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1-05 09:51
点击:1053
章节字数:58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04024/1/Atelier-Kotori


小鸟的工作室

作者:CharlotteValentine

译:foraine



这个故事发生在某个不曾被记载,不曾被人知晓的时代。


在大陆的东边,一座离岸很远很远的岛上,有一个名叫“奥多娜奇萨卡”的国家,它的四周环绕着郁郁葱葱的森林。


尽管没有肥沃的土地可供耕耘,不过奥多娜奇萨卡仍是个富足的国家,各种珍奇物品都一应俱全。这个岛上有一种奇特的蜘蛛,它吐出的蛛丝价值不菲,人们通过贸易蛛丝过上了丰裕的生活。


奥多娜奇萨卡的国王喜欢冒险,探索遗迹和搜集珍品。陈列在王国美术馆内的宝物基本都是他的战利品。每当国王带着新的战利品返回的时候,世界各地的人们就会像潮水一般地涌进都城,这种时候不用说都城内,有时候连都城外的旅店都会被游客塞得满满当当。


国王和他的妻子育有一女,名叫南小鸟。南小鸟继承了王后光亮的灰发和国王的琥珀色的瞳孔,她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了做衣服上,有时候甚至忙得顾不上学习…


“小鸟!”一个个子矮小的女人正非常生气地喊着她的名字。


“妮…妮可老师?”小鸟被重重的撞门声吓得后退了两步,还好守卫没有开门。实际上除非公主同意否则守卫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开门的。


“小鸟!你的作业呢?我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那个女人继续大声地喊着小鸟,她的眉头紧蹙,血红的瞳孔中射出的强烈的目光好像要刺穿木板。


“马上!马上就好!”


“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你没有出现在我的房间,我就让你做100遍‘妮可妮可妮’!”妮可继续对着门大吼大叫。


“…好!好!马上!”小鸟机械地重复着前一句话直到妮可转身离开。


现在该怎么办?作业什么的完全没写过!一不小心又花了太多时间在做衣服上了!!!小鸟咬紧了嘴唇。早知道让穗乃果帮我做了,不过她的正确率嘛…小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就算没做作业,只要准时赶到她的房间的话,顶多只会被罚10遍“妮可妮可妮”。

————————————分割线————————————


近乎空白的作业摊开放在了桌子上。她的老师,妮可,实在是很不高兴。


“为什么你就写了‘曾经很久很久以前’?”妮可质问道。


“因…因为!嗯…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


“那是因为你根本没去想它!你肯定又在设计什么愚蠢的连衣裙了!”妮可生气得大叫。


“才不愚蠢!可爱!那叫可爱!”小鸟生气地嘟起了嘴。


“闭嘴!给我做十遍‘妮可妮可妮’!现在!马上!”妮可吼道。


小鸟没有顶嘴,不过她的嘴仍然撅得高高的。


“好了好了,做完之后我就勉强帮你当一回免费模特吧!”


笑容重新在小鸟脸上绽放。“好!”


“现在就开始做吧!”妮可说。


“妮可妮可妮~”第一遍。


“笑容不够灿烂!”妮可指正道。


“妮可妮可妮~~~”第二遍,小鸟脸上的笑容扩大了。


“对!就这样做十遍!”


小鸟从头开始,一遍,两遍,三遍…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喵!”一个背着邮包的女人破门而入,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凛?”小鸟一脸茫然地看向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国王…国王…国王…”凛急得说不出话,直接把信递了过去。


小鸟和妮可对视了一眼,她们并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


封口被撕开,信上的残酷的话语犹如噩梦…

————————分割线————————


快一点!再快一点!在目光触及字句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了,拼命地跑着,心都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顾不上礼节用力推开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正厅的门,小鸟看见里面人头涌动,生面孔熟面孔,几乎所有官员都聚集在了里面。


