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同行者 上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1-05 09:51
点击:644
章节字数:67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04024/2/Atelier-Kotori


第一章 同行者


第二天,小鸟在前一天遇见希的地方早早地等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希却迟迟没有出现,正在她有些焦急的时候,一丝声音闯入了她的耳朵,声音有些模糊,她听得并不真切。小鸟的感官并不敏锐,能捕捉到这丝声音完全属于偶然。出于好奇,她在原地停留许久再三确认声音的来源之后便朝着那方向走去。


微弱的声音逐渐放大,对方饱满而又温和的声线冲击着小鸟加速跳动的心脏。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人?小鸟开始幻想。按照童话的剧本的话,公主的心跳加速的时候,通常是遇见她的白马王子了。不过现在可不是寻找爱情的时候啊。她今天唯一想见到的人是亲口承诺过要教她炼金术的东条希。


“Lonely My Love! Lonely My Heart!”对方远远地吟唱道,小鸟的内心又泛起一片涟漪。她想恋爱,和这位声音的主人,尽管她对此刻内心泛滥的情绪还有些懵懂,对方也不是童话书中描写的英俊帅气潇洒的王子,对,对方是女的,在声音入耳的瞬间她就知道了,但她还是无法停止这些不合时宜的恋爱的幻想。


“不是花蕾——却想被摘下!”她又开口了。她是在朗诵诗歌吗?小鸟有些好奇。


“向往着温柔,被温柔伤害…我的心意让我无所适从,我不想知道!”对方的声音变得更大了,不知不觉间,小鸟和她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


“你的心还是那么遥远——我想哭泣!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决定等待,我的初恋!”对方还在朗诵,显然,眼前这个笔直站立左手贴胸右手举起指向天空有着一头海蓝色长发的女人就是声音的主人,小鸟的幻想对象。


“Anemone heart—My lonely heart!”她没有发觉周围有人,还在继续。


“什么是银莲花之心?”小鸟冷不丁地跳出来问道。


她慢慢地转过头来看见小鸟那一瞬间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她的脸迅速地染上了一层绯红。


“嗯?你好?”小鸟向她招手。


没有反应。那个女人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她的嘴上挂着不自然的傻笑,棕色的眼睛张得大大的。看起来,她正死死地盯着小鸟。


“喂,你还好吗?”小鸟问道。


仍然没有反应。


“戳…”小鸟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她,只见她像僵直的雕像一样直挺挺地向地上倒去。


“什…什么?喂,喂!你还好吗?”小鸟非常紧张。她绝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明明上一秒眼前这个女的还在自信满满地对着太阳诗朗诵。


“哇!!!!!!!!快醒醒啊!”小鸟抓住她拼命地摇着。然而并没有反应。


“哇!!!!!救命,救命啊!!!!有人死了!!!!!!!”

——————————————分割线——————————


城堡的诊所。


这是一名精英弓箭手,她的穿着原原本本地向小鸟汇报了她的身份。一般来说就算到了休息时间,精英等级的人也会留在营地里做一些加强训练,很少会有人像她一样跑到花园无人的地方进行诗朗诵,所以连医生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她怎么了?她会好起来吗?”小鸟担心地问医生。


“没什么大碍,她只是遇到突发事件一时间情绪失控了,比如说发生了一件让她特别尴尬的事?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不过有些人就是这样。”医生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担心她真的死了…”说着说着小鸟有些难过。


医生对她笑了笑,“不用担心,精英弓箭手就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


门突然重重地被敲响,目前,整座城堡内会这么敲门的只剩一个人了。


“啊,吃的,我的午饭来了!”医生说着快速走过去开门。


“是你要了两份午饭吗?”站在门口橙色头发的女孩问道,她一手拿着一个托盘。看样子,她刚刚是用脚敲的门。


“是的,谢啦。主厨的女儿居然亲自送饭,真是出乎意料…”医生感谢道。


“啊!穗乃果!”小鸟兴奋地叫道。


“小鸟!”穗乃果也很激动,随手把两个盘子塞给了医生,飞快地跑了进来扑向了小鸟。周围没有人会阻拦她,作为小鸟的童年玩伴她有着超越身份的权利。


“啊,这不是海未吗?”穗乃果注意到躺在床上的女人。


“你知道她吗?”小鸟问道。


“她是我们的朋友啊。小鸟,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吗?”


