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私奔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12-13 23:38
点击:1155
章节字数:76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从那天被父亲禁足以后,海未一步也没出过园田家。家里人把她看得紧紧的,接近大门三米以内就会被拦住,连围墙都没让靠近。


海未刚开始还想着要出去,可后来发现即便出去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找绘里吗?可又能说什么呢?


就算知道有些过去是误会,就算知道对方的心意,可事情已经发生,伤害也已经造成,要她风轻云淡地揭过,她做不到。


但随着时日流逝,心里又渐渐焦躁起来。


海未老早就把绘里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可是编辑了半天半个字也发不出去,就算她第一次写文章的时候都没这么犹豫。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一封邮件的到来。


邮件是电影剧组发来的,电影获得了今年学院赏的提名,邀请海未一起参加颁奖礼。电影虽然提名了最佳剧本,但这奖也是颁给剧组编剧的,和海未这个原作关系不大。只是大约考虑到海未身份特殊,剧组也给她发了这样一份邀请。邮件的语气很客气,她愿意去便去,不去也不会得罪任何人。


海未看完后心头一跳,电影同时也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那么绘里多半是会出席的。


她只思索了一会儿,就去书房找父亲。


这段时间海未和父亲的关系十分僵硬,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过,父亲见到她就没有好脸色,但不知为何没有发作,只是拿眼睛瞪她。


海未敲门进了书房,园田将武正坐在书桌后面看着什么东西,脸色黑得跟炭一样。


海未早已不像前段时间那么发怵,一脸平静地简单说了颁奖礼的事情,毫不意外看到父亲愈发阴沉的脸色。


园田将武一言不发地盯着海未,眼里翻涌着深沉的怒气,他问:“为什么要去?”


海未只答:“收到邀请了。”


“还有呢?”


海未一时没想到父亲在问什么,便摇了摇头。


园田将武冷哼一声,说:“绚濑绘里也提名了,你要去见她?”


海未有些惊讶地抬头,父亲肯定知道她与绘里的事,只是父亲从来没有仔细过问,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踩地雷,父女俩心知肚明,却都不约而同地闭口不谈。


可这时父亲却主动提起了绘里,海未这才察觉他虽然问话的语调还算平稳,但明显在压抑着怒火。


其实海未也没想清楚究竟要不要去见绘里,见到了又要说些什么,只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这时忽然被问起,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沉默下来。


这在园田将武看来就是默认了。


园田将武忽的将手上的东西朝海未扔过去,暴喝道:“你还敢去!!!把园田家的脸都丢光了!!!”


海未只见面前一片白花花的纸片砸过来,下意识偏开了头,那些纸片便尽数打在她脸上,有点凉,还有点疼,然后轻飘飘地落地。


她低头一看,竟然全部都是她和绘里的照片。


大部分是曾经在网上的爆料中看过的,比如亲密牵手的,一起吃饭的,但也有些是没有见过的,比如相拥而吻的。


海未的脸瞬间煞白。


园田将武仍在暴怒中,胸口起伏不定,他平息了一下情绪,沉声说:“你跟那个女人断了,我既往不咎。”


海未脸色又白了几分,顶着父亲的怒火,艰难而倔强地开口:“这不是什么错事,何来追究。”


园田将武的怒气“腾”的一下又冒起来了,喝道:“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你还敢说没错?!”


园田将武原就是极有威严的一个人,道场里的弟子见到他无不是恭恭敬敬,此时怒火中烧便更加威吓。房间里的空气有点稀薄,海未感到有些呼吸困难,却还是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没、错。”


“混账东西!”园田将武怒极,抓起手边的茶杯就朝海未砸过去。


海未站得直挺挺的一躲不躲,连脸都没偏一下,茶杯便直直砸中她的额角,“砰”的一声过后碎成几片掉在地上,残余的茶水打湿了她半张脸。


伤口很快渗出了血,顺着她侧脸的轮廓蜿蜒而下,鲜红的血映在雪白的皮肤上,格外刺眼。海未一声没吭,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她的父亲,那意思明明白白——


我没错。




一年一度的院赏是日本最具有权威性的电影奖项之一,颁奖礼上众星云集,而颁奖之前的红毯秀更是明星们抢眼球争头条的绝佳机会。


绘里穿着一身深V露背的黑色礼服,恰到好处的裁剪将她的玲珑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她一向是镜头的宠儿,刚走上红毯,周围一刻不停闪光灯就将现场照得如同白昼,很快就有闪光灯爆灯了。


