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一闪一闪亮晶晶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27 22:20
点击:1036
章节字数:24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回到屋里的章澍,心里也委屈得不要不要的。可不是么,喝多了的事情,怪得了谁呢?

但这话骗得了肖阳,骗得了章澍自己,也骗不过林青。林青不是傻子,分得清喜欢与不喜欢,看得清真心与假意。

虽然林青算是知道个七七八八了,但她似乎是打定主意,非要章澍自己说出口。喜欢,不喜欢,她猜了不算。

当初放出话说,不会逼着章澍往前走,但按现在的状况看,是林青往前走一步,章澍往后退三步,还带拐弯儿的。

林青也不是傻子,不会扎进一道有了bug的追及问题里,一条路走到黑。说过不逼她,那说话哪能算话呢?再不激一激这只瓜,就要被猹啃光了,还有她林闰土什么事儿。

于是,被逼上梁山的章澍一声不吭地想了好几天,本就焦头烂额的期末,更加暗无天日。林青这厮,简直是在趁火打劫呐。

章澍自然也知道林青想听什么,只是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说这次真的跟林青说个一清二楚,就再没有后退的空间了。这事儿可不是拍戏,随便就能卡了重来的。

一连好几天,章澍吃不下饭,甚至都有点小失眠。训练的时候也总是开小差,好几次差点儿被飞来球砸个痴呆,被老金一通大骂,“篮下发什么呆!给我下来!”

于是又坐在场边儿呆愣愣听着球鞋摩擦着光滑地板的动静儿,肖阳几次尝试叫魂,都以失败告终。

这种状态,章澍保持了五天。

在第五天的夜里,章澍又睡不着觉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不堪重负,决心立地成佛。

她摸了枕头底下的手机,缓缓坐起来,悄悄爬下床,跑到走廊外的小阳台里去了。

走廊里头静悄悄,这会子,其他人要不是在睡觉,要不是在开黑,要不是在失眠,没谁出来大呼小叫。

今夜的风很有些凉爽,不像前几天那样燥热,章澍蹲在半开放式的小阳台上拍蚊子,四面是漆黑的寂静。

嘟,嘟,嘟,噼咯。

“喂。”

“阿青,是我。”章澍低低地呢喃,有一点儿鼻音,像是从大脑深处的回音。

依旧在灯下作业的林青,听到这声软软的、久违的“阿青”,心底噼里啪啦放起了烟花,差一点儿就直接欢天喜地,和章澍言归于好了。

不行,得让她长记性,黑翅膀小恶魔说。

“嗯,你说。”林青放下手中的笔,关掉台灯,起身走出房门,走到夜空下。

“我不该骗你的,我……肖阳和我是同专业,又住斜对门儿,又是球队的队友,校队和系队都在一起打球的,所以总是见面……”章澍觉得有点尴尬,解释这些事情,林青一定觉得好笑吧,于是她顿了顿。

“嗯,然后呢。”

林青的声音很温柔,比上一通电话要温柔很多,这让章澍感到安心。

“然后……就被你听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其实她只是嘴上说说,不会真的做什么的。”章澍很努力地解释。

“嗯,还有呢?”林青不买账,完全不买帐。

章澍把脑袋又埋到膝盖中间,蹭啊蹭,蹭啊蹭。

林青其实很想开口说,别蹭了,我都听见声音了……但她还是保持了沉默。

过了很久,又或许不是很久,章澍说,“……她可能,有点喜欢我,但我……我有……”

电话那头又没了声音,林青要被这个小磨蹭折腾到疯了。其实心里头的粉红泡泡早按捺不住到处乱飞,林青还是忍住,以冷静的语调开口,“你有什么?”

章澍的脸腾得红了,幸好漆黑一片的小阳台上,谁也看不见她的脸。夜晚的凉风吹得她有些清醒过来,蓦地想起之前林青这个小混蛋的种种,心里的不服气就上来了。

谁爱说谁说,我偏不说。

“我有很重的学习任务。”章澍嚯得站起身,气鼓鼓的模样怪可笑。

电话那头的林青咯咯直笑,好久了,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就在章澍快要恼羞成怒到挂掉电话的时候,林青喘过气儿来,道:“那你总该给我个什么保障吧?”

呵,你看,小算盘还是打得噼里啪啦响。

章澍现在那么一想,觉得林青一定早知道肖阳是谁,也知道她和肖阳的关系。要不刚才自己说是球队队友,林青怎么全然没反应呢。

绕这么多圈,就想套自己的话,她还是和从前一样讨人厌。

“什么保障!”章澍自然没好气。

“答应我。”林青抬头望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收紧了抓着栏杆的手,很凉。

章澍知道林青指的是什么,那句让自己面红耳赤的问话,她躲了这么些天,终究还是被逼得无处遁逃。

她发现,自己还真是一个越来越没耐心的家伙。当初准备放下与林青的心结,是对痛苦的不耐烦,现在对逃避的不耐烦,又将她一点点推向林青。

一朝被蛇咬……那要是咬你的美女蛇想跟你成亲呢?

“……我们……先试试吧,行不行?”生怕林青再进一步,章澍慌忙又接着说,“先试……一,一个月,要是不合适,你就别再提这事了。”

章澍是这么想的,一个月嘛,反正自己暑假和林青碰不到面儿,很快就过去了。

林青嘴都要笑歪了,还有试用期?但这时候要是发笑,这事儿肯定没戏了。

“那什么样的,才算合适呢?”林青向一个来应聘的员工,一定要弄清条件才肯上船。

章澍自己也懵了,什么样的才算合适?什么样的……什么样……哎烦死了,“我说合适就合适!我说了算!”

“噗,好好好,合适,你说了算。”林青拿哄孩子似的口吻,顺着这只小动物浑身炸出来的茸毛,声音里的笑意藏不住。

又给笑话了,章澍有些懊丧。但心里啊,却好像悄悄送了一口气,什么东西落了地。

“那现在你有我了,肖阳怎么办呢?”林青腆着脸又发问,有便宜就要占,乘胜追击呀。

“都说了我和她不是那种……哎她又没跟我正式说过,我,我怎么……”

虽然章澍说的磕磕巴巴,语无伦次,但林青却捕捉到了重要的点。肖阳没有跟章澍表过白,于是章澍也没办法表示拒绝。

肖阳这个人,看来也不傻。她应该清楚阿澍的脾性,甚至是处在什么样的状态,像一只猫科动物一样,静静地蹲守着,直到猎物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可惜,破绽你大概是等不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了,”林青笑着安慰电话那头着急的女孩子,转向另一个话题,“所以,你假期不回家,也是因为球队?”

“嗯,主要是为九月省赛的集训,我也不是故意不回家的。”她有些歉疚。

“那你暑假岂不是要一个人住在寝室里了?”

“嗯,也没事啦,反正有……”肖阳她们陪我啊呸,差点儿又说回来了,章澍连忙圆嘴,“有那么多书陪我嘛。”

林青听出了她话里的停顿,心下了然,也不说破,但已经做了决定。

两个人又絮絮叨叨,聊了些有的没的。最后,还是神经松弛下来的章澍先困,抹着眼角的泪花花,道过晚安,回去睡了。

B城夜空下,林青缓缓松开了紧抓着栏杆的手,在露台上就那么站着,许久许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