“是…是吗?我们…一起玩过?”小鸟疑惑地问道。


“当然!”穗乃果肯定道。


“我都不记得了!”


“这也很正常,我们只一起玩过一次。因为当时是我邀请的她,所以到现在我还记得她的名字!”

“…啊,原来是这样。”小鸟点点头。


“啊,对了,我得走了!手头还有一堆事要做!拜拜!”说完穗乃果又跑了出去,医生被她一串不符合规章制度的动作弄得目瞪口呆。


“刚刚那位女孩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超越常人的自信啊。”回过神来,医生评论道。


“是的,这就是穗乃果!”小鸟表示肯定。


只是下一个瞬间,凛又带着一封信闯了进来,“给你的信!这封是来自西之国的喵!”


“啊,等下,让我先放把吃的放好…”医生放完餐盘之后接下了信,“太好了!我国终于又和西之国通商了!”


“是的,南之国同意放行西之国的商人,所以我们不用再经过北之国了喵!”凛欢快地说。


“北之国出了什么事吗?”小鸟问她。


“几个月之前北之国突然被冰雪覆盖,所有的道路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且到处冰墙林立。我的话虽然可以从北之国通行,但是用马车拉货的商人就不一样了。于是我就让真姬和花阳和她们的父母协商为东之国的商人开出一条道路喵。”


“嗯…真姬和花阳是谁?”小鸟又问道。


“真姬是西之国的公主,花阳是南之国的公主!她们也和你一样,希望我直接用名字称呼,于是我就叫她们真姬,花阳。”凛回答道。


“好厉害!当邮递员真是好,可以和世界各国的国王以及公主当朋友…”医生发表他的意见。


“哈哈,这是当然的喵!”


“但这也有凛自己的功劳,凛是一个负责的快递员,除了信封上正式署名的那位,她绝不会把信转交给任何人,”小鸟转向凛,“我还记得有一次你冲进来要把信交给父亲,后面吵吵闹闹地跟着一大串卫兵,当时父亲就被你这样子给逗乐了,之后就特许你进宫。”


“我也记得,他是一位仁慈的国王喵!”


“当然…”小鸟肯定道。


“啊,凛,嘘~”医生对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怕勾起小鸟的伤心事。


“嗯?啊,抱歉,我忘了…”凛有些惭愧地说。


“没事的,凛,我们还有希望!”小鸟说道。


“啊哈哈,一旦我听到有关传说级炼金术师的消息就立刻跑过来告诉你。”


“谢谢!”小鸟笑着向她道谢。


“我差不多该走了喵!拜拜!”凛说完冲了出去,犹如一阵风。


“真是精力充沛啊。”医生感叹道。


小鸟只是微笑着看着她的离开。


“啊!!!!差点忘了,小鸟,女王正在找你,她现在应该在正厅。”凛又跑了回来。


“好的,我这就过去。麻烦你了,凛。”


————————————分割线——————————


推开了门,正厅里不仅坐着女王,东条希也在里面,小鸟有点吃惊,她以为只有母亲在等她,而且看起来希也等了她好长一段时间了。


“啊,你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希说道。


“啊,我之前在花园等你。”


“这就是一直没看到你的原因吗?我昨天告诉过你我会正式地邀请你,这种事应该在这个房间举行才对。”


“啊,抱歉。”