绘里眼睛都快被闪瞎了,仍然要强撑着眼睛露出完美的笑容,让镜头捕捉到她最美的一面。她走完红毯,在签名墙上留下名字,又给媒体们拍了几分钟才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会场。


然而绘里的心中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从容。她进入会场之后便提着裙子小跑几步赶上了在她前面进场的导演,与导演一边寒暄一边走向给剧组安排的位置。


绘里和导演是他们这个剧组走红毯打头的,于是最先落座,男主角远山以及剩下的几个配角跟着陆陆续续也过来了。眼见他们剧组的人似乎已经到齐,旁边开始有其他剧组的人落座,他们这边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一个空位都没有。


所以,海未没有来吗?


这种颁奖礼都会提前通知,确认人数之后主办方才开始安排座位,通常同一剧组的人会安排在一起。若是海未说要来,他们这边应该还有空位才对。


其实她在场外等着走红毯的时候就找过一遍海未,可并没见到人,但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或许只是晚点来呢?也可能海未不喜欢走红毯,从其他入口进场的呢?


只是现在看来,海未不会来了。


绘里存着最后一点侥幸,问坐在旁边的导演:“园田老师……没有来吗?”


导演点头:“嗯,园田老师不来。”


听到确切的答案,绘里心里说不出的失落,连镜头都顾不上了,惆怅地叹气。


导演见绘里这副样子有点疑惑,后来想到两人在片场关系很好的样子,就多说了两句:“园田老师一开始答应要来的,可前两天突然发邮件说不来了,大概有什么急事吧。”


绘里知道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很快收拾了情绪笑着向导演道了个谢。


这晚绘里几乎毫无悬念地拿下了最佳女主角,她脸上带笑接受了这个沉甸甸的奖杯,心里却空落落的。


绘里婉拒了主办方酒会的邀请,颁奖礼结束之后就坐上保姆车离开了。


车上除了妮可安排的司机就只有绘里一人,小林最终没有再当助理,绘里觉得她受人威胁情有可原,妮可眼睛里却揉不下沙子,多付她三个月工资后就调去公司打杂。妮可想立刻给绘里再招一个助理,绘里却觉得不用急,一个不想妮可太累,另一个则是她近期都不想再接什么新工作,招来也没事做。


从喧闹的会场离开,车上显得太过安静。


绘里坐在后座,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被压抑住的失落终于弥散开来。


这次过后,她们是不是再没机会见面了?


绘里以前只知道海未家里有点背景,可海未平时只看得出修养很好,吃穿用度都不奢侈,一点也看不出是那种千金大小姐,绘里便以为园田家只是普通富商家庭而已。直到那天被真姬科普了一遍才知道自己想的有多离谱。园田家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真真正正的世家大族,海未作为园田家的嫡系小姐,可谓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偏偏又如此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在写作上显露出极高的天赋,未来一片光明。


她们之间如同云泥之别。


妮可说得对,海未要的,她给不起。


鼻尖有些酸涩,绘里深吸一口气,抬手遮住了发烫的眼眶。


绘里正在神伤,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眼来电,平复了一下情绪接起来,声音还带点鼻音:“真姬?”


“恭喜你。”


“谢谢。妮可呢?”


“看完颁奖礼就睡了。”


绘里了然。妮可出院后还是住回了她跟真姬以前的家,真姬就鞍前马后地照顾她。只不过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别别扭扭的,明明都想靠近却顾忌着都不敢踏出第一步,绘里看了都觉得辣眼睛。放在平时,绘里肯定要打趣一下她们俩,今晚却一点心情都没有。


她想挂电话的时候,真姬忽然问:“园田今天是不是没去颁奖礼?”


绘里一愣,说:“是。你怎么知道?”


那边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考虑,最后真姬才低声说:“我们家有几个私密性比较高的分院,接待的都是那种VIP会员,你懂吧……”


绘里听得一头雾水,正想说这跟她有什么关系,突然想到真姬刚刚问到海未,还有海未的家庭背景,一下子就慌了,拿着手机一个字都不敢漏听。


“前两天接待了园田家的人,据说是园田家的二小姐。”


绘里脑子里“轰”的一下就乱了,紧张地问:“海未她怎么了?”