“借过!借过!”小鸟费力地在人群中穿梭着。


“让开!都给我让开!一边去!”妮可则一边喊一遍不由分说地推开周围的人,帮小鸟开道。


大厅的中间放着一座残破的雕像,是一个人,却缺了一只手和一条腿,头也摇摇欲坠。小鸟穿过重重人群,看到这一幕直吓到说不出话。


“这…这是谁?”过了一会儿小鸟颤颤巍巍地开了口,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王后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不敢相信!为她遮风挡雨的父亲,奥多娜奇萨卡的王竟变成了这副颓败的模样。


“这是我们的国王,你的父亲。”绮罗翼,三大重臣之一,痛心疾首地说。


“翼?这是玩笑吧…这座雕像怎么会是我的父亲?”


“大陆的北方被法术高强脾气暴躁的北方魔女盘踞着,国王在游历时没有听我们的劝告,涉足了她的领地…”统堂英玲奈说着别过头去。


“现在只有传说级炼金术师才能拯救国王陛下!…只是她的行踪成谜,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有流言传说她穿梭于各国之间,从不停留。”优木杏树面带阴郁地陈述着。


“这只是个传说…就算是真的,也已经过了很多年了,她早就化成了古人。”翼说道。


“但是…既然!既然我们对这场灾难的创造者——北方魔女的存在深信不疑,为什么不试着去相信这个传说?她是…她已经是我们剩下唯一的希望了…”杏树说。


“我同意杏树的想法。女王陛下,我提议全国发榜,只要把传说级炼金术师带到我们面前,我们就赐予他无尽的荣华富贵。”英玲奈补充道。


“女王陛下,您觉得这个提议如何?”翼看向南小鸟的母亲。


“就照她说的去做吧。只要能找到她,无论付出多少代价!”女王回复道。


“遵命,女王陛下。”翼风度翩翩地行了一个礼,携着还有两位离开了。


“矢泽小姐,等一下请来我的房间,我想和你商量一些事。”


“好的陛下!”


“小鸟,你就先回你房间,我接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我知道了,妈妈…”

——————————分割线————————————

小鸟走回了自己房间,步伐沉重。


父亲怎么会变成雕像?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答案的疑问死死地纠缠着她的思绪。


小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真实的噩梦笼罩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此刻,她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会?只能像个事不关己的人般高高在上地观望别人忙碌?那是她的父亲啊,为她遮风挡雨,把她视为珍宝的父亲!如果能变得稍微能干一点,派上一点微不足道的用场也好!小鸟打从内心渴望着。可她只会做衣服。


在沉闷的房间来回踱了无数步之后,终于,小鸟决定去花园里散散心。城堡的花园华美壮观,中间则是个巨大的金鱼池。这个花园流传着稀奇古怪的谣言,比如正中心的池塘里每三个月就会有一条鱼消失,在金鱼消失的第二天,城堡的某个角落就会莫名其妙地多出几袋价值不菲的大米。


花园里有一座不大的庙宇,夜色浓重的时候庙宇发出的一缕缕温暖的光会在黑暗中发散开来。今天,小小的寺庙旁边多了一团不同寻常的东西,一条白花花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出现在小鸟的视线中。


会是白狐吗?小鸟不太确定,因为她从来都没见过…


蹑手蹑脚地靠过去,那条尾巴微微摇动着。小鸟决定抓住它!一击必中!小鸟扑了上去!


“奇卡!!!!!!”狐狸发出了可爱(凄厉)的叫声,小鸟赶紧松了手。


眼前长着狐狸尾巴和耳朵小女孩有着一头金发,天蓝色的瞳孔,深棕色的衬衫外套着青绿的西装,领口处还系着一条非常袖珍蓝色的领带,裤子也是深棕色的,脚着黑色皮靴,总长不过40厘米。


“哇!!!!!!”这是什么?实在~实在是太可爱了!小鸟不怀好意地盯着这团毛茸茸的东西。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看见小鸟伸出了手,还有她极度危险的眼神,神秘生物惊慌失措地叫着,同时,它还不满地撅起了嘴。看起来它真的生气了…不过一点都不可怕——好可爱!真的好可爱!小鸟如是想着…


小鸟也这么做了,她再次抓起了它然后把它紧紧抱住。


“哇!!!毛茸茸的好舒服!!!”小鸟一边蹭一边说。


“奇卡!!!”狐狸类似物在小鸟的怀抱中奋力挣扎着…


“好可爱好可爱真的好可爱!!!!”