“小鸟,她就是你遇见的那位炼金术师吗?”女王问道。


“是的,就是这位。”小鸟回答。


“原来是这样,请容许我为我们之前胡乱的怀疑表示道歉。”翼说道。


“别担心,我既然提起这种话题,就肯定做好被误会的准备了。”希并不介意。


“嗯,什么话题?我错过了什么吗?”小鸟问道。


“公主殿下,这事并不需要你担心…”翼说完走到中间,对着女王尊敬地行了一个礼,“可以告诉公主吗,陛下?”她彬彬有礼地问道。


“有劳你了,翼。”女王回答道,翼点了点头。


“公主,容我告知,”翼说道,杏树和英玲奈向她靠了过来,“这位炼金术师要求插手我国的大小事务,只有这样她才愿意教你炼金术…”


“嗯?等下,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翼还没有说完,小鸟急匆匆地打断了她。


“是的,那是我和你之间的约定。可我现在所说的是和她们的交换条件,我是不会对所有人开出同一个条件的。”希回答道。


“原谅我的失礼,但我想知道,你对我女儿提的要求是什么?”女王问道。


“对她的要求吗?只有一个,她要完成我布置的所有任务,一旦她放手不干,我就不会再教她,我们也不再是师徒了。”


“你不觉得这样的条件有点过于严苛了吗?她对炼金术一无所知,也许你随手布置的任务,对她来说,都是难以完成难题。”杏树有些不满。


“我…为什么不先考虑考虑我向你们开出的条件呢?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也不会教她。”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麻烦!”英玲奈不满。


“想得到我的知识是需要代价的,如果你们承担不起,那就另请他人吧,当然你们也可以全心全意地相信传说,找到传说级炼金术师实现你们的心愿…嘛,不过我敢肯定,这么做,你们的前途并不光明。”一丝狡黠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


“为什么我觉得你看起来很了解传说级炼金术师…?”翼有些疑惑。


“很了解吗?也许吧…不过告诉你们一件残酷的事,她从来都不会答应这样的请求,就算你们让出皇位,她都不会答应。所以,你们目前唯一的选项就是,让小鸟成为炼金术师。”


“嗯?我?”小鸟问道。


“对,就是你。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完全取决于你。”


“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愿意教小鸟炼金术,为什么你不亲自复活国王?”英玲奈问道。


“我吗?看来你们还没有意识到一个根本问题,他并不是我的国王,我也并不关心他的生死。比起复活他,我还更想继续我的旅途,去做一千件一万件比这更有趣的事。”


“这么说来,我的女儿比你接下来的旅途更加有趣,就算让你花上很多时间也值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很高兴。”女王的语气有些嘲讽。


“嘛,正是如此。不仅这样,参与处理城堡的大小事务也是。要不就先从种植生菜开始吧?我听说这里农业用地缺乏…”希完美地挡下了女王的攻击。


三位大臣和女王齐齐叹气。这个人,真的很难讲话啊。


“小鸟,你一定要成功啊。我们需要炼金术师,但不是眼前这位。”女王对小鸟说。


“嗯,我会成功的,妈妈…”小鸟的回答有些犹豫。


“我知道你在迟疑,但是今天是第一天,我希望你能快乐地度过,”希说着向小鸟走去,“来参观我的工坊吧?从今之后你将在那里学习…”希的手上拿着厚厚的一叠纸,“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准备好需要的东西,然后你还需要一个护卫,因为接下来的课程你要学习搜集材料…”布置完任务她就离开了。


“护卫?这件事可以由我们来安排吗?”杏树问道。


“嗯…城郊的话有很多风险因素,我们就安排一队的人手吧…”英玲奈说。


“确实,她毕竟是一位公主,我们得派一队精英去保护她。”翼得出结论。


————————————分割线————————

看到希口中的工坊时,小鸟有些惊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精致,它只是一座简单的木屋,刷得雪白的墙面上贴着一条条深棕色的木头,屋子有一扇门和一扇虽然不豪华大气却款式时尚和整体风格十分协调的窗。不高的围栏围起一块小小的地作为前院,院子里有一棵树,现在正在飞快地生长着。只是这样看起来不太出众甚至有些平庸的木屋,却隐隐地被某种神秘的气氛笼罩着。