“不太清楚,听说是头受伤了。”


绘里的心脏立刻揪紧了,颤着声音问:“伤重吗?”


“不知道,我没看到病历。”真姬说完等了半天,没听到绘里的声音,不放心地“喂”了一声。


“真姬,请你帮我一个忙。”绘里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已经比刚才平静许多,带着一丝决绝,她问:“你知道园田家的住址吗?”




清晨,海未闭着眼乖乖坐在客厅里,私人医生正在替她额头上的伤换药,弥雨坐在旁边一脸关切。


医生查看了一下伤口的愈合情况,重新消了毒,再包扎上了新的纱布。


医生收好东西,对弥雨说:“海未小姐的伤恢复得很好,再有几天就可以拆线了。”说完又交待了些注意事项,和之前每次听到的都一样,但姐妹俩都安静听着。


等医生讲完,弥雨微微躬身:“麻烦您了。”


医生收拾了东西离开,弥雨看了看时间,对海未说:“先去换衣服吧,斋藤家的人两小时之后到。”


海未脸上闪过一丝厌倦,最后仍点头离去。


那天海未受伤后,门外的弥雨听到动静赶紧敲门进去,一眼看到海未半张脸都是血,吓得她立刻叫了当值的私人医生。道场里摔摔打打受伤是常事,园田家每天都有私人医生当值,这时也来得很快,医生很快给海未简单处理了伤口,捂着个纱布就赶紧送到医院去了。


伤口不深,但划得有些长,接近4公分的伤口从额角一直延伸到眉尾,里边还嵌着几片茶杯的小小碎片。海未额上的头发被剃掉了一些,伤口便完全裸露出来,医生在伤口附近又消毒了一次,推了一只麻药,才拿着小镊子把伤口里的碎片一点点挑出来,缝针包扎。


外伤处理完了,弥雨拉着海未左看右看不放心,父亲的力道她是知道的,盛怒之下没个轻重,脑袋这个地方又太过重要,干脆又开了个CT,直到确认海未的脑袋的确只有这么个小伤口,才放心带她离开。


回家之后园田将武故作冷淡地问了两句,知道没什么事才松口气。他态度放软了些,海未却还是那副样子,硬邦邦地拒绝了。园田将武气得不行,可刚把女儿伤了又说不出重话,索性去了道场,眼不见心不烦。


园田将武觉得小女儿这样不行,他想起门当户对的世家里有不少条件不错的年轻人,像是之后要来拜访的斋藤家的公子就很不错,打电话去那边问了一下,发现对方竟然也有这个意思,于是双方一拍即合,这场所谓的拜访在双方长辈的心照不宣之下成了为小辈牵线的最佳场合。


园田将武敲定之后,剩下的事大多都是弥雨在办,弥雨自然给海未漏了风声,海未心中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只想着那天冷淡一点打消对方念头。


海未回房挑了件十分普通的白色休闲服,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清新稚嫩。园田将武看了觉得太过随意,海未就推说换衣服太麻烦,最后园田将武也拿她没办法。


上午十点,斋藤家的人如期到访。


斋藤家主是个看上去很和气的中年男人,进门后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他身后站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性,叫斋藤纯一,五官端正,风度翩翩,在看到园田将武身后的海未时眼里亮了一下。


园田将武带着弥雨和海未把人迎了进来,弥雨很快就借口有事离开,便只剩海未跟在父亲身边陪着斋藤家的人。


斋藤家主和园田将武并列而行,聊得很是投机,斋藤纯一就和海未走在了后面,找些有的没的话题搭话。海未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能用一个字回答的绝不蹦出第二个字,斋藤纯一却好像一点看不出海未的拒绝似的,仍旧说个不停。


一行人先去了道场,斋藤纯一特意换了衣服向园田将武请教了一番,看得出园田将武对他十分满意,转头却见海未坐在场边眼观鼻鼻观心,半个眼神都没分过来,心里一沉,碍于客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能用阴沉的眼神瞪她。


海未一副打坐的样子,权当没看见。


没多久园田将武便领着他们去了茶室,吩咐海未泡茶。这要求合情合理,海未无法拒绝。她从洗茶开始一步一步往下,动作娴熟,神情专注,引得斋藤纯一注目。两个长辈对视一眼,眼里皆是隐晦的笑意。


