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骗子?

作者:树盖特
更新时间:2017-12-23 00:02
点击:372
章节字数:21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头好疼…

我翻了个身儿,左手在一侧摸索。

我手机呢???

我腾地坐了起来,下床找手表。五分钟后,我看到了鞋柜上指针指向11的我孤零零的小手表。然后,我又来了个吸尘器式的手机搜寻。二十分钟过后,无果。我昨天没喝多啊?不是11点就结束了?我还记得那个赵平平唱歌超好听。那我手机呢?不是被偷了吧…于是我边收拾边替手机难过,磨磨蹭蹭哼哼唧唧地到了仓库。

韩烁正坐在沙发上吃面,看见我来了,打了声招呼,“来啦。”

我疑惑的看着她,她竟然不奇怪一向准时的我缺勤了半天?

她见我这表情,放下面,一脸暧昧:“怎么,还等着我问你春宵过得如何?”

“你说什么呢?”我吓一大跳,往后退了几步。

她擦擦嘴,拎起装饭的袋子往外走。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站在原地不知道干嘛了。

“难不成还要辩解一下你没有?早上电话里可是清清楚楚的姑娘声音,说你昨晚喝多了头疼,现在还没起呢。”韩烁扔完垃圾,回来开始了手头工作。

“啊?我手机丢了啊!今儿起来找半天没找到……”哎,虽说当初韩烁是以助理的身份应聘过来的,平时帮我做些排版打印之类的工作,但相处时间长了,她更像一位心细的好友,离了她估计我这工作也不能转了。

“…啊!”突然我脑海中灵光一现。想起来了!昨晚到最后几乎全是赵平平一人唱,剩下的人在喝酒聊天。中间她唱了一首库正佳的《起点》,我觉得太棒了就拿手机录。再后来,赵平平让我发给她——


昨天晚上。

“你跟安子是怎么认识的呀?”赵平平唱完《起点》,放下话筒跑过来拿酒。

我开了一罐递给她,“我们是大学同学。”

“谢谢。我听她说你们还有业务往来啊?你跟她一样也是摄影师?”昏暗的灯光像是画笔,把人勾勒的极为好看。赵平平拿着酒端详,眼睛像是会发光。

我有些失神,推了推眼镜:“不是,我算是编辑吧。自己租了间工作室。有时顾客需要插图之类的我会联系王安。”

“哦?是什么编辑?那你文学素养一定很好喽?怪不得我觉得你身上有种艺术气息哈哈哈…”赵平平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我有些尴尬,不知是把胳膊抽回来还是不抽。挣扎了一会儿,还是随她去吧,毕竟姑娘长得挺好看(……)“就是有时候你可能会有一些灵感,或是经历,回忆,总之是一些你不想忘记但又不知道如何保留的片段,你可以给我提供一些关键词,或者照片,录像等等材料,我负责在不改变其原意的基础上创作成一个故事。然后寄给你。”

赵平平来了兴致,“那我可以请你帮我写故事吗?我有好多话想说。”

“行啊,你可以整理下思路把需要写的东西给我。”我心想,给钱就行(……)。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哎你把刚才录得视频发我一下呗,我要发状态。”赵平平起身准备去唱歌。

我拿起手机准备给她发视频,突然想起没有她号码。只好先等她唱完再说。

遇见你是一个惊喜/让我突然没了记忆/

这城市的夜晚绚丽/映上你明亮的眼睛/

我像猫一样好奇/

看你/

连月光也要叹息/

是你/


……

第一次感觉我偶像的歌有些油腻。

“发了吗?”赵平平坐过来。

我苦笑看着她,“我没你联系方式啊姑娘。”

“哎呀,就是。怪我了,没想到这一点。”赵平平拿起手机,抬头看了我一眼,“总觉得你是个熟人。”

我实在是尴尬,起身叫王安出去抽烟。

“他们仨都是你单位的?”我点了烟。

王安挠挠头,“也不是啊,跟我们工作室一栋楼,电梯里总能碰着,一来二去就熟了。”

我:“……” 这要换做是我,估计工作到退休也互相不认识。

“刘长建和林孟家是12楼理发店的发型总监来着。赵平平听她自己说好像开了个美容会所?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们那一栋楼上啥都有。”王安弹了下烟灰,继续说:“我一开始还挺喜欢林孟家的。你知道我,就喜欢那种头发长的,然后干干净净的姑娘。”

我看了一眼王安,她的发型从刚开始的寸头,到现在的半丸子头,从“铁血硬汉”到现在攻里攻气的小姐姐,这几年口味到一直没变。

“可是吧,刚才聊了一会儿,他妈的她啥都不知道。”王安有些丧气,“不指望她知道比如说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理论支撑啊,启蒙运动几位思想家的观点能朗朗上口啊那种。可是她连狄德罗是谁都不知道!我问她的时候她说狄德罗好像是哪国的足球巨星!!”

“噗…”我快笑疯了。因为王安毕业论文的研究对象就是狄德罗——跟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齐名的法国18世纪哲学家,她是哲学爱好者。所以啊,王安这回这恋爱估计是凉了。


回到房间里,赵平平要我手机添加联系人。我给了她,然后开始听喝嗨了的刘长建吹牛逼。


这就是我回忆起来的情节。

于是,我马不停蹄的跟韩烁交代了两句,就直奔王安那儿去——找赵平平。

五站地铁不一会儿就到了。我祈祷着王安一定要在工作室。电梯到了19楼,我嗖地冲进IF摄影工作室,问门口正摆弄机子的小伙,“你好,王安在吗?”

“她应该正出来,这会儿我们要出外景。”小伙指了指里屋,然后有条不紊地把机器装箱。

我急忙走过去,看见正甩着车钥匙关灯的王安。“别急,先告诉我赵平平在几层?她拿着我手机。”

王安看见我先吃了一惊,然后听了我说的话更吃惊了,紧接着变成的略显猥琐的笑,“发展挺快啊?话说昨儿散伙也没见你俩一起走啊,住的谁家哇?”

“她昨唱歌时拿着我手机就没给我,今早还接了我的电话。”我一脸无语。

王安大惊失色,“不会吧,看她长那么好看应该不是骗子啊?她好像在23楼!你快去吧,我这急着干活,等我回来再帮你。”

我摇摇头进了电梯,按亮了23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