“奇卡!!!!!!!”狐狸已经无力挣扎了。


“绘里奇卡?”女人忧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小鸟循着声音看去,那个女人有着紫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眼睛。打扮有些许怪异,一件宽大的斗篷笼罩了大部分身体。再从下往上细细打量,她脚穿时下流行的镶有亮片的靴子,身着黑色镶边短裙,手上戴着一副优雅华贵的长筒皮草手套。凭借多年从事时装业的经验,单从她的穿戴来看,小鸟判断她至少是一位有身份的人,甚至不止这样。她的腰带上插着一本硬皮写着奇怪文字的书,还别着一根类似于魔法棒的东西。


小鸟一松开手,绘里奇卡就风一般地扑向那个女人,只是它刚想爬上去把头埋在她丰满的胸之间的时候就被她一把拎起放在了手臂上。


“嗯,你是谁?我好像以前没见过你?”小鸟问道。


“啊,抱歉。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过路人。我来这里是为了找我的…”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绘里奇卡,“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你的丈夫是谁?”小鸟看起来单纯无害。


那个女人笑了,“居然这么直接,当着我的面问这样的问题。不过你看起来并没有恶意,所以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吧…”


小鸟静静地等着她的回答,眼神里有些许疑惑。


“和一位传说级人物…”


“传说级人物?世界上有那么多传说级人物,你说的是哪一位呢?”小鸟追问道。


“抱歉,但目前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不过我很欣赏你的好奇心。”她面带微笑地回答。


“那…好吧。”小鸟有些难过地说。


那个女人又露出了笑容:“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自从国王去世之后每个人都这样…”


“是,确实…但是我们还有希望,对吧?”虽然是疑问句,话语的结尾却隐隐透出一丝活泼。


“希望…?你是说这个变成石像差点连头都掉了的男人还有希望?”


“妈妈正在全世界寻找传说级炼金术师!大臣们都说她是唯一能把他复活的人了。”小鸟的嘴角微微扬起。


“真是可悲,在茫茫人海之中去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这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女人感叹起来。


“那你呢?你不也和一位传说级人物结婚了吗!”小鸟不服气地反问她。


女人的眼睛突然张大,小鸟激起了她的兴趣。在她之前,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如此直白的话,于是她又笑了。


“为什么要笑?有什么好笑的?妈妈一定会找到她的!”小鸟生气地再次肯定自己的观点。


“抱歉,不过请让我说明一切吧,公主。”她说完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想找到传说中的那个人,然后让她帮你复活国王。但如果我告诉你,了这样的重伤即使是她都无力回天怎么办?”


“我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强大。但是既然冠上了传说的名号,我相信她能创造奇迹!她一定可以的!”小鸟情绪激动地反驳着。


“就算是这样,如果她根本就不想帮你怎么办?”


小鸟沉默了,她不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


“你想成为炼金术师吗?用你的双手,去做你想做的事。”女人的最终目的暴露,脸上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奸笑。


小鸟想了想,“我…确实…”


“不过得先告诉你一件事。炼金术师可不是随随便便想当就当的,只要想想你们国家的炼金术师和人口的比例,,,”


“这样吗?那么,我国有多少炼金术师呢?”小鸟一脸单纯地发问。


“嗯…我以为你身为公主,你的父母早就告诉过你基本国情。不过话说回来,奥多娜奇萨卡几乎没有…”女人有些郁闷地回答道。


“这样的话,我得先找到一个然后让他教我炼金术!”


