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长亭外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22 20:40
点击:652
章节字数:23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老金说完要说的话,拍拍巴掌解散了大伙儿,有课的上课,没课的继续玩儿。周一下午的训练时间比较短,周三和周五都是四点半开始,周日则提前到三点半。

章澍没有晚课,但还是拎起书包准备撤。肖阳正和小伙伴们炫耀她的发型,一看章澍要走,连忙从众人手中挣脱出来,赶了上去。

“阿澍,你怎么走了?不再玩会儿啦?”

“去自习,这学期任务挺重的。”

“唉就一会儿有什么关系嘛,又不碍事儿!”

“你自己慢慢玩儿,玩开心点,我走了。”章澍无动于衷。

肖阳见章澍坚持,也无可奈何,无限留恋地望了球场一眼,对剩下的队员道:“哥哥今天先撤了,做学霸去,你们玩得开心啊。”

说完也不顾场内嘘声一片,揪起书包就追章澍去了。


还没真正到期末,图书馆里头也就没有那么人满为患。肖阳跟着章澍跑到五楼阅览室自习,又不是很想复习课本,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玻璃球游戏》,坐在章澍身边瞎翻翻。

阅览室很大,排排座位中间隔着深褐色的书架,坐在座位上望去,很有层次感与历史性。

在寂寂的灯光下,吹着图书馆不要钱的空调,方才因剧烈运动而出的汗也都悄悄溜走了。肖阳觉得蛮舒服,有点困,又担心章澍一冷一热就容易着凉。

于是,翘着二郎腿的肖阳从书里抬起头,望向坐在桌对面的章澍。H大图书馆的桌子很宽大,如果低头读书写字,对面人的动静,几乎是察觉不到的。

所以肖阳肆无忌惮地、长久地望着对面的那个人,脑子里想的,早已不是《玻璃球游戏》了。

这个时候的章澍,精神集中,奋笔疾书,仿佛与周围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对,就是这种集中力。

打球的时候,肖阳也注意到,章澍的集中力非同寻常。她要是盯上你,那就会盯死你,休想摆脱她的防守。

肖阳不禁多想了一些,这样的人,要是喜欢上一个人,一定也会长长久久地放在心里。她在心里暗下决定,今年章澍的生日,就正式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肖阳正看得出神,章澍忽然毫无预兆地抬起头,眼神直接就对上了。肖阳开小差被抓个现行,颇有些尴尬,无声地笑笑,低下头,继续她的朝圣之旅。

等图书馆快要关门的时候,章澍收拾收拾书包,顺手扯了扯如痴如醉的肖阳,后者才反应过来。

肖阳没想到,随便扯过来的一本书,竟然如此的吸引人。黑塞的书她之前也看过一两本,果然,经典成为经典,都是有原因的。

临走时,她还把书借了,揣在书包里带回去了。


走出图书馆,即便是夜晚,热腾腾的气流也不会因此去别处游荡,照例在门口候着。肖阳和章澍便迎面赶上温热的空气,有些闷。

月亮很好,可清冷的月光此时,也没有什么降温的作用了。

两个人慢慢走在通往宿舍的大道上,树的影子长长,她们一个一个的穿过,静悄悄。

“肖阳,我们去操场转两圈吧。”章澍微微仰着头,对着空气说。

肖阳顿时有点紧张。章澍平日里喊她“大胖大胖”的,随意得很,只有遇到特别严肃的事儿,才会正儿八经喊她大名。

但肖阳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说着玩笑话,“怎么,你要找个小角落,向我表白啊?”

“不去拉到。”章澍可不吃她这一套,一点儿都不紧张。

“去去去,”肖阳忙不迭地接上,“万一真是表白呢,不去亏大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章澍带了笑。

这个时候东体育场的操场上,人并不是很多。想想也是,哪有多少人会在热浪滚滚的盛夏夜晚,跑到蒸腾着热气的塑胶操场上,喂一整个操场毒辣的草蚊子的呢?

肖阳抹着汗,也不吭声,单是跟在章澍身边,一圈一圈地绕着操场走。

终于,章澍说话了。这一开口,就让肖阳无所适从。

“肖阳,我准备退出了。”

听到这话,肖阳懵了。退出?退出什么?比赛,还是球队?

“你不……不打球了吗?”

“嗯,最迟下学期,我就退出校队。”章澍的声音没有温度,与周围肆意蔓延的热风不同,冰凉凉的。

“……我能问,为什么吗?”

章澍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下学期,我们就大三了,我一直想去一个更好的大学,念研究生,这一学期很关键。”

“所以你不打球是为了念书?”肖阳很是不解,“那你完全可以一边打一边念嘛,之前不也是这样,你照样还能拿第一啊!”

章澍摇摇头,苦笑着说:“不一样,我可没有那么聪明,用人家三分之一的学习时间考过别人,我没这种自信。况且,下学期是绝对不能出错的,我承受不了任何失误。”

肖阳沉默了。她当然是不高兴的,而且非常不高兴。

“我们说好了的。”肖阳轻轻地说。

“嗯?什么?”

“我说,我们说好了的!”肖阳吼道,“我们要一起拿冠军的,球赛!”

章澍停住了脚步,在远处微乎其微的灯光下,望着肖阳模糊不清的面庞。

“嗯,我答应过你的,所以十月的格朗杯,十一月的H大星星杯,我们一起去拿冠军。”

肖阳都要被章澍神奇的逻辑逗乐了,因为我要退出所以咱们快去拿冠军吧,是这意思?

可肖阳却莫名其妙地,被章澍的迷之自信所感动。从认识到现在,章澍从没有悔过约,她既然答应了这件事,那就一定会好好去实现。

至于章澍说要退出,她虽然难过得要死,但也无计可施。章澍有她自己的想法,犟脾气,九头牛也拉不动。

至少,她们还能在一起打两场比赛,再不济,她也能天天上课下课吃饭睡觉都粘着章澍。肖阳不愧是个乐天派,很快就缓过劲来,又嘻嘻哈哈了。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连这场比赛都不打了。”肖阳搭上章澍的肩,把重量放了一大半在她身上。

章澍不由得一歪,使劲儿又弯回来,“我敢吗?就算老金放过我,你也会把我给烦死。”

“哈哈阿澍,你果然还是爱我的,舍不得让我难过。”肖阳顺了顺一头短毛,接着跟章澍商量,“事情完了咱就麻溜滚吧?这一操场蚊子每只都好像来咬了我一口,我快给咬成菠萝蜜了。”

肖阳招蚊子,章澍知道。

她扑哧一笑,踩着小碎步,自个儿就往宿舍奔去了。

两个人又神经病似的赛跑,直到一头扎进宿舍阴凉的、弥漫着溢出的冷气的楼道里,才停下脚步,边喘边笑。

肖阳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对正往房间走的章澍道:“阿澍,这周六晚上有给大四学姐办的送别会,到时候咱们一块儿过去啊。”

“好。”章澍惜时,但也重义气。再不久,大四的前辈们就要毕业了。想起她们中的好多人都帮过当年那个刚踏入篮球世界的自己,章澍不禁也有些伤感起来。

时光呐,总是走得匆匆忙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