海未正在封壶时,家里的管家忽然从侧边进来,在园田将武耳边低语了几句,园田将武脸色一变,道了句“失陪”就跟着管家出去了。


海未似乎浑然不觉,将手里装着沸水的壶放下,端起茶壶开始分茶。弥雨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向斋藤家主告了句罪,低声在海未耳边说:“绚濑绘里来了,就在门口,父亲刚刚过去。”


海未手一抖,原本应该斟到七分满的茶便溢了些出来。她惊疑地看向弥雨,弥雨微微点头。


海未放下茶壶,匆忙说了句“失陪”就赶紧出去了。


她一上午都不紧不慢,忽然如此着急,斋藤纯一就有些好奇,不过好歹记着为客之道,虽然眼神随着海未出去了,人还跪坐在原地没动。


弥雨见他这样子轻笑一声,斋藤纯一猛然回神,见到弥雨有些揶揄的笑,脸红着低下头。


弥雨忽然说:“斋藤君若是关心舍妹,过去看看也无不可。”


斋藤纯一有些意外地看看她,又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不大确定地问:“可以吗?”


“自然。”弥雨笑了笑,“门外有人来打听海未。”见斋藤纯一果然露出十分在意的表情,弥雨便微微皱了皱眉头,说:“这个人……怕有些麻烦呢。”


“那我去看看。”


斋藤纯一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弥雨目送他出去,转头看到斋藤家主满含笑意的眼睛,于是也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




海未急匆匆地出去,脚上还穿着家居鞋,声响有些大,还在庭院的时候门口的人似乎就都听到了响动,园田将武站在门内,他侧身看过来,被他挡住的身影就现了出来。


——绚濑绘里,正站在门外。


海未脚步一顿,然后顶着园田将武目光快速走了过去。


大概是为了不引人注目,绘里今天也穿得简单,也是一身白,似乎和海未特别默契似的。海未走近了才发现绘里捂着右手手臂,脸色也不大好。


绘里远远就看见海未头上缠着纱布,目光黏在她身上就没离开过。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担忧地看着对方,欲言又止。


园田将武在一边看得火冒三丈,对海未怒道:“你给我回去!”


海未挡在绘里身前,沉声问:“她受伤了,您做了什么?”


绘里正想开口,园田将武怒极反笑,问:“你觉得我会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动手?”


绘里闻言脸色一白,闭口不言。海未更是生气,连声音都大了些,说:“父亲,您这样太失礼了。”


园田将武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失妥当,收敛了怒气,道:“我让医生过来,你先回去,纯一会担心你。”


这话说得暧昧不清,海未心里一慌,反驳的话更像是怕被人误会的辩解:“斋藤君今天才认识我,怎么会担心……”


海未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斋藤纯一也跑过来了,刚好听到她的话,便立刻打断:“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很担心你,海未小姐。”


海未僵硬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想到绘里正站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她会不会误会自己跟斋藤的关系。她下意识转头,果然看到绘里的目光正从斋藤转回自己身上,眼里的难过藏都藏不住,心里更乱了。


斋藤纯一看出海未心神不宁,却以为是为门外来找她的人而烦恼,于是自告奋勇地说:“海未小姐,你放心,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他说着看向门外的人,正想发个狠来刷点好感度,却意外发现对方竟然也是个漂亮的年轻女性,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还有些眼熟,忍不住愣了几秒,之前想说的狠话也忘得一干二净,结结巴巴地接着说:“我、我会保护你的。”说话间眼睛还在绘里身上,也不知道这句是对谁说的。


海未见状,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就燃起来了,她深吸一口气,侧了两步挡住斋藤纯一的视线,说:“斋藤君,很抱歉辜负你的心意,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特别想加一句“她也有”,但没好意思说。


斋藤纯一这才把目光转回海未身上,愣愣地说不出话。


园田将武怒道:“你在说什么!”


海未毫不退缩:“我说的实话。”


“好个实话!”


园田将武怒不可遏,抬手就要扇过来,可看到海未头上的纱布又有一些迟疑。绘里立刻拉着海未退了一步,海未一时没有防备,倒在绘里怀里。两人对视一眼又立刻错开,空气里都是暧昧的粉色泡泡。


园田将武气得一掌打在门上,转头叫家里的保镖:“给我把她带回去!”


