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棒打薄情郎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26 22:15
点击:1004
章节字数:22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昨晚参加一个聚会去了,然后就……就比较累,睡着了,没看见你的电话……”章澍小声地说,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是吗?什么样的聚会?”

“就……一些同学的聚会……”

“那个人是谁?”林青揉了揉眉心。

“谁?”昨晚没谁又接了自己电话吧?

“照片里那个。”

“照片?”章澍开始不确定了,是不是肖大胖这个瓜娃子又偷偷接了她电话?那怎么会有照片的?

那头的林青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去看看微信。”她大致可以推断出来,章澍昨晚一定是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但没有印象了,而且还睡到现在。

因为章澍太不擅长撒谎,或者说,容易被她识破。

章澍莫名其妙,切换到微信界面,点开了“阿青”,赫然一张大图:画面上的她微微偏着头,肖阳搂着她吻着她的脸颊,灯光昏暗,背景混乱。

要命的是,肖阳还拿笑意盈盈的眼睛看着镜头,一副得意到天上的样子。

完蛋。

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

章澍自己都看得非常不好意思,脑袋里轰的一下炸了,忘了捂住听筒。因为距离改变,手机自动开启了扩音功能。

“肖阳!你干了什么!”

林青听得是一清二楚,知道了,这个人就是肖阳吧。

“噢,还在一起呢,斜对门儿的。”

听到躺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发出声响,章澍浑身一颤,正待分辩,肖阳从卫生间走出来,不知道章澍突然在吼些什么。

“怎么啦怎么啦,还在洗杯子呢,别急啊。”

章澍气得发抖,但还是努力克制自己,声音都有些不对了,“照片,怎么回事。”

“照片?噢你说昨天的那张吗,这可不能怪我啊,都是你自己干的。”肖阳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手里还搓着那只很久没用的杯子,“再说这照片也没什么嘛,你的脸我不是老亲么,怎么见不得人?”

卧槽,还想你给解释两句的,这简直越抹越黑啊。

章澍眼疾手快,直接挂断了电话。挂完才反应过来,这种欲盖弥彰的操作,也是只有宿醉的傻瓜蛋子才干得出来。

“啊……”章澍痛苦地抱住脑袋,往蜷起的膝盖上磕啊磕,磕啊磕,磕啊磕啊磕啊磕。

“哎别磕了,解释两句不就完了嘛。”

“你先给我说清楚,怎么就是我自己干的了?”章澍埋在膝盖上的空调被里,声音闷闷的。

“哇真不记得啦,”肖阳抱着杯子咯咯直笑,“你昨晚被灌得七荤八素之后,立马开了另一个人格,非要我亲你一口,还非要拍照发给你朋友,我被你缠得没有办法……”

章澍抓起身后的枕头一个抛物线,照着肖阳的大脸就过去了。

“哎!”肖阳手里正捧着搪瓷杯,没来得及腾出手,被砸个正着。她心疼地捡起地上的枕头,说,“刚换的枕头套呢,又掉地上了。”

说完,肖阳把枕头放架子上,转身又进卫生间洗杯子去了。

知道肖大胖这个家伙嘴里没什么真话,章澍决定依靠自己的大脑。于是她捧着脑袋瓜儿左想右想,重构海马体,慢慢有了线索。

昨晚她确实喝得迷迷糊糊,似乎只剩下条件反射了。然后不知道是许梦周还是谁说要玩狼人杀,输了的组就得接受惩罚。

照章澍那个状态,不管抽到的是狼人还是什么,都只能落得个“杀”。于是章澍便拖着她的队友,一起掉沟里去了。

惩罚也不知道谁说的,和右手边的人拍一张接吻照,传给微信列表里的任意一个朋友。

章澍那时候,右手边当然是肖阳,她自己倒是无知无觉准备去啵人家嘴唇。肖阳一慌,把章澍按下来,扳过她的脸吻了她的脸颊,算过关。

当然,快乐与放肆还是藏不住,在肖阳望向镜头的眼神里漫得淋漓尽致。

至于这张照片为什么最后发给了林青,就要怪章澍自己了。然而她也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这件事儿在林青眼中,就没有那么复杂。

简而言之,就是正在熬夜画图的林青,在半夜两点多收到了一张自己追的姑娘跟别的姑娘的啵啵照。林青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秃了,一半给工程图害的,一半给章澍气的。

她做出了很自然的反应,就是连续打章澍的电话,一连打了十多通,章澍没有反应,但林青也算是冷静下来了。

这口气当然是咽不下的,但工程图还是要画的。冷静下来的林青默默地,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一直等到章澍这通姗姗来迟的电话。

结果,章澍又偏偏没头没脑地把电话给挂了。林青就算耐性再好,也经不住这么折腾的,她觉得,该章澍提个醒了。

当章澍那个傻乎乎的头像再一次出现在林青的屏幕上时,林青慢悠悠接起来,听听阿澍到底要怎么说。

“林青……昨天晚上我就是被灌太多了,她们玩游戏匡我,不知道怎么就发给你了,不……不好意思……我……”

“阿澍,”林青打断了她,“你最好仔细想想,该怎么跟我解释这件事,想明白再来找我。”

林青挂了电话。章澍盯着慢慢暗掉的手机屏幕,眼圈慢慢红了起来。


当肖阳好不容易清除了杯子上的十年老垢,才想起自己的茶叶喝完了,只得拎了热水壶,冲了一杯午时茶出来。

一眼看到垫子上的章澍不对劲,肖阳连忙走过去,蹲下来一瞧,那丫头红着眼圈,一副委屈得要命的模样。

章澍不在人前落泪,肖阳是知道的。即便是输了球,肖阳眼泪啪嗒嗒往下掉的时候,章澍也只是死死咬着嘴唇,不会哭。

因此,肖阳顿时慌了手脚,手里的午时茶也不知道该不该递出去。老半天想到腾出手来,摸了摸章澍的背,像安慰小孩子一样,道:“阿澍乖,不哭啊,我刚刚骗你的呢,你没扒着我亲呢,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别哭啊……”

章澍吸了吸鼻子,摇摇头,慢腾腾站起来说:“没事,大胖,我回去了。”

她的声音里头有一点微微的鼻音,挠得肖阳心里痒痒,又有些不是滋味儿。阿澍啊,真是个薄情郎。

章澍慢腾腾打开肖阳寝室的门,正往自己寝室拐,迎面就碰上买完晚饭拎着回去的齐小顺。

章澍没理会,低着头打开斜对门儿自己的寝室,闷头进去,关了门。

剩下齐小顺和站在门口的肖阳面面相觑,齐小顺又拿看人渣的眼神看着肖阳了。

“肖大胖,你瞧瞧你,照顾个人儿,咋还整哭了呐?”

肖阳百口莫辩,干脆也把门一甩,进屋去了。留下齐小顺拎着饭盒,孤独地站在走廊里。

“我要再管你这破事儿,我神经病。”齐小顺对着饭盒起誓。


Merry Christmas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