小鸟轻轻地敲了敲门,“有人在吗?我是小鸟。”


没有一丝动静,但是突然间门却开了。“啊,你来了,你的护卫呢?”希出来迎接,


“嗯…这样行吗?”小鸟指着排她身后的队列,五名重甲骑士,五名拳击手,五名枪骑兵•,还有五名弓箭手…全都是男的!希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嗯…大臣们让我带上这些人,所以…”小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算了…总之,你完成了第一项任务…”希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去,“绘里奇卡!你可以把我刚刚写的文件拿出来吗?”


“奇卡!”屋子里传来了可爱的叫声。


非常可爱的绘里奇卡非常可爱地跑出来非常可爱地把文件递给不怎么可爱的东条希。


“谢谢,绘里奇卡,哈啦休!”希蹲下来拍了拍绘里奇卡的头。


“奇卡!”温顺地垂下耳朵摇晃着尾巴的绘里奇卡也很可爱。可爱…可爱….小鸟努力地抑制着想上去抱一抱它的变态举动。


“这些是你今天要搜集的素材,”希把纸递给了她,“请在黄昏之前回来。”


小鸟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她完全不懂,她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些东西。


“嗯…”


“你该不会什么都不懂吧?上面列的只是一些很普通的素材,就连正在上小学的孩子也该完全知道的,,,”希说道,


“嗯…我的意思是…”小鸟慌忙辩解着。早知道,早知道她就好好听课好好做作业了…


“啊!嗯…你们!你们知道哪里能找到这些东西吧?”小鸟转身问侍卫,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们的注意好像被什么吸引了…比如说,东条希“噗呦噗呦”的欧派。


“嘿?!”小鸟再次问道,这次连希都发现了这群人的走神。


“呃,你快带着这群恶心的人走吧!”发现这群人在注意什么后,希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小鸟不解道。


“走!快走!我讨厌男人!”说完希就粗暴地甩上了门。


小鸟还呆呆地站着,她根本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盯着纸上列出的东西她皱紧了眉,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她毫无头绪。


门开出了一条狭小的缝,绘里奇卡出来了,白色的衬衫,蓝色的外套,短短的裙子,黑色的袜子和深棕色的皮鞋,俨然是和昨天不同的打扮。她的背着一个小书包,然后门又合上了。


“嗯?绘里奇卡?”小鸟叫它。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试图表达什么。


虽然完全不明白,但是它好可爱…小鸟一边想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它。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举起了双手好像在要求小鸟把它举起来。


“嗯?你想坐到我身上吗?”小鸟问道。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点了点头,非常可爱,尽管它的摆出了严肃的表情。


“好的。”小鸟把它放在了手臂上,绘里奇卡顺着手臂爬着最终坐在了小鸟的肩上。它把身后的背包取下来递给小鸟。


“咦?这是什么?”小鸟问道。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奇奇卡…奇卡卡…”绘里奇卡解释道。


虽然还是完全不明白,但是它毛茸茸的好可爱!好想抱它,但是这样的话它会生气的吧…我并不想这样,尤其是之前就已经让它的妈妈生气了…


小鸟打开了包,里面有一个个巧克力球,看大小估计是给绘里奇卡吃的。


“啊,这是你的食物吗?”小鸟问道。


“奇卡!”绘里奇卡点点头。


“你现在就想吃吗?”小鸟继续问。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摇摇头并指了指城门。


“哦…”小鸟拿起一个巧克力球扔了出去“嘿!”


