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遇

作者:树盖特
更新时间:2017-12-23 00:02
点击:566
章节字数:23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韩烁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把整好的稿子递给我。

“今天所有的都排好了吧?”我问。

她拍了拍旁边几沓被装得鼓鼓囊囊的文件袋,说:“除了有两个要求连载的,其余都在这里。明天一早我寄走。”她边说边收拾东西。

“不用了明天我寄吧,早上应该不忙。”我从电脑前起身,活动活动筋骨。

她冲我笑了笑,”你就别操心啦,我跟那个快递小哥已经熟了,价格包装什么的他都知道,你去的话人家不认识你。” 她拿起包,关了桌前的台灯,“我先走喽,明天见。”

日子怎么能这样呢?忙的时候喘不过气,闲下来吧,又无所事事。现在都夜里11点了,我还在仓库。真想躺在沙滩上,雇两个佣人,一个按摩,一个端茶送水,再租个漂亮姑娘聊天,她负责找话题,只聊我想聊的,一句说不对就走人的那种。我也走吧,今天工作不是很多。可能年末了大家都忙着给自己留个漂亮的结尾,那些个需要诉说的小情绪就先被晾一边了。回到家,纠结要不要吃点东西。家里总是备着一箱泡面,以防不备之需。然而总是能派上用场。虽然我讨厌这种廉价香料和油炸面饼,但饿的时候还是能吃上一小锅。还是算了,这么晚吃第二天胃又得疼一早上。况且今早睡醒牙龈也有些肿。

洗漱完躺在床上,不怎么困。总是这样,白天特别累晚上反倒睡不着。然后脑子里充斥着无数想法回忆,大都一些生活琐事。想起来还是学生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将来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业,成为精英,工作狂。哪怕不恋爱,不结婚也无所谓。我有点想笑。看来年少轻狂这个词并不是无来由啊,可惜现在我这个奔三女只想安静地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每年能有时间去各地走走看看,知足了。

不知道昨晚几点睡着的,只是觉得翻来覆去很久。八点五十八分到的仓库,开始准备新的材料。我是个特别遵守规则的人,或者说是死板。有时候我也有些嫌弃自己。比如说和人约定十点见,我一定不能迟到,不然整个人就不舒服。哪怕自己规定自己在几点要干嘛,我就一定会如期去做,因为一旦没有完成我就会莫名变得烦躁。这可能是另一点迈向老年的征兆了。刚开了电脑,韩烁打电话说她下午再过来,之前需要的包装纸没有了,需要她去买。哼,看来这快递小哥也并不是很热情嘛。这点小事也不代劳了。

不知觉一天到了结尾,王安来电话叫我去唱k。她是个五年的好友,性子时而奔放,时而高冷,时而高谈阔论,时而顾影自怜。这些症状都源于一种病——自恋。自恋到什么程度呢 ?都不肯分一些出来给她的爱人。所以至今她的这个爱人也没有出现。但她可不是消停的主儿,想一出是一出,是个有些罗曼蒂克的人。也多亏了她,我偶尔有一些业余活动。

“晚上出来呗!8点稻子见。”

“都谁啊?” 通常像唱k这种活动王安是不会只叫我一个人的,俩半吊子水平,你一嗓我一嗓,也怪没劲儿。但是我不喜欢去有两个以上陌生人的场合。遇见陌生人我总紧张,不自然。但出去的目的就在于休闲娱乐,所以真要是人多了,我就不去了。

显然,王安知道我是这么想的,“还有仨人…你都不认识。但你听我说!两女一男,人和脸都不错,还都单身!你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啊!”

“发展个屁。留着你先发展吧,搞个可持续的。”一听就知道她可能对哪一个有兴趣,想让我去长点底气,关键时刻不至于太尴尬。这一点还是蛮可爱的,因为如果换做是我对谁有意思,一定要找独处的时候悄悄传达,不然被拒绝多尴尬。不过这可能也是我一直单身的原因,除了朋友哪有那么多独处的机会。哎。

“叹什么气啊你,说定了啊!”

“我先走啦,你也早点回去。”七点四十五,我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对她说。

眼看她也整理差不多了,一脸“我都知道”的表情冲着我笑:“别担心你不会迟到的,玩的开心哟!”


远远看见稻子门前聚了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我不禁拽了拽衣角。脑海中涌起当年天天刷的QQ已经不属于我这一代的感觉,唱k这件事也是。从我高中毕业这家KTV已经在这了,转眼已过八年,我又站在这个霓虹灯闪烁不停的庞然大物的楼下。按下通向三楼的电梯,我打算先把房开了,等王安来让她买酒水——并不是我吝啬,因为我不知道买哪种,而且我也不怎么喜欢喝除了水以外的东西。

给王安发了房间号以后,我坐在昏暗的房间,先点了首自己偶像——库正佳的歌。

看透了就不再幻想/听够了也并没太绝望/

不像从前/不能原谅/

那时谁的脸比镜明朗又照亮了谁的前方/如今谁的身影彷徨又落下了谁的月光/

赴了一场喜宴/梦了一场狂欢/归途总是需要说再见/

“哼哼我们来啦!” 王安半个身子推开门,一手拎了三支啤酒。

我上前接过,“怎么不等服务员一起送过来?”

”哎呀人太多了,我拿几瓶先喝着。来我介绍一下,这是赵平平,林孟家,刘长建。”王安手舞足蹈地冲我比划着身后的三个人。“这是江恒,我小姐妹儿!”然后她又挤眉弄眼地冲那三人介绍我。大家一下子都乐了。

“这歌有点伤感啊哼哼,你做梦失恋了?” 刘长建凑到电脑前,皱皱眉头,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连忙起身,“啊呀,那个,安子跟大家说你单身…”

我瞪了王安一眼,她总是嬉皮笑脸的跟别人碎嘴。但这男的也挺自来熟,我有些不太适应。没办法,我冲他笑了笑说:“随便点的。”

我想你/

想你身后浪漫的烟火/想你嘴角淡淡的酒窝/

想你的肌肤你的心跳你的每一个动作/

但你知道吗/

我最想念的/

是那时的每一个你眼中深深的我/

刘长建一曲终了,情感充沛到眼角仿佛闪烁着泪光。我有些郁闷,刚才还在调侃别人伤感的一百八十厘米壮汉怎么煽起情来这么认真?看看她们仨,一个个憋不住的笑。

“孟家啊你快去嚎几嗓儿暖暖场子。再这么下去大家就要抱头痛哭了。”赵平平笑累了斜靠在椅背上,卷卷的长发倾泻在一侧,还挺好看的。

刘长建好像还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你们真应该去听听库正佳的歌!不仅人长得美,声音好听,词儿还特别好,写的都跟诗似的!”

于是刘长建在我心中的印象就这么腾地加了一百分。


憋不住要说一点,第一章中的歌手和歌词都是本人编的(可不是瞎编……)有一点小心思在。
希望你们喜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