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H大女篮的场子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21 21:52
点击:687
章节字数:24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大女篮是一支历史悠久且满载荣誉的队伍,不消说,训练条件十分好,训练强度十分大。

肖阳和章澍走进体育馆的时候,零零星星来了几个队友,教练老金倒是早早候着了。

一米八一的大三前辈虞若蓝先瞥见了她们,停下手上正练着的砸板,朝二人挥了挥手。

“噫,大胖,你剪头发了诶。”

“小蓝子啊!是啊!”肖阳兴高采烈地回应道。

虽然队里成员的年纪参差不齐,从大一到研二不等,但H大女篮秉承传统,一向没什么大小上下的等级,称呼更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也就是说,资历固然重要,但实力才是第一位的,这也是肖阳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就能做队长的原因。

章澍也朝虞若蓝笑了笑,算作回应。当初见到虞若蓝一米八左右的个头,章澍还有些发怵,后来发现,这位小姐姐是如何的温柔腼腆而有少女心,又惊了一惊。

老金听见响动,晓得混世魔王肖大胖一定来了,转身看见她脑袋上短短的蓬发,嘿嘿一笑。再一瞧,连着好几天没影儿的章澍也来了。

“大澍啊,回来了啊?”老金充满慈爱地望着章澍,忽然想起来什么,“你姐姐没事了吧?”

老金叫谁都喜欢跟着个“大”,“大胖”没什么,“大澍”跟“大树”似的也无所谓。至于虞若蓝,叫“大蓝”可就太奇怪了,于是改叫了“大鱼”。

“姐姐?我没姐……”章澍隐约感觉到不太对,电光火石之间,肖阳已经扑上来一把捂住她的嘴。

可惜还是有点晚了,肖阳痛心地摇了摇头,这回没救了。

老金的目光更加慈祥,背过手去,对着肖阳慢慢地说:“大胖啊,你说,朋友是不是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你这么替朋友着想,这点小难,就一起当了吧?”

肖阳两眼一黑,抓着章澍的T恤衫,脸上写满了悔恨。昨天不是通过气儿了嘛,怎么又傻眼了?帮章澍这傻子撒谎,大概是再愚蠢不过了。

难得提前到馆里,肖阳还打算跟小伙伴们好好聊聊,结果给章澍那么一捅,现在正和她一块儿在体育馆二层绕圈儿跑。

章澍倒不觉得什么,犯了错就该领罚,只不过这回连累了肖阳,但这家伙横竖不差这点儿运动量。

反倒是章澍自己,体能差,心眼儿实,不肯偷工减料,喘得很是辛苦。

肖阳一边跑还一边叨叨:“我以为你就对我狠,没想到,你对自己也那么狠啊?”

见章澍咬着牙,光喘气儿不出声儿,肖阳又劝,“你跑慢点儿,小心待会儿训练扛不住。”

章澍还是光哼哧哼哧埋头跑。

“要不,您那几圈我替你跑呗!”肖阳着急,反正她不在乎这几圈,“一会儿要吐了,地还得我拖呐!”

章澍实在受不了肖阳的喋喋不休,这边又累得讲不了话,转脸狠狠瞪了肖大胖一眼,都能看见小火苗儿蹭蹭往上冒。

肖阳一怵,噤了声,也就安安静静在章澍身边匀速跑下去了。

幸好今天队里人齐得早,虞若蓝迈着大步走上二层,叫这俩跑圈儿的下来训练,她俩这才能够歇下脚。

场子里十几个人,见到肖阳和章澍,都吃吃笑个不停。肖阳可清楚呢,她们要不是看在章澍的面子上,早就不知道乐哪儿去了。

于是也就顺着场子一演,对着老金一通叫唤:“教练啊,我动不了了,让那谁……知北,知北来带热身吧!”

“知北昨天请假了。”虞若蓝善意的出言提醒。

肖阳恩将仇报,“知北不在啊?那小蓝子麻烦你带大伙儿热个身啊~”

虞若蓝幽怨地望了肖阳一眼,摇摇头,还是招呼队友们开始热身了。肖阳甩锅成功,愉快地拉了章澍在一旁拉起筋。

老金看着这活宝,也懒得跟她计较,随她们去了。

章澍在一旁敲了敲肖阳的脑袋,道:“你少欺负若蓝,还有知北,这么乖一孩子,别老逗人家。”

肖阳笑得不怀好意,“误会误会,我哪能欺负人家,这不还有你嘛。”

章澍不说话,这人净会占别人便宜,一件一件顶回去,真没完没了了。

待众人热身完毕,繁重的训练便开始了。基础项目好不容易结束,又开始分组打半场。

场上队员刚好十五个,分成三组,照惯例,先进三球的那支胜,输的小组就得在场上接着跟下一组打,到赢为止才能喘口气。

三个后卫石头剪子布,赢一次选一个组员。肖阳往常都赢得挺早,但今天不知道怎么输了,章澍便被另一个后卫许梦周挑走了。

那是个大一的,学的生命科学。肖阳逮着许梦周就喊,“你把阿澍还我!”

许梦周笑嘻嘻地说:“不行,每次你们俩要呆在一块儿,根本防不住,我先给你拆了,今天把你也挂场上。”

肖阳可气死了,章澍虽然不是球技最好的,但她是整个球队里和自己配合最为默契的人。跑什么位,什要什么球,一个眼神,甚至不用眼神,都能知道彼此的意思。

气死归气死,肖阳显然还是不把许梦周放在眼里。是,一挑五的肖阳,还没怕过什么。

章澍在的那组先赢了另一组,她们就坐在场下观摩肖阳组的战斗过程。

运动中的肖阳,有一种不可逼视的美。

不像其他人喜欢穿T恤,肖阳一向是球衣球裤。夏天上身多半是黑色抹胸加红黑二色的球衣,冬天顶多里头加一件长袖和紧身裤。

肖阳的动作、步法一向果断潇洒,手臂、腿部的肌肉随着力量紧绷,流畅而健美的线条教人移不开眼睛。

章澍第一次见到肖阳在校队的练习赛打球,那头平日里一颠一颠的大波浪卷发高高扎起,随着动作飞舞着,动人心魂。

那时,她才第一次敢去相信,中文系女篮,真的会有重振的一天。


当然了,放出狠话的许梦周没有实现她的愿望,让肖阳组挂在场上下不来,但因为挖走章澍削弱了对方战力,也赢了肖阳一场。这样,许梦周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到最后,大家伙儿都不怎么能跑得动了,步伐也明显慢了下来。老金喊了声“好了”,把孩子们都集中到一块儿,开始日训的点评。

挨了批的垂头丧气,得了夸的喜气洋洋,还有些脾性古怪的无论被说什么都满不在乎,面不改色。

“今年十月,咱们要备战四年一度的格朗杯,我回头把要去的十二个人的名单发群里,你们自己看看,有疑问跟我说。”老金环视着围成一圈的、表情各异的孩子们,“没去成的也别灰心,比赛多的是,决定去的人暑假就走不了啦,咱们集训。”

肖阳立马开始兴奋,她知道自己和章澍肯定是在里头的。有这么大的比赛不说,暑假还能跟章澍吃喝玩乐训练一天二十四小时腻在一块儿,真真真真是天大的好事!

转头正想喊阿澍,后者却愣住了,半天都是木木呆呆的模样。

此时的章澍想的全是,昨天早晨林青在鱼港的安保大门前,对自己说“假期见”的样子。

她们说好了的,假期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