“奇卡!!!!!”绘里奇卡抓了抓头飞快地从小鸟身上跳了下来去追巧克力球。它又跑了回来把球递给了小鸟,“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它想要解释什么。


啊?它让我再扔一次?于是球又飞了出去。


“奇卡!!!!!!!!!!”绘里奇卡吓得大叫赶紧跑过去抓巧克力,然后又对小鸟“解释”了一通。但是小鸟还是没能明白它的意思。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希忍不住从屋子里出来拿着书拍了拍小鸟的脑袋,“它不是这个意思。”她说。


————————————分割线————————————

在一番简短的说明后,小鸟,绘里奇卡,还有卫兵们终于要动身去寻找材料了。显然,绘里奇卡的任务是帮小鸟搜集材料,而每当小鸟向它寻求帮助时就要给它一颗巧克力球。就是说小鸟的询问次数是有限的。


嗯…魔力草…魔力草…世界上有那么多草,究竟哪种草才是魔力草?


小鸟在郊外寻找着素材,但她什么都看不见,前面被五个强壮的重骑士挡着,后面跟着五个枪兵,左边和右边又分别站着弓箭手和拳击手,就算她转身,那些卫兵也会跟着变化阵型…


什么都看不到…小鸟叹了口气。


“嗯…你们可以让开一点吗?”小鸟问他们。


“是的,公主!”他们齐声回答,彼此之间稍稍分开了一点。她终于可以看到一些东西了…但是…那些人还是很挡视线啊。


“再远一点…”他们又分开了一点,然而依旧很碍眼。小鸟叹气。


“就这样吧…”小鸟走了一步,结果那些人也跟着,又回到了最初被包得严严实实的阵型。


“啊!!!!”小鸟生气地叫了。卫兵们瞬间切换模式进入战斗状态。


“公主怎么了?敌人在哪里?!”他们问道。


小鸟只能重重地叹息,他们的发问她竟无言以对。

——————————分割线————————————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小鸟还是没有找到一样有用的素材。不仅视线被阻碍,而且她也不知道‘有用的素材’究竟是长什么样的,就算极个别她知道的,也都已经被走在她前面的重骑士们给踩扁压坏了。


马上就是黄昏了,似乎只能把那些被踩烂的东西拾起来…这让绘里奇卡很着急,它想起来从头到尾小鸟还没有用过一颗巧克力球。


“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叫道。


“怎么了,奇卡?你也觉得我不该采这些东西敷衍今天的任务吗?”小鸟难过地问它。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摇摇头并指了指放在小鸟书包,里面装有它的小背包。


“啊,你想要这个?”绘里奇卡点点头。


“来。”小鸟掏出了一个球把它递给绘里奇卡。绘里奇卡点点头从重骑士之间穿了过去。小鸟在原地静静地等着,她不明白绘里奇卡想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绘里奇卡拿着一束魔力草过来了,看起来每一根都很新鲜。


“绘…绘里奇卡?”小鸟很是惊讶。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把手放在胸上似乎在告诉小鸟让她把巧克力球留给它。小鸟笑了,同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渴望…


“谢谢你绘里奇卡!!!!”她紧紧地抱住它。


“奇卡!!!!!!”绘里奇卡大叫。

————————分割线——————————

终于成功地在黄昏之前回去了,小鸟已经搜集到了所有要求的材料,同时装巧克力球的背包也变得瘪瘪的了。其实巧克力球的数量并不足以支付绘里奇卡的劳动,只是绘里奇卡愿意无私付出并且告诉小鸟不要泄露一丝线索。小鸟也很幸运地理解了它的话——绘里奇卡的手势足以说明一切了。


既然希说不想见到男人,她就下令让卫兵们先回城堡。


小鸟再次敲响了门。希开了一条小小的缝,她先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放心地把门拉开了。


“啊,你回来了…任务进行得怎么样?”希问到。小鸟递了一背包的新鲜素材过去。


“嗯…这些材料的质量…”希翻看检查着材料。


小鸟和绘里奇卡静静地等着她的评价。


“完美。”希露出了笑容。


“耶!”小鸟很高兴。


“奇卡!”绘里奇卡也跟着欢呼。


“但是这并不是你采的,我没说错吧,小鸟?”不好,笑容中还有一丝阴险。


“嗯…?”小鸟的笑容开始变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