很快就有几个穿着黑西服的人冲过来,海未看了看满面怒容的父亲,又看了看旁边一脸不可置信的斋藤纯一,有些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唯有被绘里握着的手腕灼热得发烫。


但那只手慢慢松开了。


海未转头看向绘里,她正为难地看着自己,看见自己转过头,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绘里没有想过自己这趟来会是这么个情况,又是难过又是懊恼,难过海未有了新的追求者,懊恼自己似乎给海未惹了麻烦。她正要叫海未回去,海未忽然反手抓住她没受伤的那只手,说了句:“跑。”


什、什么?


绘里还没反应过来,海未就拉着她跑了。


没错,字面意义上的跑了。海未还穿着家里的家居鞋,身上什么都没带,就这样拉着绘里跑了。


绘里虽然跟着海未,但脑子还有些懵,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一看,那些穿西装的人竟然追出来了,顿时不敢浪费体力说话了。


追来的保镖看上去都训练有素,绘里本以为她们很快就会被追上,结果不知道是保镖有意放水还是海未对这里太熟悉,拉着绘里很快钻进小巷子里,竟然摆脱了追来的人。


巷子里太窄,两人都贴着墙还是挨得很近,因为刚刚剧烈跑动过,两人都有些气喘,然后都不大自在地偏开了头。


过了一会儿,绘里觉得好些了,她比海未高一些,转头就看到海未头上的纱布,问:“海未,你的头怎么了?”


海未却盯着绘里的肩膀,说:“没什么事。肩膀怎么样了?”她一开始就看出绘里的肩膀有些问题,可又没时间仔细查看,免不了有些担心。


绘里看着海未担忧的样子,又想起之前海未说“有喜欢的人”,忍不住低声说:“海未,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她想这样问,海未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里尽是难以言说的情愫,绘里就住了口,微微低头,缓缓凑过去。


海未的睫毛有些不安地颤抖,却没有躲开。


巷子口突然传来声响,海未一把将绘里拉到自己身后。那里站着一个穿黑西装的保镖,海未认得他是常跟在姐姐弥雨身边的人,只是不太记得名字。


那人没有立刻追过来,单手按着耳边的耳机听着什么,然后说:“不在这里,换个方向。”随后他就切断了通话,朝着海未微微鞠躬,说:“您快离开这里吧。”就立刻消失了。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放过她们,海未和绘里着实都松了一口气。她们互相看了一眼,因为刚刚的事情气氛有点尴尬。


绘里先调整过来,赶紧给妮可打了个电话,毫不意外地被骂了一顿。绘里笑嘻嘻地应着不敢反驳,妮可气得差不多了,才叫绘里发了个定位过去,然后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没多久绘里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真姬打来的。两人按着真姬说的路线走出去,路边刚好停着一辆车,绘里确认司机是真姬叫来的,就拉着海未坐进后排。


一路无话。


车子开进西木野医院,真姬早在停车场等着了,带着她们从VIP通道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妮可也在办公室里等着,见到绘里进来心里就一股无名邪火往上冒,顾不得海未还在就开始教育绘里,就连真姬看见这两个伤员都忍不住叹气。绘里这时一句都不敢反驳,跟个鹌鹑似的缩着,任由真姬给她检查。


海未有些担心,想要插嘴说点什么,绘里却好似感应到了,转头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


妮可见这一幕气得一口气梗在胸口,翻着白眼儿坐到一边,不想再给自己找气受。真姬不满地瞪了绘里一眼,手上稍微用了点力,绘里就疼得“哎呦哎呦”直叫,结果把海未给吓了一跳,守在绘里身边看着。


真姬检查得差不多,绘里肩上的韧带稍微扭了一下,不是什么大伤,回去揉揉几天就好了。海未听到这儿才松口气。


妮可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这时绘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正想挂掉,站在旁边的海未却阻止了她。


绘里不明所以:“怎么了?”


海未看着那串熟悉的数字,神色有些复杂。


“是姐姐。”


啊哈哈哈我就是喜欢这种狗血的剧情!!!

总而言之绘海又见面啦~~大BOSS攻略中~~

紧急情况下人的反应真是不能隐藏的,比如某位坚决分手的园田小姐

敲喜欢姐姐!!!为姐姐转身为姐姐爆灯为姐姐打call日夜不分!!!
啊,不过这里的姐姐可不是单纯的好人那么简单哦~~

至于后续如何,请看(22)下回分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请除旧岁
请除旧岁 在 2017/12/14 03:31 发表

姐姐是骨科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