“这么快就决定好了吗?公主,你确定你要成为一名炼金术师?”女人严肃地问她。


“只要有可能复活我的父亲,我的答案就是‘是!’再说,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朋友,她常常能做成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如果遇到困难的话,她也会帮我的!”小鸟坚定地回答道。


女人再次高兴地笑了,“既然这样,请让我重新自我介绍,公主殿下,”女人说着理了理衣服并把攀在她手上的绘里奇卡放在了地上,“我叫东条希,是旅行者,同时也是炼金术师。”说完她优雅斯文地行了个礼,绘里奇卡看着她,也依着她的样子向小鸟行了个礼。


“在这附近我有个工坊…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的,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小鸟安安静静地听着她说,她十分在意那个女人说出的每一个字。


“你不能放弃,一旦你甩手不干,把我给你的任务丢到一边,就永远别指望我教你炼金术了。”


“我可以先和妈妈商量一下吗?”小鸟问道。


“可以。不管怎么说,我都想正式地邀请你来我的工坊。”说完希转身离开。


“那,那你明天还会来这里吗?我明天给你答复!”小鸟兴奋地喊着。


“会的。走吧,绘里奇卡,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希呼唤着绘里奇卡。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向小鸟鞠了一躬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向希。


她的对象,究竟是哪位?居然有这么可爱的后代。小鸟想着。


笨,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先去找妈妈吧。小鸟摇了摇头,用力拍了拍脸颊。


——————————分割线——————————


再次来到正厅,女王正在和翼、杏树、英玲奈以及小鸟的老师妮可讨论事务。然而单纯似小鸟,大胆似小鸟,她决定打断她们。


“妈妈!”她叫道。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她。“小鸟?我告诉过你让你先在房间呆着的吧?”女王的反应有些冷漠。


“妈妈,我想成为炼金术师!”


话语一出,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包括站在门边的守卫,不过这并没有打击到小鸟,因为她相信能把这些人通通说服。


“公主,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你知道成为一个炼金术师有多难吗?”翼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想复活我的父亲!如果找不到那位传说级炼金术师的话,这会成为第二个选择!”小鸟坚定地回答。


“谁告诉你的这些话?你不是脑子里只有服装吗?”妮可问她。


“今天我遇见了一位炼金术师,她愿意教我炼金术!她说她明天会正式地邀请我!”小鸟欢快地回答道。


女王一言不发。


“在哪遇到的?你离开城堡了?”杏树问道。


“炼金术师是一种神秘的存在,他们可能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出现,至少传说的那位就是这样的。”英玲奈帮小鸟回答。


“尽管炼金术有些高深莫测,但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确实一件好事。如果公主学会了炼金术,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提高国民的生活质量了。”翼支持小鸟。


“啊,好吧。我也听说过炼金术可以做很多事,我同意翼的意见。”杏树也投了赞成票。


三个人互相点点头然后一齐看向女王。


“妈妈,你会同意我的决定吗?”小鸟可怜巴巴地问。


女王轻叹一口气,然后露出了笑容,“当然,你的心愿,我很明白。我绝对不会阻止你。”


“太好了!”小鸟激动地欢呼。


“不过你不能因此而缺课,也不能放松作为一个公主方方面面的准则,,,如果你把炼金术当作偷懒的借口的话…”女王有些担心,她蹙起了眉头。


“不会的!我会好好学习的!”小鸟赶紧保证。


“切!说起来你连今天的作业都没做…”妮可不高兴了。


“我…我觉得妮可老师的作业很无聊,我不喜欢…”小鸟顶嘴道。


“什…什么?我只是要求你写一个故事吧!”妮可不满地反驳。


“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你强迫我编故事!”小鸟嘟起了嘴。


她们又吵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女王只能无奈地叹气。她的内心有些跃动,也许,小鸟真的可以成为她的希望,就复活丈夫而言。还有一件事她十分在意,女儿口中的炼金术师,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劝说小鸟同她学习炼金术。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日日脑子里只有衣服有些废柴的南小鸟,即将开始炼金的全新道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长草期的master
长草期的master 在 2018/03/20 10:58 发表

100遍niconiconi,太可怕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