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泡泡泉

作者:虾兵蟹酱
更新时间:2017-12-27 21:32
点击:1632
章节字数:36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眼巴巴地站立着,终于等到腰部以上被升腾弥漫的热气蒸热,绘里目光凝重地慢慢屈膝坐下,动作小心专注,带着某种仪式感。

肩头没入水面的那刻,泉水的高热顺着各处的脉络传递至四肢百骸,全身被流动的暖意俘虏,说不出的通透舒爽,她忍不住仰起脸,两颊早就染上红晕,阖眼发出一声陶醉的叹息。


「果然~~这个瞬间最棒了~~!」


「……是啊。」


回应她的同伴,现在正待在离她两个身位的地方,连脖子都泡在热水里,下巴几乎碰到水面。

跟绘里扎起的丸子头不同,这个人将毛巾折叠成羊角帽,包裹住全部经过洗涤的深色发丝,氤氲的水雾中只留给绘里红彤彤的耳朵和泛起血色的清秀侧脸。

「真是的,海未分明在敷衍我,」不满意对方表示赞同的态度,绘里鼓起腮帮子,徒劳地投去嗔怪的眼光,「你刚刚一进池子没多久就坐下了,根本体会不到那种极~乐~的感受。」

泡温泉应该要循序渐进,先泡半身后全身——这是小绘里的美学。


「我的体质比绘里好,身体热起来的时间比绘里短,所以,已经体会到了的。」


用普通的、不带揶揄的语气陈述,海未并没有回头,这实在是不像话里所说的『体会到了』。

——哼,不向小绘里学习,错过了好事,还嘴硬。

心里嘀咕一阵,绘里决定不再跟这个身体比自己好的人计较。


放松下来的意识与肌肤一同溶进舒适的热泉,她背靠在筑成池子的光滑巨石上,视线掠过不远处正在交谈的妇人、低声笑语的年轻少女,然后眺望围栏外的景致。

自池面升起的热气遇到冬日的冷空气凝成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雾飘入夜空,月亮和月下的山体在朦胧中显得更加缥缈静谧,观赏之下人心也随之惬意安定。

从年幼开始,出生在俄罗斯的奶奶谈起在日本泡温泉的经历时总是无比怀念与感慨,说虽然俄罗斯也有温泉,但少了在日本温泉约定俗成的条条框框,也就少了很多人情味。而陪伴的人不同,泡的过程中心境也大有不同。


在这里结识你爷爷后,每次温泉旅行都有他陪着我呢——奶奶这么说着,脸上皱纹间满载着的幸福快要溢出来了。


那时的她没能理解,长大后和朋友相伴泡温泉时也没能体会。是指精神压力消减后产生的幸福感吗?奶奶跟她谈起的应该不是这么肤浅的东西。

而现在,身体在热水中泡得飘飘然,眼前有雅致美景,身旁又有亲密之人陪伴,绘里心想没准这就是截止现时,她的人生里最完满的时刻了。

虽说她的『亲密之人』,此时此地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亲密——

「……」注视那顶羊角帽一阵,她在水下的双腿使力,开始朝对方的方向挪动。

没有想好是趁着吐露内心的感触,还是趁着一个不过分的玩笑,她想碰碰海未。

即使只是简单地肩碰肩也好。


她的动作带起水的响动,突然那个一直单纯在泡温泉的人挺直腰,水滴从殷红的肩头滑落。

海未有些僵硬地转向她,脸上的红润蔓延至眼角,尴尬地笑着指了指另一边水温较低的水池:「我有点,受不了了。要去那边待一会儿。」

绘里僵在原地:「……海未的身体不是很好吗。」

没有回应这句话,海未转过身去,一秒后又回头,湿润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2秒,叮嘱道:「绘里也不要待在这里太久,当心头晕……我先过去了。」


绘里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转眼一看海未已经起身出了水,哗啦几声,热泉滑过她笔直的背部、挺翘的臀、匀称的大腿,各处健康的肤色透着被活化的粉红。

一向易羞的她仅仅抬起手挡住胸前,毫不忸怩地快步离开,便再次麻利地沉进旁边的池子里,全程背对绘里。

绘里也看得有点赌气。

她伸手将放在岸上的毛巾叠好,置于头顶,以免脑袋过热充血,没有要动的意思。

入眼的景色顿时少了大半风情,她埋怨地皱起眉,唇角抿出倔强的弧度,决意不让那个抛弃她的人分去一个眼神。


这里这么好、外面这么冷、我才不要出去。

——我才不!






赌气的后来,是绘里在一片听不真切的谈话声中逐渐恢复意识,睁开眼皮,海未的脸庞在背光中从视野旁边出现,几缕深蓝发丝垂落。

「呼……」明显地松一口气,海未脸上的严肃和担忧被无奈代替:「终于醒了。」

这副情景,让绘里迅速回想起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正要开口说话,旁边响起一把年轻女性的声音:「绚濑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绘里平躺着扭转脖子,这才发现自己正枕在海未的大腿上,透过浴衣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这个房间里仅有她们三人,似乎是一个供客人使用的临时休息间。

她想了想眼前这位身穿和服的女将的姓氏,牵起一个强打精神的微笑,说话语调符合一个刚从昏迷中醒来的人:「长崎小姐,我没什么大碍的了,谢谢关心。」

「你啊,这次真的给长崎小姐和其他人添了不少麻烦。」在人前总是对她非常严格的海未这时开始数落她,责怪的话语里压着生气:「都已经提醒过你要当心,竟然还会泡到晕倒,绘里你还是小孩子吗。」


