲时间,我都有专门调查过哦。」

从相关的有名典故,到古今象征意义的演变,尽管明白也许这都是些很快就会忘掉的信息,还会遇着些啼笑皆非的解读,绘里仍然乐此不疲。

不知不觉中,她被扎根在这片土地上的精和魂所吸引,连刚开始学习的那些繁琐的规条也变得可爱可亲起来。

海未在这里成长,长成这里的女孩子,然后想告诉她关于这里的事情。

「当然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后来我不再这么傻——」


「——傻瓜。」

明白对方所说的『过去』指的是那段隐藏自身感情的时光,安抚性质的自嘲话未能阻止海未的胸口变得堵堵的,嗓音有点哑:「想知道的话,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吗?万一它只是我在街边商店觉得不错的平价商品,那绘里你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事实上她未做过如此无礼的事情,但那些送出去的礼物也绝不是能够让绘里上心如斯。

「确实……我也不止一次这么想过。」绘里局促地低下视线,双手揪住身侧的衣料。


「那个时候、我想用自己的方式更加地了解你,而且,我想得更多的是——」

既然这是一个能把『月色真美』翻译成『我爱你』的国度。

「海未你会不会……把别的心意藏在送我的礼物呢。」






说完,绘里不敢确认海未的表情,在冬日室外静驻良久的脸蛋透出绯红。

——太过难为情了……

这只是自己做过的微不足道的傻事之一,甚至连本人都快要忘掉了,现在却暴露在当事人的眼皮下。

是不是应该赶紧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心里想着,她还是羞耻得想不出抖机灵的话。

她的恋人内心柔软,同时又很耿直,极有可能会由于这番话揽上什么不必要的同情或者自责,如果真是这样她可要欲哭无泪了。

——因为,这并不是……


这时她似乎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叹息,然后是木屐发出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枚冰冷的指尖触到她濡湿的左手掌心,感受到她不由自主的颤栗后,改为攥住她四指指腹。

与她对视的琥珀色瞳孔里闪烁着亮晶晶,一眨眼就平复了,率真的笑意从里面荡了开来。

海未开了口,用一种调皮的口吻:「结果发现都没猜中,对吧?」


并不是什么沉重的话题。

猜错了,不会沮丧,也不会失望。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或者一个国家。

不论境遇如何改变,只要城还在,就有忆起这份心情的可能性。

——意识到这件事就能令内心无比充盈。

过去她没有自觉,现在她懂了。

而海未也能理解她。


绘里展颜,似乎连脸上的红都换成了动容的意味,低声说:「嗯,都没猜中呢。」

海未不是那种会把晦涩的心思迂回曲折地藏在某个角落,然后等着谁来发现它的女孩子,而是……

「幸好不用再猜了——」惊觉自己不经意泄露某些苦涩的情绪,直视她的海未换了肯定的用词:「我是说,绘里你不用再猜了。」

——我就在你身边。

而是那种,能够用最简单的话语令人心安、引人依靠的女孩子。

「嗯,」绘里向她走近一步,感激地闭上眼,声音里带些微不可闻的颤抖,「我知道了。」

她是很想立刻就抱紧眼前这个可爱的人,但也知道像这样牵个手,已经是这个人现时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肢体接触了。


果然海未身体往后退一步,脸一红,视线往周围溜过一轮,再三犹豫便拉着她往来时的路走。

灯火通明的大殿和摇铃的声响被冷漠地留在她们身后。

「既然我就是『那个』原因的话——」

正当绘里为未能祈福暗暗遗憾的时候,紧牵着她的女孩回过头,腼腆一笑,眼神坚定。


「下次,换我来带绘里去我们没有一同去过的地方吧。」

「让你更多地感受到这个国家的魅力。」

「把在这个国家长大成人的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海未这时一心想要郑重回应那份厚重的感情,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立下的决心里有什么她应当会羞于出口的地方。

——『我的一切』……

清爽的蓝发在面前轻荡,绘里任由填满胸腔的感动和悸动发酵的同时,稍稍挪开了视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