——哼,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害的。


在心里刚反驳完,绘里觉得自己这个想法也是挺幼稚的,而且她还想再躺会,于是默默地把哀怨都吞了下去。

「实在是万分抱歉。」

这边姿态优雅的女将郑重地向她们一鞠躬,起身后仍然稍微低垂着头,像是在诚心祈求她们的原谅,谈吐干练:「在公共浴池侍奉的工作人员没有提前发现绚濑小姐的异常,实属本店失职,本店将会赠送二位——本地自产、纯天然、香浓醇正的牛奶,虽不足以弥补造成的过失,还望二位海涵。」

「……长崎小姐不必如此。」这番举动令一向礼数周到的海未也觉得难以适应,摆摆手解释说:「池子里这么多客人,光是留意小孩和老人,贵店的员工就忙不过来吧?说到底,这次的事也是因为绘里她太过松懈而已,身为成年人应该能好好照顾自己才对。」


——……


成年人绘里扁了嘴,继续赖在对方大腿上。

「我之所以这么坚持这是本店的错失——」

然后她看到与某人一样古板客套的女将微妙地扫了她一眼,接着面容端庄地向她枕着的人欠身,话语里有种请示的味道:「是因为像绚濑小姐这样的美人,实在不应该被我手下的任何一人所忽视,还望接受我的歉意。」


「诶。」


话题猝不及防地变了走向,海未懵着一张脸,而绘里一手抚上自己脸颊,笑得光彩照人,白皙肌肤透出浴后特有的气色,虚弱的样子完全消失:「啊啦啊啦~~刚好我们也打算泡完之后尝尝这里的牛奶,那就谢过长崎小姐了~~没准我们还会带回家当手信呢~~」

海未低头看着她噙笑的眼角和嘴角,犹豫着要说些什么:「可是……」

突然腿上的人一个翻转,双臂钳上海未的腰,整张脸埋向海未的小腹,受阻挡的声线听着更加软糯。


「人家要喝牛奶~~~」

「——知、知道了——!你快起来——!」


满脸通红的海未忙于扳腰上的手和掰腹前的脑袋,又听得对面的女将恭敬地说:「牛奶稍后会有人送至二位的房间,愿二位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海未连忙收起所有失礼的动作,以端正的神情向她点头致意:「有劳你费心了。」


等到长崎小姐退出房门,躺着的人已经被强硬地弄了起来。

绘里顺手拨了下披散的金色长发,咯咯地笑了:「听海未和长崎小姐对话,感觉真有趣。」

她屈膝侧坐着,即使没有腰带的束缚,印有蓝色波纹图案的浴衣依然将腰背和双肩的姣好曲线勾勒出来,透过松垮垮的衣襟并未看到身前锁骨以外的肌肤,却有一小截白皙大腿连同膝盖和小腿自下摆露出。

撩发的动作慵懒又别具风情,这时的绘里发散出一种娇媚,但不会引人过分遐想的吸引力。

——『美人』……是这样呢。

一刹那的失神被拉回,海未一手将腰带递过去,扭过头不看她:「是长崎小姐的话有趣吧。」


「论有趣程度,当然比不过手忙脚乱的海未——」

「喂!」


「——关键是我觉得,」绘里站起身,整理一下衣着再系上腰带,「长崎小姐说得太正确了,啊,说是真理也不为过!」

——就是说,怎么会有人故意忽略像小绘里这样的美人呢!


「……自恋狂。」

然而今日多次忽视她的人这回似乎也没有领悟到她真正的意思,吐槽她一句后盯着衣冠整齐的她察看一阵:「头真的不晕了吗?先买点饮料补充水分吧?」

用——绘里本来想说用不着买,直接回房喝送来的牛奶就行,转念一想要是回了房……

「嗯,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我们先去喝点东西。」

快速地点点头,她建议道:「喝完之后,再泡一次温泉吧?」

海未一听一愣,然后严肃地竖起两道眉,语调坚决:「驳回!」

「咕——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刚刚才在里面晕倒啊。」

绘里也跟着竖起两道眉,一副准备据理力争的架势:「那是意外!没有下次了!」


「——而且,海未下次也会好好地看着我吧。」


好好地看着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海未从绘里煞有其事的神情里感到某种认真的压力。

也许绘里本意只是要表达『有海未照顾我的话,就不会再晕倒』的信任,但此时的海未反应过度,总觉得绘里的话里包含了怨怼。

其实关于对方晕倒一事,她不是没有过如果那时自己能照顾好绘里的话——这样的愧疚感,但最后采取了的避而不谈。

因为她觉得自己做不到。

在那个环境中,『好好地看着』绘里。

而她没有什么可以说明的——至少在这个时候。


「……」手掌捂住半边脸、不着痕迹地给脸上降温,海未吐出一口气,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以防万一,今天不能再泡了,等到明天才可以去。」

担心对方还会说出什么,她补充:「要把不省人事的绘里抱出来挺吃力的。」

「呃、这……」有些困窘地掐了掐自己的腰,捏了捏双臂,身高差的原因绘里稍稍俯视面前的人,小心地问:「不是很重吧?」


「这么在意的话,只要不晕倒就好了呀。」

「……好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